蓄意攻陷-第89章 毁人修行的女妖精
更新时间:2022-06-23  作者: 拉肚肚   本书关键词: 言情 | 现代言情 | 豪门世家 | 蓄意攻陷 | 拉肚肚 | 小说在线阅读 | 明智屋小说网 | 拉肚肚 | 蓄意攻陷 
正文如下:
棠意礼不想坐,站在床边,故意挨着荀朗,抿唇问。

“你吃饭了吗?”

那语气,那神态,不像是关心荀朗吃没吃饭,反倒是她自己很委屈,有点如泣如诉的意味。

荀朗唇角向上,低头去看她。

“怎么了?”

“怎么了,你说怎么了,你数过没,都几天了。”

棠意礼的抱怨,没头没脑,但荀朗一下就听明白了。

今天是第三天,距离上次接吻,已经过去了两天,原来,是有人觉得时间过得慢了。

荀朗坐下,用右手把人拉到腿间,换左臂一览,把人给抱坐在大腿上,往怀里一坐,棠意礼立刻老实了。

她记忆里,上次坐荀朗大腿的印象,太深刻了,以至于这一次,屁股下,那结实的劲道,让她不自觉地紧绷着,给即将到来的吻,又添了一点绮色。

两人平视着,距离一点一点缩小,荀朗的鼻尖碰上棠意礼的,故意点了两下,棠意礼本能向后。

荀朗侧头,唇与唇相距两厘米时——

“……我看你是没种!有种来我们屋,杀你个片甲不留!”

门锁已经开始转动。

十秒钟后,赵佳腾、程准、祁东,还有另外一个脸生的男生,呼啦啦涌了进来。

他们以为宿舍没人呢,一进来,看见荀朗和棠意礼,也愣住了。

“学姐,你在啊!”程准永远热情洋溢。

荀朗立在窗边,转过身,脸色如常,棠意礼则坐在床上,叠荀朗换下的衣服,好一副贤良淑德状。

她硬凹了一个人设,亲切地跟大家打了个招呼。

“你们吃完饭了吗?”

“吃了!”

“吃了……”

程准他们七嘴八舌的回答,一时间也不知道要不要做电灯泡。

棠意礼:“你们刚才是不是在说吃鸡?”

说到吃鸡,男生们一下打开话匣子,干脆进屋,各自找了个地方,拿出手机就开始连游戏。

棠意礼平时也玩,但今天明显志不在此,看男生们打了两圈,说,要不我给你们洗水果吧。

男生们一通道谢,赵佳腾还给棠意礼找了个小钢盆。

棠意礼拎着袋子和盆,往隔壁洗手间走,一边走,她还一边给荀朗使眼色。

宿舍里的洗手间是干湿分离的,最外面是洗手池,里面两个门相对,一个淋浴,一个如厕。

棠意礼在水龙头下,冲洗草莓和杏子,白皙的小手,穿插在红色、黄色之间,透着诱人劲。

荀朗随后跟进来,瞥了一眼浸在水里的颜色,棠意礼捏出一颗草莓,送到他嘴边。

荀朗张口,两口吃掉一颗。

外头游戏打得正热闹,祁东不知道在骂谁,“压上啊!是不是傻!”

然后又引来一阵群起而攻之。

一墙之隔,这边的两个人,被这种一戳就破的隐秘感,给刺激得心跳加速。

棠意礼问他,“甜么?”

荀朗很认真地回答:“没你甜。”

棠意礼挑了挑眉,小声说:“我想尝尝。”

荀朗当然明白,俯首在棠意礼唇尖上亲了一下,蜻蜓点水。

是草莓香味。

但一下不够。

荀朗要抬头,棠意礼勾着他脖子,伸出小舌头。

荀朗被勾得一下来了火,搂着棠意礼,将她抵在水池边,用力压了回去。

这个吻,像火中跳跃的板栗,散发果木香甜,却炙热烫口。

两个人既渴望,又克制,更不敢闹出大动静。

“喊得我口干舌燥,看看水果好了没——”祁东的声音突然传来,脚步声逼近。

荀朗和棠意礼一凛,火速分开,棠意礼太紧张了,撂开手时,力气太大,打翻了小盆。

叮咣一声,果子滚了满地。

祁东进来,吓一跳,“这是怎么了?”

已经是第二次被破坏了。

荀朗迁怒这个倒霉鬼:“站着看什么,还不赶紧捡。”

祁东哦了一声,没往心里去,忙忙蹲下。

气氛散了个一干二净,棠意礼站在那却笑了。

她得意,像个坏了僧人修行的女妖jing。

荀朗无奈,瞪她。

棠意礼下午还有课,洗完水果,时间就差不多了,她准备要走,祁东他们忙着打游戏,头也不抬地齐声喊“嫂子慢走”。

棠意礼顿时脸红心跳,也不知道刚才是不是被发现了。

她去看荀朗,荀朗那么强大的心理素质,脸上连起伏都没有,很自然地牵过棠意礼的手,送她下楼。

午后日光里,两人沿着路边,慢慢散步,往教学区方向走。

棠意礼问荀朗:“没见过你玩游戏。”

“也玩。”荀朗笑了一下,“不过我不玩他们那种。”

什么推搭上分,组队打野的,荀朗没有那么强的社交欲望,也没有太多时间,玩游戏只是为了解压,所以他手机里的游戏就两款——《jelly

fill》和《我的猫》。

“你喜欢猫?”

荀朗屈指挠挠了眉心:“嗯。”

棠意礼看到可爱猫头的app,刚要点开,一探究竟,这时棠丰打电话过来。

棠意礼扁嘴,把手机还给荀朗,接通了自己的。

“爸爸。”

不知道那头说了什么,棠意礼气鼓鼓地提高音量。

“棠丰,你就是这么想我的?!”

荀朗揉揉棠意礼的头顶,牵着她继续往前走。

棠意礼别别扭扭地跟着,她跟电话里“嗯”“啊”“哼”了好半天,挂上电话,开始跟荀朗发牢骚。

“我爸,自从跟那个赵美伦混在一块,一下就变成了后爸,口口声声说想我,你猜怎么着,今晚不是叫我回家吃饭,而是叫我跟他去应酬!”

“要不看在他还有几个臭钱的份上,我才不理他!”

“你说,有他这样的吗!”

荀朗问:“你爸叫你跟谁应酬?”

“姓纪,好像叫纪南昀。”棠意礼对商界不熟,也没听过这一号人物,所以说这个名字的时候,全然没有敬畏之情,反而带着点懵懂和厌烦。

“去年纪氏给我家做了不少生意,我爸和他走得好像挺近的。说今天是家宴,非得叫我去。”

“我不想去……荀朗,我晚上还准备让你陪我去夜魅蹦哒呢。”

棠意礼从后面来抱荀朗的腰,只顾着撒娇,一点没注意到荀朗的表情。

他把人拉到身前,柔声道:“不想去,就别去了。”

“说得容易,我要不去,我爸的夺命连环call,就能要我命。”

荀朗看着棠意礼,“你要真的不想去,当然有办法,你爸也不会要你命。”

可能是荀朗的态度,过于郑重,抑或着眼神里的什么东西,看得棠意礼膝盖有点软。

那个时候,棠意礼还没有意识到,这是上位者的眼神。

如果她需要,有人就肯为她解除烦恼。

棠意礼呵呵了一下,老老实实说:“我……我还是去吧,都答应棠丰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茅盾文学手机版阅读网址:m.mdwenxue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

没有找到此作者的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