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朱门-第一百九十九章 都不一样了
更新时间:2022-06-23  作者: 芭蕉夜喜雨   本书关键词: 言情 | 古代言情 | 穿越奇情 | 战朱门 | 芭蕉夜喜雨 | 小说在线阅读 | 明智屋小说网 | 芭蕉夜喜雨 | 战朱门 
正文如下:
“哇,姐姐,你怎么买这么多吃食回来?还都是我爱吃的!”

霍念看一眼各种吃食,再看一眼霍惜,小脸上写满了不敢置信。

小脑袋疯狂地转,姐姐是不是又想打念儿了?是大家说的打一棒子给一甜枣吗?

“姐姐,你要打念儿屁屁吗?”

“呃?你做了什么不乖的事了?”霍惜忙把一大包吃食又搂了回来,看向他。

眼睁睁看着一大包吃食离自己而去,霍念急忙摆手:“没有没有,我才没有做不乖的事!我可乖可乖,陪爹打渔,陪娘进村收货,我还帮娘拿东西,不信你问爹娘!”

一边说着一边眼睛直勾勾地看着那包吃食。

“真的?”

“真真的!”小脑袋点得如小鸡啄米。

“好吧,那姐姐相信你。好孩子才有好东西吃,不乖的话下回姐姐就不给你买了。”

霍念一下子把包裹搂了回来,快速抱起……呃,抱不动,扭头:“娘,快给念儿收起来,留着我和爹娘慢慢吃。”

“好,娘给我们念儿收起来。”杨氏笑咪咪过来帮他拿。

霍念高高兴兴地跟了进去。这下姐姐再也拿不回去了。

很快又兜了一衣兜的吃食出来。脸上笑容灿烂,给爹递一个,给娘递一个,给姐姐递一个,然后又坐到甲板上紧紧挨着霍惜,一样一样吃的无比开心。

霍惜看了他一眼,扬起嘴角笑了笑。

这孩子虽然好吃,但不吃独食,也很容易满足,给点吃的就高兴。

不由地在他头上摸了一把,有些感慨。

“姐姐?”霍念仰头看了看她。

“没事,吃吧。甜的不能多吃,吃完要漱口。”

“知道,姐姐说的我都记着呢,吃甜食多,牙齿容易被虫吃掉。”

“对,你记着就好。”

“念儿记着的。”

杨氏一脸笑意地看着他姐弟俩人:“怎么带那么多东西回来,爹娘什么都不缺,念儿也不缺吃食,你爹每回上岸都不忘给他买好吃的。”

“爹最好了,我最喜欢爹了。”

皮小子冲霍二淮笑,撅起屁股爬起来,跑到爹身边,给爹喂了一个好吃的,又笑着跑回来坐下。

霍二淮心里甜蜜蜜的,只觉得风也清日也朗,小日子哪哪都好。

杨氏也被喂了一个,笑得嘴巴都合不上,一脸宠溺地看着他,不时帮他擦一下嘴巴。

霍惜看了不由得摇头失笑:“带回来爹娘你们就尽管吃尽管用。咱家现在银钱也不缺。不用苦哈哈的。那个卫所的生意,赚了些钱。这段时间铺子上银钱宽裕。”

“赚到钱了?不是说只不亏本吗?”霍二淮停住手里的橹板问道。

“开头是这样认为的,没想到峰回路转,再加上又有两个卫所要货,就挣得多了些。”

其实爹说的也没错,要是这几万匹布卖给小商小贩哪止赚这些,翻倍都能赚。

“有得赚就行。咱这单生意本来就不奔着挣钱去的。有了卫所的生意,也能带挈铺子里其他生意,这才是主要的。”杨氏说道。

“嗯,娘说的对。现在生意确实比之前更好了。舅舅忙得都分不开身。他也想回船上的。但总有这个事那个事要忙。”

杨氏不以为意:“他回来干嘛,在铺子里就好。也别回琼花巷了,看铺子里哪有空地方,给他随便收拾个能睡的地方就行,一个大男人,怎样不行,没得来回琼花巷还费功夫。”

霍惜笑了起来:“娘,舅舅要知道你这么说,该哭了。”

“舅舅要哭鼻子咯!我跟舅舅说娘让他打地铺。”念儿拍起小手。

大家都笑了起来。霍惜戳他:“就你耳朵尖。”

广丰水有了卫所的生意,别的生意也一下子好了起来。

其他一起承揽的商家,打听了一番,听说广丰水有平江伯府的关系,都不敢再有什么动作。

沈千重和杨福上门送礼,向他们买麻布和棉布应急,有几个商号都很痛快地卖给了广丰水。

霍惜也都一一记在心里。

对于没有卖货给他们的商家,也不在意,同样让沈千重和杨福送了礼。

这一番动作,各商号都看在眼里,平时不把这个只有一间铺子的小商号放在眼里,经过这回,广丰水可算被记了号。

对霍惜而言,礼不断送出,钱也花得多,但生意场上,多一个朋友就多一条路,少个使绊子的,路也能走得顺畅些,自古小人难缠。

她没别的门路可以依靠,只能谨言慎行,一步一个脚印。

收了些布匹,解了燃眉之急。但库里没存货了,霍惜便想着去哪里再收一批货回来。

没过几天,帮着送货到淮安的郁江和钱小鱼钱小虾三条船回来。邹胜也随着广丰水的货船押了一船北货回来。

霍惜有一段时间没见到他们了,和杨福一起请他们在酒楼吃了一顿。

邹阿爷和邹阿奶也被请了来,看着自家越来越出色的孙子,俩老口拉着邹胜的手不放,对着霍惜等人谢了又谢。

杨氏便宽慰老两口:“都是邹胜自己争气,要是不开窍的,凭沈掌柜再怎么下大力培养,也培养不出来,是不?”

邹阿奶眼睛盯着孙子不放,笑眯眯地:“还是要感谢你们给了他这个机会。这下我和他爷就是闭眼,也放心了。”

“呸呸呸,您啊,说这样的话,没得让孩子难过,他还光棍一条呢,你和他阿爷不得帮着张罗啊?”杨氏急忙开口。

郑氏也帮着宽慰:“就是,您和邹阿爷这几年越养越jing神,还能帮邹胜带儿子呢。”

见孙子被大伙打趣得面红耳赤,邹阿爷笑了起来:“是是,好日子在后头呢。”

邹胜端着茶杯起身:“这几年多谢霍叔和霍婶,霍惜,沈掌柜,还有大家的关照,我家才有如今的好日子过,咱们不似一家人胜似一家人,我敬大家一杯。”

大伙便高高兴兴地端起茶杯喝酒,气氛融洽。

小苗儿凑到霍惜身边:“邹哥哥跟以前不一样了呢。”

霍惜往那边跟大伙侃侃而谈的邹胜看了一眼,笑道:“你也不一样了呢。”

小苗儿抱住她的胳膊,:“我哪里不一样了?”

“自然是长开了,变漂亮了啊。”

只是小丫头非要学霍惜做一身小子打扮,郁江和郑婶也依着她,小丫头跟着她爹娘跑了几年,越发主意大。

霍惜看了旁边的郁芽一眼,见她开朗活泼不少,做一身爽利的小娘子打扮,再看这小苗儿,活脱脱一个小子,晒得还黑,不由得发笑。

“两姐妹,咬什么耳朵呢?”杨氏打趣了句。

“不是俩姐妹,是俩兄弟。”小苗儿伸长脖子应道。

大伙一听,齐齐笑了起来。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

芭蕉夜喜雨其他作品<<嫌妻当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