轮回乐园-第三十三章:烈阳
更新时间:2021-09-14  作者: 那一只蚊子   本书关键词: 奇幻 | 轻小说 | 衍生同人 | 轮回乐园 | 那一只蚊子 | 明智屋小说网 | 那一只蚊子 | 轮回乐园 
正文如下:
太阳纹流淌的起源级铭文无上烈阳飘浮在苏晓前方,只是将其握在手中,就能感觉到太阳庇护效果,更别说将其插入铭文基座,让其特性完全释放出来。

无上烈阳的效果简单粗暴,免疫太阳焰伤害,初始55就不低,要是能达到极限的75,苏晓使用阿波罗的方式就更多,例如像当初对付月神那样。

不过想将无上烈阳的效果发挥到极限,需要弄到五槽的铭文基座,以及其他四枚起源级铭文,这四枚铭文没明确的要求,只要不是暗、幽邃、阴影等特性即可。

苏晓收起无上烈阳,目光再次看向石碑最上面的三个名字,太阳大主教·席尔维斯、红瞳女·希莉德、野兽骑士·加尔,这三个名字,让人不禁想到白金主教三人。

尤其是在太阳大主教·席尔维斯的名字后,镶着一面白金面具,与白金主教戴的别无二致。

更让人不解的是,眼下位于幽魂城的深渊首领,也自称名叫席尔维斯,说这是巧合,难免有些牵强。

此地曾开启的深渊通道,要说和黑暗神教无关,绝对没人信,换句话来讲,本世界的太阳神教与黑暗神教,双方是水火不容的死敌。

此等情况下,黑暗神教的统领者,怎么可能用本世界太阳大主教,席尔维斯这个名字,哪怕对方出生就起了这名字,但在对方成为黑暗神教的统领者后,大概率会将其舍弃。

眼下的情况却并非如此,因此太阳大主教和深渊首领·席尔维斯,肯定有什么外人所不知的关系,或者说,在当初关闭深渊通道后,太阳大主教没死,而是改头换面,成为了深渊首领·席尔维斯?

这听起来有点荒谬,但并不是没有这种可能,眼下的已知情报为,本世界的太阳神教其实和银.月狼们有些像,世代以对抗深渊侵袭与深渊滋生为己任。

当深渊通道即将开启时,太阳神教和这深渊通道极限一换一,让这世界没被深渊能量所侵袭,问题是,这次的对抗深渊,让太阳神教近乎断绝了传承。

对于这种不主动传教,不蛊惑人心,不占据地盘,乃至于,内部都没什么上下级关系,职位更多像是尊称的神教,无论是联盟还是北境帝国,乃至于圣兰王国,都希望它能继续存在下去,这也是为何,太阳神教近乎灭亡这么久,依然还是四神教之一。

太阳神教的衰落已是必然,哪怕没有那次深渊通道开启,太阳神教也会衰落,对抗深渊很可怕,千年战役结束后,愿意加入太阳神教的人越来越少,在这之前,加入太阳神教的人,基本都是家人因战争死光,已经没什么活下去信念的孤独者,对抗深渊固然可怕,但让他们有继续活下去的动力,让他们感觉到,活的很有意义,有时,在挽救他人时,也会挽救自己。

在300多年前,也就是深渊通道开启事件后,太阳的荣光暗淡了,暗淡到只剩太阳大主教的程度,问题是,深渊通道的确被关闭,可黑暗神教还在,他们对深渊的黑暗信仰还在。

既没办法彻底消灭,那就换种思路,与其放任这些家伙四处乱窜,成为他们的领袖,给这些牛鬼蛇神规定出底线,例如可以尝试召唤深渊滋生物,但绝不能尝试开启深渊通道,这行为就等于亵渎深渊一类的说法。

