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成仙了怎么办-第784章 诸天万界中的地球
更新时间:2021-01-14  作者: 欢颜笑语   本书关键词: 都市 | 都市频道 | 都市异能 | 突然成仙了怎么办 | 欢颜笑语 | 欢颜笑语 | 突然成仙了怎么办 
正文如下:
吕觅雪出了天宫,一直低着头,根本不该抬头,也不敢让人看见自己的表情。

这事儿···

她可担待不起,也不敢招惹。

宫主、剑主···

别人不知道,她好歹是内门长老,自然知道一些。

事实上,太玄九清宫传承上亿年了,而且屡次沉浮,最开始,他们太玄九清宫乃是上三宫之一!

而在那时候,上古剑修无比强横,挥剑斩尽一切敌,谁敢不服?

再加上太玄九清宫最重剑修,所以很多年来,太玄九清宫的宫主,一直都是剑修一脉之主,也就是剑主!

但随着时间推移,太玄九清宫越发庞大与强横,再加上上古剑修逐渐销声匿迹,虽然如今太玄九清宫仍然最重剑修,可是其他体系也在不断发展。

加上天宫人才辈出、其他体系也能时常出现天骄,到如今,诸多体系中,已经有些拥有与太玄九清宫分庭抗礼之势了。

最要命的是,当代宫主,并非剑主,而是出自于符修一脉!

剑修、道修、符修···

都是特别热门的‘专业’。

尤其是近些年来,由于宫主是符修之主,所以太玄九清宫内部也出现了一些问题。

简单来说,就是‘符剑之争’。

也就是宫主那一脉,与剑主这一脉的争斗。

倒是没有明着打起来,但宫主却是一直在想办法削弱剑主与剑修一脉的实力,并明里暗里疯狂给符修一脉谋好处。

明争暗斗!

很复杂!具体发生了什么,吕觅雪也不清楚,但就方才所见,便之传闻绝对属实啊!

而且···

看起来宫主的针对越发不加掩饰了。

“此事···我当如何抉择?”

吕觅雪是剑修,按理说,她应该痛恨宫主、力拥剑修一脉才对,可宫主之尊,地位终究比剑主更高。

再加上,她得权衡利弊!

纵然符修势大,太玄九清宫也不可能把剑修灭了吧?最多就是以后符修第一、剑修第二而已,至少对自己而言,不会有太大的区别。

如此,自己若是不犯事儿,便仍然是剑修一脉的长老。

可若是追随剑主,反抗宫主一脉···

一旦失利,问题可就真的太大了!

吕觅雪皱眉苦思许久,最终只能长叹一声:“罢了,罢了,唯有走一步看一步。”

“这等天宫大势,绝非我一个区区内门长老便可定夺的。”

她无奈,只能摇头将此事甩出去,随后,想到了另一件事。

“那个陈子烨,竟然是乔装打扮的身份?”

“方才从宫主的手段上去看,那女子的面容,可有些眼熟,还有眉心那个符号,似乎在哪里见过···”

“嗯?”

“等等,那似乎是···天道之基?!”

“她是!!!齐紫霄!?”

“天啊!”

“她,她竟然!!!”

“难怪!”

这一刻吕觅雪突然明悟:“难怪宫主会说她竟然自己送上了门来,看他们方才的意思,是宫主想杀人夺天道之基,而剑主···应该是想保住这一块剑道璞玉?”

“不,不一定是如此。”

“也或许,是宫主在示威,要在剑主眼前,让其眼睁睁看着一块剑道璞玉消亡···”

“嘶!”

她突然发现,自己竟然知道了这么多了不得之事。

这一刻,她不免有些担忧自己的安危了。

“知道的越多,越是危险啊。”

“不过,齐紫霄在剑塔之内,另外一人,叫···季初彤吧?她又在何处?该不会···”

吕觅雪被吓的不轻。

第一剑塔,第三十六层。

齐紫霄接连挥剑。

对方乃是一名女子,一袭长裙飘飘,虽然是虚幻状态,却也依旧有一种绝世剑仙的美感与风采。

“不坏不坏,学的真快,不愧是剑道璞玉。”

她轻笑,而后在长空之上横剑而立,面带笑意:“但我这一关,却并非那般好过。”

“若你能达到这个境界,便算是过关,若是达不到这个境界,还是留下吧。”

齐紫霄深吸一口气,低语道:“终于来了。”

“还好不是第四、第五层便要我达到这个境界,否则,我必然撑不下来。”

“可如今的话,却并非那般艰难了!”

