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这个反派太稳健-158章修了个假仙(10)
正文如下:
“你怎么毛毛躁躁的?眼睛长起来,是好好看路的?”

还有好好看人的。

不过很多人识人不清,很多人连露都不好好看。

“那边,有尸体······尸体。”那人也顾不上道歉,看见云落,如同救命稻草一样。

紧抓着不放。

“你先放手……”云落镇定的说着。

那人才颤颤巍巍的放了手,食指指着一个角落:“那边,有尸体。”

云落好奇的走到那人指的地方,这具尸体看得出来,是个衣衫褴褛的男人。

脸朝着地只露出后脑勺。

头发乱蓬蓬的,像是一个流浪汉。

而他身上,惨不忍睹——好多的窟窿,似万箭穿心。

窟窿不知道是多久之前留下的,伤口边缘都是翻卷的皮肉,全是惨白的。

死后被伤了尸体还相对好一些,如果……

云落的眉头一下就皱起来了,直言道:“这个伤口的形状——是活活被人戳成这样的。”

这话一出口,周边看热闹的几个人头皮都炸了一下。

刚惊魂未定那人,眉头也皱起来了,咬了咬牙道:“做这事儿的,八成他妈的心理变态吧?”

可这种人确实存在——现在新闻上还时常看见虐猫虐狗的呢!

甚至还有把毒手伸向不知年岁的孩童。

有人,只是披着人皮而已。

正午的阳光,洒落到胡同里,但格外的阴冷。

似乎暧不了,此时此刻的场景。

半晌,才有人回过神来,凑过来,冷嘲热讽的说道:“我看啊,一个巴掌拍不响,咋不去戳别人,偏戳这人,想来这个人也不是什么良善的人……”

“对对对,有因必有果。”

这他妈的是什么话?

和网上那些键盘侠有什么两样。

他们吐出来的粪,就是他们生活吃进去的屎。

云落站了起来,看着身边七嘴八舌,议论纷纷的人。

她目光转了一圈,冷冷的说道:“一个大活人这种死法。

作为一个正常人不是先得弄清具体发生什么事儿吗?

你们上来就扣帽子,倒臭水,你们也不怕死者冤了,咽不下这口气!半夜来敲你们的门。”

那几个人顿时不敢吭声了。

毕竟,这个世界有人修炼成仙,自然也有那因果循环之说。

而且这小丫头说话的时候,那一身戾气,好像不好惹。

小落落,你看看这个人,像不像胡荣。二狗子语出惊人。

“胡荣?怎么会呢?”虽然这么说,云落还是堪堪后退了一步。

那些胆子大的一看尸体也动弹不了,全围上来了,拿着手机一顿乱拍。

真正释解了,遇事不要慌,先拍照发个朋友圈。

虽然生老病死,天天都有。

但这样惨无人道的死法,在这强者为尊的社会其实也不常见。

发朋友圈一定能引得网友纷纷留言的。

旁人还来不及阻挠,云落已经伸手把那尸体翻了过去,别看那尸体,身上惨不忍睹,可脸缺毫发无伤。

“可惜了……居然是这么帅的男人。”

“有什么好可惜的,男人要有真才实学,空有一个皮囊有什么用。”

“我看你就是嫉妒他长得比你帅。”

那人急眼了:“他比我帅怎么了,不还是个短命鬼。”

话是没错……

可云落却一己都没有听进去。

因为地上那人,真的和胡荣长得一模一样。

云落看到那张熟悉的脸,格子衬衫下的拳头攥的死死的。

是谁?

她已经连幸福都小心翼翼了。

为什么连一个能给她温暖的人,都要剥夺走。

她觉察到自己体内的内丹滋滋的冒着黑气……

笑落落,你要冷静,如今是修行的社会,你千万不要走火入魔二狗子忙提醒道。

梦父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这里,他从人群中挤了过来,一把拉住梦落。

冷冷的说道:“你不在家里好好呆着,跑出来惹是生非干嘛。”

云落一把推倒梦父:“你们都是假的,你告诉我,这些…,是不是你做的?”