和这些黑暗信仰的家伙说开启深渊通道会有多危险,他们才不在乎,反而会更感兴趣,可如果对他们说,这行为是亵渎黑暗信仰,他们就绝不会做。

现在黑暗神教的教义中,就有不可擅自窥探深渊这一条,无论怎么看,这条都把尝试开启深渊通道包含在其中。

苏晓在太阳神殿内寻找一番后,并未找到其他有价值的东西,对此,他不感到意外,这残存的太阳圣殿底层,应该不是这事件任务的最终环节,他没猜错的话,这任务的最终环节,十之八九在幽魂城。

苏晓不准备继续调查这方面,沙之王和背叛者都不好对付,这才是正事,既关乎主线任务,也是巨量的时空之力收益。

并且苏晓的最终目的,是背叛者那的「唤醒之碑」,有了「唤醒之碑」,他就能以灭法技能点,掌握上面所铭刻的各类灭法系主动/被动能力。

尤其是到了九阶后,苏晓发现自己的血气系能力,奋起直追灭法系能力,并非是灭法系能力弱,而是除了天赋能力·猎影外,他已经很久没掌握新的灭法系能力,尤其是灭法系还有玩命堆被动的习惯。

绝魔体质、灵影体质,都算是灭法系被动,由此可见灭法系被动有多强势,虽说灭法系能力掌握过程危险,有概率因掌握能力而暴毙,可一旦掌握,有很多灭法系被动,都是初始Lv.MAX,只需要投入7~8点黄金技能点,就能把这被动能力怼满。

灭法系被动的主要掌握前置,不是天赋或其他,而是身体能否承受的住,只要能承受住,那就学得会,只要学会了,初始级别就是Lv.MAX。

要是在灭法时代,苏晓的发展肯定是,综合实力提升一个梯阶后,就掌握一种灭法系被动,然后继续提升实力,等体魄又上一个梯阶,再掌握一种灭法系被动。

苏晓早在四阶时,就可以掌握一种新的灭法系被动,问题是,没地方学去,没有「唤醒之碑」,马文·华尔兹也没办法,不过这位无良导师,依然想办法让苏晓掌握了吞噬之核与青影王能力。

以苏晓现在60多万生命值,裸装真实体力属性277点,外加各类体力特性被动能力,所累积出的体魄,他获得「唤醒之碑」后,可以掌握多种灭法系被动。

更直观的比喻就是,苏晓的体魄每提升一个梯阶,他就会获得一个「灭法系被动能力」的技能槽,眼下他有差不多十个空的灭法技能槽,却没地方学这类技能。

正所谓厚积薄发,苏晓从一阶厚积到九阶了,真的不是他能隐忍,而是被迫厚积,眼下就差获得「唤醒之碑」,就能勃发出来。

只要能获得「唤醒之碑」,苏晓可以确定,自己的灭法系能力,会在短时间内远超血气系,因此还是先对付猎杀名单上的叛徒更稳妥。

至于为何不直接去找背叛者,一是因为找不到,二是以防背叛者能命令其他叛徒,倘若在和背叛者的死战中,沙之王到场,那九死一生的战斗,就变成十死无生。

一声巨响从上方传来,像是有什么巨兽,跃到了上方的陨坑内,这代表,陨火之地又到了白昼,那些怪物都从藏身地出来。

苏晓猜测,这些怪物,应该是被深渊侵蚀,之后逐渐适应了陨火之地的极端环境,那将陨火之地都笼罩的超巨大结界,是用来困住它们。

陨火之地的环境,并未因陨坑内的太阳焰都被吸收,而出现变化,这里的环境,是因为太阳之力被深渊增益,所出现的极端环境,轻易不会消散。

发现这点后,苏晓开始在地上刻画阵图,他准备先回联盟的疯人院,去看看疯人院是否稳定,那可是大本营,之后再到沙之国的边城,去和凯撒等人会合。

传送阵逐渐完善,一旁圣诗饶有兴趣的观察着,当看到苏晓完成最后一个阶段,圣诗问道:“这是…传送阵?”