齐紫霄有些好奇,便道:“敢问前辈,前三十五层的前辈,可是未曾领悟剑开天门的境界?”

“嗯?”

那女子的神色顿时有些奇异,并露出一抹奇异的微笑:“你从何处听闻?”

“···晚辈自行猜测。”

“猜错了。”

“剑开天门?我也好,他们也罢,随手可为,接剑!”

一剑出,开天门。

齐紫霄面色巨变。

真的只是随手一剑而已,这三十六层的守关之人轻描淡写、随手一剑,便是剑开天门之境界!

咔咔咔!

虚空在破碎!

天穹之上,都好似裂开了一道门户,如同一个巨大的镜面破碎之后,浮现出了一道天门!

而在这天门之外,有绝世剑仙虚影提剑而来,斩尽天下!

齐紫霄不吭声了。

她原本还以为,剑开天门这种境界,就算是在上古剑修之中,也颇为难得吧?!

结果人家这些大佬,人人都会,而且还是随手可为?!

“厉害!”

齐紫霄惊叹,而后将心剑附着于手中长剑之上,接连斩出!

可是在对方这一剑之下,哪怕她疯狂抵挡,却也十分难受,几乎被斩了出去。

“这便是剑开天门么?!”

她双眸发亮,如干瘪的海面疯狂吸收着水分与营养,并不断成长。

剑塔外。

杜涛在关注,其他人也在关注。

林碧萱、司徒浩轩、姬永昌三人的进度仍然在提升,四十五、五十、五十一···

可震惊所有人的齐紫霄却卡住了。

一个月、两个月、三个月。

她仍然卡在第三十六层。

不过,到第五十层之后,所有人的进度都慢了下来,而且是速度锐减。

但,相比之下,本就有诸多非议的齐紫霄,自然更受人关注与议论。

“林碧萱、司徒浩轩、姬永昌三人都已经五十层以上,且他们的速度都慢下来了,显然是每过一层都在修炼、在准备,也不知他们还能过几层。”

“那又如何?能过五十层,已经是当世剑道天骄了,而且是九大天宫之中的天骄!”

“倒是这个陈子烨,呵呵,竟然在第三十六层如此之久,该不会是怕了,不敢继续吧?”

“倒是也不无可能···”

耳畔的诸多议论,让赤膊壮汉微微皱眉。

怕了?

不敢继续向前?

他冷哼,心中自语:“必然是偶有所感,所以在突破吧?”

再度看向陈子烨这个名字时,他目中流露出钦佩之色:“这种人,怎么可能会怕?!”

“真正的天骄啊!”

自己只能勉勉强强过三层,这在自己眼前进入剑塔的家伙,却已经三十六层了,而且一月之间连破三十层!

这岂能是弱者?岂能不是天骄?

由郁闷、嫉妒,到敬佩!

“我很期待,期待你再度开始登塔那一刻。”

“想必,进一定会震惊所有人吧?”

赤膊壮汉满脸期待,竟是不打算走了,准备一直看到陈子烨从第一剑塔中出来为止!

第四个月。

吕觅雪又来了。

宫主与剑主之间的斗争,把她吓的不轻,在自己的密室中躲了几个月,可还是心心念念着塔内的剑道璞玉,便准备跑来看看。

“师尊,您来了?”

杜涛连忙见礼。

“如何?”

“那陈子烨仍然在三十六层,也不知她在作甚,之前也是,前几层她动辄需要十天甚至数月才能破关,可之后数十层却是摧枯拉朽···”

“你有所不知。”

吕觅雪缓缓摇头:“第一剑塔对剑道璞玉,尤其是红尘仙境界的剑道璞玉,与普通闯塔之人的考验截然不同。”

“我等,且看着便是。”

“是,师尊!”杜涛面带崇拜与激动。

剑修一道的年轻人,面对这等剑道璞玉,有人会嫉妒,但更多人,会为之激动与钦佩!

他的目光,落在那一对由剑意洗涤而出的对联之上,满脸惊叹。

将自己弟子的神色看在眼中,吕觅雪却是缓缓摇头,心中轻叹。

钦佩、激动?

是啊,这等剑道璞玉,若是正常情况下,的确值得万千剑道修士钦佩与向往。

但···

可惜了。

可惜了啊!

为何偏偏是她?

