女修重生指南-第二百一十六节:罗网
更新时间:2019-10-09  作者: 清骨   本书关键词: 仙侠奇缘 | 古典仙侠 | 女修重生指南 | 清骨 | 杀伐果断 | 正剧 | 生存奇遇 | 重生 | 清骨 | 女修重生指南 
正文如下:
(未改)有点乱,明天大改……)

这一切宁无心都不知晓。

不晓得,傅老头这老狐狸还另有算计,不知晓就在几十万里外的神秘小镇之上,少年用了五年时间,却更加沉着坚定了,并且,依旧还没忘掉那个‘蜷缩在书肆一角的独眼少女’。

就算知道了又如何呢?就算被算计,以她的力量也只能笑着忍下来。

至于少年,她也不会多说什么,每个人都有一道劫难,表面上看似是‘情’,是‘她’,实际上都是自己,也只有自己能够看破,渡过,除非有人醍醐灌顶,不然多说无益。

南烟战乱来的很快,势如猛虎,数不清的南烟大小宗门在圣堂宗、万木阁两位洞天强者陨落后,响应诸宗联盟,或者说响应凌青散人的威势,加入了推翻上七宗的‘正义之战’中!

南烟之乱,目前而言,乱在中部以北七洲,原因大也不必多说,不过是因中北七洲乃是上七宗的大本营,乃是七宗扎根之地,资源聚集之地!

而其中,尤以塔洲岛战乱最为密集,毕竟此乃南烟十六洲最富庶的地方!

凶岛一役后,在七宗精锐未脱困的半个月时间里,曾发生了近百次大战,而有着朗霁风的‘金点子’,曾经追杀宁无心两人的古板老者存在,终于在第十日破开了塔洲岛的大阵防线一角!

镇守了十几万年的大阵哪里是那么好破的?可谁叫古板老者乃是巡海宗此代阵法一道的执掌者?浸淫此阵千余载。说白了,算是‘内外勾结’,十日时间方破除,还是久了。

阵法防线遭破后,一场厮杀和洗劫不可避免,原本传出诸宗联盟是打算将此岛彻底拿下,作为诸宗联盟的大本营,哪想到,七宗竟从凶岛脱困,诸宗联盟之辈不得不退去,毕竟凌青散人只管那几个洞天强者,其他事向来是甩手掌柜,说白了,就是个挂名盟主罢了。

诸宗联盟高层虽惋惜,却无可奈何,只得趁着七宗还没整合势力,洗劫一番,转而撤向了中北五洲,眼下正发动猛攻,欲先攻下其中一洲,作为大本营!

凌青散人可是说过了,只会在南烟停留百年了。

百年之后,不论能不能打散上七宗,他都将离去不再干涉南烟诸宗联盟的发展,换句话说,也将不再理会南烟诸宗联盟的生死。

是以,因凌青散人的这番话,诸宗联盟都拼了,高层发下誓言,百年之内,联盟内不可有偏见,不可有分割联盟的心思,一切利益都等百年之后再做分割!

正是因为他的这番话,使得诸宗联盟前所未有的齐心。

也正是如此,这些宗门传承几百到几千载的二三流宗门组建的诸宗联盟才最终成型,达到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方才拥有与传承了十余万载的七尊庞然大物初步抗衡的力量。

而数百上千各宗门汇聚成的小巨人,终是杀出了一条血路——

至于中南、极南蛮荒之地,战乱也有,却多半之时小打小闹,毕竟上七宗剥削多年,真为其卖命的又有几个?近乎倒戈,而所谓的小大小边,便是这半个月时间里成立的‘散修联盟’了。

所谓联盟,也不过是口头协定,毕竟都是散修出身,实力相近之下,谁又服谁?

就为这一个散修联盟盟主之位,南部蛮荒也乱了,十余股散修组建的势力割据,不断摩擦,不断壮大,不断向着南部十一洲洗劫发展势力,颇有种诸宗联盟吃肉我们喝汤的阵势。

毕竟而今散修联盟至多只能算是一个雏形,不但整体实力偏低,还内耗不断,即便只是小摩擦,可就算加起来,也顶多能算得上一个‘散兵游勇之军’,莫说与上七宗火拼了,就是刚建立的南烟诸宗联盟一个巴掌打下来都能灭掉大半,是以也就没有被上七宗与诸宗联盟放在心上。

想要真正统一没有个几十百来年做不到,发展壮大则没有几百几千载,更是不可能。

南烟一乱,别说中北各洲城池传送阵关闭了,就是南部也没有几个敢于开放!