“对。”

“稳定吗?”

“特别稳定。”

“那就好,可别像你们的传送一样,那简直是后脑挨一闷锤,传送最重要的是稳定……”

传送阵启动。

一小时后,疯人院的院长办公室内,侧坐在单人沙发上,蜷缩着腿,抱着抱枕的圣诗,目光还是有些幽怨,看苏晓的眼神,带着治疗系的浓郁‘关切’。

“休息好了?”

苏晓放下手中的文件,他不在疯人院的这段时间,疯人院没什么大事发生。

“嗯,我们出发吧,你那焰龙在哪?”

“在沙漠之国。”

听闻此言,圣诗连鞋子都不穿,起身就要向外走。

提示:你正处于阵营任务执行阶段,如现阶段离开黄昏疯人院范围内,你将被扣除大量阵营声望。

接到这提示,圣诗笑的越发‘温柔’,咬牙切齿的说道:“你狠。”

片刻后,两人站在传送阵上,轰的一声,传送阵启动。

当空间波动消退时,苏晓已身处一间岩石所堆砌出的石屋内,石屋约有上百平米,陈设格外简单,看模样,应该是用于祭祀一类的建筑,而且荒废了有段时间。

“白夜,你在炙热沙漠里发现了什么。”

坐在木桌旁,正享用玉米饼豆汤午餐的白金主教开口。

“找到了块铭文,还有个石碑,上面写着你、红瞳女、野兽骑士的名字。”

苏晓没隐瞒这情报,眼下即将对付沙之王,如果因在太阳圣殿内的见闻,就和白金主教虚与委蛇,那还不如把话挑明,要么分道扬镳,要么保持不互相猜忌的情况下合作。

“写着我的名字?我自从有记忆开始,都不知道自己叫什么。”

白金主教带着笑意开口,不仅没忌惮这方面,反而对此特别感兴趣。

“席尔维斯。”

“这名字,耳熟啊,我是叫席尔维斯吗?”

白金主教停止咀嚼动作,手中剩下的半块玉米饼掉进豆汤里,见此,他端起豆汤的陶碗,几口喝光。

“当然耳熟,深渊首领·席尔维斯。”

大祭司开口,闻言,白金主教一拍大腿,恍然道:“我说怎么这么耳熟,白夜,你确定我也叫席尔维斯?”

“并不,但这名字后面,有你的白金面具。”

听闻此言,大祭司说道:“当然会有,白金面具是每一代太阳主教的象征物,不过席尔维斯这名字,的确有些奇怪,几百年前有一位太阳主教,也叫席尔维斯,在深渊首领·席尔维斯掌控幽魂城后,我们有不少人怀疑,是那位太阳主教改头换面,伪装成了深渊首领,但后来发现不是,能力倾向相差太大。”

大祭司这种人精,自然是隐隐察觉到氛围不对,因此把他所知道的情报都透露给众人。

“这不重要,其实我更想找回以前的记忆,那次我和猎手部队一起围攻憎恨,我被憎恨夺走了不少记忆,搞得我连自己叫什么都特别模糊,实力大减啊。”

“咳~!”

大祭司一声呛咳,他诧异的看着白金主教,问道:“你还实力大减过?”

本世界战力排行,首位是背叛者,之后是辉光之神,第三位则是深渊首领·席尔维斯,第四位是沙之王,而第五位,就是白金主教。

“嗯,我以前和席尔维斯差不多,比沙之王强点,现在独斗的话,我应该不是沙之王的对手了,唉,越来越弱。”

白金主教感慨一声,这让一旁的大祭司一阵无语,侧躺在小木床上的鬼族先知,扯高些毯子蒙头,听自己的好友白金主教装哔,影响他睡眠。

“我以前最起码能打500个老鬼族,现在也就打420个。”

