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若安年-235 马匪
更新时间:2019-05-22  作者: 酌颜   本书关键词: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锦若安年 | 酌颜 | 酌颜 | 锦若安年 
正文如下:
裴锦箬心中天人交战,只是,等到板车又再度踢踢踏踏跑了起来,那人声被远远抛在了身后,她还是没能喊出声来,手颓然一松,才察觉,已是一身的汗。

奈何,再多的挣扎,到此时,也只剩徒然。

她居然……又一次信了别人。这一回若是信错了,又会赔上什么?

不过,如今后悔,也是来不及了。

他们已然出了关,她也错过了求救的时候。

果然,又走了没多久,板车停了下来,她被人从麻袋中扒拉了出来,甩在了马背之上。

一路疾驰,马背颠簸,顶着她的肚腹,腹中翻搅得厉害。

裴锦箬忍了又忍,才没有当场吐出来。

好在,也没有忍上太久。

出了关,铁赫居然绕开了交战地区,一路疾驰,裴锦箬猜测,他这是要径自回王庭去。

裴锦箬如今除了等着,已经没有半分别的心思,好在,这回没有等上太久。

“嗖”一声,一支羽箭破空而来,身下的马儿嘶鸣了一声,被身后的人控住,可裴锦箬也明显感觉到四周的人,都在一瞬间警戒起来。

正在这时,突然听得四周呼和声起,伴随着纷沓的马蹄声,从四面八方聚拢而来。

黄沙漫漫中,他们一行十几骑,便被围在了中间,身下的马儿不安地辗转踢踏着。

略略一怔后,铁赫拱手道,“不知是哪路英雄?这般……有何贵干?”

“此路是我开,此树是我栽……咳咳……好吧!这词儿好像不怎么适用……不过,你是瞎了,还是蠢了?大爷我们还能干什么?自然是……”

“打劫你们啊!”四下里响起汉子们嚣张的笑声,串成了一片,张狂至极。

裴锦箬却是听得心下砰砰乱跳,因为,方才那把嗓音,实在是太过熟悉。

哪怕是这样粗豪的语气从未听过,也绝不会听错。

“你们这副鬼鬼祟祟的样子,也不知要去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儿,可惜,倒霉,偏偏遇上了大爷我。听你刚才那一句,显见是听得懂大梁话的,这感情好,至少省事儿。”

“既然听得懂,大爷也不跟你啰嗦了。”马背之上的人,一脸的胡子叭槎,皮肤黝黑,唯独一双眼,犹如狼一般,桀骜不驯,矍铄湛然,抬起手,往铁赫一指,“你!听好了!今日大爷我心情好,将你们身上的银钱,还有……”手指一个挪动,指向了被如麻袋一般扔在马背上的裴锦箬,“女人都留下来,大爷便不大开杀戒了,放你们走!”

铁赫心中,又是恼火,又是疑虑。

这一众人,显见是马匪,大漠中,确实有这样的马匪,凶悍无比,来去无踪,可却甚少将脑筋打到他们的头上。

偏偏,他们这一次,为了掩人耳目,并未将身份亮出来,也难怪让这些马匪找了上来。

不过……现下,也不能将掩下的身份亮出来,偏偏,他们人多,若是硬碰硬,未必能讨着好。

权衡利弊之后,铁赫笑道,“这位大爷,别的倒也罢了,用银钱买平安,请诸位兄弟们喝酒吃肉也是可以。”说着,已是带头解下了腰间的钱袋。

一个眼神之下,他的手下们虽然心中憋屈,却也乖乖照办。

一一解下了钱袋,铁赫收拢成一堆,放到了一旁,笑道,“这便是我们身上的所有银钱了,也请大爷看在我们这么配合的份儿上,高抬贵手。”

“你们还算得上道,将那女人一并留下,你们就可以走了,也省得大爷我大开杀戒了。”那马匪头子始终是一副漫不经心的语调。

铁赫心头一闷,却又不得不打跌起精神,笑道,“大爷,你行行好。这银钱倒还罢了,不过身外之物,可男子汉大丈夫,怎能连女人都护不住?还请大爷高抬贵手!”

“大爷我别的都不缺,就缺个压寨夫人。这些银钱可以不要,那女人,却一定得留下!”

眼看着铁赫脸色变得难看,马匪头子却没有半分的退让,“这样!你若实在舍不得,我们便按着草原上的规矩来。”

草原上的规矩?

铁赫这边的人,皆是目下闪动,望了过去。

“你我单打独斗,若是你赢了,那么,今日相安无事,银钱也好,美人儿也罢,你都可以带走。如果你输了……那么,银钱就不说了,美人儿,你却得给我留下,如何?”

马匪头子挑眉间,满满的挑衅。

铁赫却从惊讶慢慢转为沉稳,微微挑起嘴角,“比什么?怎么比?”

铁赫本来怕的,只是寡不敌众,既然是要单打独斗,身为狄族第一勇士,他是半分不怕的,无论比什么。

何况,就是比拳脚刀剑,他是自信满满,他手下的人对他,亦是信心十足。

谁知道,才不过一会儿,这自信,便成了一记响亮的耳光,狠狠打在了铁赫的脸上。

“你输了!”手扶在刀柄之上,马匪头子望着被他刀刃压住的,脸色铁青的铁赫,嘴角斜斜一扯,笑了。

铁赫是狄族第一勇士,孔武有力,不只力气大的,能与狼搏斗,箭术与拳脚更是难逢敌手。

谁知,今日却悄没声地便输在了这么一个马匪头子的手上。

“愿赌服输,美人儿,可是归我了。”马匪头子笑眯眯地抽回了刀刃,转头大步向驮着裴锦箬的那匹马儿走去。

那马背之上的铁赫手下,铁青着脸,却是不敢拦。

他们狄族汉子,自来是一言九鼎,无论如何,也不能出尔反尔的。输了,便是输了,愿赌服输。

因而,不管心里有多么不甘心都好,只能眼睁睁看着那马匪头子将他们好不容易,一路艰辛从凤京城带到这里来的美人儿转手从马背上,扛到了肩上,而后,大笑着迈着步子往回走,一边走,嘴里一边道,“走吧!小的们,今日大当家的娶压寨夫人,洞房花烛,你们,酒肉管饱,给我尽情吃喝。”

马匪们振臂疾呼,响彻云霄。

马匪头子高兴的一巴掌,轻拍了肩上美人儿的俏臀一记。

本来,正被那坚硬的肩背硌得疼的裴锦箬,额角青筋蹦了两蹦,“……”

“将军,就由着他们这么走了?”看着那美人儿被那马匪头子扛上了他的马背,然后,一声呼哨,这一群马匪又如来时一般,呼和着,踏起一阵黄沙,飞驰而去……

铁赫的手下,却是不甘心得很。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

酌颜其他作品<<鸾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