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衫誓-第21章 你的真名
更新时间:2020-11-22  作者: 公子予渔   本书关键词: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代情缘 | 青衫誓 | 公子予渔 | 明智屋小说网 | 公子予渔 | 青衫誓 
正文如下:
一身蓑衣,一顶斗笠,和这朦胧天色,当真是如在画中一般。

宋归尘不由得多看了几眼,对杜青衫的身份更是多了几分好奇。

不过,她一向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性子,边跟着杜青衫往孤山上走,边道:

“据我所知,顾家乃吴郡世家,世代清贵,才不会去做巴结奸相那样的事。”

杜青衫道:“正是这份清贵,惹了王钦若。”

原来这次陈致六十大寿,王钦若特意要大办为恩师庆生,杭州府大小官员,知道此事,都争先恐后地提前几日送上了厚礼,可唯独不见顾提刑有所表示。

王钦若锱铢必较,怀恨在心,公然派人去顾家敲打了一番,放言说若恩师大寿当日,顾家没有拿出入得了他眼的宝物献礼,就等着瞧。

“真是太过分了!”宋归尘不由得大骂,“王钦若卑鄙小人,这么明目张胆地收受贿赂,实在是令人切齿!官家眼瞎了么,竟然允许他这么胡作非为?”

非议官家,这样的罪名可不小。

不过孤山小径幽深,深林之中只有杜青衫和她二人,因此宋归尘也不再遮掩,心里想什么就说什么。

杜青衫也不打断他,只是安静地听着,宋归尘问:“那顾提刑准备给王钦若送个什么礼呢?”

“这就是麻烦所在。”杜青衫道,“王钦若和陈致这对师徒如此明目张胆地索要寿礼,不过是仗着天家的信任,既然狠话已经放出,想来他不会放过这个打压顾提刑的机会。”

“王钦若明显是来者不善、故意找茬。到时候,只怕顾提刑无论送了什么,都会被他以送得不对为由给顾提刑难看。”

见宋归尘这么生气,杜青衫一点也不意外,点头道:“你说得没错。”

他笑了笑,又道:“不过你方才给我的蠲忿犀,若是作为寿礼献给王钦若,我想他一定会十分满意的。”

宋归尘回头看了他一眼:“你觉得顾提刑会将蠲忿犀献给王钦若?”

“这我可不好说。”

他本来也对顾提刑不是十分了解,只知道他以文章出名,又是吴郡顾家出来的,官家赏识他的才学,任他为两浙提刑。

“我以为你和顾家很有渊源呢,没想到,你竟然不了解顾提刑为人。”宋归尘十分肯定地道。

“我相信顾提刑,他不是那种巴结上司的人,况且,他王钦若如今不过是杭州知州而已,顾提刑还是两浙提刑呢,都是正四品官员,谁怕谁啊!”

杜青衫摇头:“王钦若如今虽然只是个知州,但官家对他十分看重,此番贬他来杭,不过是权宜之计罢了。”

这个道理宋归尘也是知道的。

这些日子,她也了解了不少王钦若到杭州任知州的来龙去脉。

据说蝗灾发生后,王钦若等执政大臣把死蝗纳入袖内进献官家说:“蝗虫确实死了,请在朝廷展示,率领百官庆贺。”

只有六十余岁的宰相王旦坚决不同意,并将官家带到城外,看到了飞蝗遮蔽天空的真实场景,官家这才明白自己被王钦若等人骗了,大怒之下将王钦若等人贬出京都。

宋归尘不由得感叹:“好在朝中除了王钦若这等小人,还有王公王宰相在,不然官家真是听不见一句真话了。”

半晌听不到杜青衫的回应,宋归尘回头一看,却见杜青衫如老僧入定一般站在路上,面无表情,不知在想什么。

宋归尘料想他必是想到京都之事了,也不出声打断他,只是蹲了下来,扯着路边绿油油的杂草。

杜青衫身上有什么故事呢?

他年纪轻轻,不及弱冠,却气度不凡,想来非富即贵。

可自己遇见他时,他那副绝望而厌世的表情,让宋归尘至今想来,仍觉得心悸。

他一身武艺,即便是因蝗灾而逃亡,凭借这武艺也不至于饿死。

可自己见到他时,他显然是好几日不曾进食的将死模样。

宋归尘想到了去年龙图阁直学士杜镐之子、大理寺丞杜渥杜家一门的灭门案,不由得看向神游天外的杜青衫:

“哎,杜青衫,你真名真的是杜青衫吗?”

难道他也要像那些贪官一样巴结王钦若不成?

杜青衫率先跳下船去,回头朝宋归尘伸出手,宋归尘就着他的力也跳到了岸上,那船夫却不下船,而是在船尾坐了下来。

但是面对他这一脸无害的笑容,宋归尘满心的怀疑霎时消失不见。

罢了罢了,来都来了。

心里妥协了,但嘴上却依然不饶人:“我记得,我分明是拜托顾郎君为我引见吧?”

虽然对于她一听到顾易就两眼冒光的行为很是不耻,但杜青衫还是回道:

“几日之后就是王钦若的恩师陈致六十大寿,杭州拿的上号的官员都正忙着给王钦若准备厚礼。”

宋归尘不明所以:“这和顾易有什么关系?”

“我也不清楚。”杜青衫道,“既然那段忆安请求你将它交给顾提刑,想必是有她的用意的。”

宋归尘神色认真起来,将蠲忿犀郑重地交到杜青衫手里:“我知道你和顾易交情不浅,想来是很容易见到顾提刑的,这个珠子,就麻烦你转交给顾提刑了。”

杜青衫接过珠子,笑问:“你不怕我将珠子据为己有啊?”

“他这些日子可忙了,我看没时间搭理你。”

宋归尘来了兴致:“顾易在忙什么?”

我去!去。

宋归尘总觉得他没这么好心。

宋归尘长长地“噢”了一声。

“可我还是不明白,这蠲忿犀为何会在韩松身上,段忆安又为什么要冒险刺杀韩松,以得到这颗珠子?”

“公子,前面就是孤山了。”

开船的老翁将船泊进一处码头,宋归尘这才意识到,她们竟然来到了孤山脚下。

回头狐疑地看向杜青衫,却见对方一脸无辜,弯起一双眼冲她笑了一下:“上次你不是说想去见见孤山上那位宋归尘吗?”

“你敢!”宋归尘攥起拳头假意吓唬他,笑闹了一番,才正色道,“我要是亲自去找顾提刑,韩松立即就知道了,他绝对不会放过我的。”

杜青衫点头,将珠子收好,承诺道:“好,你放心吧,我会将这珠子的来历和顾提刑说明白的。”

“听起来也没有什么稀奇的。”

“对于我大宋而言,这颗小小的珠子是没有什么稀奇,不过是稍微有些贵重的宝物罢了。”杜青衫解释道。

“然而它是当年六诏联盟的信物,在西南有着至高无上的地位,南诏在统一云南后,蠲忿犀亦被视为国宝。”

阅读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

公子予渔其他作品<<小时亦识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