白金主教所说的老鬼族,自然是鬼族先知。

“少吹牛,你以前打400个我都费劲。”

“绝对不可能,我以前打500个你,肯定轻松,战斗结束后都不气喘。”

“你放屁!你绝对打不了500个我。”

鬼族先知据理力争,但在白金主教邀请他单挑时,他又困了,说了句,你等老子睡醒的,就蒙头继续睡。

这次来对付沙之王,鬼族先知提前说过,他到了沙漠之国境内后,他不会占卜任何事,原因是这会惊醒沙之王身边的某个人。

鬼族先知这次的目的,就是对付沙之王身边那沉眠中的占卜者,一旦沙之王将那位占卜者唤醒,就到了鬼族先知出手的时候,在这之前,他不会进行任何程度的占卜。

对此,苏晓选择观望态度,从鬼族先知的一系列举动看,这老家伙和沙之王的仇怨很大,因沙之王强悍的实力,以及手下的军团,鬼族先知一直没机会复仇,眼下稍见希望,鬼族先知就选择赌上所有,可见他隐忍了多久。

苏晓在木桌旁落座,他拿出沙漠之国的地图,铺在桌上,此时他所在的位置,位于沙漠之国的边壤区,是一个名为「鸟斯普」的聚集地,这是沙漠之国的特点,城市很少,多为大小不一的聚集地,有些地方,干脆就是沙漠部落。

整个沙漠之国,可以大致分为两部分,三分之二的沙漠、戈壁等,剩余三分之一是绿洲、湖泊等。

越向沙漠之国的中心,水资源越丰富,位于最中心的王城,更是被称为「丰水都」,那里有一口不断喷涌的水泉,让「丰水都」周边形成绿洲环河。

从上空俯瞰会发现,越向「丰水都」的周边蔓延,水资源越缺乏,像「鸟斯普」这种处于边壤的聚集地,更是常年缺水。

用一句话形容沙漠之国最贴切,只要控制了水源,就等于控制了这里的所有人,事实也的确如此,所有愿意世代臣服沙之王的部族,都更靠近中心绿洲的「丰水都」,而那些对沙之王不太听从的部族,全部位于周边的干旱地带,当这些硬骨头的部族缺水到服软,愿意匍匐在沙之王脚下时,才能向中心绿洲靠拢。

从眼下的局面看,以军团流和沙之王硬怼,是必输的局面,首先是这世界不适合虫族的发展,这是个有世界意识的九阶世界,外加召来棘拉后,还会被虚空之树警告等。

军团流、暗杀都不太可行,好在苏晓有其他策略,他刚要开口,忽然感觉到,团队储存空间内有一股浩瀚的波动出现,几秒后平息。

苏晓查看团队储存空间,发现是烈阳圆盘放出的波动,这圆盘已完成了晋升。

烈阳圆盘

产地:太阳阵营。

品质:起源级(可成长)

类型:辅助装备。

持有效果:烈阳之力(核心·被动),持有此装备者,使用太阳奇迹、太阳术式、太阳特性装备、道具、爆炸物等,其强度或伤害值提升20。

装备效果:太阳之力(唯一·被动),此物品每小时提升5点评分,并可生成与此装备同等评分的「太阳石」,每次生成「太阳石」后,此装备评分将下降到1点。

太阳石:内部含有纯净的太阳能量,此为矿石/材料/消耗品,如直接以消耗品方式使用,不同品质的太阳石,效果强度将会根据品质的提升而递增。

成长条件;吸收本源·太阳能量。

已吸收本源·太阳能量:0。

评分:1点(此装备评分恒定极为特殊,评分为1~3000点)。

简介:去寻找陨落而下的太阳吧,据说,只有巨大的超脱之界,才广袤到足以承载太阳陨落。

出售价格:无法出售,死亡后必定遗失。

烈阳圆盘成长到了起源级,看到其持有效果,苏晓将这加成,默认为阿波罗伤害20,原因是他的确没有其他太阳特性的能力。

除了这加成外,这装备每小时提升5点评分,也就是一天提升120点,需要25天,能达到3000点评分满值,到那时,就可以生成一颗评分为3000点的起源级「太阳石」,哪怕这是材料/消耗品,但也被划分到矿石行列。

