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修重生指南-第二百一十五节:自投
更新时间:2019-10-08  作者: 清骨   本书关键词: 仙侠奇缘 | 古典仙侠 | 女修重生指南 | 清骨 | 杀伐果断 | 正剧 | 生存奇遇 | 重生 | 清骨 | 女修重生指南 
正文如下:
(未改)双更合一)细节没处理好,可能会大改……)

就在宁无心两人离开凶岛三日后,南烟乱了,彻底乱了。

千里血海大阵开启一瞬,沉在血海之下的,骨象背驮的大墓终于出世了,可惜,等待上七宗的并非不世机缘,而是一场足以席卷南烟覆灭南烟的惊世灾难!

当大墓一角被揭开,当恐怖阴灵狂潮席卷,凶岛爆发了一场鬼物盛宴。

这一切爆发之时,上七宗刚爆发了一场内战,内战的起源是——圣堂宗、万木阁太上宗主在追杀凌青散人之时,被凌青散人算计,撞入了凶岛一座隐秘绝地,其中凶险,就连洞天强者之强,也将九死一生,正是在讨论,要不要涉险搭救两宗太上宗主,七宗爆发了内讧,继而内战。

两宗弟子自是主张其余五宗太上宗主出手。

毕竟若是两宗太上宗主真的陨落了,南烟将彻底变天了。

除非两宗能够在五十年内诞生一个洞天强者,否则,就算有着小洞天的存在,可保证门人弟子的安危,可靠山倒了,纵使其余五宗短时间内会看在‘多年情分’上照拂一下,可时日一长呢?

最严重的是,五十年后便是七宗盛会,每千载举行一次,关乎南烟资源重新划分,届时,没了洞天强者的震慑,两宗上七宗将有名无实,完全处于被动地位,甚至会被提出上七宗行列!

南烟到底就这么大点地,资源就这么多,五宗瓜分难道不比七宗要划算?

玉虚宗与圣堂宗关系密切,自然要伸出援手,可一番探测后,意识到了其中危险,暂时放弃了,更何况是其他宗门?但真要放弃,也不现实,唇亡齿寒,何况如今乃是多事之秋,没了两宗助力,少了两个洞天强者,面对仍旧恐怖凌青散人,剩余五宗洞天强者,还真有些吃力!

而就在五宗太上宗主正想尽办法如何救援之时,绝地最外围,发生了流血事件,并且蔓延的很快,当各宗太上长老插手时,已是到了不死不休的地步,两宗弟子死伤了一片,一股“你万木阁、圣堂宗太上宗主陨落,往后你两宗将从七上宗除名,你们这些时日,越阶抢我灵药灵物,速速交出,我可饶你们一条狗命,若负隅顽抗,便是死路一条!”的声势席卷。

也就是到了这时,各宗这些时日堆积起来的‘仇怨’一下子爆发了。

待各宗太上长老镇压下来,着手调查乱象源头,意识到糟糕之时,太上宗主已再度出手,冲向绝地。内围天机混乱,有人有心算计,哪里能让他们翻身?混乱源头之辈,早就趁乱消失了。

就在这个混乱的关头,阴灵尸潮席卷而来!

也就是说,这一世,千里血海的开启,虽还是凌青散人一手主导,可上七宗连旁观都没有,完全被蒙在鼓里!

虽然没有首当其冲,遭到阴灵狂潮席卷,死伤惨重,却也因为阴灵尸潮来的太过突然,加上五位太上宗主杀进绝地,局面完全陷入被动。

更莫说,就在七宗慌乱之时,七宗传送阵已是被南烟诸宗之辈斩去!

并且,凌青散人将出手,截杀上七宗人阶阵法宗师,而这一道点子,自然是朗霁风提供。

就他彼时的话,“七宗小洞天之强,就算前辈功参造化也难以破除,可他们自己培养的阵法师呢?必然钻研过小洞天的镇守大阵,以这些人的才能,必然能为前辈开疆破土添砖加瓦……”

与此同时,还出了几个歹毒的点子,以此回报‘凌青散人’,回报曾追杀他们的七宗修士!

