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鲤少女逃荒种田-第115章 小宝治病
更新时间:2022-06-23  作者: 锦鲤崽崽   本书关键词: 言情 | 古代言情 | 经商种田 | 锦鲤少女逃荒种田 | 锦鲤崽崽 | 小说在线阅读 | 明智屋小说网 | 锦鲤崽崽 | 锦鲤少女逃荒种田 
正文如下:
也就最近生意稳定了。

大丫和荷花也上手了,所有的事情都有流程了,唐诗韵才闲了点。

“冯管家早上好。”

“诗韵早啊,怎么过来这么早。”

“来找张大夫给小宝看病。”

“张大夫在吃饭,你快进来吧。”

“景公子在吗?还想跟他道谢,给小宝请来了张大夫。”

唐诗韵跟着冯管家到了大厅,“主子有事外出了,你们还没吃饭吧,我让下人给你准备点早餐,我去跟张大夫说一声。”

“冯管家,不用了。我们吃过了才来的,我们等会儿没关系的,等张大夫吃完了再说,不着急的。”

“那你们先坐着喝点茶,我去看看张大夫,跟他说一声。”

“行,麻烦冯管家了。”

“不麻烦,不麻烦,应该的。”冯管家笑呵呵的应完,转身离开。

后院,张大夫刚起来正在吃早饭。

“张大夫,诗韵带着清风公子已经来了,正在前厅坐着等你。”

“哦,这么早,那我这就去。”

等张大夫吃完到达前厅的时候,唐诗韵正紧张的坐在大厅。

‘也不知道这么治疗结果怎么样,希望能把小宝的病彻底治好。’

“姐姐。”小宝见唐诗韵一直紧皱着眉头,低低的叫了一声。

“姐姐没事。”唐诗韵摸了摸他的脑袋,见他满是信任的看着自己,心里酸酸热热的。

“唐姑娘,你这是已经做好决定了?”

“没错,小宝的病就麻烦张大夫了。”

“无碍,老夫肯定尽力而为,那我先给他把把脉,看看他现在的身体情况。对了,之前给你的药方,有没有一直让他吃?”

唐诗韵让小宝把手伸出来递给张大夫,这才回答道:“一直吃着呢,按照张大夫的要求,每天都没有停下来。”

之前在大岭村都是招桃花每天睡前给小宝熬药,让他喝完才睡觉。

后来他们来了城里住之后,熬药的事就交给了吴秀芬。

每天吴秀芬做饭的时候,顺便把药熬好了,小宝正好吃完晚饭可以喝药,也不会耽误吴秀芬刷完碗回家。

因此,小宝最近的药一直没有断过,不过这个确实对身体有用,小宝的气色都明显比之前好多了。

也是因此唐诗韵才坚持让小宝一直喝,哪怕他闹脾气觉得药苦不想喝的时候,也是想办法哄着他喝药。

想到之前为了哄她喝药的时候,发生的事,唐诗韵脸色微微泛红。

暗想,还好有先见之明,都是在屋里,只有两个人单独相处的时候,不然怕是能把唐诗韵别扭的不好意思见人了。

只有两个人的话,反正小宝现在也不记事,唐诗韵叮嘱了以后他也听话,也不怕他跟别人说,至于唐诗韵自己就更不会跟人说了。

所以,唐诗韵理所当然的暗示自己,什么也没发生,以前都是为了小宝的身体好,身体好才是最重要的。

也是因此,吴秀芬只是感觉最近小宝喝完很痛快,而且积极,有时候还会去厨房催自己快点。

不过主家的事,她一个来做短工,赚钱的,也不敢打听,而且也只当他最近听话了,还给唐诗韵省心了,她没有多想过什么。

尚且不知唐诗韵脑子里的胡思乱想,张大夫把完脉,满意的点点头。

“他的身体确实调养的还可以,今天就可以开始治疗了,你把他带去我的药房,我去准备一下,稍候就可以开始治疗了。”

“那真是太好了,辛苦张大夫了。”

“不客气,应该的,我先回房间准备个东西,让冯管家带你们先去药房。”

等张大夫离开,冯管家看向唐诗韵,“诗韵,咱们先过去吧。”

