娘子且留步-第五八八章 柴晏
更新时间:2022-06-23  作者: 姚颖怡   本书关键词: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娘子且留步 | 姚颖怡 | 明智屋小说网 | 姚颖怡 | 娘子且留步 
正文如下:
“王太监死了,死在陈大铁,也就是王刚手里。”

柴晏和颜雪怀出京后调查案宗,韩峰详细看过,他记得有一个孩子,曾经在全家村码头上看到陈大铁与一名白胖男人起过口角,那个男人便是金五,

而在当时,被称做二癞子的王忠也在场。

王忠虽然说出很多事,但是关于那日码头上发生的事,他却闭口不言。

此次金五落网,他的口供与那个孩子所说的事情刚好对上,面对金五这个人证,

王忠不得不说出了实情。

王忠、王智,连同陈大铁,

他们三人早就从一些线索中推断出来,金五另投新主。

就和当年的老何一样,老何在王太监身边,名义上是管家,实际上他是来监视王太监的。

在前台村的最后一晚,王忠王智和陈大铁,亲眼目睹老何叛主,想将他们交给另外一个人。

那时他们还是孩子,不明白其中的因由,后来他们离开了前台村,做过乞丐,做过混混,又替武知县做了很多杀人越货的勾当,

他们见惯生死,有了心机,他们渐渐猜出,在他们五人当中,

王太监真正要保护的只是其中一个,而其余的四个人,

不但用来混淆视听,关键时刻,还能做为替死的那一个。

至于那个孩子是谁,不是王培就是王怀,反正不会是他们三人中的一个,否则就不会有那一晚的事。

他们信任的干爹,不过是把他们当成替死鬼而已。

而后来那个孩子不见了,他们连替死鬼都不配,变成了杀人的工具。

感激渐渐被仇恩代替,他们也曾想要逃离,但是没有成功,随着年龄的增长,他们越来越认清自已的处境。

他们能做的,只有鱼死网破!

后来,他们发现了金五的秘密,金五和老何一样背叛了主人。

三个人开始实施他们的计划。

三人当中唯一成家立业的是陈大铁,陈大铁要做的,便是与自己割舍。

他打骂妻儿,被整个村子嫌弃,后来他又招惹了里正,

终于被村里人赶去了全家村。

而全家村,就是王忠和王智居住的地方。

他们不再装做素不相识,可以正大光明出出进进。

不久,金五找到了陈大铁和王忠,带来了主人的命令,主人让他们去杀一个人,那天,陈大铁与金五发生口角,陈大铁说他在这里已无立足之地,他要离开,否则他不参加这次的行动。

陈大铁和王忠不同。他有妻有儿,还有岳父一大家子,金五躇踌后答应了他的条件。

很快,陈大铁打死了来村里串亲的高家女婿,被投入天牢,后来又因越狱,当场毙命。

此案不了了之,从此世上没有了陈大铁,却多了一位行商陈汉。

全妇人状告陈大铁抛妻弃子的案子,是一个意外,他们没有料到全妇人会带着孩子来江宁府,更加没有想到,全妇人不屈不挠,竟将一个“小案子”捅到了睿王面前,将福平县官商勾结的黑幕揭开了一角。

此时远在江宁府,带着孩子们做小生意的全妇人,做梦也不会想到,她的一纸状书引发的反应,不但将江宁府治下大大小小二十多位官员吏员拉下马,而且还让庆王多年的布置在仓促之间浮出水面。

陈大铁消失之后,他们在江阴渡,剿杀了一名富贵老爷。

那名富贵老爷便是消失已久的王太监。

这便是金五的命令,来自主人的命令。

那时,他们已经确定,金五背叛了王太监,同时也背叛了以前的主人福王。

因为那次的案子发生在江阴渡,他们躲过了官府,却没能避开严培。

那时的严培,已经接管了属于李云珠的码头,敢在漕帮的地盘上杀人,官府可以不管,但是漕帮绝不答应。

也就是在那一次,他们三人认出了严培,严培便是与他们一起长大的王培。

严培也认出了他们。

三人看中严培在漕帮的地位,希望严培与他们合作,脱离金五的掌控。

但是严培没有答应。

王忠三人自是不想放过严培,他们悄悄跟踪严培,发现严培与柴姝的人有来往,他管辖的几个码头油水很足,严培抽成很狠,但是王忠三人经过调查,发现严培得来的银子,除了用来添加自己的人手以外,只留了一小部分给自己,余下的全部交给了住在桂花巷的一名中年嬷嬷。

