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公府的小媳妇-第246章 孙希因祸陷漩涡
更新时间:2021-11-25  作者: 崔淇   本书关键词: 言情 | 古代言情 | 穿越奇情 | 国公府的小媳妇 | 崔淇 | 小说在线阅读 | 明智屋小说网 | 崔淇 | 国公府的小媳妇 
正文如下:
“真是越大越孩子气了,都是好几个孩子的妈的人了。”

他拉起她的手,放在嘴边亲了一口,“在家好好待着,我先进宫去了。”

孙希回握住他的手:“你千万别跟陛下犟上,如果陛下再赏赐美姬,你就收下吧。”

“我们家,不差这点口粮。”

“我,我没事的。”

最后几个字,终究还是哽咽了。

崔然轻轻地搂过她的肩膀,拍了拍她的背,柔声安慰:“你放心,没事的。”

“为夫保证,一定全须全尾的回来,一个美姬,都别想入迦叶轩!”

等待,太漫长。

孙希坐在窗口的书案前,望着庭院青砖上摇曳的枝影,心绪繁杂。

抱夏过来给她披上狐狸毛大氅,劝道:“大奶奶,冬日里冷,窗口风又大,还是别坐在这儿了,回炕上吧。”

孙希摇头道:“不了,坐在这儿,能第一时间看到崔郎回来。”

抱夏道:“我让小厮在崔府大门口守着,世子爷一回来,就过来禀报。”

“到时候您再下榻迎接,岂不方便?”

“你回头受了寒,传染给小少爷和小姐,那就不好了。”

是啊,三个孩子每天都是要亲亲的。

孙希紧了紧大氅,走回屋内烧着地龙的暖炕上。

抱夏关上了刚才开着的窗户。

迦叶轩的明纸窗糊得又绵又密,一丝风都透不进来。

唯见窗外树影姗姗映在窗栏上,似一幅淡淡水墨萧疏。

妆台上的五彩团花纹瓷瓶里供着几只红梅。

有别于百合花香的清新怡人,梅花的香,淡淡的,几不可闻。

梅花的枝虬曲苍劲嶙峋、风韵洒落,有一种饱经沧桑,威武不屈的阳刚之美。

她忽然来了兴致,决定画一幅梅花图。

秋纹于书案前焚了香,秋香磨墨。

孙希净了手,正欲动笔,外头秋娟大声回禀道:“大夫人来了。”

她忙放下了笔,只见秋娟掀了棉帘,崔夫人跟着走了进来。

但她的面色似乎看着不大好。

孙希迎上去,小心道:“母亲,您怎么了?”

崔夫人扫了眼屋内:“然儿还没回来吗?”

孙希摇了摇头,想着她肯定也知道了子期今日要进宫请罪的事了。

这件事虽是崔然闯的祸,但毕竟是为了她。

她心下惭愧,低声说道:“对不起,母亲。”

崔夫人叹了口气,声音落寞:“这是然儿的痴心,与你何干?你是个有福气的,母亲也羡慕你。”

孙希不知道该说什么话来安慰她,感觉说多错多,只好垂眸低首,默然不语。

好在崔夫人并没有过度沉浸在落寞情绪之中,没一会儿,便摆摆手道:“我们一道等然儿回来吧。”

“刚才父亲怕我担心,已着人来打了招呼了,说陛下此刻不会打然儿板子的。”

“为什么?”孙希问。

“经西夏一役,然儿在军中威望,日益高涨。这点,陛下在昨日庆功宴上已看出端倪。”

“军中皆是粗鲁猛将居多,尊重哪个人,不尊重哪个人,一目了然。”

“正因如此,子期昨日酒后将御赐美妾转赠,陛下才会发那么大的火。”

“但只因此事就贬斥鞭打刚刚凯旋归来的副帅,军心必定浮动。”

“陛下是个聪明人,这个时候,怎么也会忍下这口气的。”

“不过,罚跪肯定是免不了的。”

怪不得这家伙早上要吃那么多东西,大概是预备了一天的吃食在肚子里了。

就是不知道,罚跪的话,让不让出恭?

应该让的吧?不然,大殿外该臭了。

崔夫人压根不知道她此刻心里的想法,以为她是在心疼崔然的膝盖。

她微微叹息:“又想拂陛下的意,又想不受罚,天底下哪有这样的好事?”

孙希忙点头:“是啊。我给官人熬了红糖姜茶,驱寒除湿的,官人跪了一天,喝了正好。”

崔夫人颔首:“你是个细心的,不枉然儿疼你一场。”

孙希赧然道:“比起官人的辛苦,我这算得了什么?”

“如果可以,我真想入宫与官人一道跪着。”

崔夫人蹙眉,轻责道:“胡闹,且不说宫规不许。”

“你一个妇道人家,原本便比男儿体弱,你生慕熙的时候落下的病根,还没好全,怎好再去雪地里跪着?”

孙希感动得眼圈一红:“母亲……”

这不知道的,以为崔夫人是她亲娘,而崔然,是蹩脚女婿。

巳时。(上午十点)

崔然居然回府了。

崔夫人和孙希都很诧异,围着他问怎么回事?

崔然却一脸忧虑:“陛下忍性,更甚从前了。”

“我不过跪了半个时辰,他就亲自出来扶我了。”

“他说我是平乱的功臣,几个美姬而已,朕没放在心上。”

“明日早朝,怕是有人要弹劾我了。陛下未必会怪罪,但我怕是难逃居功自傲之罪。”

崔夫人问:“你外祖父怎么说?”

崔然皱眉:“他责备过我了,说我这次行事太过急躁。”

“便是岳父,也怪我酒后乱性,年少疏狂!”

这确实像自己父亲说的话,他三妻四妾惯了,对于崔然这种行为,自是无法理解。

忠勇侯府。

凝晖堂。

屋内帷幔飘飘,卢敏盘腿坐在炕上。

孙允良在房内来回踱步。

卢敏被他转得头晕,当下抗议道:“你别转了!你不晕,我还晕呢!”

“糊涂,糊涂啊!”允良不断重复着这句话。

卢敏一头雾水:“怎么了?”

“子期真是糊涂啊,到底还是太年轻了,这下可把笑笑害苦了。”允良拊掌惊呼。

卢敏陡然觉醒,大声问道:“为什么呀?”

这好端端的,怎么就害着自家女儿了?

允良重重叹了口气:“若是今日,陛下打了子期一顿板子,这件事也就算过去了。”

“可偏偏,陛下没这么做。”

“明日子期遭弹劾也就罢了,忍一忍也就过了。”

“接下来,笑笑的日子才最难熬!”

“她,以后怕是里外不是人了。”

“崔府的唾沫星子,都会淹死她。”

卢敏对于他这种只说结果,不说理由的讲话方式,讨厌至极。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

没有找到此作者的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