唐诗韵点点头,牵着小宝的手,主要是怕他紧张,害怕。

虽然唐诗韵自己都有点紧张,但是现在不能表现出来,要给小宝做个榜样。

药房就在后院,是一个单独的小院子,远远的靠近这个院子,就能闻到各种药材的味道。

随着距离越来拘近,味道也越来浓烈。

冯管家带着唐诗韵坐在院子里的石凳上。

“诗韵,你们先等等,张大夫估计快了。”

唐诗韵点点头,“我知道了,谢谢冯管家,您先忙吧,不用一直陪着我们。”

“也行,那你们随意,有事可以去前院找我,或者跟下人招呼一声就行。”

见唐诗韵点头,冯管家也不多留转身离开了,如今这一个大院子的所有事都归冯管家管。

特别是最近主子有时候会过来住,必须要把院子管理的井井有条,让主子在这也很舒心才行。

不然主子本来住在这么小的地方就已经很委屈了,在其他必须尽量舒心才行,不然就是他这个做下人的失职了。

唐诗韵等了大概半盏茶的功夫,张大夫就过来了。

“唐姑娘,我这治病可能不方便有其他人在现场,所以……”

“张大夫的意思我明白,那小宝就拜托你了。”

唐诗韵又看向一直抓着自己袖子的小宝,“小宝要听张大夫的话哦。”

小宝捏着唐诗韵衣袖的手微微用力,“姐姐,扎针好痛,小宝害怕。”

“小宝啊,你乖乖听张大夫的话把病治好,姐姐满足你一个愿望,你想吃什么都给你买。”

小宝看姐姐的眼神,知道自己不可能不治病了,于是试探着开口,“那……我能要上次的奖励吗?”

“上次?”

上次什么奖励?

说的是哪一个?

唐诗韵一时之间还真没想起来,主要是最近为了哄小宝乖乖的,把那自己闻着都想吐的药喝下去,可是答应了他好多容易的,不容易的条件。

唐诗韵只为了能让小宝乖乖喝药,完全可以说是答应了不少不平等,甚至有些很那个的条件……

张大夫见唐诗韵在想办法哄小宝乖乖听话,就不在旁边打扰她发挥,进屋开始做起了准备工作。

“姐姐,就是那个啊?”

“哪个?”唐诗韵挠挠头,一脸茫然。

“就是……”小宝话未说完,双颊已经泛起红晕,抬手摸了摸自己的嘴唇。

额……

唐诗韵无语。

这都什么时候了,还想着这事呢。

唐诗韵回想到那个平平常常的那个晚上。

她端着一碗黑乎乎的药走进小宝的房间,“小宝喝药了,喝完了给你吃糖,你最喜欢的牛奶味的糖。”

“姐姐,小宝不想吃糖了。”小宝捏着自己手里的糖摇了摇头。

“没事,不想吃算了,只要把药喝了就行。”唐诗韵不在乎的说,本来也不是喂他吃糖的,只要擦药喝了就行。

“小宝乖乖的,姐姐可不可以答应小宝一个要求。”

“你先把药喝了,有什么事再说。”唐诗韵把碗递到小宝嘴边,喝药才是要紧事,其他的事都是小事。

“真的啊,姐姐答应小宝了?”小宝眼睛发亮的注视着唐诗韵。”

唐诗韵胡乱的点点头,“快喝药吧。”

喝完才是大事,再说了,他现在的思想就是小屁孩一个,能提出来什么过分的要求。

最多就是想吃什么东西,想去哪儿玩儿呗,这都简单的很,大不了有空了带他去不就行了。

反正现在店里也走上正轨了,而且唐诗韵最近也在考察市场,看看有没有什么好的生意,之前的计划可还在心里惦记着呢。

“姐姐说话算数哦。”随即小宝把碗里的药一饮而尽。

然后双眼放光的注视着唐诗韵的……嘴巴。

“姐姐,可以开始了吗?”

“开始什么?”唐诗韵见他喝完了,端起碗准备离开。

“姐姐刚刚才答应我的啊……”小宝委屈的瘪瘪嘴,不满唐诗韵说话不算数。

“哦,条件啊,行,那你想吃什么?”

“姐姐。”

“啥?”