而那名嬷嬷,在福王起兵之后,便离开了桂花巷。

她是柴姝的人。

柴姝利用自己的封地,一直在给福王培养细作,一个偶然的机会,柴姝得知,以前福王身边的王太监,躲到南方,养了几个儿子。

柴姝太了解自己的父亲,她立刻推断出,能让王太监隐姓埋名抚养的小孩,只能是福王的儿子。

她是奸生子,那个孩子是外室子。

谁也不比谁高贵,凭什么她被福王当成草,利用了再利用,变成草木灰还要去做肥料。

而那个孩子,则被当成宝贝一样养在了外面,哪怕福王一脉被灭门,那个孩子也能全须全尾保存下来。

柴姝非常生气,她用了很长时间去寻找王太监和那个孩子,她找到了前台村,刚好王大宝偷了两个孩子,柴姝便让人介绍王大宝认识了给老公行供货的刘二娘。

柴姝并不知道哪一个孩子是福王的儿子,所以索性全都送去做内侍。

福王不是想要给自己留下一条血脉吗?

那她就将这条血脉斩断。

她不会杀死那个孩子,她要剁了那孩子的子孙根,她要让福王的心肝宝贝变成一条阉狗。

活着时没有机会,到了下面,她也要把这件事亲口告诉福王,她要看到福王听到这个消息时痛心疾首的可笑模样。

所以,柴姝一手促成王大宝将两个孩子卖给了刘二娘。

得知刘二娘带着两个孩子去了白秋,柴姝满意极了,带人离开了黄县,回了封地。

但是柴姝还是低估了小人物的贪婪,刘二娘得知江阴的那户人家开价高过老公行,便二话不说,将王培卖去了江阴。

王培摇身一变,变成了严培。

而这件事,直到多年以后,柴姝才知道。

柴姝的人找到了王培,在她的帮助下,王培被漕帮大娘子看中,做了赘婿,并且,严培顺利得到李云珠的信任,陆续接管了几个码头。

但是严培的野心越来越大,他养了外室,又有了儿子,柴姝担心有朝一日严培脱离她的掌控,于是在她南下的时候,她掳走了严培的外室和儿子。

可惜走到半路,她便收到了严培的死讯,那位半死不活的李大娘子,竟然悄无声息地派出手下杀手,用帮规处死了严培,重新接管了那几个码头。

柴姝可以替齐慰养儿子,却不会抚养严培的儿子,最主要的原因,是因为严培也有可能是福王的后代,柴姝宁可养头猪,也不会帮福王绵延香火。

于是她把那个孩子以低得不能再低的价钱,卖给了一对靠乞讨行骗的夫妻,从此以后,那个孩子只是骗子手中的工具。

王太监死后,王忠和王智忽然发现,已经改名陈汉的王刚,身体有了异样,这些年他们做的都是见不得光的事,发现不对之后,立刻便猜到陈汉中毒了。

果然,金五送来了解药,并且告诉王刚,主人对他上次提出的条件很不满意,所以才对他施以小惩。

他们只是工具,他们不配提出条件。

虽然上一次,主人答应了他的条件,把他从陈大铁变成了陈汉,但是主人不会允许还有第二次,第三次。

王刚自己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中毒的,他要假扮行商,在外面吃吃喝喝的时候很多,想要给他下毒,也很容易。

陈汉生不如死,如果没有解药,陈汉便痛不欲生。

他求两个兄弟杀了他,这辈子他活够了,他不想活了。

王忠和王智亲手杀死了他们最好的兄弟,这些年,三个人一条命,早已血浓于水。

王忠和王智下定决心,哪怕他们不能亲手杀死那个背后的主人,也要拼个鱼死网破,将这一切全部毁掉。

再后来的事情,就很清楚了。

王忠、王智最后一次接到金五的命令,便是让他们进京,在半路上伏击定国公齐慰!

