戾后重生-070 卓诗雨要她死
更新时间:2022-08-05  作者: 柠檬笑   本书关键词: 言情 | 古代言情 | 宫闱宅斗 | 戾后重生 | 柠檬笑 | 小说在线阅读 | 明智屋小说网 | 柠檬笑 | 戾后重生 
正文如下:
070卓诗雨要她死(求订)最新网址:刚走了一半,马车突然停了下来。

徐然看着她,“看来有人要拦路啊。”

“徐大公子有热闹瞧了?”凤如倾睁开双眼,不紧不慢道。

琅影从外头递了一封书信。

凤如倾拿过,展信看了一眼,暗自叹气,“又来。”

“我能否知晓?”徐然看向她问道。

“千机营,不知道徐大公子可熟悉?”凤如倾看向他问道。

“千机营?”徐然惊讶地看向她。

“你想要?”凤如倾便将手中的书信丢给了他。

徐然接过,看过之后,突然将那书信收了起来,“若如此,那我接了又何妨?”

“这可是追杀令。”凤如倾挑眉,好心提醒。

“哦。”徐然不以为然,“我倒是想见识见识。”

凤如倾径自叹气,“你若真的接下来,到时候万一有个一万,可莫要让我担着就是。”

“你何时招惹上了千机营的?”徐然忍不住地问道。

凤如倾见他对千机营并不害怕,反倒是对自己被千机营下了追杀令而好奇。

她端起茶盏,轻呷了一口,又放在一旁,神态惬意,“不过是误打误撞,去了一趟千机营的老巢。”

“你还真是……与众不同。”徐然感叹道。

凤如倾想了想道,“徐大公子,咱们呢,可以做个盟友,或者是谈谈交易,也不错。”

“哦。”徐然挑眉,“你言下之意是?”

“至于旁的,可不成。”凤如倾并非自作多情,而是她明显感觉到了徐然对自己的认真。

那种认真中带着几分地好奇,让她不舒坦。

她不喜欢这样的相处,毕竟,前世的她,君昊陌最初也是这样慢慢地与她相处的。

凤如倾讨厌这样的靠近,更甚至于,她能够感觉得到,徐然的心思,与君昊陌不相上下。

她还未摆脱一个,可不想再招惹一个。

凤如倾的话很直白。

可是,越是如此,反倒让徐然越发地对她感兴趣了。

这种兴趣,就像是在他顿觉无趣的时候,突然闪过的一幅美景,初看时平平无奇,可越看越有滋味。

他怎么可能在最关键的时候放下呢?

徐然对凤如倾的好奇,比起君昊陌来,更加地带着几分地侵略意味。

这种感觉,让凤如倾很不喜欢。

难道,拥有沾染了徐家血的人,都有极强的掌控欲吗?

凤如倾突然意识到了什么,端坐着,非常认真地看着他。

徐然对上她那双带着几分地狡黠,却又无比坚定的双眼,那是一双似乎藏着满天星辰的双眼,没有任何的遮掩,似乎在她的眼中,自己压根不配对她起某种心思。

徐然不知何故,只是静静地看着她。

凤如倾被他这么盯着,突然抓起身旁的玲珑剑,直接抵在了他的胸口。

徐然一动不动,似笑非笑。

凤如倾便与他这样僵持起来。

马车再次地前行。

她也不明白,为何千机营的追杀令会在这个时候再次地出现。

第三回了。

到底什么时候追杀呢?

天天发这个破玩意,有什么意思?

凤如倾又见徐然无动于衷。

她随即收起玲珑宝剑,接着扭头不理会他。

徐然反倒乐了,那是发自内心地欢喜。

二人从最初的见面,便在互相博弈,你来我往的,他这是扳回一局了?

