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后-第八十五章 喂药
更新时间:2021-09-14  作者: 希行   本书关键词: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楚后 | 希行 | 明智屋小说网 | 希行 | 楚后 
正文如下: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最快更新!无广告!

谢燕来看着站在床边的女孩儿。

女孩儿衣饰不华丽,但很jing良,乌发如云,白面如玉,明眸大眼,嘴角浅笑。

有点陌生。

他其实已经想不起来楚昭长什么样了。

其实本就是陌生人,路途中短短相处,楚昭还刻意掩盖了容貌。

但又很熟悉。

一看这女孩儿的笑,谢燕来眼前就冒出那个破衣乱发,蒙着一层灰土的阿福,从里到外都透着诡异狡诈。

“我有什么可幸灾乐祸的。”他说,“有我三哥在,这世上有谁能看我们谢家笑话?”

楚昭在圆凳上坐下:“本也不是什么笑话,我又不在意。”她环视四周,“你住的地方不错啊。”又看退避在门边的婢女们。

婢女们不能招待她,就开始招待阿乐,给阿乐端茶,递点心,还请她在窗边坐,让她看窗上挂着的葫芦雕。

“你比个娇小姐婢女还多。”

她还真不在意,反而东看西看,谢燕来皱眉,忽道:“你以为坐山观虎斗很容易吗?阿福小姐,你是胆子和胃口越来越大了,你是不是以为谢燕芳看不出你的小心思?”

楚昭看他,问:“我什么小心思啊?”

因为不喜欢亮光,他的卧室很幽暗,那女孩儿端坐在凳子上,也被幽暗笼罩,但眼里却有莫名的光。

她在笑!

谢燕来冷笑。

楚昭声音笑起来:“谢燕芳都不说,你说说啊。”

她什么都知道!

她自己愿意冒险,他何必多管闲事?他为什么要多管闲事!

谢燕来收回视线转头面向内,声音冷冷:“我没什么可说的,与我无关,楚小姐无所不能,一鸣惊人,所向披靡。”

女孩儿的声音没有再响起,脚步声悉悉索索走近,谢燕来机敏回头。

“干什么!”他喝道。

那女孩儿的手已经抓住被子要掀起来。

“看看伤啊。”楚昭说,“我给你的药用了没有?这次我又配了新的,看看伤情,用不用调换。”

谢燕来有些好笑,按住被子看着她。

“楚昭。”他压低声音说,“你讨好谢燕芳就行了,用不着来我这里做好人。”

“当然用得着。”楚昭说,也看着他压低声音,“你快好起来,帮我给我父亲送信。”

谢燕来想过她说各种话,但没想到她冒出这么一句。

少年凤眼瞪圆。

惊讶,不解,好气,又好笑。

“楚昭!”他咬牙,差点骂出一句脏话,“你说什么呢。”

楚昭示意他小声:“我不白让你帮忙,我这不是给你治伤嘛。”

谢燕来失笑:“没你治伤,我就死了啊。”

那倒也是,楚昭小声说:“让你好的快一些,少受一点罪,当然,还是算你帮我,但要不是你,我怎么会被抓回来。”

谢燕来差点从床上跳起来,一撑身子伤口疼才又停下。

“楚昭,你,脑子有病吧。”他说,又想,自己也是有病,讨论什么谁帮谁忙干什么,他收起恼火,神情沉静,一字一顿说,“你都跟谢燕芳无话不说了,给你爹送个信,还要找我?你耍我呢?”

“我耍你干什么啊,我是认真的。”楚昭也神情沉静,看着少年,“谢燕芳跟你不一样。”

不,不一样?谢燕来一时没说话,看着她。

“他可做不了送信这种苦差事。”楚昭说。

谢燕来深吸一口气,闭了眼,下一刻掀起被子从床上跳下来——

少年赤裸着上身,裹着一层层的伤布,狰狞又恐怖。

一副要把她抓住两下撕碎的模样。

楚昭飞快向后退开了,大声说:“谢燕来,我可是谢三公子的座上宾!你对我客气些!”