无论是自己用,还是卖成灵魂钱币,都是不错的选择,最绝妙的是,这收益不需要付出任何成本,将烈阳圆盘放在团队储存空间内即可。

想把烈阳圆盘向更高品质晋升,这方面暂不考虑,寻找陨落的太阳,属实过于困难。

将烈阳圆盘收起,苏晓开口说道:“我们对付沙之王的方法很简单,把这东西送给他。”

苏晓说话间,取出「灵魂王冠」,将其放在桌上,附近小木床上睡觉的鬼族先知,差点一蹬腿弹起来,虽说有点滑稽,但这的确是正常反应,哪怕是有九阶实力,看到「原罪物」也会感到脑瓜子嗡嗡的。

别说鬼族先知,苏晓刚把「灵魂王冠」放桌上,围坐在桌边的白金主教与大祭司都呼的一声站起身,并接连退后。

“这是……传闻中原罪物?”

大祭司见多识广,在被「灵魂王冠」的波动笼罩在其中后,猜到此物的来历。

刚从传送不适症中恢复的圣诗,在感知到原罪物的气息后,脸色竟有些惨白,圣诗是战斗型治疗系,她除了是八阶最强治疗系外,以前也是八阶顶尖梯队的战力之一,胆量远超其他治疗系,看她此时的反应,应该是以前遇到过原罪物。

“几位,淡定。”

巴哈开口,意思是让白金主教、大祭司,还有鬼族先知别向石屋外冲。

“这就是原罪物吗?”

白金主教在门前观察桌上的「灵魂王冠」,显然不准备靠近,他虽没体验过「灵魂王冠」的威能,但「灵魂王冠」扩散出的波动,足以让他对此物产生敬畏。

“你以前没见过原罪物?”

巴哈狐疑的看着白金主教,在它的认知中,像白金主教这种实力,不仅是见过原罪物,应该都接触过才对。

“我没那么倒霉,这应该是我此生中第一次见到原罪物。”

白金主教的话,让巴哈一阵无语,它由衷感觉,原罪物到了高阶后,应该不算是特别罕见的东西,但眼下看白金主教、大祭司,以及鬼族先知的反应,似乎并非如此。

“白夜,如果我们能把这东西送给沙之王,或许,或许……我们再考虑考虑?要是我们能利用这王冠的力量,或许能更轻易打败沙之王。”

大祭司来到桌旁,左右偏身,打量「灵魂王冠」,他继续说道:“我经常接触各种诡异物,这方面的抗性很高,或许我可以试试。”

大祭司说话间,用食指触碰「灵魂王冠」,他警惕的等待几秒,并没什么事发生。

“嗯,我对这原罪物的抗性的确不低,我试试。”

大祭司拿起「灵魂王冠」,向头上戴去,这让他脸上不禁浮现笑容。

苏晓突然一拳将大祭司轰的上半身半没入地面,这变故,让已经靠近「灵魂王冠」的白金主教与鬼族先知都心中一惊。

“你找死,王冠选择了我,你在找死!”

