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女如珠-第六十一章
更新时间:2020-11-22  作者: 葡萄挺甜的   本书关键词: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静女如珠 | 葡萄挺甜的 | 明智屋小说网 | 葡萄挺甜的 | 静女如珠 
正文如下:
崔玉珠的红疹自然瞒不过人,第二天崔二夫人与张氏母女就来看她了,崔玉瑾也来过一次,崔柏还特意去请了一个交好的太医过来给她看。

紧接着,她便收到了某人送来的药膏。

春草被罚了一个月的月钱,还被邱妈妈打了好几下手心。本来正郁闷着,崔玉珠说私下补贴她五两银子,她马上就乐了,还屁颠屁颠的。

“姑娘,要用哪种药啊?”

崔玉珠刚净了脸,便暂时将头发全盘在脑后,露出一截天鹅颈背,白得晃人眼。

屋里也不怎么冷,待会儿又要上药,她索性身上就只穿了小衣跟亵裤,现在正端坐在镜子前仔细地照着。

她道:“用钱太医开的药。”

“那这个呢?”

崔玉珠眼皮未动,回道:“不相干的人送的扔了便是。”

她心想:我不仅要扔了药,其它与他相关的也要一并处理了,省得下次见了心烦。

“姑娘,这真扔了?”

“扔了。”

春草撇撇嘴,还欲再劝:“依奴婢看,光这一对碧玉瓶子就值个百来两银子的样子,扔了的话未免太过可惜。”

百来两……

崔玉珠眨眨眼:“呃……”

她眉头轻颦,似有些纠结,“那算了,先不扔了,拿来我瞧瞧。只是你记得下次无论是谁送的东西,一律退回。”

春草问:“薛姑娘送的也退吗?”

“……退吧。”

“颜姑娘送的也退吗?”

崔玉珠有些为难:“算了,当我没说。”

接着,将目光投向春草放在梳妆桌上这对碧玉小瓶。

她将瓶子拿到手里仔细打量,一接手便有微凉触感,且造型圆鼓,着实有些可爱,与普通的白瓷瓶有天壤之别。

这是上好的碧玉,满绿微透,质地润泽,通身无棉无黑,不仅造型新颖,而且是一对。

这一只就值百来两,一对值个几百两也不止。

她心道:这人怎么回事,上次送个耳坠就用了金心楠木装来,这次送药用碧玉瓶装来,他钱多烫手吗?

这么好的瓶子装药太可惜了,还不如拿来装香露,倒也物尽其用。

再者收都收了,不用好像太矫情了些。

崔玉珠索性左手涂碧玉瓶装的药,右手涂了白瓷瓶装的药,看哪个效用好一些,待会儿再考虑用哪一种涂在脸上。

涂了药好一会儿,便见秋叶端了个小火盆进来,道:“姑娘,火盆来了。”

崔玉珠表情有些复杂,在坐榻赖了好一会儿,才慢腾腾地起身,将之前的画像与他先前写的几张字条寻了出来。

那字条全收在楠木盒子,一直藏在衣柜旁边的大木箱里,画像则卷起来收在墙角的青花瓷瓶里。

崔玉珠说要烧了,但一张一张地轮番看了好些遍,也没舍得扔火盆里,还无意中把过往忆了一遍,顺便把自己的眼泪勾出来了,嘤嘤嘤地哭个不停。

连张字条都舍不得烧,更别提她还想剪他的披风与衣物了,寻了披风出来,一剪子没动,倒是寻了针线出来又给添上些花纹。

到了下午,绣得脖子酸疼,再看那左手的红疹已消得无影无踪,只留一只如瓷般光滑白净的手臂。

而右手虽红疹也有改善,但仍有红点在,这么看,显然他送的药更有效用些。

崔玉珠忙唤了春草给她全身都涂上药膏,然后乖乖的在屋子里看话本子,只是太过急切,隔一会儿就照一次镜子,再隔一会儿就再照一次。

后来累了,索性睡一觉。

醒来时,红疹已消。

崔玉珠大喜,脱了衣衫仔仔细细再看了一下,果真全消。忙使唤了小丫鬟去前院报信,崔二夫人听了有些不敢信,还特意过来看了一下。

她喜道:“这钱太医的药果真神奇,这才多久,脸上就全好了!我待会儿就让人备些礼,让你爹亲自登门谢过。”

崔玉珠没敢说她用的不是钱太医的药,只是乖乖点头。

“这药既然好用,便好生留着,下回若有什么不妥也好急用。”

她又嘱咐说,“乖女儿,你什么能吃什么不能吃,你自己是知道的,下回可不准贪嘴了。”

崔玉珠只作出心虚的样子来,然后乖乖应好。

因她出了些问题,这一日三餐都格外素淡些,因太医有交代,厨房都不敢给她添荤腥了。

好在崔玉珠对吃食并不太看重,一顿最多一碗,像今天晚上燕窝粥配着白豆腐也将就着吃了。

夜来。

崔玉珠临睡前再涂了遍药,她又让人在墙角点了蚊尽香熏,便将外裳去了躺在床上。

今日早上一碗白粥,中午瘦肉菠菜粥,晚上是燕窝粥。

以前可能还有些蜜饯糕点吃,并不觉得什么,今晚她却被饿得睡不着。

翻来覆去,肚子咕咕叫。

她想起在画舫的那一桌子好菜,鱼香牛肉丝还有烧鹅她一口没动,以往她不爱荤腥,许是太饿了,现在想起来居然口水直流。

咕咕……

唉……

过了一会儿她又披了外裳起来,打算去唤人去厨房找点吃的。

刚点了灯,还未走到门口,便听门被扣了两下。

她以为是春草,便亲自去开门。

一个不速之客。

崔玉珠眨眨眼,待反应过来时便要将门重新关上,不防门板被一只大手拦住,推都推不动。

开玩笑,便是她哥哥崔玉瑾在此,也没办法守住这道门的,何况是她?

她撅起嘴来有些生气,“放手!你来做甚?”

如此堂而皇之,是仗着没人敢把他怎么样吧?以前还会顾及一下她的名声,现在说开了反倒不管不顾了,是何道理?

朱景明道:“我只是来看看你有没有好一些?”

说得好听,她可不信。

只是崔玉珠拦不过他,又不敢与他吵闹起来惹人知晓,只好生生看着他登堂入室。

门关上,两人再次独处一室。

朱景明见她小脸白如玉,裸露在外的肌肤皆光滑白净,已不见红疹,心下松了口气。

他道:“我送的药乃闵国上供的御品圣药,很难得的,本来还怕你赌气扔了,特意来看看。”

崔玉珠侧过身,本不欲理他。听了这话,忍不住问道:“我若真扔了呢?”

朱景明自己给自己倒了杯水,他喝了一口,居然还是凉水。

“扔了就扔了,我库房还有。”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零点看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lingdianksw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

没有找到此作者的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