徐然心情美好的很呢。

凤如倾觉得自己回去应当反省了。

日后对徐家的人,都要敬而远之的好。

忽然外头突然传来一阵冷风。

琅影大喊一声,“主子当心。”

凤如倾便瞧见一支冷箭直接穿了进来,朝着她的眉心刺来。

凤如倾一个侧身,却瞧见还有一支。

徐然倒是没有想到,会突然遇到这样的事情。

他手中的折扇一挥,将射来的数支冷箭挡住。

那些冷箭便在他的内力趋势下,直接打落在了车壁上。

凤如倾听着外头的动静,又看着这些冷箭,随即看向徐然。

“徐大公子可觉得这些冷箭是何人所为?”凤如倾看向他道。

“千机营的人不会用这些。”徐然低声道。

“嗯。”凤如倾点头,“上回也是这样的冷箭。”

“看来有个人一直盯着你啊。”徐然眯着眸子。

他突然钻出了马车,抬眸看向了远处。

只是对面的黑影当瞧见徐然现身后,即刻闪身离去了。

徐然看着那一闪而过的黑影,冷峻的脸庞上带着几分地寒意。

他随即收起折扇,又重新回了马车。

“那黑影瞧见你便走了。”凤如倾沉吟了片刻,“是冲着我来的,而且是半道上伏击,看来是不知道你也在马车内。”

“太快,天色也暗了。”徐然言下之意是,他也看不清对面是何人。

凤如倾便道,“无妨,无妨,这又不是第一回了。”

“你倒是很淡定。”徐然见她一点都不害怕。

凤如倾勾唇一笑,“习惯就好。”

徐然便拿过那打在车壁上的冷箭,仔细地看着。

凤如倾看向他,“徐大公子也对这暗器有所研究?”

“打铁铺的铁匠,我并未动过手。”徐然收起那冷箭,看向她道。

凤如倾见他突然转化话题,轻声道,“我知道。”

“日后,你还是小心一些,若非不得已,还是不要独自出府。”徐然提醒道。

“哪也不成啊。”凤如倾慢悠悠道,“我还想抓住这人呢。”

“罢了。”徐然无奈,便也不与她多言。

凤如倾到底不想与徐然牵扯太深。

殊不知,这样的相处,太过于危险。

对她,更是对凤家。

倘若徐太后知晓她与徐然走的太近,必定会对她出手。

毕竟,在徐太后的眼里头,徐然是徐家未来的家主,是徐家日后的希望,她怎么会允许让凤如倾染指呢?

更何况,徐家对她本就心存成见。

而凤如倾,也从未打算过与徐然有任何的接触。

这次,着实是她自找的。

看来日后还是莫要对任何事情好奇,当真是好奇死人。

凤如倾自顾自地思索着。

徐然倒也不与她耍嘴皮子了,而是异常地沉默。

这马车内的气氛,属实有些怪异。

待马车停下。

“主子,到了。”琅影在外头道。

“好。”凤如倾看向徐然,“多谢徐大公子相送。”

“时候也不早了,凤大小姐今日相助,我必定信守承诺。”徐然郑重道。

凤如倾轻轻点头,便下了马车。

徐然也跟着下来,目送着凤如倾入了府,这才翻身上马离去。

“公子,那黑影轻攻极好,属下跟丢了。”一旁的随从回道。

“不必追。”徐然冷声道。

“是。”随从应道。

徐然策马飞奔回徐家。

徐大老爷已经在等着他。

管家还跪在地上,被点了穴道,防止他服毒自尽。

“父亲。”徐然恭敬地一礼。

“这凤家的女子,你最好莫要招惹。”徐大老爷沉声道。

“是。”徐然垂眸应道。

“若是算计不错,你日后可是要唤她一声表嫂的。”徐大老爷提醒道。

徐然敛眸,脸上没有任何的起伏,可是内心却还是掀起了巨大的波澜。

表嫂?

是二皇子吗?

可是太后不是属意的凤慧清吗?

徐大老爷又看向管家,“说吧,东西呢?”