她再度重重叹息。

大秦仙朝皇宫之内。

林凡再度从悟道状态醒来,掐指一算,才发现时间已过去半年之久。

“难道,遭遇了凶险?”

半年仍然未曾互穿,让他有些不安。

“但就我上次过来的情况来看,她们的身份并未暴露,且天宫内禁止外人争斗,所以···应当不会有凶险才是。”

“如此说来,便是发生了一些意外?”

“暂时中断的了互穿么?”

他倒是也想过,是否齐紫霄已经身亡?

但‘未来’的齐紫霄都还活着,还在和季初彤一起帮自己,那么,此刻的齐紫霄就不应该折损在天宫!

虽然现在时间线有些奇怪,像是出现了平行世界,可这些阴差阳错之下弄出来的事,以及那个幕后黑手所搞的事,必然不会这般轻易‘结束’。

如果齐紫霄就这样逝去,那幕后黑手的搞这么大的动静,有用么?

甚至现在林凡十分怀疑,自己与齐紫霄互穿,且不同历史下的地球能算到一角未来,让吴念乡跑去救齐紫霄,并让未来的季初彤能够以僵尸之身降临过去来救自己,就是因为那幕后黑手在背后搞事情!

既然如此,便可以肯定,那幕后黑手绝对不会允许齐紫霄就这样不明不白的直接死在太玄九清宫之中!

“如此说来,我倒是的确不用太担心,继续悟道、准备突破吧。”

“实力不足,一切都是空谈。”

“倒是始皇帝他们,已经出去一段时日,也不知在昆仑那边,是否有所收获?”

昆仑。

始皇帝与女帝、以及他们手下的诸多强者,更有十万赳赳老秦人汇聚在一处深渊之旁。

“果然,这是十八层地狱的‘碎片’,有其中两层地狱!”

始皇帝双目微眯,大手一挥,十万老秦人当即上前将这一处深渊封禁,各种阵法接连被扔出。

就在此时,始皇帝突然皱眉,看向远处:“谁?!”

有剑吟声冲天而起,接着,一剑浮大白!

而后,更是直接一剑挂银河。

“剑修强者?”

始皇帝就要命人出手拿下,却听女帝道:“让他过来,此人,我认识。”

女帝轻笑。

“哦?”

始皇帝轻轻点头。

片刻后,便见一位剑修御剑而来,修为不算高,但其一身剑意,却是相当惊人。

“不错的好苗子,来自祖地?”

“是。”女帝的笑容更盛:“曾与你说过的紫竹学府弟子之一,李白!”

双方碰面。

李白先是被吓的不轻。

他感受到这边有不同寻常的波动,便准备过来看看,结果却发现一群修为比自己更高的‘军士’,险些被吓尿。

正要逃命,却又听到了女帝传音,这才惊疑不定的赶来。

当看到女帝后,才长出一口气,上前行礼:“女帝陛下。”

“又见面了。”女帝轻轻点头。

“既然来了,便在一旁看着吧,应当对你也有些好处。”

“是!”

“对了,这位是···始皇帝。”

女帝轻点始皇帝,李白随之看去,瞳孔瞬间放大,并不由喃呢道:“难怪···难怪会有如此精锐的修仙大军。”

不多时,封禁完成。

女帝颇为好奇道:“你准备如何做?”

始皇帝对李白轻轻点头,而后才道:“尝试入内探查,若是可行···将之带走,毕竟大秦仙朝才是朕如今的大本营。”

“可若是带不走···”

“便说不得要冒险一番了!”

此地并不算安全,很容易被人发现。

女帝低语道:“我会尽力帮你掩盖,但若是动静太大,必然掩盖不住。”

“只能尽力一试了。”

两个月后的一天。

昆仑之内,突然鬼气漫天,恐怖的波动席卷天上地下,近乎遮盖了大半个昆仑!

瞬间而已,一些一直蹲在太阳系附近,准备蹲守林凡归来的‘仙’,都被惊动,而后将目光放到了昆仑之中。

“这是···什么气息?”

“魔气?不,没有魔气的暴戾,却更多一份诡异,这到底···”

“不管是何气息,总之,好惊人的气势,其内必然有不凡之物,此物与我有缘,我要了!”

昆仑之内也好、昆仑之外也罢。

但凡关注到这恐怖鬼气,且有一定实力之人,都是在迟疑些许时间后,朝那片地区赶了过去。

也就是这一日,昆仑之中,有大战爆发!