宁无心跟朗霁风也就传送了两趟,便不得不退出城池区域了。

没了传送阵,便也就只能行走偏山野岭之地。

好在多年前宁无心为了寻找上古秘地,挖掘墨蝉隐秘,对南烟险地多有了解,避开了一些连化神修士都不敢靠近的险地。

加上朗霁风也是为了异火,细细琢磨过南烟地形,知道一些不为人知的怪地,经过了一个多时辰的琢磨,这才寻到了几条相对安全的路径,却也只是相对安全罢了。

毕竟南烟一乱,尤其中北七洲,很难完全避开战乱。

值得庆幸的是,两人登临塔洲岛之时,曾大肆采购了一番,因为修复丹田经脉之丹药等级颇高,以朗霁风眼下的丹道造诣,炼制起来失败几率颇高,多准备一些,为的是有备无患。

所以不只将所需修复经脉丹田的灵药多加购买了几十份,便是修复宁无心穴道的所需的灵药灵物也采购完毕。

毕竟通往荒芜之地的途中,有一道‘百里海峡’要渡过,以及被后天弱水力量笼罩了不知道多少万年的荒芜之地。

纵然其上后天弱水之力微弱很多,却仍不是寻常人能够承受,就是宁无心也不敢保证眼下的肉身可行。为了保险起见,只得全力出手,修复生杀二阵了。

毕竟此二阵不同于肉身,生阵能造化生生不息之力,杀阵可阻隔弱水渗入,有此二阵,根据宁无心前世经验,多半可强渡了。

也好在两人提前得知战况,并提前准备了,不然这战乱一起,不知道乱上多少载,各个城池也大都‘关门闭户’想要采购便殊为不易了。

至于花销之大,便在其次了。

一路前行十余万里,有着朗霁风贡献的‘易形换容秘法’以及敛息之法,不到元婴后期都难以察觉她真容与存在,靠着她一双脚疾驰,基本顺利——至于动以灵舟之类的飞行灵器?

倒不是宁无心不想,谁不想偷个懒,将耗以前行的时间节省下来修行?可先不说宁无心丹田经脉的伤势,两人都不过筑基修为,就算驭动灵舟,速度至多能达到一日八千里,哪里能比得过她仅凭肉身力量,便可日行万里?再者眼下正值乱世,灵舟前行到底太打眼了。

对比之下,高下立现,是以前行之时,宁无心直接将朗霁风丢进了灵兽木戒之中。

这灵兽木戒乃是朗霁风动以大价钱拍下的‘灵兽戒’中难得珍品,能够汲取外界灵气,于九种层次的灵兽戒中排在第六,对应修为等级,可豢养炼气至化神境的妖兽。

可即便如此,可对于妖兽而言,都是一个束缚桎梏之地,一座拥有灵气的牢笼,颇为难受,更莫说生而为人,以人身,以人的意志活了二十余载的朗霁风了。

在凶岛之内是不得已,且为了激活传送阵盘,其实大部分时间他都没有被关在其中,得悉接下来近百万里路程,近百日的时间他都将呆在灵兽木戒,他直接就暴怒了。

他眼下作为宁无心的‘灵兽’,当然没有那么傻将怒气发在宁无心身上,而是矛头直指凌青散人,不止一次求神拜佛,只为了让其葬身于五宗太上宗主手上——“你说你一个洞天强者,怎么能这么无耻?百万里之遥对你而言不过个把时辰,动动手脚也就到了。”

不过好在灵兽木戒中还住着一只‘返祖之灵’,其散发的金丝对于朗霁风而言极为不凡,咒骂发泄之后,倒也心甘情愿回归其中,承受金丝洗礼。

对此,宁无心无感,不论是凌青散人有意为难,还是其真无时间,都没什么关系,她大以习惯了,或者说,她依旧是那个疑心极重的‘魔道宁无心’。

凌青散人若真一步到位了,她反倒要思忖对方是否另有目的了。

毕竟她身上秘密实在太多了,她可没忘记空间戒指之内的‘传承玉佩’,也就是目前被她藏在了识海,若是凌青散人真下死手,所谓的玉石俱焚,很难达到!