“小宝想要姐姐亲亲这里。”小宝指着自己的脸。

“这个不行,换一个。”

“为什么?”小宝反驳道。

“我说不行就不行,你哪那么多问题,不然奖励取消。”

“姐姐不愿意算了……”小宝沮丧的说,耳朵也跟着耷拉下来,肉眼可见的失望溢于言表。

唐诗韵见他这样,想着就是亲脸而已,又不是其他地方,应该……没什么关系吧……

嗯,姐姐弟弟亲亲脸很正常的,很正常的。

唐诗韵给自己做完心理暗示以后,抬眼注视着小宝,烛光的映衬下,他黝黑的双眼好似黑夜里的星星,散发着无限光芒。

既然做了决定,唐诗韵也不在纠结,有了两步微微靠近小宝。

直到两个人的脚尖靠在一起,黑色和蓝色的鞋连成一条线。

如同两个人的人生,自从林子里相遇的那天,唐诗韵心软选在停下脚步救了他的那天开始。

就仿佛预示着,两个人此生注定纠缠在一起,直到生命的尽头……

两个人四目相对,唐诗韵眼神微微下移,放在小宝侧脸上,几公分的距离,让唐诗韵清晰的看到他脸上的绒毛。

唐诗韵踮起脚尖,逐渐缩短这几分的距离,直到两人之间的距离变成零。

突然,一阵微风,把屋子里的唯一一盏蜡烛熄灭。

漆黑的房间只余一抹月光,然而越是这样看不清楚的局面,越是视觉看不到的情况下,就越是激发了人的感官,把身体的触觉无限放大。

唐诗韵只感觉自己的嘴唇好似触碰到了一团棉花糖,甜甜的,软软的…

下意识伸出舌头舔了一下。

待意识到自己干了什么,唐诗韵赶忙后退一步,想要远离这个让自己变得不正常的地方。

而当事人小宝只感觉自己的脑海里好似炸起来万千烟花,被她接触过分地方也酥酥麻麻的,好似飘在云端。

本来唐诗韵计划的是亲脸就行了的。

反正亲脸也不是……特别让唐诗韵难以接受,就当自己是在亲一根木头不就行了。

唐诗韵后退一步,小宝眼见着姐姐要离开自己,下意识的伸手去拉。

没有防备之下,唐诗韵被小宝用力的朝他那边拉去。

猛地扑在小宝的怀里,两唇相贴。

唐诗韵猛地瞪大了眼睛,大脑宕机,一时之间反应不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手忙脚乱的站起来,一边慌乱的整理衣服,头发,一边语言错乱的说:“呃,这个……那个……意外……对,就是意外……你别当回事……”

唐诗韵尴尬的笑笑,“我……我先回去了,你……也早点休息……对,快休息吧……睡着了就忘了……”

随即,唐诗韵慌乱的离开房间。

“姐姐不愿意,小宝……小宝也会听姐姐的话的。”小宝委屈的说。话里满满的失望之意。

唐诗韵从回忆中回过神来,嘴唇微泯,仿佛唇边还残留着那天晚上的触感,双脸也跟着微微泛起红晕。

见小宝眼神中满是失望,手握成拳,鼓起勇气,踮起脚尖,朝小宝左侧脸颊蜻蜓点水一下。

随即也不再看小宝,径直坐在石凳上,背对着他。

小宝抬手摸了摸脸上还带着温热的地方,眼神炽热的盯着唐诗韵。

仿佛天地间都变成一片虚无,其他的一切都不付存在,只余下眼前这个身影。

“你快进去吧。”没有听到身后之人的脚步声,唐诗韵头也不回的说。

早已恢复平静的声音里,让人听不出半分波澜。

“姐姐我一定会治好病的。”小宝严肃的说。

随即转身进了屋里。

“得偿所愿了?”张大夫见小宝走进啦,春心荡漾,眼里波光潋滟,双脸微微泛红,神情满足,笑着调侃道。

“快点治,姐姐还在等我呢。”

“行,那咱们开始吧,你把衣服脱了坐上去吧。”

“哎,你别看我啊,我还要给你的胸膛扎两针,你不脱衣服不行啊,再说了我都是一个糟老头子了,你害羞什么……”

“行了,露出来胸膛就可以了……”张大夫感觉自己在他的眼神下,恍若已经是一条尸体了。

怪不得自从来到太子身边,他就被称为太子手下第一冷面杀神。

本以为如今他失忆了,可以调侃两句的,没想到骨子里的东西是丢不掉的。

哪怕只是眼神也让人发怵。

哎,惹不起,惹不起,还是好好治病吧,不然真的治不好的话,估计太子就要问责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追书神器吧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ssq8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

没有找到此作者的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