同时,另一则消息传出。

有神秘天道之基现世!!!

获得者,为大秦仙朝之主始皇帝!

同日,林凡得到女帝所传来的消息:“始皇帝得到天道之基鬼,消息已经败露,大秦仙朝不再安全,速速离去!”

林凡惊而起身。

“还真到手了!”

“而一些诸天万界时期的天道之基获取之处,我也已经知晓,大多都在后世的万界深渊,也就是当世的昆仑之中。”

“离去???”

“若真要离去,我便···去昆仑,走上一遭!”

危险?

他没有过多迟疑。

在哪里没有危险?!

但,这大秦仙朝,就要这般覆灭?

他找到了留守的蒙恬,他是留守之人中,唯一知晓自己存在的人,没有之一。

“蒙将军,你应当接到消息了吧?”

“自然。”

蒙恬点头,随即凝重道:“陛下让我等各自散去、化整为零。”

“但就算如此,恐怕也···”

“我有一法,或许可以保住诸位的性命,就是不知,蒙将军和诸位是否愿意一试了!”

林凡很清楚。

若是自己安安静静的溜走,那么绝对会很安全,因为自己没有暴露,而始皇帝那边几乎吸引了全部火力。

再加上肯定有人想对付大秦仙朝,从而顺藤摸瓜···

所以,自己身上的关注度会大幅度降低。

可受人恩果千年记,只为自己,就算是大秦仙朝曾相助自己,却依旧不管他们,只顾自己活命这种事儿,林凡却是干不出来的。

“这···”

蒙恬略微迟疑,却也并不迂腐:“陛下倒是未曾命令我等不能跟随于阁下。”

“但,怕是有些不妥?恐会拖累你啊!”

“无妨!”

林凡摇头,洒脱一笑:“隐姓埋名、东躲西藏?这种日子,其实并不太适合我。”

“这一次···”

“我想战出一片天!”

“可你的修为···”

“只要思想不滑坡,办法总比困难多,蒙将军,走是不走?”

“那就···走!”

这一日,大秦仙朝震动!

半日后,大秦仙朝所在的区域为之一空,有强者赶到时,却发现一切都没了。

大秦仙朝所属的诸多星辰、甚至就连星空长城都被搬走,只剩下一片虚空。

与此同时,昆仑,大战连天。

十万纠纠老秦人面对诸多强敌,未曾退却一步!

始皇帝御驾亲征,眉心符号闪耀、其实力,直达真仙之境,率领大军,竟是能逼退天仙,战平玄仙!!!

“朕奶大秦始皇帝!”

吼!!!

音浪漫天,始皇帝逼退诸多强敌,身后十万大军气势雄浑:“谁敢上前一战?!”

女帝在一旁掠阵,甚至,所有紫竹学府到昆仑的师生都到了,此刻,看着霸道绝伦的始皇帝,他们的脸上,却写满了担忧。

“此战,不容乐观啊。”

“希望莫要到了最后一步才是。”

第一剑塔,第三十六层。

吟!!!

突然之间,剑吟声漫天。

这片小空间内,顿时被无数剑光、剑气所笼罩。

而后,无形无色的心剑斩出!

咔!!!

虚空破碎,天门打开,一绝世女剑仙在天门外提剑斩群妖!

齐紫霄呼吸急促,面上的兴奋一闪而逝。

对面,那虚幻的女子面带笑意,看向齐紫霄轻轻点头:“不坏不坏,学的真快。”

“剑开天门之境你已掌握,过去吧。”

“呼!”

齐紫霄重重点头:“好!”

剑塔外。

林碧萱的名字一闪,最终定格。

第五十九层!!!

她浑身剑痕,就连脸庞之上都有剑伤,却神色刚毅,被传送而出后,第一时间对着第一剑塔深深一拜。

“多谢诸位先辈指点,林碧萱拜谢!”

剑碑外。

大量看热闹的剑修顿时惊叹出声。

“林碧萱也败了。”

“可惜,止步于五十九层,若是打过六十层,便算是真正的绝世存在了。”

“五十九层已经难能可贵,没见到那司徒浩轩只是止步于五十五层么?”

“现在,便要看姬永昌的了。”

“他也已经闯过第五十九层,若是能闯过六十层···当代太玄九清宫的剑修,只怕脸色都不会好看啊!”

