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人带球死遁后,厉总追妻火葬场-第三十六章 玉佩丢了
更新时间:2023-11-20  作者: 清九溪   本书关键词: 言情 | 现代言情 | 清九溪 | 明智屋小说 | 夫人带球死遁后 | 厉总追妻火葬场 | 甜宠 | 虐渣 | 打脸 | 破镜重圆 | 爽文 | 清九溪 | 夫人带球死遁后 | 厉总追妻火葬场 
正文如下:
最新网址:yingsx第三十六章玉佩丢了第三十六章玉佩丢了←→:

苏笙笙眼疾手快,用鞋尖将玉佩连着袋子踢到了身后,“我未婚夫送的,小情侣之间的东西,别问。”

她故作羞赧低头一笑,颊边甚至似有似无地闪过一抹红晕。

“满嘴跑火车。”厉景辰没再看地上的东西,转身大步离开。

抻着脖子确认他上了商务车,苏笙笙才回头小跑着去寻东西…..

“笙笙姐姐,你蹲这刨啥呢?”

钱胜雪两人半天等不到苏笙笙,便到停车场这边来找她,刚一走近,就看见了蹲在地上的人。

苏笙笙鲜艳的裙摆铺在地上,整个人都差点趴下来,扫视着停车场的各个角落。

听见钱胜雪的声音,她倏然抬起头,有些尴尬,拍拍手站起来。

“没事,丢了个小东西。”

“重要吗?我叫人来和你一起找找?”钱胜雪问。

苏笙笙不想平添事端,摆了摆手,“没事,我自己找就行,你俩先回去吧,我一会还有点事情要处理,下次再约。”

“好吧,那我下次再去找笙笙姐姐。”钱胜雪依依不舍,但又不想被苏笙笙讨厌,乖巧地应了下来,拽着钱清阳上了跑车,驶离了锦云馆。

苏笙笙扫了一眼周围,细白的手指滑动屏幕,

“林羽,我的莲花玉佩在锦云馆停车场被人捡走了,你调监控查一下。”

她看了眼时间,距离五点没有多久了,只好先赶去咖啡厅,大不了先退婚,稍后再把玉佩还了…..

去往厉家老宅的黑色豪车上,

周曼手里拿着那枚莲花玉佩,嫌弃地看了看,“确定这是苏笙笙的东西?”

吴婶点头,“我内急回去上洗手间,出来的时候,就看见少爷和苏笙笙在一起,隔得远不知道他们在谈些什么。但是苏笙笙好像很不想让人看见这玉佩,我见她踢走,就偷偷捡了回来。”

“一个玉佩也值得藏着掖着的,一股子没见过世面的小家子气。”周曼眼皮微抬。

“我看着这玉佩材质上乘,不像是普通东西。”吴婶小心翼翼地说。

“嗯,还行吧,雕工也还可以。”周曼拇指摩挲了一下,突然眉头一蹙,“这图案有些眼熟。”

吴婶凑过来,“确实有些眼熟,不过莲花图案都长得差不多。”

“莲花?”周曼手指又摸了一遍,在花瓣一角摸到了一个小小的四角印记,“果然是那个老虔婆的东西。”

“老夫人?”吴婶一惊,“苏笙笙是老夫人的人?她找来这么个和苏瑶长得像的人,又处心积虑安排到少爷身边,这是……”

哗——

周曼按下车窗,一股凉风吹了进来,她抬起手,腕上翡翠手镯轻摆,玉佩被她从车窗扔了出去,

落在了路边的草丛里。

“不管她的目的是什么,这个人都不能留。”

“是,夫人,我马上通知许管家。”吴婶立刻回应…..

苏笙笙从出租车上下来,看了一眼手机,正好五点整。

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坐在约定的窗边,阳光正好晃在玻璃上,看不清面容,身材看着倒是不错。

她推门径直走了进去,“郑先生,我是瑟琳娜。”

面前的男人五官端正,也算清秀,但和厉景辰那张五官精致得过分的脸比起来,就普通很多了。

苏笙笙有些意外自己为什么要拿这人和厉景辰比,

订婚对象和前夫有什么关系,她挑了下眉,让自己清醒一点。

“看起来,你的律师还没有到。”不等对面的人开口,苏笙笙率先坐下。

只当是郑司礼想找人做个公证,但律师还堵在路上。

张律师也坐了下来,“苏小姐,我就是律师,我姓张,是厉..咳,郑先生的委托律师。”

“郑司礼没来?”苏笙笙态度随意,随手和走过来的服务生指了杯咖啡。

“项目上有些问题,郑先生需要亲自到场解决一下。”

张律师刚收到消息,厉景辰赶来的路上,工程临时出了些意外,让他先自行处理退婚的事情,对方提出的要求只要不太过分,都可以尽量满足。

“没关系。”苏笙笙对她这个没见过面的未婚夫本来也没太大兴趣,但隐隐倒有些诧异,这个未婚夫,好像在云城很厉害的样子,不知道和厉景辰比起来怎么样,

“你不是公证人吗?你在就行了,我自愿和郑司礼先生退婚,自此以后再无瓜葛,需要签什么保证书吗?”

张律师没想到苏笙笙这么好说话,那可是云城首富厉景辰,多少名媛千金挤破头都想和他扯上点什么关系,这个正牌未婚妻,居然说不要就不要了?

看来厉总之前没有直接挑明身份,还是有用的。

但是突然觉得没有自己的用处了是怎么回事,还有点小小的挫败感呢。

“苏小姐,签字之前,请您先归还订婚玉佩。”张律师收回了自己的心思,拿出一块同样的玉佩,示意苏笙笙。

服务生把咖啡端了上来,苏笙笙尴尬地低头抿了口,

“先说明,我不是不想退婚哈。我那块玉佩突然找不到了,公证书我可以先签,之后我找到玉佩保证会还给郑先生。”

张律师一下子坐正了身体,默默收回了那块莲花玉佩,重新装进公文袋里。

苏笙笙正喝着咖啡,感觉对面的人倏然间换了个气场,正襟危坐中怎么还隐隐有点来活了的窃喜是怎么回事?

她放下咖啡,“张律师,先说好,我对我丈夫情根深种,此生不渝。愿意一辈子守着我俩的孩子和感情寡居,没有要纠缠郑先生的意思。”

张律师酝酿了一肚子正义凌然的话,突然就卡在了喉咙里,只说出一句,“苏小姐既然对丈夫有那么深的感情,不打算纠缠我的委托人,怎么会这么几个小时玉佩就突然不见了?信物不还回来,怎么保证您之后不会拿着做文章呢。”

他的态度实在不算好,苏笙笙略有不悦,“它就是突然丢了我有什么办法,如果你觉得我会拿着信物做文章,大不了我可以签一个补充协议。声明是我弄丢了玉佩,才暂时无法归还,等玉佩找到,我肯定第一时间还了就是。”←→新书推荐: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

没有找到此作者的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