管家只是低着头,一言不发。

“不说,我有的是法子让你松口。”徐大老爷抬起手,一旁的手下便将管家抬了下去。

徐然只是静静地站在那,听着不远处传来的管家的惨叫声。

徐大老爷似是习以为常,只是在一旁慢悠悠地吃茶。

过了一会,他才看向徐然,“这凤家丫头竟然能够派人来徐家窥探机关图,可见,她知道的不少,能够知晓这事儿的,必定是凤家当家的那位已经将凤家的秘密告诉了她。”

徐然敛眸,并未出声。

“好好利用,将话套出来。”徐大老爷沉声道。

“父亲适才不是说,让儿子莫要接近?”徐然抬眸看向徐大老爷。

“适才有外人在。”徐大老爷淡淡道,“如今只剩下你我父子二人。”

“父亲所言的,她与二皇子?”徐然又道。

“原先以为凤家的秘密会落到凤慧清的手中,如今看来,那女子也是个蠢的。”徐大老爷淡淡道。

“儿子倾心她的传言,是父亲放出去的?”徐然这才恍然道。

“男子当以事业为重。”徐大老爷不以为然,“至于女子,不过是锦上添花罢了。”

他又道,“明着,你断然不能与二皇子一较高低,可是,到时候鹿死谁手,还不一定呢。”

徐然敛眸,并未回应。

凤如倾回来之后,这心情反倒越发地沉重了。

她径自去了老夫人的院子。

“这是怎么了?”老夫人见她有些沮丧。

“祖母。”凤如倾抬眸看向老夫人,便将前去徐家所发生的之事都如实禀报了。

老夫人听过之后,沉吟了片刻,“日后还是敬而远之的好。”

“是。”凤如倾乖顺道。

“哎。”老夫人重重地叹气。

这还是凤如倾头一回听到老夫人如此的叹息声。

“祖母,是孙女让您操心了。”凤如倾忍不住道。

“该来的总归逃不掉啊。”老夫人看向凤如倾,“时候也不早了,回去歇息吧。”

“是。”凤如倾垂眸应道,便退下了。

老夫人这才转眸看向庆嬷嬷,“边关可回信了?”

“没有。”庆嬷嬷轻声道。

“传书信过去。”老夫人冷声道,“京城情况有变。”

“是。”庆嬷嬷连忙应道。

凤如倾回了自己的院子。

琅芙终于等到她回来。

凤如倾舒展着手臂,“我累了,先歇息了。”

“是。”琅芙垂眸应道。

春兰与夏竹便上前伺候了。

琅影拽着琅芙去了一旁。

“如何了?”琅芙担忧地问道。

琅影附耳与她说完,便又皱眉道,“今儿个已经是的第二次了。”

“追杀令第三次了。”琅芙便越发地担忧起来。

“这徐大公子太奇怪。”琅影忍不住道,“日后还是让主子当心一些的好。”

“自然是要如此。”琅芙也觉得是。

凤如倾当真是累了。

毕竟,那管家下手也不清,而且那烟雾内的确有毒,倘若不是她提前做了准备,如今怕是真的回不来了。

可费了一番心思,当真是身心俱疲。

她倒头就睡。

翌日却还是天未亮便醒了。

她揉了揉泛疼的眉心。

“大小姐,您醒了?”春兰瞧了一眼刻漏,便掀开帷幔,看向已经睁开眼的凤如倾。

“也不知怎么了。”凤如倾叹了口气,“我这心里头有些不舒服。”

琅影入内。

“待会,随我出府一趟。”凤如倾总是不放心。

“是。”琅影垂眸应道。

待收拾好之后,凤如倾便带着琅影出府了。

老夫人倒是没有觉得不妥当。

等出了府之后,凤如倾径自去了城郊打铁铺那。

打铁匠竟然回来了。

她上前,盯着他,“机关图破解了?”

“嗯。”打铁匠说罢,便递给了她。

凤如倾拿过,又看向他,“上回,你是不是一早便察觉出有人盯着你?”