“的确,最重剑修的太玄九清宫当代弟子,若是被日月乾坤宫带带弟子给压过一头···”

议论纷纷、热闹非凡。

但几乎都是关注林碧萱与姬永昌的。

‘小三’司徒浩轩,几乎被人所遗忘了。

而除他们之外,目前进度最快的一个,也就不到四十五层,差了不止一筹。

至于齐紫霄···在三十六层都快卡半年之久了,谁还会去关注?

杜涛露出紧张之色,对身旁的吕觅雪道:“师尊,您认为,姬永昌能闯过六十层么?”

“···一切皆有可能。”吕觅雪想翻白眼。

我哪儿知道他能不能闯过?

“咦!?”

突然,她瞪眼:“过了!”

什么?!

杜涛心神一震,这就过六十层了?

他立马看向剑碑,结果发现,姬永昌仍然在第六十层,还未曾过关。

嗯???

他微微愣住,而后露出惊容,豁然在剑碑之上,找到了陈子烨的大名。

陈子烨第三十七层!

过关了?!

杜涛也随之瞪眼,然而,还不等他细看,便见这个名字再度闪烁,第三十八层!!!

“什么?!这,这也未免···”

“天啊!”

这时,人群中也有剑修发现端倪,惊呼出声。

“怎会如此?!”

“他闯塔的速度,怎么可能如此之快?”

“十息之间,连过两层?这···绝无此种可能!”

“剑碑出错了不成?”

“亦或是,此子找到了剑塔的漏洞?!”

“剑塔坏了?还是剑碑?!”

原本正盘膝坐在地上疗伤,并默默等待姬永昌最终结果的林碧萱被惊醒,目露惊色。

听了片刻,她为之错愕,目光也锁定在了陈子烨的名头上。

没钱看小说?送你现金or点币,限时1天领取!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免费领!

结果却发现···

自己还没看多久,其名字,便迅速上升,超越了数万人!

第···三十九层!

“好快的速度,这?!”

她惊愕,再也坐不住了,当即起身,跑去找到杜涛询问:“陈子烨此人是谁?怎会有如此惊人的速度?”

“林师姐。”

杜涛恭恭敬敬开口,目中充满敬意,但更多的,却是震惊:“他···是一块剑道璞玉!”

“在三十六层足足停顿了半年之久,从方才开始,便突然急速破关,如今···”

“而,已经登上第四十层了!”

林碧萱···

司徒浩轩也接到了消息匆匆赶来,正好听到杜涛的话语,不由瞪大了双眼。

“剑道璞玉?!”

林碧萱轻叹:“如此看来,我们剑修一脉,又要多一位绝世天骄了,当真是可喜可贺。”

可喜可贺?

司徒浩轩握紧了拳头···

吕觅雪未曾开口,这一刻,她的心情无比复杂。

而随着时间推移,此地的诸多剑修,彻底炸开了锅,每个人都被吓得不轻,近乎人人惊呼不止。

‘陈子烨’破关的速度,实在太快了···

快到令所有人头皮发麻!

突然,人影一闪。

姬永昌出来了,这是一位堪称绝世剑修的存在,站在那里、什么也不做,便是一位浊世佳公子、翩翩美少年。

他心中早已有所准备,知道自己出来之后会被受万众瞩目,会被无数人敬仰!

可出来之后,却发现,根本没人关注自己,所有人都死死盯着剑碑。

什么鬼?!

姬永昌眉头微皱,这些人在看什么?!

难道看不见自己已经过地六十层了么?只是惜败第六十一层一招而已,你们都不惊讶一下?!

这就好比一个人早就准备好了装逼,一切准备妥当,甚至都准备开口客套两句了。

结果他妈的转眼一看···卧槽?!

你们看都不看我一眼?

我这个逼还怎么装?

他郁闷,瞪眼看向剑碑,神识沉入其中,然后···

愕然发现,一个名为陈子烨的名字,一个闪动,便爬到了自己头上过百位···

“陈子烨?”

“竟然比我更高一层?!这!!!”

“此人是谁?!”

姬永昌大惊。

自己便是剑修一脉的绝世天骄,虽然并非出自太玄九清宫,但这些年来,太玄九清宫的剑修逐渐式微,而其他八大天宫内的剑修一脉也并不弱。

他早已准备好,此刻惊艳所有当世剑修。

结果特娘的有个无名之辈,狠狠的把自己踩在了脚下?!

这一刻,姬永昌眉头大皱,一言不发,死死盯着剑碑。

然而,不到半个时辰。

那个名字闪烁,再度向前移动!

