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啼长安-第091章 失落
更新时间:2021-01-14  作者: 楚潆   本书关键词: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凤啼长安 | 楚潆 | 明智屋小说网 | 楚潆 | 凤啼长安 
正文如下:
崔瑾昀一整天,连饭也没好好吃,翻着他带来的医书,里面却没有这样的医案。

师祖和师傅的方子肯定没问题,自己也是被师傅这样治好的,不同的是,他伤的是腿,郑颢伤的是背。

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重新打开那个伤口,取出硬物。但就算是背上有异物,也不应该会导致他全身无力啊?

崔瑾昀没有这方面的知识,师兄出去找药,已经有一段时间了,他并没有说是找什么药。难道,是与这个症状有关?

他合上最后一本医书,闭着眼睛,脑子里把症状和药成份又理了一遍。这时他的仆人阿巴走过来,比比划划递给他一封信。

阿巴是崔瑾昀的母亲从福音堂里,捡回来的哑巴,在崔府经常被其他仆人欺负,崔瑾昀就把他带在身边,他只需要一个不打搅他的仆人,阿巴正合适。

“师兄的信?”

“阿巴阿巴。”

崔瑾昀抽出信一看,轩辕集说,药材已经找到,不过要价不菲,需要十两金子,他还和一个专门私宰牛的屠夫长期订货,也需要五两金子。

师兄要买五两金子的牛肉?崔瑾昀不解,不过找到药就好,信上有地址,他带着信和医箱,去找郑颢。

听说轩辕道长找到了值十两金子的药材,阿哲笑道:

“阿弥陀佛,这药定能治好郎君的病了!我去送钱,顺便把牛赶回来。”

郑颢有了新的希望,没什么血色的脸上也有了笑容。

“三郎,我要替你打开伤口,看看里面的硬物到底是什么,能不能取出来。”

郑颢现在这般光景,他还有什么怕的?切开伤口很快,那东西很快出现在眼前:

摸到一小块,那只是它的截面,它贴着脊椎向下插入,还有多长,也不知道,那是一小段碎木头,应该是掉在松树上时,就断在身体里面的。

截面不大,伤口愈合,断木便留在身体里。

“三郎,不能给你用麻药,里面看不见,我得知道,把这根大木刺拔出来的时候,方向或是位置对不对,下面是经络,万一在拔刺的过程中,伤到经络......”

郑颢趴在床上,说话有些费力:“没什么比现在更糟,对不对?”

崔瑾昀的手很稳,那根木刺,缓缓的离开了郑颢的身体,足有近一指长。就是它压迫在经络上,导致这一片失去知觉。

这也许对郑颢失去行动能力有影响,但应该还不是全部。

“若是晚一点拿出来,春天就能发芽了。”阿砚把那个木刺拿到郑颢眼前,让他自己看看,分散一些他的注意力。

崔瑾昀有一套铜制工具,用于伤口切割缝合,他给伤口缝了两针,撒上消炎止血药,给他包上。

“麻木无知觉,应该就是这个原因,还好没有碰到血脉经络,算你小子运气好。”

崔瑾昀心里有些怪自己,对伤口检查太不仔细,若不是郑颢自己感觉出来,这节埋在肉里的断木,还不知要折磨他多久。

屋外的榆树叶子已经开始发黄,屋里的欢快飞到窗外,郑颢似乎看见飘落了几片榆树叶,就像萱儿那天抓着风筝从树上掉下来,自己接住她时,身边飘落的槐花。

此时的她,应该已经进长安城了吧?

“公主殿下,前面就是长安城了。”杨怀信见公主掀开窗帘,便主动告诉她。

“哦,已经走了那么远了吗?”

杨怀信多看了她两眼:她的声音,听上去也不是那么想回家。

进了宫,萱儿意外的看到,父亲、母亲和几位嫔妾,都在后宫的光顺门等她。

“萱儿!”母亲迎了上来,将她从头到脚细细打量了几遍:“听说你掉下山,阿娘的魂都飞了。看到你完完整整回来......”

晁美人的眼睛都模糊了,冷不防听见一声:“咪”

她连忙往萱儿怀里看:“呀,哪来一只猫?”

“父亲、母亲,你们做祖君、祖母啦。”萱儿“咯咯”的笑起来,笑出了泪花。

十五联系着她和郑颢,把它抱在怀里,依稀还有他怀里的温度。

好好的迎接会,变成了祖君祖母的拜见会,大家都来看十五,小十五奶凶奶凶的,冲着大家龇牙。

圣上看着可爱,还伸手摸了它一下,小十五直往萱儿怀里钻,剩了条大尾巴留在外面,还生气的“咪呜”叫。

趁着圣上哈哈大笑,晁美人忙说:“温儿在佛堂里罚跪抄经,也罚三天了,现在萱儿平安无事回来,那他......”

“阿兄为啥要被罚?摔跤的又不是他,还是他在山下找到我的。”

“不是他,也是他带去的人,父亲已经下令把那个女人打了一顿,赶出藩篱坊了。”圣上说着还有些生气:

“我已经帮他张罗,礼聘、采选同时进行,王府里没个正经女人,他就什么人都放进去。”

看了萱儿一眼,圣上又垮着脸道:

“你也不省心!自己拒的婚,现在又和郑翰林混在一起,你让父亲在群臣面前,脸往那放?他虽救了你,你别心血来潮跟我说要报恩,趁早断了这个念头。”

“父亲!”萱儿有些急,怎么这话就说死了?

见圣上没有松口放李温出来,晁美人有些失望,这边女儿也急得脸红脖子粗的,要和圣上辩白,她连忙打圆场:

“妾听闻郑翰林为了救萱儿,自己摔得不轻,人还躺在床上动弹不得,萱儿又不喜欢他,更不会去嫁一个残疾,圣上多虑了。”

“是多虑就好。以后老实在宫里待着,父亲会给你另挑驸马,这次,可由不得你胡闹。杨玄价,回紫宸殿。”

圣上走了,那几个姬妾也散了,萱儿愣愣的站在那里。

晁美人正要拉她,她转过脸来对着母亲,两个眼珠子一动不动,面有戚色的说:“他会好的,母亲。我从未不喜欢他,以前嫁得,以后为何嫁不得?”

看着女儿的背影,晁美人也犯愁了:

孩子长大了,谁的心思我都猜不着,拒婚之后又说喜欢,不想成亲又把女人往府里带。你们兄妹俩,要娘怎么办?

进了承欢殿,院门一关,十五一放下地,它就惊慌乱跑。

“你们别追,追它更害怕,去帮它准备吃的,它的窝放内殿。”

木香劝到:“窝还是放外面吧?野生大猫,多少都有些危险。”

就这么一句话,萱儿毫无征兆的伏在桌上哭起来:

“我偏要它和我住!人要管,连只猫也要管,我连喜欢只猫也不能够吗?”

木蓝、木香面面相觑:公主......这是怎么了?

“咪”

十五爬在树上:怪我?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

楚潆其他作品<<凤花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