“不止一拨。”打铁匠又道,“日后还是莫要再来了。”

“好。”凤如倾说罢,便将一个随身带着的匣子放在他的面前。

他拿过,打开之后看过,抬眸看向她,“告辞。”

凤如倾轻轻点头,便拿着机关图走了。

待进了城,凤如倾正打算回去。

只是半道上,却碰上了许久不见的姚柔姝。

她正好下了马车,便迎面撞上了骑马过来的凤如倾。

凤如倾放慢了速度,带行至她的面前时,姚柔姝反倒无视了她,径自进了面前的成衣铺。

凤如倾勾唇一笑,便也不理会,策马离去。

琅影见状,不服气道,“主子,这姚大小姐也忒无礼了。”

“那也是她的事儿。”凤如倾淡淡道,“与我何干呢?”

琅影冷哼一声,“属下倒要瞧瞧,她去做什么?”

“闲事莫理。”凤如倾淡淡道。

“是。”琅影也只能无奈答应。

凤如倾倒是没有在意,随即便回了府。

“大小姐,表小姐来了。”春兰见她回来,正在院门口等着。

“她来做什么?”凤如倾一怔,想着这么早过来,必定不是什么好事。

春兰上前附耳道,“您昨儿个去了徐家,京城内都知道了,这外头都说,您是沾了四小姐的光。”

“哦。”凤如倾轻轻点头,“那她应当去四妹妹那啊,来我这做什么?”

“也不知为何,适才外头突然传出,徐大公子中意的并非是四小姐。”春兰看向她道。

“又来?”凤如倾顿感不妙。

这不……

这消息自然也传到了君昊陌的耳朵里头。

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从早朝大殿出来的,也不知自己明明是要去勤政殿的,却直接朝着出宫的方向走了。

“二殿下,二殿下。”李海从不远处追了过来。

君昊陌驻足,深吸了好几口气,才转身。

“皇上在勤政殿等着您呢。”李海朝着他行礼,低声道。

“嗯。”君昊陌低声应道,便折身去了。

只不过,他的脸色一直都黑沉沉的,没有半点的表情。

君临见他入内,“今日,在朝堂上,你有些心不在焉啊。”

“儿臣昨夜未歇息好。”君昊陌收敛心神,轻声道。

“好。”君临便将手中的一堆折子直接大手一挥,砸到了他的面前。

君昊陌连忙跪下。

“简直混账。”君临沉声道。

君昊陌哪里还有心思再想旁的,连忙恭敬地行礼,“儿臣请父皇责罚。”

“责罚?”君临面色一沉,“你让朕责罚你什么?”

“是儿臣无能,惹父皇震怒。”君昊陌回道。

“将这些折子都看了,一个都不许落下。”君临沉声道。

“是。”君昊陌连忙便将面前洒落的折子都捡了起来,随即便退到了一旁,认真地看了起来。

此时。

凤如倾已经进了院子。

卓诗雨正坐在院子内,瞧见凤如倾过来,连忙笑吟吟地迎上前来。

“表妹。”凤如倾淡淡道,“表妹这么早过来,想必也不是为了道声好的吧?”

“表姐这话说的。”卓诗雨是料定凤如倾不待见自己的。

可是……她也只能热脸贴冷屁股了。

卓诗雨笑吟吟道,“还请表姐帮个忙。”

“帮忙?”凤如倾眨了眨眼,“表妹让我帮什么?”

“表姐能否陪我去一趟宝华寺?”卓诗雨小心翼翼地问道。

“宝华寺?”凤如倾见她又提起宝华寺,而且让她一同前去,这又闹哪一出呢?

她沉吟了片刻,“表妹不怕?”

“就是怕,才去的。”卓诗雨叹了口气,“表姐,你就陪我去吧。”

凤如倾便这样静静地看着她,过了好一会,才道,“好。”

“表姐当真要陪我去?”卓诗雨不可思议道。

凤如倾淡淡道,“趁着我还未改变主意之前,何时?”

“现在。”卓诗雨连忙道。

凤如倾盯着她,“半个时辰之后,出发如何?”

“好。”卓诗雨忙不迭地点头,“那我先去瞧瞧慧清表妹。”

“去吧。”凤如倾应道。

卓诗雨便高兴地走了。

琅影上前看向她,“主子,您明明知道表小姐是不安好心,为何还要去?”