人群中,惊呼声又一次爆发,姬永昌错愕,原本的不满与不爽顿时消散大半,取而代之的,是不敢置信与震惊···

三十六层、领悟剑开天门之后,齐紫霄的剑道境界,便已经彻底登堂入室,成就‘高手’之列了。

这是目前她所已知的剑道最高境界。

或许在上古剑修之中,这些顶级的剑道大佬人人都领悟了这个境界,可这并不代表这个境界很弱,而是这些大佬太强了而已!

可···

他们强,如今的齐紫霄更强!

剑开天门加心剑道···

直接让虽然不会诸多剑诀的齐紫霄战力在同阶爆表!

再加上,他们对于剑道璞玉的考验,与普通剑修全然不同,剑道璞玉前面基层极难,第三十六层更是一个巨大的门槛。

可一旦过了第三十六层,之后便不再是那种生死搏杀了。

而是真正的‘指点’!

当然,并不是说剑道璞玉过三十六层之后便可一路通关,只是,指点意义,大于生死之战的意义了。

更看重的是学习能力,学习能力过关,自然也就过关了,学习能力不够?还是得拼死一战。

齐紫霄的学习能力···

自然无需多言。

第六十七层···

“剑道璞玉?”

一须发皆白的老者哈哈一笑:“不错,当真是不错,老夫曾于星海剑斩虚坤、曾于山巅一剑击天、曾怒斩百万敌、曾一袭白衣迎风举剑战天下···”

“历经数十万年,终于创出自己的剑诀。”

“沧溟剑诀,今日赠你!”

“看剑!”

第八十二层。

“小友好高的悟性,既如此,太虚万里剑今日赠你!”

登塔、登塔、再登塔!!!

齐紫霄登塔的速度太快了。

外界,原本沉寂不知多少年的剑碑突然爆发了,有剑光冲天,震动整个太玄九清宫!

那恐怖的剑光凝结为仙剑,九大天宫皆可视之、恐怖绝伦!!!

“上九十层了!”

吕觅雪满脸惊骇:“这···这等天赋、如此迅速的登楼速度,就算是在曾经出现过的剑道璞玉中,也是当之无愧的第一啊!”

“厉害!”

林碧萱惊叹出声,脸上满是佩服之色:“我太玄九清宫剑修一脉,又要出一位剑子了,可喜可贺!”

剑子!!!

司徒浩轩皱眉,有心想要反驳,却无话可说。

太玄九清宫最重剑修,无数年来,一直都是剑主即是宫主,唯有这一任例外···

因为当代宫主太强了,竟是压过了剑主,所以才在当初夺得宫主之位。

而剑子,在以往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下一任太玄九清宫宫主!

当然,如今并不是了,因为下一任宫主是否归剑修一脉,谁也说不准。

可剑子的身份仍然极为高贵,在剑修一脉中,仅次于剑主!

而要成就剑子,也很简单,在任何一座剑塔中,闯过九十层,便可获得剑子身份!

可惜,能达成这个成就的,百万年、千万年来都未必能出一个,但凡达成,便是真正的绝世剑修,只要不夭折,未来绝对是惊艳天下的人物。

上一代,未出剑子。

所以,当代剑主也是精彩绝艳的人物,在他们那数百万年时间内,唯有他一人,登上了第九剑塔第八十九层···

只差一层,但差一层也是差。

可如今,这个外来者,却是以如此惊人的速度登上第九十层,而且还是第一剑塔?!

真是···

吕觅雪将他们的惊叹与面色看在眼中,却是幽幽一叹。

“剑子?”

回想到之前宫主所说的话,她轻轻摇头、低声道:“可惜,这个剑子就快死了。”

她的声音很低。

再加上绝大多数人都被震的七荤八素、双眼发昏,根本未曾听到。

可在她身边的杜涛,却是听的一清二楚。

他一愣,随即错愕无比道:“师尊,您···您说什么?!”

吕觅雪:

“唉!”

她无奈,本想隐瞒,但如此剑道璞玉,却要遭受这等厄运,她一时之间,也是大感悲哀。

同为剑修,如此惊才绝艳的存在,她发自内心的佩服,可···

“罢了,你是我之弟子,为师信的过你,但此事,切莫外传。”

“宫主已经放言,她出剑塔那一刻,便是身死之时。”

“什么?!”

