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女不强天不容-第287章太阳花标志
更新时间:2022-06-23  作者: 仟仟梦梦   本书关键词: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农女不强天不容 | 仟仟梦梦 | 小说在线阅读 | 明智屋小说网 | 仟仟梦梦 | 农女不强天不容 
正文如下:
当他们一行人的马车来到湖边,看到这一个热闹的场景,他们愉快的下了马车。

聚在一起边走边寻找,他们想吃的美食。

做生意的多,只是在这里玩和约会的人更多。

在今天里好多人都很舍得用钱,平常他们来这里并不需要预约,却发现今天想要找空的地方都没有。

他们的之前高兴的表情有点沮丧,到处都人满的,所说的到艇仔吃美食呢?

艇仔是有,等他们看过去的时候,只见到上面有人,而且还有人排队等待别人吃完了到他们。

他们这群少年公子纳闷了,别人都来这里约会,他们这些人来这里吃美食,找不到地方他们咋办?

如果让他们如此就错过美食,富家少年们是不愿意的。

又不是吃不起,图的就是一个心情。

以他们个人身份和身上的钱财,绝对不能放过美食。

唐顺延更不愿意错过机会吃美食,平常都在家里吃,不是家里的美食不好,人都需要换一下口味的。

况且出来玩也只是图放松心情。

于是大伙都不愿意的议论开了。

“这么多人,等到什么时候?”

“我肚子饿了,不想等!”

“唐顺延,咱们唐家在这里有没有投资?”唐夕夜天的另外两个伙伴的话,转头去问唐顺延。

唐顺延还真的没有注意这,如果不是唐夕夜问起来,他也会傻傻的失望,可能会等待,可能会走了。

他并没有第一时间回答唐夕夜话语,如果有他们唐家的投资,会有属于他们唐家的标志。

商业有商业的标志,马车或者是一些物品也会有标志。

他们唐家南越国,各式各样的生意都做,如果在这湖边没有他们的产业,他都不相信。

在这里这么旺,赚钱的快速,怎么会没有他们的投资呢?

唐顺延仔细的看了一下,之前都没有注意,他看到了餐饮业,就他们之前想吃的艇仔粥,那条船上其实有他们唐家的标志。

他们唐家的标志,其实是一朵金色的花,这种花并不是牡丹,牡丹除了皇族的人,谁都不敢用。

被皇室中人赏赐的东西,都不会,也不敢在平常的日子穿出来或者摆放出来。

他们躺下的标志是用一种很平常,却很阳光的一种花,他的名字叫太阳花。

这种太阳花在平常的家庭里也能看到院子种的有。

因为这种花在南方很容易生存,抗旱,抗热,抗冷。

只要有水就能生存,还会是开的很灿烂的一种花,它不只是有红色的花朵,还有紫色,各种颜色。

它不只是一季的花朵,可以说是除了冬天最冷的时候,到了现在春天这个时候也开花了。

唐顺延见到了花朵,明白了有他家的产业。

“秋霞,你去办一下。”

唐顺延用眼神表示,在他身边已经有一年多的秋霞,立刻明白了少爷的意思。

刚才他们已经聊到了这個是不是他们唐家的产业,少爷让她去办,那就代表唐家正好有产业在这里。

唐顺延没有让身边的书童去办,并不是觉得书童没用,书童太小了,他还是要历练。

秋霞就不一样了,她可是祖母身边的二等丫鬟。

其中的办事能力已经培养了出来,在他身边作为大丫鬟,现在奶娘不在身边,完全是这两个丫鬟给他全程办事。

“唐顺延,原来那里是你们家的产业啊!”

同伴们开心的笑了。

唐夕夜也开心的一拍唐顺延胳膊,赞美:“不愧为家主培养出来的孙子,懂得比我这个堂兄多。”

“你怎么说话酸酸的?你没发觉是你眼神不好,你睁大你的眼睛看看吧?其实想知道是不是我们唐家的产业这和我们坐的马车一样,都是有标志的。

唐顺延没好气的说。

“哎呦喂,堂弟不说,我这个做哥哥的,真的没有注意。”

唐夕夜也不介意自己的粗心大意,在哥们的面前,他不觉得没有面子。

他这个作为堂哥的在唐顺延身边,一点都不像是哥,有点像小弟。

他并没有嫉妒羡慕,每一个人的心态都不一样。

能力越高,也许对自身是一个好事,可如果因为自身的职责太多,又不是他想要做的。

没有了更多的自由时间呢!