“去瞧瞧。”凤如倾入了屋内,换了一身衣裳。

“主子,让属下也随您一同去吧。”琅芙上前道。

凤如倾看向她,“你啊,还是好好养伤,此番前去,也不打紧,想来,是上回掳走她的人让她带我前去的,我倒是要瞧瞧,那人是谁?”

“主子,您何必好奇这个呢?”琅影皱眉道。

“你适才没有闻到表妹身上有股气味吗?”凤如倾看向琅影道。

“什么气味?”琅影一怔,不解道。

凤如倾暗自叹气,又看向琅芙。

琅芙仔细地回想,随即道,“像是一种奇异的香薰。”

“昨儿个,我在徐家闻到过。”凤如倾淡淡道。

“什么?”琅影惊讶地看向她。

凤如倾抬手捏了捏琅影的鼻子,“你啊,耳朵好使,这嗅觉不怎么样。”

琅影委屈地噘着嘴,“要不您就带着琅芙吧。”

“不成。”凤如倾摇头,“想来,你二人有什么本事,那人也是知晓的,我若带着琅芙,便不能引蛇出洞了。”

“可是属下也担心啊。”琅芙忍不住道。

“放心,我自有打算。”凤如倾想了想,又道,“你只管按照我说的就办就是了。”

“是。”琅芙便上前。

凤如倾与她说了几句。

琅影便看向她道,“主子,您是怀疑,那人才是偷了徐家密室内东西的盗贼?”

“十有八九。”凤如倾低声道。

“若如此,那岂不是故意引您前去?”琅影又道,“他自然也清楚,您与表小姐并不亲近,又让她前来游说,您若答应去了,便说明您察觉出来了。”

“越来越机灵了。”凤如倾笑道。

琅影皱眉,“那还去?”

“自然是要去的。”凤如倾又道,“他费这么大的心思,便是要让我上钩,我若不去,岂不是白费了人家的一番苦心?”

“主子,那里必定设了埋伏。”琅影忍不住道。

“我又不傻。”凤如倾看向她,“去准备准备。”

“是。”琅影无奈道。

琅芙看向她,“主子,您当真要带着机关图去?”

“打铁匠说过,盯着我的不止一拨,想来也有那个人,这机关图我得到了,他想要,必定是要冲着我来的。”凤如倾冷笑道。

“主子,属下……”琅芙终究还是不放心。

凤如倾拍了拍她的肩膀,“放心吧。”

卓诗雨此时,正高兴地去见凤慧清。

凤慧清躺在床榻上,刚听到外头的谣言。

她正暗自感伤。

听闻卓诗雨进了府,先去见了凤如倾,她这心里头便越发地不是滋味了。

自打她从家庙回来,原本属于她的东西,如今却都离她越来越远。

凤慧清心里头那叫一个恨,可是却不能表现出来。

卓诗雨行至床榻旁,瞧见憔悴的凤慧清,心疼道,“表妹身子可好些了?”

这二人私底下,都是如此亲昵地称呼。

“我怎么瞧着越发地严重了呢?”卓诗雨皱眉,便握着她那略显冰凉的手。

凤慧清便忍不住地落泪。

卓诗雨瞧着那便越发地难过了。

她凑近道,“表妹放心,你的伤心难过,表姐会给你讨回公道的。”

“多谢表姐。”凤慧清轻声应道。

卓诗雨便附耳与她嘀咕了几句。

凤慧清睁大双眼,不可置信地看向她,“当真要如此?”