杜涛大惊,神色震动:“怎,怎会如此?如此剑道璞玉···不,此刻已经不是璞玉,而是剑道强者了吧?!”

“如此惊才绝艳的剑修,是我们剑修之幸事,我们太玄九清宫不是最重剑修的吗?这是太玄九清宫之幸啊!为何,为何···”

“难道是!!!”

不知何时,林碧萱也凑了过来,她面色难看,低声道:“符剑之争?!”

“这!!!”

杜涛也顾不得林碧萱在场,怒道:“宫主便如此没有容人之量么?以往,历代剑主即为宫主之时,剑修可曾如此压制过其他体系?!”

“慎言!”

吕觅雪连低声呵斥:“宫主行事,岂是你能评判的?”

同时,她还深深看了林碧萱一眼,这是在警告。

林碧萱不着痕迹的点点头:“师叔不必担心,此事碧萱定不会外传,但···为何会如此?!”

“宫主虽然厉害,但剑主大人何曾惧过?如此天骄,岂会放任宫主出手?”

“唉,此事说来话长。”

“但这个陈子烨,其实是乔装打扮而来,她的真实身份是···”

“齐紫霄!”

“这?!”

杜涛与林碧萱心神巨震:“怎么会是她?!”

一时间,两人被震的头皮发麻,都说不出话来了。

良久,良久,杜涛才涨红着脸,咬着牙道:“那又如何?就算···就算是她,但她此刻,已经证明了自己的天分!”

“我们太玄九清宫最重剑道,这第一剑塔之外的对联历历在目,不是说,愿天下剑修人人如龙可剑开天门、盼惊艳后辈迎风举剑定万世太平么?!”

“不是说,愿我辈剑修人人知剑修天命、人人可剑抚太平吗?”

“她分明是一尊绝世剑仙,大可将她纳入我们太玄九清宫啊!就因为她有···便要赶尽杀绝吗?!”

林碧萱的目光闪烁不停,似有千言万语,却又不知该从何说起。

“人人知剑修天命、人人可剑抚太平···”

吕觅雪轻声低叹,缓缓摇头:“痴儿,你还太过年少,有些事,并非你想的那般简单。”

“我辈剑修谁人不想剑抚太平?但···”

“那这算什么?!”

“我辈剑修,修的是什么?!”

杜涛满脸张红,愤怒不已:“师尊,弟子斗胆请教,入门第一日,您便告诉我,我辈剑修宁折不弯,希望我辈修士能人人知剑修天命、能人人剑抚太平!”

“这一切,都是虚假么?!”

“够了!”

吕觅雪低喝:“痴儿,这些事并非你能参与的,就是师尊我,也没有资格!”

杜涛:

“呵,呵呵。”

他惨笑一声:“人人都道剑修最有风骨、剑修最是豪气···”

“哈哈哈,可笑,可笑啊!”

吕觅雪皱眉,但却最终没再开口,只是挥手间,彻底隔绝了此地的声音与神识探查。

我辈剑修,何曾少过豪气与风骨?

可宫主他···并非剑修啊!

林碧萱数次张嘴,想要说些什么,但话到嘴边,却终究是什么也说不出来,唯有幽幽叹息。

“第九十八层了。”

天宫之内。

宫主似笑非笑:“当真是天赋绝伦啊,如此说来,她还真是一块剑道美玉,哪怕是没有天道之基,修剑的成就,也绝不会低。”

“她若是能闯过这一层,进入第九十九层,甚至闯而过之···那可真是,从未有过之盛事啊!”

“你们剑修一脉,从未出过这等绝世剑仙吧?”

“可惜了。”

他面带挪于,看向剑主。

剑主却是面不改色,就算是宫主,也看不出他心中所想。

“可惜了啊!”

宫主再度开口,口中道着可惜,但其脸上,哪里有半点可惜之色?全是笑意!

第九十九层!

齐紫霄登塔二来,手中长剑倒提,举目远眺。

而后···

她的目光,猛然一缩!

这同样是一片幻化而来的小世界,其内有着星辰牧野,但,这一片星辰牧野,她格外熟悉。

银河系!!!

准确一点说,银河系中的太阳系!

这一刻,齐紫霄心神巨震,难以平静。

她终于,真正亲眼在诸天万界时器,见到了地球时期的痕迹!那一刻漂浮于眼前的湛蓝色星球、围绕着太阳缓缓旋转,此情此景、何等动人?!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

没有找到此作者的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