没错,那一次的伏击,真正的目标不是皇长孙柴浩,而是齐慰。

然而王忠和王智一心想要鱼死网破,他们故意在齐慰接小满回来的路上出手,就是为了能与皇长孙的车驾遇上。

皇长孙的马车里被安放了黑火药,马车爆炸,所有人都认为,这场刺杀的目标是皇长孙,而齐慰父子只是刚好遇上。

王忠和王智被俘,他们知道,就在他们被带进诏狱那一刻开始,他们彻底脱离了金五和他背后主人的掌控。

王刚死了,他们也不想活了,现在他们要做的事,就是与主人一起沉沦。

庆王要杀齐慰,并不是只行刺那么简单,根据原定的计划,王忠和王智以及和他们一起的人,一旦有人被俘,便能从他们身上查到太子身边的人。

而皇帝肯定会派睿王柴晏来调查此案,柴晏抽丝剥茧发现暗杀他岳父的人,竟然是太子,可想而知,睿王会做何想。

齐慰不仅是睿王的岳父,而且他在军中地位尊崇,自从他回京以后,并没有被皇帝委以重用,可以说,他已经提前养老了,朝堂之中有很多人为齐慰不甘。

齐慰遇袭,无论他是生还是死,都会让人怀疑到皇帝和太子头上,而现在把持朝政的,就是太子。

王智和王忠想得并没有这么多,他们与齐慰素不相识,对朝堂上的事也没有兴趣,他们的目的只有一个,把这件事搞砸。

因此,所有人都认为那场刺杀是为皇长孙而来,睿王没有怀疑,太子当然也没有怀疑。

王忠在诏狱里胡说八道,越发引起柴晏等人的怀疑,因此展开了更为深入的调查,王忠的目的终于达到,但是他却没有想到,即使被关进了诏狱,王智还是死了,死在了诏狱里。

柴晏一头冷汗,他看向太子:“他们最先选中的人不是三哥,而是我。”

太子伸手拍拍他的肩膀,以示安慰。

柴晏心里难受,问道:“他们为什么会选中我,而不是二哥和三哥?”

太子想说,那是因为当年的细作案,现在的福平案,全都是你查出来的,你已经是庆王的眼中钉,肉中刺,哪怕今天的人不是庆王,而是福王,恐怕也会把矛头指向你,想当年,是谁把福王气得半死,又是谁抓了福王唯一的孙子,这些都是你干的啊,我的好弟弟。

但是太子不能这样说,他若是这样说了,柴晏定然袖子一甩,从此什么也不管,所以太子只能继续安慰:“可能是因为你长得好看吧。”

韩峰摸摸自己的耳朵,他一定是听错了,沉稳如磐石怎么可能说出这种话来,一定是听错了,对,他听错了。

柴晏的心情果然好了一点,他知道因为端王要配合演戏的事,父皇和大哥,赏给端王很多好东西,所以现在,他是不是也能以这个理由,去找父皇卖惨呢?

他要当爹了,以后的花用会多出许多,他很缺银子。

柴晏心情好了,脑子转得也更快了,他问道:“庆王的身体,金五怎么说的?”

韩峰一脸茫然,柴晏一看就知道金五没说,或许,金五也不知道。

把韩峰打发走了,太子又叫了太医,现在有三名太医守着庆王,很快,太医过来,太子问道:“他的身体还能支撑多久?”

昨天太医只是初步检查,今天三名太医一起会诊,诊断的病情自是更加jing准。

太医说道:“若是病人能够配合,加上下官们的治疗,当可支撑三月有余,但是现在,病人的情况很不乐观,怕是挺不过一个月了。”

庆王选中的人是柴晏,可惜阴差阳错,柴晏没有卷进来,齐慰是什么人,那是身经百战的定国公,一击不中,想要二次行刺已经不可能了,因此,庆王才不得不把目光转向了端王。

在他看来,端王头脑简单四肢发达,实在没有利用的价值,唯一可以拿出来说的,便是端王曾经立过的军功,以及他那镇守边关的岳家。

请记住本书域名:。笔趣阁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bqg99.cc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

姚颖怡其他作品<<逍遥章>> | <<最春风>> | <<金玉良颜>> | <<大红妆>> | <<归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