“那是自然。”卓诗雨恨恨道,“这本就该是她应受的。”

“大姐姐样样都比我好。”凤慧清可怜兮兮道,“也怨不得徐大公子移情别恋。”

“本就是她主动勾引的。”卓诗雨冷哼道,“若非是她从中挑拨,怎么可能会让徐大公子对表妹变了心。”

“我本就比不上大姐。”凤慧清红着眼眶,哭着道。

卓诗雨握紧她的手,“放心吧,此番之后,不配的是她。”

“可是……”凤慧清犹豫道,“可莫要出了人命啊。”

“表妹,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心软,你将她当成姐妹,她可未必。”卓诗雨冷声道,“她本就见死不救。”

凤慧清拽着她的手,有心要劝阻。

卓诗雨见她这般,“表妹就是太善良了,才会被她坑害到这个地步。”

凤慧清敛眸,“她始终是大姐。”

“狗屁。”卓诗雨忍不住地吼道。

凤慧清惊讶地看向她。

卓诗雨像是失去了理智,不过当对上凤慧清那泪汪汪的双眼,便又恢复了神态。

“放心吧,此事儿交给我就是了,我定然给你出气。”卓诗雨便又叮嘱了凤慧清,让她好好静养,随即便走了。

凤慧清泪眼婆娑,面露担忧地目送着卓诗雨离去。

待确定她离开之后,那嘴角便勾起了一抹冷笑。

“四小姐。”翠香看向她。

“我这大姐啊,当真是不讨喜啊。”凤慧清忍不住道,“如今也算是罪有应得。”

她说罢,便合起双眼,继续休养。

凤如倾准备妥当,便见卓诗雨来了。

“表姐,可准备好了?”卓诗雨笑吟吟道。

凤如倾见她当真是满面春风的,难道送自己去死,便如此高兴?

凤如倾心中一阵冷笑。

她轻轻点头,便与卓诗雨一同出去了。

只是二人正要上马车,便听到了不远处传来的马车声。

凤如倾抬眸看去,明显一愣。

朔惜雪与苍雪下了马车,便朝着她这处过来。

“这是怎么了?”凤如倾看向她二人。

“出事了。”朔惜雪着急地看向她。

“出事?”凤如倾一愣,“怎么回事?”

“姚大小姐被掳走了。”朔惜雪皱眉道。

“她不是去了成衣铺吗?”凤如倾低声道。

“就是在成衣铺不见的。”她说道。

凤如倾便看向朔惜雪,“不见就不见了,又与妹妹有何干系啊?”

“不巧的是,我与表姐后头也去了。”朔惜雪看向她道。

“所以说,她人是在你们眼皮子底下被带走的?”凤如倾看向二人道。

“正是。”朔惜雪说完,皱眉道,“原本我想去报官的,可那人说,若报官,便让她死无全尸。”

“我知道了。”凤如倾说道,“是一个人带走的?”

“一个男子。”苍雪看向她。

凤如倾盯着这二人看了半晌,“通知姚家了吗?”

“我已经派人去了。”朔惜雪皱眉道,“这可如何是好啊?”

“具体说说,到底发生了什么?”凤如倾看向她。

卓诗雨皱眉,怎么偏偏这个时候出事?

她怎么带着凤如倾去宝华寺呢?

可是,她现在再提出来,自然是不合适的。

毕竟是姚尚书家的千金被掳走了。

可这又关凤如倾什么事儿?

卓诗雨拽着她的衣袖。

凤如倾转眸看向她,这才道,“对了,我还要陪着表妹去一趟宝华寺呢。”

“这宝华寺可以晚些去啊。”朔惜雪拽着凤如倾的衣袖,“这人是当着我与表姐的面儿不见的,若真的有个万一,到时候姚家赖到我的头上可就不好了。”

凤如倾便道,“先去一趟那家成衣店。”

“表姐……”卓诗雨拽着她。

“表妹,如今事关人命。”凤如倾盯着她,“表妹难道不想尽快将姚大小姐救出?”

“自然想。”卓诗雨能说不想吗?