要不是朗霁风与灵机道君皆被她掌控,她实是不愿与之共处的,就像是傅梨,就算相交,也只能是达到‘小人之交甘若醴’的程度,于她而言啊,只有利益。

她不会,或者说很难真正去信任一个人。

就连与凌青散人约定的五百年驱使三次,如何联系,她都谨慎再谨慎,没有接过凌青散人留下的‘通信敕令’,这是比破界传音符还要高一级别的存在,带有‘定位’之能!

也没有将自身传音细节交付——同样会暴露行踪,只告诉凌青散人,待他解决了南烟之事后,前往天玄,前往寻找‘玄黄阁’到时候,她会留下消息。

对与宁无心知晓‘玄黄阁’凌青散人也只是一动,意识到宁无心的防备,自然不会执着——玄黄阁有专门通信罗网,可通过一些特殊手段传递消息,虽然一道讯息的传递,价格至少百万灵石,却胜在‘安全’,能够斩断各方探寻,算是宁无心极少数放心的所在。

但对于朗霁风的抱怨,各种试探性的行为,有意的亲近,她都抱以看戏的态度,说白了,朗霁风与灵机道君是例外,算是她勉强承认的自己人,只要能发挥足够的价值,就有资本在她面前耍各种性子,讨要各种资源,只要他牢记一条底线不要越界。她乐见其成。

中北七洲之地人口本来就多,都说为了一口灵气,为了一份资源,基本汇聚了南烟七成的修士,而今诸宗联盟来袭,人口更是达到了九成,意味着再偏远的地方都有可能成为战场。

有时避开了一些绝地险地,却是有些许的可能性会碰上一场乱战,但所幸都只是小范围的,统领战局的修士双方都只金丹、元婴,加上宁无心便是碰上了,也能顺利避开。

而宁无心赶路,朗霁风也没有闲着,灵兽木戒达到了六品,自然不是俗物了,刻印有不凡器纹,能够抵抗极大程度的消磨,朗霁风被宁无心任命,于木戒中炼丹。

这时候,异火就能够体现出更大的价值了。

而这也正是宁无心没有动以‘传送阵盘’的原因,一个是手里存余不足,另一个是朗霁风腾不开手,无法补充阵盘,宁无心的情况更是无法炼制,手里存余的十几道,备以不时之需。

此丹品级极高,朗霁风其实也有些底气不足,说是造诣不凡,也只是相比于同龄,同阶之辈,或是高一辈,可实际上接触丹道才几年?

这些年又多半钻研在‘异火’之上,说白了,也就是个‘天赋不凡’的三品丹师罢了。

复脉丹还好,半个月的时间,朗霁风便炼制成功了,品相极佳,近乎七品!

路上宁无心就动用了,前行半月,也基本恢复,剩下来便要等待丹田复原才能完全恢复了。

然困难之处就在这里,作为修复丹田的‘祖窍归元丹’作为通用丹药中极为珍稀的存在,便是四五品的主炉丹师炼制的成功率都极为感人。

又半个月的时间,朗霁风炼废了十几炉灵药,却也只炼制了一堆废丹。

到了此时,宁无心就算膈应,也不得不暗暗感叹一番,当初凌青散人的出现,未必不是一件好事,毕竟,以眼下的形势看来,若真靠朗霁风,就他们‘夺宝’得来的几份灵药,还真不够朗霁风消耗的,届时便剩下两条路给宁无心走了。

一则继续夺宝大业,给朗霁风不断提供灵药——

二则将目光挪移到圣堂宗的弟子身上,毕竟此宗丹师众多,金丹元婴两境的弟子,就算无法炼制出‘祖窍归元丹’,但身上的灵药毕竟不在少数。

而宁无心也曾在试炼列岛、塔洲岛打听过,只可惜,此种丹药极为珍稀,向来只有拍卖会能够拍到,除此外,唯有高价预定,可时间也要至少半个月,她哪里能等?

‘只能看看是沿途前往镜洲城,看看能不能稍一段‘寒根石’了。’以此石的特性,说不定能够给予朗霁风一些帮助。

而一路上,四十余万里的前行,宁无心运气极好,都没有遇到大规模的激战,更有遇到元婴后期以上的修士。

可运气终有歹时。

就在她踏进中部青州之时,终于碰上了麻烦。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

没有找到此作者的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