门边的婢女们被惊动了。

阿乐嗖地从凳子上起来,手里都没顾得上放下葫芦做的蝈蝈笼子就冲过来。

谢燕来的婢女们也涌过来,将两人隔开。

“怎么回事啊?”“好好的怎么打起来?”“公子你的伤不能动。”“楚小姐是客人。”“楚小姐你别恼,我们公子脾气急了点。”

室内莺声燕语劝说。

楚昭站在阿乐背后,将嘴角的笑意掩去,从阿乐腰里拿下挂着的小袋子。

“这是治伤的药丸,还跟以前一样,一次吃一颗。”她说,伸手塞给就近的婢女。

那婢女高兴地接过施礼:“多谢楚小姐。”

谢燕来喝道:“谁让你接的?”

那婢女低头缩肩退开,但手里的药并没有扔下。

楚昭看着谢燕来:“我说的是认真的,这件事只能你帮我。”

谢燕来站在床边,神情冷冷。

挡在两人中间的婢女们没有再退开,也没有打扰他们说话,都安静下来。

“别人是可以帮我做到。”楚昭说,“但,这跟别的事不一样,只是我和我父亲的事。”

说罢不再多言,屈膝一礼,转身走了,阿乐虽然不情愿,但跟着小姐也施礼,然后急急跟上。

主仆两人很快就消失在昏暗的室内。

室内安静无声。

“人都走了,你们眼里还是没有我这个主人吗?”谢燕来说。

少年站在床边,身形微微发抖,显然已经撑不住了。

婢女们一涌而上,喊着公子,将他扶着趴伏在床上,有人倒水有人端茶,有人裹伤布,有人往公子嘴里塞药——

“啐——”谢燕来咬住药丸抵在舌边。

婢女哄劝说:“楚小姐给的药,正好吃完了,她又送来了,公子,张口,啊——”

谢燕来咬着药丸冷笑:“你们真不怕她毒死我,你们可知道,她惹了麻烦被人陷害,到处传说她与我私相授受,她毒死我,一了百了——”

“公子。”一个婢女笑道,“有三公子呢,楚小姐说了,她是三公子的座上宾,怎能害公子?”

谢燕来凤眼幽暗看那婢女:“打狗还得看主人是吧?”

婢女神情哀伤:“公子,奴婢不是这个意思——”

谢燕来将头转向内里,声音淡淡:“退下吧。”

燕来公子是对她们很好很纵容,但那是因为他不跟她们计较,如果真惹恼了他,他会再不用此人。

在这个家里,她们在燕来公子这里过的自在,是她们离不开燕来公子,而不是燕来公子离不开她们。

燕来公子一个人也能自在。

婢女们收起嬉笑,屏气噤声向后退去。

但有一个年纪小的婢女忍不住,小声说了一句“公子,楚小姐挺好的,是真惦记你。”

其他的婢女忙把她拉出去了。

谢燕来面向里嘴角一丝讥嘲。

挺好的,楚小姐是好,好厉害。

明知谢燕芳能看透她的心思,还敢来借力。

借了谢燕芳的力气,还对谢燕芳戒备,不让他接近自己的父亲。

信,谢燕芳当然可以送,但如果谢燕芳去送信,那就不是楚昭和楚岺父女之间的事,变成了谢燕芳和楚岺之间的事。

所以她跑来找自己。

好一个楚小姐啊,不仅窥探他们兄弟嫌隙,还敢利用。

她哪来的底气他会被她驱使?

几颗治伤的药丸吗?

谢燕来舌尖一转,将药丸卷起,比起上一次,这次的药丸圆溜溜大小合适一口吞下。

他没有直接吞下,重重一咬,嘴里苦味弥散。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

希行其他作品<<问丹朱>> | <<大帝姬>> | <<第一侯>> | <<君九龄>> | <<娇娘医经>> | <<诛砂>> | <<名门医女>> | <<重生之药香>> | <<药结同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