凤如倾便被朔惜雪与苍雪带着上了马车,独留卓诗雨站在那原地跺脚。

凤如倾三人赶到了成衣铺,朔霖也随即到了。

“大哥。”她看向朔霖。

“昨儿个徐家的事儿,如倾妹妹到时候可要与我好好说说才是。”朔霖看向她道。

“啊?”凤如倾一怔,便又道,“好啊。”

朔霖见她倒是一点都不掩饰,重重地叹了口气。

凤如倾进了成衣铺,那掌柜的早已吓得双腿发软,弓着身子上前,朝着几人作揖。

“此事儿断然与小的无关啊。”

“就是在这被带走的。”朔惜雪连忙指着一旁的屏风后。

凤如倾行至屏风后,便瞧见地上还有散落的衣裳。

“她是穿着新衣裳走的?”凤如倾问道。

“正是。”掌柜的垂眸应道。

凤如倾仔细地看着,低头瞧见了一方帕子,帕子上正印着半只脚印。

她比划了一下,抬眸正好对上朔霖看向她的双眼。

只是还不等她开口,便听到外头传来的马蹄声。

因此事儿不能报官,姚大公子正急匆匆地骑马赶来。

不过随着他一同前来的还有徐然。

朔霖看着姚祈身旁的徐然,那眼神讳莫如深。

“还真是热闹啊。”徐然看了一眼凤如倾,又与朔霖对视着。

凤如倾淡淡道,“徐大公子还真无处不在啊。”

“巧了。”徐然回道。

朔霖淡淡道,“徐大公子今儿个话有些多。”

“我素日话很少吗?”徐然挑眉问道。

姚祈皱着眉头,“家妹到底是怎么被掳走的?”

朔惜雪便上前道,“我与表姐刚进了成衣店,便瞧见她在里头,正挑了一件衣裳去试,突然一个黑影闪过,我便听到了姚大小姐的惊叫声,我连忙冲了过来,那黑影只留下不需报官,否则让她死无全尸的警告,便带着人走了。”

“黑影?”姚祈皱眉道,“可还有什么特征?”

“蒙着面纱,身形高大,身手敏捷,旁的倒也看不清楚,毕竟隔着屏风。”朔惜雪摇头道。

“的确身形高大。”凤如倾将那掉落在地上的方帕递给姚祈。

姚祈拿过,看了一眼,又看向凤如倾,“这的确是男子的脚印。”

“那人目标明确,想来是冲着姚家去的。”凤如倾随即又道,“不如,姚大公子先回府,或许他回送书信过去呢?”

“凤大小姐所言不错。”姚祈也觉得是,故而便又骑马要离开。

徐然看向她,“这热闹你也凑?”

“我原本是要外出的。”凤如倾无奈道。

“外出?”徐然皱眉,“昨夜那般凶险,你还敢外出?”

“凶险?”朔霖看向凤如倾。

凤如倾笑了笑,“没什么,不过是又碰上了放冷箭的。”

“你要去外出去哪?”朔霖问道。

“陪着我表妹去一趟宝华寺。”凤如倾说道。

“宝华寺?”朔霖的眉头微微一挑,又道,“看来今日是不凑巧了。”

“大哥,可是要去一趟姚家?”凤如倾问道。

“既然不是冲着咱们,又何必趟那个浑水呢?”朔霖看向朔惜雪道,“早些回府吧。”

“那如倾姐姐呢?”朔惜雪看向凤如倾。

“既然与你们无关,我也不必掺和。”凤如倾说罢,“我回去了。”

“好。”朔霖点头应道。

朔惜雪见结果竟然是如此,也只是皱眉道,“那咱们便先回去?”

“嗯。”朔霖便催促着朔惜雪与苍雪回去。

反倒是凤如倾率先骑马赶回去了。

卓诗雨此时还在府外头等着。

随即便瞧见凤如倾骑马过来,她连忙高兴地站在原地。

“表妹特意在这等我?”凤如倾翻身下马道。

“我以为表姐不去了呢。”卓诗雨轻声道。

凤如倾浅浅一笑,便直接将马儿丢在一旁,与她一同上了马车。

不远处,徐然瞧见了凤如倾直接坐上了卓诗雨的马车,而卓诗雨那得意的笑容,让徐然怎么瞧着都觉得扎眼。

“怎么?”朔霖站在他的身旁,慢悠悠道,“徐大公子的好奇心又来了?”