其实像他父亲那样,也跟着管理家族的生意,看起来比唐顺延父亲时间有空多了。

人生也只不过是短短的那几十年,有钱,够用就好,这并不是很多人能看得开的。

作为唐家的人,也有的人看不开暗中斗,有的人看开了开心的多了,享受荣华富贵还能做想做的事。

唐夕夜觉得自己和唐顺延比起来,虽然他没有这么聪明,这个他有自认,虽然他其他的能力也没他那么好,只是他的时间自由的多,这是他最喜欢的。

长辈们总会把小辈对比,有时候他听了也很不耐烦,如果心思窄一点的话,他和堂弟做不了朋友。

就连他们这些兄弟一样,在家里都会被人和唐顺延比。

秋霞去了一会儿后,进入了一个地方,不久又出来了。

然后他的身后又跟着一个穿着管事的人,跟着走过来招待。

“少爷,奴婢把这里的管事找来了。”

然后那个管事的对唐顺延低头弯腰行礼。

“小的拜见小公子!”

“嗯,你说说我们来这里玩,有没有艇仔?”

管事的还是低着头,这并不影响他回话:

“主人家在这里都有准备他们游玩的船,这些船如果来玩的时候都会提前通知我们,今天正好有一条小船空着,大的那一条船小公子的父亲和朋友正在里面玩。”

唐顺延一听明白了,他的父亲也约了朋友出来玩。

也许是生意上的朋友,也许是在这里结交的朋友。

没有提前告诉他,肯定也不是带着母亲或者是他的姨娘们,和弟弟来到这里。

祖父没有了这个雅兴,平常的唐家人也会有自己的玩乐。

没有一起挤在这里,正好他们有地方玩。

唐顺延更是相信,小艇仔并不止这些,大船也并不只是这些。

他们有出海的船队,更有造船的船业,只是湖有点小,能放下船只供人玩的有限。

唐顺延在管事的带领下,和几个朋友带着一些人,进入了小艇仔。

说是小艇仔,其实也挺大的,里面可以挡风遮雨,也还可以放上两桌。

他们这几个人只是娃娃,身边带上了跟随的人。

那个管事还派了会水的工人,其实他们也只是在岸边吃东西,不为别的,先把东西上了,需要送他们出湖中间,或者周围游荡。

这完全是看客人的或者是主人的意愿。

唐顺延和他几个小伙伴一起进入了艇仔,当他们坐下。

发现这里虽然不大,但吃的喝的都能很快的送上,这里还会给他们送上暖炉。

在这里吃东西,更会是有一个优点,如果你需要就会有人给你奏曲或者唱歌。

他们这几个小公子的身边人,在公子们等待吃的东西的同时,他们站在船上也怕船晃摔跤,不分男女的找地方坐下,也在另外的一边桌子旁坐下了一些人。

会水的伙计没有闲着,他们送上吃的喝的东西,然后又安排了人在这里奏曲唱歌。

唐顺延和伙伴们开始美滋滋的吃东西,欣赏的音乐,听歌。

他们却不知道,岸上有许多等待的富家千金小姐,公子身边的人听说有几个小孩带着人不用等待,都有了位置去吃喝。

等他们告诉公子小姐,立刻就有,有钱家的公子小姐到店家那里闹。

“店家,有没搞错呀,咱们等了那么久,都没有位置,那几个小孩凭什么上了艇仔?”

“是不是看不起我们?以为我们没有钱?太无知了吧?”

“他们出了多少钱,我们也出多少钱,可以出更高的价钱。”

不只是公子生气,小姐也生气了,他们来此地约会,要的就是一个浪漫的地方。

等了那么久,也只是在外面的马车等待,出来玩谁没带很多钱?