宁无心闻言,淡淡看了凌青散人已眼,暗暗猜测——也许对此时的凌青散人而言,对上七宗进行一番报复,能够抹杀一五二宗的老不死,就是他对妻女最后的交代了。

毕竟数千载过去,有些仇恨早就在淡薄在时间长河里,报仇不过是一道执念,就如她眼下,且前世凌青散人甚至没有现身,这才有了前世的虎头蛇尾?

加上现在,他‘如愿以偿’得到了无上秘典,哪怕是前五卷,却也足够让他摒弃前仇了。

只最终是如何,宁无心不知,但以眼下的情况看来,上七宗危矣……

而这两人对话,宁无心也没有出声,朗霁风能够想到的事,活了一万五千载的老不死,能想不到?而以凌青散人的性子,又岂会真被朗霁风这一番言论左右?

没有完全说动凌青散人,朗霁风也没有失望,毕竟只要能够将那几人斩杀,他就算泄愤了。

而实际上,就算他不说,且就算没有凌青散人出手,想必南烟诸宗联盟也不会放过这样一个机会——他们被上七宗压得太久了。

半个月后,上七宗还是顺利冲出凶岛,能够传承了十余万载的宗门,拥有的底蕴终归不是旁人能够想象,能够摸清。

而有着数个洞天强者护持,底下大多数门人弟子被顺利送回。

但没两日,圣堂宗、万木阁太上宗主陨落,玉虚宗太上宗主重伤的消息,终究还是没有遮掩下来,整个南烟为之震动,早前被诸宗联盟游说的一二流宗门,终于松动了。

就在诸宗联盟向着上七宗发起全面大战不久,各路散修闻味儿来,似是看到了崛起的希望,一股新的势力开始组建并扩张,散修联盟就在这乱世中建立了。

而宁无心与朗霁风两人,正是在这股乱潮之中,一路杀向南方!

“上七宗竟然逃出了凶岛!?”朗霁风听闻这道消息之时,有些不敢置信,忍不住嘀咕,‘难道是那老帮菜放水了?’不然,就那样一副场面,就死了两个!?

宁无心眼神一闪,却不这么认为,她早前以为,可能是凌青散人不愿多造成杀戮,可眼下看来,其中必然发生了一些意外,而或许七宗底蕴并没有表面上那么一星半点——

就譬如巡海宗的‘平安无事牌’,若全力出手,或可抗下那股阴灵狂潮,而除此之外,是否还有其他不为人知的底牌?还是说,这数十万年来,不论天玄还是南烟没有发生席卷整个大陆的灾难战争,其中有什么不为人知的隐秘?

而两个洞天强者的死亡,却并不像朗霁风说那的么不值钱,这足以改变南烟眼下的格局了!

只这一切都跟宁无心没有关系了。

眼下最为重要的,是如何能够避开这场蔓延整个南烟的乱战,成功杀向南烟极南,并杀出百里禁忌之海,顺利到达荒芜之地。至于为何要前往荒芜之地,却是为了前往天玄。

巡海宗龙獒海船已上路,就算而今南烟未乱,两人若想前往天玄便还要再等上五年时间,更别说南烟已乱,好在宁无心早前就以此为条件之一,从凌青散人手上换到了前往天玄的机会。

最为理想的自然是凌青散人相护,只要一年时间,便可跨越百亿海里,进入天玄列岛,继而借助天玄列岛的传送阵,登上天玄各域。

可惜,凌青散人不愿,告知除非宁无心愿意动用一次机会,结果宁无心自然也不愿意——凌青散人既然答应了,自然还有另外的路数,她何必浪费驱使一次洞天强者的机会呢?

最终不得不横跨百万里,由最北部的塔洲岛,杀向极南的荒芜之地。

因荒芜之地上,有一座传送至天玄的大挪移古阵,便是凌青散人自己,也是借此古阵前行,同样的,凌青散人将一块‘大挪移令’赠予宁无心,但接下来的路,就需宁无心自己走了。

‘大挪移令’不是什么稀有的东西,却也极为贵重,价比灵宝,凌青散人随手便是一块,可想而知其底蕴了。宁无心深知不可强求,顺势接下,就算没能得到凌青散人的护送,可能够在此时离开南烟,前往天玄,这对宁无心而言,已是足够了。