“不是义兄吗?怎得也不带你玩?”徐然讥笑道。

“既然如此,道不同不相为谋。”朔霖说罢,便径自先走了。

徐然冷哼一声,便也独自转身离开。

凤如倾坐在马车内,感受到了卓诗雨从未有过的热情。

“表姐,可是口渴了?”卓诗雨一面说着,一面亲自给她斟茶。

“表姐,可是饿了?”

“表姐,若是累了,便先歇会。”

“表姐,再有一会便到了。”

凤如倾只是静静地坐在那,见她一个劲儿的献殷情。

这表现得也太过于明显了,生怕旁人不知道,她到底打的什么主意。

凤如倾是越发地看不懂了。

前世的卓诗雨还是有一些脑子的,怎么现在……难道脑子被上回宝华寺掳走的人给带走了?

卓诗雨如今的心情极好。

一想到凤如倾也要遭受如同她一样的厄运,她便觉得心情舒畅极了。

原本,这就是她本该承受的,可偏偏落到了自己的头上。

卓诗雨心里头对凤如倾的厌恶与恨意,是日渐深厚的。

她巴不得凤如倾受到千万倍的侮辱与践踏,才能消除她的心头之恨。

凤如倾只是冷冷地看着她。

宛如在看一个跳梁小丑似的,静静地看着她在自己面前上蹿下跳。

直等到马车缓缓地停下。

凤如倾下了马车,抬眸看着通往宝华寺的石阶,“表妹,走吧。”

卓诗雨点头,便与凤如倾一同拾阶而上。

约莫一刻钟之后,卓诗雨便没了力气,她气喘吁吁地看着凤如倾气定神闲的样子,忍不住道,“表姐,你不累吗?”

“不累啊。”凤如倾又道,“若是表妹累了,那便歇会。”

“好。”卓诗雨着实是爬不动了。

好在再上几个石阶,便是一处凉亭。

等入了凉亭内,卓诗雨连忙坐下,猛灌了几口水。

她用丝帕扇着风,又看向还有一半的石阶,想着上回她爬上来的时候,便费了不少的力气,可,一想到只要到了宝华寺,凤如倾便要遭殃,她便觉得又有劲儿了。

“继续。”卓诗雨起身,牟足劲往上爬。

凤如倾好笑地跟在她的身后,慢悠悠地往上。

好不容易到了宝华寺,卓诗雨觉得自己浑身都没了力气。

“表姐,终于到了。”卓诗雨转眸笑吟吟地看向凤如倾。

凤如倾轻轻点头,“进去吧。”

“好。”卓诗雨点头应道,便与凤如倾一同进了宝华寺。

这主持又让她歇息在了上回的禅房。

卓诗雨便紧跟着凤如倾进了禅房。

她径自坐下,大口地喘着气。

“表妹要在这歇息一晚上?”凤如倾问道。

“表姐与我一处吧。”卓诗雨拽着她的手央求道。

“我不就在这吗?”凤如倾便也坐下。

没一会,琅影便已经端着茶过来。

凤如倾盘膝而坐,听着外头的丝竹声声,清脆的铜铃声,还有做晚课的念经声,她的心也跟着平静了下来。

卓诗雨已然累坏了,只是强撑着在等着。

直等到天色渐暗,卓诗雨有些饿了。

“表姐,要不咱们用些斋饭吧?”卓诗雨看向她。

凤如倾笑道,“好啊。”

卓诗雨连忙命跟前的丫头去准备了。

没一会,便端来了斋饭。

二人对坐,便用了起来。

直等到用过之后,卓诗雨打了个哈欠,便去睡了。

凤如倾也觉得有些困倦,随即便也睡在了软榻上。

此时。

琅影听到动静,一个黑影一闪而过,她连忙追了过去。

而守夜的另一个丫头被点了穴道,如今昏睡了过去。

一个高大的身影出现在禅房内。

他缓缓地行至凤如倾的面前,冷冷地看向她,“机关图。”

凤如倾猛地睁开双眼,坐直静静地看着他。

“果然是为了机关图而来。”凤如倾对上那黑影的双眼,宛如一潭死水,波澜不惊。

------题外话------

格格党

最新网址:2015()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

柠檬笑其他作品<<彪妻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