更多的是需要一个面子,在男女朋友面前的面子。

管事被这么多人缠着闹,他没办法的去解释一下,说是这是老板的公子来了,这完全是主人家自己东西,爱什么时候玩就什么时候玩。

管事如此解释,别人也不会放过他,又一大堆的说,几个小孩懂什么雅兴。

还不如快点回家去呆在娘亲的身边,阻止他们浪漫。

抢了他们浪漫的地点,说他们店家有生意不做,让几个小孩胡来。

管事心里发苦,却又不得不陪笑解释,很快就有空出来的艇仔。

到了后面觉得这些人胡搅蛮缠,直接就说那是唐家的少爷,人家有钱,爱咋地爱咋地。

这些个自认识有钱的公子小姐,一听说是县城最富裕的唐家公子,有的人听说了,唐家负责人,大少爷确实是有一个这么小的公子。

之前远远的看那些穿着富贵的小屁孩,原来不是装的,真的有背景,这下子这些人的嘴巴被塞住了。

埋怨的声音还是不断的响起来,说他们店家怎么不放多一点船在这里,到底会不会做生意呀?

谁都知道唐家不但有很多船,还会有船厂。

管事听了也只当他们是放屁,他一个管事只是按照老板吩咐的做事,再说了,湖就只有这么大,放的船太多在这里,全部船都动起来那也转不过弯来。

外面的小插曲唐顺延和伙伴们并没有注意去看,他们在乐呵的听唱歌,吃东西,乐器的声音和歌声,盖住了外面的热闹。

唐顺延吃着,听着歌,一下子又想起来了,他的父亲在他出门之前可是在家里的。

这么快的,比他还早的出现在这里,还不带他的娘亲,也不告诉他,让他来这里玩。

唐顺延觉得父亲会不会因为今天这个节日的时间,又给他娘亲找姐妹。

他只是一个小男孩,阻止不了父亲多找女人,分享了母亲的爱,其实也有更多的压力,被分去他的一些资源。

如果父亲以后对他的关注少了,这也是他一个小男孩需要父爱所拥有的压力。

他走到船窗边,揭开船舱的布帘,眼神在找父亲到底在哪一只船。

当他到船窗这里,外面的乐器声音也传了过来,更多的是吵闹和笑声。

不只是男人的笑声,还有女子娇笑声。

终于他的眼睛寻找到了以前他和父亲来过的一次那只大船。

从那条大船上传来更热闹的歌声笑声,热闹的声音。

唐顺延仿佛从这条船里听到了父亲笑声,然后夹着一些男人的声音,又有女人唱曲和笑声。

如此看来今天父亲接待的并不是凡夫,一定是他生意上的好友,要不然会把花老楼的女子都找来了。

唐顺延站在船窗边看,他的伙伴们很奇怪,也跑了过来询问。

那边唱歌奏乐曲的女子不知道还要不要唱下去,不过在职业职责之下,主人们不听,也继续的把她的歌曲唱完。

歌女唱的歌曲,面对的是一些半大的孩子,其实根本就不合适他们听的歌。

不过他在这里已经习惯了唱这些情情爱爱的歌曲,或者是哀怨的鸳鸯曲。

面对六七岁的孩子,这都还没长毛的年轻公子,他们能不能听得懂她唱的歌,这都是一个问题。

演奏乐曲的心情如何想的,都也只不过是任由他们自己想干啥,干啥,他们只要做工得到钱就行。

这是一份工作,听的人欣不欣赏已经无所谓了。

唐顺延面对同伴们的询问,他是不会和同伴们说起家里的事,特别是父亲现在要做的事。

他能想却不能说,并不是和同伴们什么事都能说。

家里的一些秘密是不能说的,就他和唐夕夜,同是唐家人也有一些话不能说。

因为他们堂兄弟,受长辈的教育不一样,他是族长培养的接班人,学的一些事情当然和其他兄弟有些不一样。

“没事,咱们继续吃,继续玩!”

他的伙伴们问不出,也只能罢了!

半大的小朋友,他们似懂非懂的,却不阻止唱歌的人唱什么歌曲,装作大人欣赏的衣服虚假模样。

此刻他们的小心灵在想,他们长大了会不会也是如此浪漫,风流快活,风花雪月。

唐顺延在此时却又想到,叶家的乳姐妹们,她们在年初一到底在玩什么?

有些后悔没有邀请她们出来玩。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

仟仟梦梦其他作品<<梦回新兴一九八零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