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军夫人你莫走-第一百七十七章 糗事连连看
正文如下:
»穿越小说»»第一百七十七章糗事连连看第一百七十七章糗事连连看文/紫色的萱:换源:江姣无语了,自从宁元修彻底不要脸皮之后,她就没说过他过一次。

“吃点菜。”

宁元修给江姣夹了块排骨,放在她碗里。

“多吃点,你看看你最近瘦了多少?”自从梅妃出事,到来蕲州,到现在,江姣整个人瘦了不止一圈。

晚上抱着她,都咯手。

可这话宁元修是万万不敢说的。

“还好啦。”知道自己最近的确是瘦了不少的江姣,心虚地将排骨吃进嘴里。

转头,见宁元修端着酒杯,在那浅酌,心念一动:“再给我喝点呗。”

宁元修将杯子转开:“你不能再喝了,喜欢等会走我买些带着。”知道江姣喝醉什么德行的宁元修,不希望别人看见她喝醉后美的让人心醉的模样。

暗忖此刻时机不好。

果然,结账走的时候,宁元修又买两壶酒带着,江姣见状,笑笑。

“你真买呀?”

“不然呢?”就两壶酒,还有真假吗。

江姣搭着宁元修的胳膊上了马坐稳,宁元修也跟着翻身上马。

大概的喝了两口酒,也有可能是午后的太阳太晒,没骑着走多远,江姣就开始脑袋一点点的打瞌睡。

宁元修在身后见了,圈着江姣腰的胳膊收了收,让她尽量舒服的靠着自己,然后放慢速度。

等到了一处溪流潺潺,安静偏僻的溪边时,宁元修抱着江姣下马。

丢下马儿,抱着她来到一棵树下,让她躺在腿上,舒舒服服的晒着太阳睡了。

宁元修背靠着大树,望着面前静静向前奔流的溪水,一手抚着江姣白皙粉嫩的脸颊,景色宜人,时光静谧,喜欢的人就在自己跟前,要是时间就此停留就好了。

可惜,蕲州,京城梅家的事情都了结的差不多了。

等回去之后,要不了多久,他就该再次离开京城,去边关,不然他怎么急着带江姣离开蕲州先走呢。

回边关之前,他无论如何都要把江姣重新带回将军府,要是后面她仍然跟老祖宗有芥蒂,只要江姣愿意,他可以跟皇上说,让江姣跟他一块回边关去。

想到这里,宁元修赫然觉得,这或许才是最好的。

让江姣跟他一块去边关,他可以最大程度地给江姣自由,不让她受那些规矩地束缚,让她自由自在的做她自己想做的事。

也避免某人的单方面的想入非非。

只是想想江姣跟他一块去边关的美好,就开始觉得兴奋的宁元修,低下头,柔软的目光,在江姣的脸上,一寸寸的浏览过。

最后定格在她微微张着的嘴唇上。

粗粒的拇指按压上去,一点点的滑过。

眼见江姣柔软的嘴唇,在他手指下按压的变形,宁元修勾起唇角,笑容绚烂的就仿佛周遭的花,都在这一瞬间绽放。

睡饱的江姣转动下身体,如海棠出睡醒,面颊红润的睁眼醒来。

一张俊朗无俦的脸,就从上而下映入她的眼帘。

剑眉入鬓,鼻梁高挺,眼眸深邃如浩瀚的海洋,薄唇微抿,不怒自威。

还有些迷糊的江姣也不知道那根筋抽了,抬起手直奔宁元修的喉结,她对那个地方算是觊觎已久,很久之前就有想伸手摸一模的想法。

眼下,就手比她脑子反应更快的做出了行动。

“好摸吗?”

没想到江姣睁眼醒来就摸他喉结的宁元修,戏谑地垂眸打量向江姣。

江姣脸一红,瞬间脑子清明看向自己的手,才知道自己这会做了件什么蠢事。

“我、、那个”江姣慌乱的收回手,撑着坐起身。

手掌按下去,就见宁元修脸色陡然一变。

江姣诧异的看向他,这是按到他哪了,疼成这样,他不是一身都是肌肉吗?

暗自腹诽的江姣,视线徐徐向下,蓦的一下子跳起来,向旁边蹦出去。

眼见江姣仓皇中连连后退,宁元修一声“小心”才出口。

江姣就一脚踩进小溪里,踩上小溪里长满青苔的石头上,脚下一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的速度,坐在了溪水里。

宁元修过来,见她坐在水里,忍着不舒服,朝江姣伸出手去。

坐在水里的江姣,视线平移过去,又不自在的赶紧移开。

“还不起来?水里坐着舒服?”

努力控制自己的宁元修,暗地里也尴尬的要命。

“哦。”脑子乱成一团浆糊地江姣把手伸给宁元修,湿哒哒的手握在宁元修滚烫的掌心里,水渍很快就干了。

宁元修牵着江姣起来,看下她湿漉漉的裙子:“你在这等着,我去把包袱里的裙子拿来,给你换上。”

“哦。”江姣低垂着脑袋,真想打自己的手几下,从睡醒这手就没干过好事,这下是说都不说清了。

不大会。

宁元修就带个一个包回来。

江姣从他手上拿过包袱:“那个我去那边。”

刚趁着宁元修没在,就看好换衣服地方的江姣,指指一侧的芦苇滩。

宁元修颔首。

江姣抱着包袱,忙不迭的快步走进芦苇丛。

找地放下包袱,打开,拿出要换的,然后快速的解下湿掉的裙子,裤子,两下穿上干的,抱着包袱,拿着湿的出来。

“我、那个洗一下。”

“嗯。”

宁元修拿过她手里的包袱,放在一边。

江姣则拿着湿的去了溪边,蹲在那,搓洗起来。

宁元修回到刚才那棵树下,找了些枯枝,燃起个火堆,打算一会给江姣烤衣服。

江姣拿着洗好的衣物转身,就见宁元修已经燃起一堆火堆,过去把衣服搭在枯枝上,放一边烤着。

忽然,宁元修问道:“饿吗?”

江姣摸下肚子:“还好。”

“等着。”

宁元修站起身,脱下靴子,挽起裤腿,露出都是腿毛的小腿,拿起有根一头有些尖的木棍,走进溪水里。

站在那,前后观察片刻,手上的木棍朝着水里叉去。

在举起来,一条巴掌宽的鲫鱼就插在了木棍上。

宁元修把鱼往丢在溪边,又接连叉了三条差不多大的鲫鱼上来。

然后走回来,擦赶脚,放下裤腿,穿上靴子,摸出匕首,蹲在溪边,把鱼杀洗干净,用刚才那根木棍叉着回来,坐在江姣身边:“把你包袱里的调料拿出来,撒上一些。”

江姣闻言一怔:“你怎么知道我有的?”

地址:

相邻的书: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

没有找到此作者的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