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全家从末世穿越农门-番外瑜姐一
正文如下:
我是周瑜,是周家嫡长女,要说起我的父母那是另外一段传奇故事了。

我母亲有特殊的能力,她是一个很坚韧大气的女人,是我见过的众多夫人里面最厉害的一个。

先帝爷说我娘是哲妇,意思是有勇有谋的女人,这个夸赞是非常高的,能让帝王承认是哲妇,古往今来也没几个女人配的上这个称呼。

我小的时候我娘就把我带在身边管家理事算账,还让我给她念账本,她还有一个笔记本。

上面记录的是每个月每年的计划,下面是每七天要做的事,做完了就在底下写两句备注和后续,包括哪个人是谁家的,什么情况都写得好清楚。

一开始我觉得我娘做的太复杂了,后来长大一点才知道做一个宗妇其实很辛苦。

我娘是得到全族承认的宗妇,是全族老少都尊重仰望的宗妇,是除了我曾祖母等几位长辈之外,唯一一个年轻的被长辈们尊重平等对待的宗妇。

一般来说就算是宗妇,在我曾祖母这样同等辈分的老人面前也要低头尊敬着,指不定说错了哪句话还要受气呢。

因为你辈分小啊,训你两句是提点你,你听着就行。

我周家四百多口人呢,你能把姓周的都记住就很了不起了,我小时候七八岁了去参加族中的宴会,见到诸多长辈,很多都认不全,扭脸我又忘了。

我娘教我如何记住一个人,从五官特点习惯等开始辨认,然后加深记忆,在心里来回确认等等诸多技巧。

我一开始不愿意学,这也太麻烦了,记不住我下次多辨认几次不就记住了么,为什么要做的如此极致。

我娘是个说一不二的人,她说的话犹如钉子,落地就生根,绝不会悔改。

我被迫跟着学,一开始还是记不住,她就带着我慢慢辨认,很有耐性的教我,反正那态度是必须学会,不容我放弃。

我娘是个铁娘子作风,教你本事的时候会非常有耐心,但你若想放弃可不成,要死可以去死,但死之前你也得学会再死。

对,我娘就是这样的人,看似温柔有耐心,脾气也爽利开朗,其实霸气又坚硬如铁。

在学习管家理事等本事的时候,我无数次跟曾祖母哭诉,母亲要求太严厉了,她是不是不爱我,嫌弃我是女孩。

曾祖母抱着我叹息一声,“乖,一定要学会的,你要相信你娘比任何人都爱你,她给你的才是最好的,最珍贵的,你以后就明白了。”

曾祖母都不肯帮我,无奈我只有摁着头皮去学,后来我就学会了见人一次面,就能准确无误的把你认出来,绝不会认错。

略大一点我就可以被带着出去交际了,娘教的本事用上了,看到别人望着我惊讶的眼神,我也暗自偷笑。

我开始习武了,习武很辛苦,我娘说开始学就不许放弃。

习武确实很苦,却很快乐,我可以和哥哥们一起玩耍,一起骑马打猎,一起流汗,那种感觉十分爽快。

后来我允许我出门游历,但学武也要得到长辈的认可才行。

在习武的过程中我似乎明白了点什么,但又说不清楚。

我时常进宫,太后对我非常疼爱,还把宫务也交给我管。

在宫里认识了诸位皇子,他们对我都很好,很照顾,我娘却告诉我,因为我姓周,

所以才能得优待,若你不够优秀是个草包,他们也会在背地里嘲笑你。

人能依靠的永远是自己,家族父母只是你的底气不是你炫耀的资本。

赵齐对我最好,太后说,皇后和皇帝可能看重我了,我回家学舌。

我娘如临大敌,让我不要对哪个皇子另眼相看,我的婚事会有长辈做主。

后来我知道了,帝后有意让我做赵齐的嫡妻,我娘很排斥。

那时看着我娘上下奔走,我终于明白她真的很爱我,想给我的是独一无二的。

曾祖父把我叫去书房说话。

“瑜宝,帝后的意思你明白么?”

“曾祖父,我明白的,我是周家女,我愿意为周家出力,嫁皇子也是难得的脸面,又是正妻,我愿意的。”

这是真心话,没什么好排斥的,从小我就知道嫡长女要承担的责任很重,我和妹妹们是不一样的,我是长姐要承担周家责任,为妹妹们博一个好名声,不然妹妹们就不好嫁了。

做人不能忘恩负义,不能太自私只顾自己不顾兄弟姐妹了,周家生我养我,没有对不起我的地方,我不能撒手不管呀。

曾祖父摸摸我的头,眼里有些疼痛的神色。

“你娘很爱你,她想给你最好的,可周家给不了你最好的。

周家有四百多口人命,uu看书皆在帝王一念之间。当年太后也是嫡长女,进宫也不过是侧妃而已。”

曾祖父深深的叹口气,“你的路不会比太后好走多少,可能会更辛苦,但你姓周,承担多少辛苦和责任你都得认,因为你是周王氏的女儿,备受瞩目,你越优秀就越不可能嫁入普通人家。”

“我明白,我会劝我娘的。”

“不用,她会明白过来的,只是当娘的心不愿意放弃一丝一毫的机会。”

“是。”

那个时候其实我不知道赵齐会被选为太子,我想的是将来做王妃也不错的。

做王妃也能给弟弟妹妹带来很多好处,能选好人家结亲,周家的名声也会更好。

后来我娘知道事情无可挽回,给我争取了二年多时间去游历,并且让帝后同意我出门游玩。

我出去二年多时间,走过了很多地方,看到了美丽的风景和具有特色的文化,还有贫苦百姓的生活,非常真实的呈现在我眼前。

我明白了母亲的一番苦心。

二年多我选择回家,我想家了,想爹娘,想哥哥兄弟和妹妹们了。

我知道太子已经有了侧妃,我出奇的并不慌,因为我娘在,我就不慌,她就像我心里的定海神针。

按我娘的话说,全天下都乱了,你心里不能乱,你要知道自己该做什么,不能做什么,紧要的事先办,次要的事往后放放,你是嫡妻,是未来太子妃,谁都能乱,你不能乱,心不乱人就不慌。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

花羽容其他作品<<农绣>> | <<素手调香>> | <<贵姝>> | <<凰娇>> | <<妻悍>> | <<名门俏医妃>> | <<药师的宠妃之路>> | <<媚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