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若安年-234 稍安
更新时间:2019-05-22  作者: 酌颜   本书关键词: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锦若安年 | 酌颜 | 酌颜 | 锦若安年 
正文如下:
“我不是不信你。”事实上,在他说出他是邵谦派来她身边保护的,她便相信了。

因为,她托了邵谦两桩事,这头一桩,便是请邵谦派个擅长隐匿的高手,护在她周遭。

邵谦想也没想,便应下了。

这件事,除了她与邵谦,并没有旁人知晓。就是她身边最为亲近的袁嬷嬷和绿枝等人,她也没有透过半点儿话音。

是以,能说出来的,自然便是邵谦派的人无疑了。

只是,她起先的用意,却并不是为了今日之祸。她还真没有神机妙算到能算到今日之祸,更没有料到,她以为的祸事未到,反倒先卷入了这场无妄之灾。

邵谦派出来的人,居然一路跟着,到了此时,也还算得是个惊喜了。只是……

“我不是不想走,而是走不了了。”裴锦箬幽幽苦笑。

只怕,丁洋也是等了许久,才等来了今日的时机,却不料,铁赫却已经将路堵死。

丁洋这才终于察觉到裴锦箬的不对劲,不用她多说,很快,便找到了源头。

将那只茶杯端起,放在鼻端轻轻一嗅,眉峰便是紧蹙起来。

“这药有些类似咱们大梁的软骨散,倒是对身体没有什么害处,可却会让人四肢乏力,没有力气。”

“可能解?”裴锦箬幽幽问道。

“能是能,不过……”

“你能连夜将解药配制出来吗?咱们只能另找时机了。”

“也只有这样了,委屈姑娘了。”丁洋踌躇片刻,与裴锦箬点了点头,又是转过身,如同来时一般,悄无声息,窜了出去。

因为在她身上下了软骨散,那些个狄族汉子,包括铁赫,都对她愈加的放心起来。

第二日风停启程时,将她又是用毯子兜头兜脸地罩住,半扶半抱地搀上了马车,之后,车轮辘辘,又是开始颠簸起来。

因为有了丁洋的解药,裴锦箬身上的软骨散药性解除了,偏一时没有寻着时机,她只能装作仍然浑身瘫软的模样,日日在马车中浑噩度日。

越近边关,裴锦箬越是着急,可丁洋却好似消失了一般,再没有出现过。

裴锦箬一时却是无计可施,只能这么干等着,却为了防着铁赫再动什么手脚,连吃喝的东西也不敢放心入口。

好在,每日夜里,有人会偷偷给她马车之上塞食物和水,她才确定,丁洋还跟着,心稍稍安定了些。

这一日,北风紧,冷得有些厉害。

这个时节,在凤京城自然还不到时候,可是在西北,却已是百草枯折,小雪渐生了。

夜里,怕是会有雪。

裴锦箬紧了紧身上的毯子,正待沉沉睡去,突然,便听闻了缓缓靠过来的脚步声。

她赶忙装出了熟睡的样子,静默间,厚重的车帘好似被人掀开,有人探头来看,目光落在她面上片刻,便是挪了开来。

“怎么样?高大人?”这是铁赫的声音,用的是大梁官话,仍是字正腔圆。

“我是不认识。左右,应该如你所说那般,不过一个小官的女儿,没甚大碍,凤京城那边也没有什么风声传出来。自家的女儿出了事儿,于家声有碍,只会捂着。”

“高大人这么说,我便算得安心了。”铁赫大大松了一口气。

“不过……你可别连个女人也把控不住。这可是关键时候,莫要出了纰漏。”姓“高”的那人,语调有些倨傲地道。

“高大人且放心,这姑娘身上,下了软骨散,这两日,又多了蒙汗药,她定能睡过去,直到出关。”铁赫道。

裴锦箬听得心头一紧。

原来……这两日的吃食里,果真是加了别的东西,也幸亏她没有吃,否则,如今,还真就是人事不省了。

不过,裴锦箬更在意的,却是他们口中的“出关”。

“事情都已经安排好了,明日,会有一队送粮的队伍出关去,你们倒是赶得巧。都已经打点好了,你们小心些就是。”

末了,又想起什么似的,语调有些不满道,“要我说,带个女人做甚?没的多担了风险。”

铁赫呵呵赔笑了一声,倒是没有言语。

两人说话间,慢慢走了开来。

裴锦箬在车外渐次大起来的风声中,缓缓睁开眼来,眼底略略有些急躁和慌乱。

他们明日就要出关了。一旦出了关,那还不是游龙入海?她哪里还能那么容易脱身?

这个丁洋,怎么半点儿消息没有?难道……还不到时机吗?

她却是不能再任由着事态这样发展下去。

错过了今晚,她也许就走不了了。

一边想着,她一边已是坐起身来,悄悄贴着车厢,竖耳倾听着车外的动静。

自然有人把守,不过,长夜困顿,又这么大的风声,他们未必就那么警醒,这也许,是她唯一的机会。

她得等,耐心地等,等到外面的人都撑不住,先睡过去。她装了这么一路的乖巧听话,总得有所回报才是。

然而,到了后半夜,如往常一般的时候,熟悉的声响中,有人又塞了吃食和清水进来时,她终于再也忍不住了,压低嗓音道,“他们明日就要出关了,我们不能再等了。”

车外,一片静默,让裴锦箬几乎怀疑,也不知是不是丁洋的那人,已是放下东西后,就一刻不停地离开了。

就在这时,又有一个东西被从窗缝里塞了进来,居然是一张字条。

裴锦箬赶忙将字条展开,凑到眼前,最近这些时日习惯了暗夜,居然这样的天色下,也能勉强辨明字条上的字迹。

字条上,不过简短的四个字:稍安勿躁。裴锦箬却是看得心跳如擂鼓。

因为,字条上的字迹,该死的……熟悉。

第二日清早,她装作睡熟的样子,被那些个狄族汉子犹如拖麻袋一般,从马车上拽了下来,转而丢进了一个竹筐里,周围,码了高高的麻袋,将她掩在了其中。

不一会儿,身下,便是颠簸起来,她才恍惚明白过来,她这是被他们当成货物一般扔在板车上了,难怪,为了掩人耳目,要给她灌蒙汗药了。

须臾间,板车缓缓停了下来,前方隐隐约约听见了问询声,裴锦箬的心跳便是越发快了。

她知道,他们已是到了城门处,正在接受盘查。

虽然不知道,这是哪个关卡,但,她只要此时高喊一声,也许,就能得救了吧?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

酌颜其他作品<<鸾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