大祭司愤然起身,带起碎石泥土四溅,下一秒,青钢影能量在他体表涌现,蓝色电弧奔涌,剧痛让他的瞳孔快速紧缩,他噔噔噔的连退几大步,脸上满是冷汗,发青的嘴唇颤动着。

“我、我刚才……”

苏晓抬手让大祭司无需多言,见此,大祭司心有余悸的点了点头,没说道谢一类的话,但不再保持之前那独有的假笑,倘若方才苏晓坐视不理,大祭司今天必定结局悲惨。

苏晓是擅长对抗深渊的灭法之影,还是的猎杀者,以及真实意志力属性高达近300点,还有「无畏影」这种灭法独有的意志力属性所衍生出的被动能力,可就算如此,他在面对原罪物时,依然保有十足的警惕,以及敬畏之心。

「无畏影(特殊奖励):完全豁免原罪物与深渊滋生物造成的意志侵袭。」

哪怕苏晓和死灵之书合作过,抗住过灵魂王冠的意志侵袭,但他依旧如刚接触原罪物时一样警惕,正所谓善泳者溺,有时越是了解,越熟悉,越容易盲目自大,最后导致身陷绝境。

大祭司险些被蛊惑,这让白金主教与鬼族先知,对「灵魂王冠」更警惕,可就算如此,这三人的目光,依旧会偶尔瞄上「灵魂王冠」。

这原罪物最可怕的一点,不是直接强行操控或蛊惑他人,在人们看到这王冠的第一眼后,会感觉,此物既危险又强大,会心生警惕,但很快,这个人就会开始浮想联翩,隐隐有种,自己是这个世界、这个时代的主角,别人用不了的危险之物,对于他而言或许是机缘。

这想法出现后,此人会尝试触碰「灵魂王冠」,这个阶段依然不会有危险,反而会发现,一股力量从王冠内流淌出,让他变得更强大,这变化,无疑更加让此人心中坚定,他就是王冠要等的那个人。

当此人拿起王冠,将其戴在头上时,那种犹如成为万王之王,苍生皆匍匐在脚下的感觉,会很快让人的心智彻底迷失,在那之后,就沦为王冠的傀儡。

“白夜,你准备把这东西‘赠送’给沙之王?”

鬼族先知目光深邃的开口,此刻,他距离复仇是如此之近。

“对,但怎么献上是个问题,或者说,是由谁献上。”

听闻苏晓此言,众人都沉默,苏晓自己肯定不行,他现在去见沙之王,简直是自寻死路,会被沙之王带领手下军团围攻。

大祭司、白金主教、鬼族先知也都不行,其中白金主教虽强,但面对「灵魂王冠」,强者反而更危险。

石屋内陷入几秒的沉默后,苏晓、布布汪、阿姆、巴哈、圣诗、大祭司、白金主教、鬼族先知,同时把视线集中到凯撒身上。

“朋友们,我今天好像生病了,现在一走路就……”

凯撒的话还没说完,苏晓已将一枚徽章抛出。

开拓者(纪念徽章):使用后,可提升10点信誉度(因猎杀者的信誉度在1800点以上,你可将此物品进行交易、转让等)。

凯撒赶紧把徽章塞进怀中,经常在预备役裁决者与正式裁决者间反复横跳的他,特别需要这类能提升信誉度的物品。

“我亲爱的朋友,这件事交给我吧,我有办法成为沙之王的手下。”

凯撒奸笑着,他先是取出深渊之罐戴在头上,以人罐合一状态折腾一番后,才摘下深渊之罐,并且洗了好几次手,才尝试拿起「灵魂王冠」,最后确定无事后,他松了口气。

“白夜,我有种顾虑,或许是我对原罪物不够了解,才有这顾虑,我是说万一,万一要是沙之王真的契合「灵魂王冠」,成为这原罪物的持有者怎么办?”

鬼族先知开口,他的话不无道理,先有凯撒与深渊之罐这种完美契合的狼狈为奸组合,后有稍微契合始源魔镜的水哥,倘若沙之王真的契合「灵魂王冠」,那情况就糟了。

苏晓没回答鬼族先知的问题,只是取出深渊盒,放在桌上,此时里面正封着「幽冥骨戒」,又一件原罪物的波动出现,桌旁的大祭司和鬼族先知都有些懵了,他们目光惊诧的看着苏晓,就连白金主教,都有种活久见的感觉。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

没有找到此作者的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