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矜-350:自刎
更新时间:2021-11-25  作者: 知妗   本书关键词: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知矜 | 作者:知妗 | 明智屋小说网 | 知妗 | 知矜 
正文如下:
可惜,他想咬季无渊一口时,却被三王封了口。

也没人相信他,因为三王拿命维护季无渊,完全不像之前那般态度。

他想不明白是为什么,到死也没能想清楚。

三王府里,三王日日都抱着一块玉佩发怔。

季无渊过来,他这才回过神来。

他将玉佩仔细收好,看向季无渊:“如何?敬阳公主当真打算不问世事了?”

季无渊颔首,神色颇为严肃。

这不是一件小事,对于他们来说。

要知道,敬阳公主可以说是他们最大的助力,而现在她却告诉他,她不想再理会这些事了,这要他如何是好?

她若不肯帮他们,只怕平南王便不会再忍让了,到时候他能不能活着回大夏都是一回事。

“大概是平南王的手笔,他定是对敬阳公主说了些什么。”不然不可能突然有这么大的转变。

三王蹙眉,此事确实有些难办了。

仅凭他们的力量,如何撼动平南王?

“不过,也不是没有办法,或许还有一个人可以帮我们。”

“谁?”

三王想不到还有谁能动平南王。

“敬阳公主身边的如意嬷嬷。”她的身上有一些秘密。

季无渊在公主府住过一段时日,他也不是什么收获都没有。

那嬷嬷分明是易容的,只不过她易容的手法高超,一般人看不出来罢了。

敬阳公主不理世事,可不代表这个嬷嬷就与她所想的一样。

三王在脑海中回想了一下如意嬷嬷那张不苟言笑的脸,有些疑惑。

他实在不明白为何如意嬷嬷成了关键人物。

季无渊却没有同他细说,但他明显有一些自信在的。

他看了一眼心不在焉的三王,将眼底的不屑隐去,假意关切道:“父王还是得尽快振作起来,切莫让人瞧出端倪来才是。”

他天天端着一块破玉佩,将伤痛都写在了脸上,要不是需要这个身份,季无渊还真不愿和他合作。

三王心底不悦,却没有发作,只是轻声应了下来。

待季无渊走远了,他脸上才生出恨意来。

若不是他要为他那可怜的儿子报仇,他早就将季无渊给手刃了。

是了,三王知晓萧齐便是他亲儿子了。他也知晓萧齐的死和季无渊脱不了干系,可杀害了他儿子的却是平南王。

他有野心,也有一颗复仇之心,如此一来,他便与季无渊不谋而合了。

待他大业将成的那一天,他自会让这个季无渊给他儿子陪葬!

沈元祺死了,迟玉卿却没有太高兴。

因为她知道,仅是一个沈元祺还算不得什么,真正该死的不止他一个。

不过敬阳公主没有动静了她还是松了一口气,师父告诉她,敬阳公主多半不会再参与这些纷争了。

但她总感觉心里隐隐有些不安,却又无从探寻这股子心慌。

她总惴惴不安,迟瑛还当她是因为大婚将近所以有些焦虑的缘故,拉着她们姐妹二人说了好一些话。

日子就这么一天天过去了,迟玉卿也接到了陈傥的来信。

他们已经到了军营,他和大牛得到了沈自絮的赏识,有幸做了沈自絮的亲兵。他很高兴,因着他不是借着迟延章的面子才得到沈自絮的赏识的,而是凭他自己的本事。

除此之外,他还说了一些别的有趣的事,不胜枚举。

另外就是边关如今的时局了,大夏的进攻欲望很强,小岐山外已经驻扎了不少的兵力,只怕没找到开战的由头他们也不会再等了。

大夏兵力充沛,个个都是骁勇善战之辈,与之相比,永绥的兵便不尽人意了。

这些年永绥本就连年天灾,不管是在朝政还是在民生上都远不如大夏,五年前和大夏的那一仗打完,用了一两年才勉强恢复。

虽说之后是略有好转了,但也仅限于百姓能够吃一口饱饭。

至于养兵,却是远远不够。

大夏若要强攻,永绥还真不一定有抵御的能力,这是事实。

而且那里的情况似乎比她想象的还要更严重一些。

五年前他们是赢在了策略,如今只怕是讨不到便宜了。

这时候她又想到了季无渊。

萧家出战,若是他们占得先机,只怕他和那五皇子也没有翻身的机会了,不知道他会怎么做?

前世永绥溃败,难道说这一世也会是如此结果?

她当然不甘心,也不甘愿看着悲剧重演。

局势分明,不止是她一人在忧心。

平南王也没心思管其他的了,就在想着如何力挽狂澜。

可思来想去,他还是只想到这一个办法。

那便是借助敬阳公主手里的力量去对付大夏,以弱对强不会有胜算,但以奇制胜却未必不可行。

然而,就在他决定再去找敬阳公主言说此事时,却传来了噩耗。

敬阳公主自刎了。

谁也没想到她会走到这一步。

只有迟玉卿明白了自己的不安是从何处来的。

她以为前世敬阳公主自刎是沈鸾觉醒后做的选择,可现在看来是她猜错了。

敬阳公主死后,师父告诉了她缘由。

那日敬阳公主醒来以后,便像是醒悟了一样。

她不再执着于权力,她一心只想着将纳兰九思复活。

而她自刎,正是因为纳兰氏那则可以使人死而复生的秘密是假的。

她做足了一切准备都没能复活她的心上人,自此她便没有了活下去的念头。

而她自刎的这日,正是纳兰九思的祭日,她等了这么久,特意挑的这么一天。

迟玉卿听完以后,心里也很不是滋味。

她到底还是为敬阳公主流了一滴泪,将前世欠的给补上了。

更让迟玉卿难过的是,敬阳公主的灵柩入土以后,师父也随之不见了,他只留给了她一纸信件。

信上说:“傻丫头,我走了,莫要来寻我。”

就此寥寥几个字,却让迟玉卿哭了许久。

师父就像一缕清风,从来不曾为了谁而停留,她早该明白她留不住他。

她也明白他的离开意味着什么,但她却什么也做不了,也不能阻拦。

忍了两日,傅淮宴告诉她,在敬阳公主的墓前发现了师父的尸体。

这一回,她忍着眼泪和傅淮宴偷偷将师父葬在了敬阳公主的身旁。

师父选择偷偷离开,就是不想看她难过,她都明白的……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

没有找到此作者的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