有大挪移令定住虚空,隔绝虚空乱流,便是古阵并不稳当,却也不惧了。

至于为何是从塔洲岛出发,却是宁无心通过凌青散人的传送阵先到达了塔洲岛,转而杀向了七宗试炼列岛,却得到了傅梨离去的消息——两人曾约定过,只要傅梨顺利到达,便在巡海楼留下传音令,告知住址,而五年时间里,傅梨每年留了一封,意味着她每年都换了一处居所。

而在今年,就在十月,小孩竟然留了七封,意味着在这短短的一月时间里,她换了七处居所,宁无心当下直觉——傅梨怕是遇到事情了,最为明了的事,便是盯着傅梨的那股势力终于抽丝剥茧,算到了她便在试炼列岛上,却也被傅梨敏锐察觉到了。

而在十一月之时,傅梨几乎是每日一封,却在龙獒海船开启的前三日,彻底断了,而当宁无心一封封信抽丝剥茧,最终得到了答案——傅梨,深陷牢笼,当然,并非背后的人发现了什么。

而是傅梨,自投罗网,或者说,她终究还是想亲自前往大离仙朝,探个究竟!

其实换成了宁无心,她也会如此行事,就比如她眼下,急着前往天玄,不就是‘自投罗网’,欲图藏身太白道宗,揪出背后布局者?只是,她终究与傅老头有一笔交易,遂嘀咕,‘不知道这老头会不会因此而迁怒自己?’毕竟傅梨是为了等她而生的自投罗网的心思。

只想到了那个坚韧克己的小孩,想到那一声‘师姐’,宁无心终有是有那么一丝暖意的,且作为另一个层面上的天之骄子,宁无心倒是颇想看看,早一步预知了自身杀局的傅梨,今世能够走到何等高度呢?

她竟然十分期待,至于傅老头,山高皇帝远,除非宁无心‘自投罗网’,否则小千年之内,他奈何不得自己。

而她却并不知道,就在傅梨‘自投罗网’的当日,一日既往走山的长生小镇师徒,便得到了消息,一只百丈之巨的浑身缭绕着幽幽紫火的鸾鸟在小镇万丈高的天穹逐渐缩小,最终化为一只普通鸟雀进入了神秘的小镇,将衔着的一块玉牌交到了小镇主人的手中。

当傅峥年知晓此事之时,并没有震惊也没有震怒,他表现的很淡然,依旧站在小镇最高的山崖上,说了一番令身后的开山大弟子都摸不清头脑的话,“欲想破局,便需置身局中,她就是要喝你血,吃你肉,也是你欠她的,唯有还清了,才能挣脱桎梏……”

五年时间,牟家少年已至弱冠,身穿着黑衫,挽着头巾,似儒非儒,而此衫或穿在别人身上矛盾而别扭,可在其身上,却没有任何的违和感,静如文士,动如剑客。

而五年时间,其早已习惯了师尊时常的神神叨叨,也不管他,也不好奇,都被打了五年了,还不长进?只是听师尊念叨,又看向远方,多半是又想到了小师侄。

至此,他又不由想到了那个卷缩在书肆一角的独眼少女,也就忍不住一笑,他觉得很奇怪,都五年过去了,那种古怪的感情非但没消减,反而与日俱增。

只是不同于少年时的那种占有心理了。

想着想着,转头就挨了傅老头一烟杆子,后者一脸鄙夷,道了句:“没出息”,少年也不说话,反倒笑的更开心了。

这一切宁无心都不知晓,不知晓,傅老头这老狐狸还另有算计,不知晓就在几十万里之外的神秘小镇之上,少年用了五年时间,却更惦记她了。

就算知道了又如何呢?就算被算计,以她的力量也只能忍不是吗?至于少年,她也不会多说什么,每个人都有一道劫难,表面上看似是‘情’,是‘她’,实际上是自己。

而半个月的时间,两人除了赶路之外,朗霁风已顺利炼制出复脉灵丹。

品相很好,几乎达到了八品,宁无心也顺利将经脉修复,可糟糕的是,复原丹田的丹药出了问题,或者说,此丹品级太高了,纵然朗霁风眼下丹道造诣不凡,又有异火加身,可炼制起来成功率依旧很低,连续三炉,都失败了,所‘劫’灵药也耗尽了。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

没有找到此作者的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