梦父看着语无伦次的梦落,朝后面的人招招手:“大小姐出现癔症了,还不快扶回去休息。”

云落看到梦父的眼神在躲闪,不敢和她对视。

他在心虚。

可除了心虚外,毫无破绽。

“是你做的吗?”云落经过他的身边还是忍不住低声问了句。

“不可理喻。”梦父厌弃的目光落在云落身上。

人群中冲出来一个妇女,只见那个穿着邋遢的妇女,拍打着地上的尸体哭得惊天动地。

“我说二牛啊,你这个天杀的,怎么喝醉了,就折腾自己啊,你两脚一瞪,我们娘俩可如何过活啊。”

云落回头看着那尸体。

风吹起那草席的边角,露出的脸,赫然和胡荣一模一样。

可那妇女哭的撕心裂肺,不似作假。

这个世界到底怎么了?

经过这件事,云落也不出门,天天把自己关在房里吃吃喝喝。

在她心里,只有吃食才是真的。

斗换星移……

大概到了奉公子给灭门的日子了。

可梦家还是静如处子,甚至一点杀戮的气息都闻不到。

与此同时,云落又再次收到胡荣的信报:她的父亲已经撤销了所有的计划,但撤走的方式有些诡异。

总之云落总觉得哪里不对,胡荣怎么又莫名其妙的出现了。

她一定要问个水落石出。

胡荣伸手摸着云落的额头:“落落,你胡言乱语什么呢,我之前只是去运送药材了。”

“你能带我去你家一趟吗?”云落恳求道。

“好啊!”胡荣高兴的牵起云落的手,一路小跑到胡家。

开门的小厮满脸堆笑的叫着“胡少爷。”

那个小厮,云落记得。

可如今……

街面上,随便都可以打听到胡家大少爷胡荣的消息。

这········

“狗子,会不会这个世界,只有我自己是假的?”没来由的恐惧把云落包围着。

小落落,要不我们就顺着主线做下去,看看最终会怎么样.二狗子也是无计可施。

云落无奈的点点头,只能先保住奉家不给灭门先。

其他似乎无力改变。

毫无头绪的云落和胡荣一合计还是要继续监视梦家,做事不能半途而废。

“落落你父亲的计划如果没有提前洞悉的话,应该是天衣无缝的,你是怎么发现蛛丝马迹的?”胡荣忍不住问道。

在他的记忆里梦落是个美丽却又胆小的女人和眼前这个井井有条,杀伐果断的女人似乎相差甚远。

而且云落这段时间的反常,让他很不安。

“先知。”云落卖起了关子,狗子说的对,不能自乱阵脚,先理清楚主线。

胡荣居然很绅士的没有继续追问。

当然云落也没有闲着,倒是隔三差五的去反关心下奉公子这个苦主。

一来二去的,原本对梦家大小姐就暗生情愫的奉公子在润物无声中生出更深层的情愫。

他经常找些有的没的借口来找云落。

“我想解决一下我们两个的问题?”闲聊了半天,云落终于说到了点子上。

奉栾的脸色稍微有了些变化,甚至还有一点点害羞的嫌疑。

“其实我注意到了你近段时间的言行举止,我只是想告诉你。

我对你没有情情爱爱的感觉,我们可能都在做一个梦而已,仅此而已。”云落说得很直接。

直接的,哪怕是稳重的奉栾都有些接受不了。

他颤抖着嘴唇后退了几步。

“那你就当我暗恋你不可以吗?”奉栾终究还是没法相信这段时间对他嘘寒问暖的梦落是不喜欢他的。

也许女孩子比较怕羞吧。

作为男人的他应该厚颜无耻的主动一些。

或许梦落在他和胡荣之间举棋不定。

他自信可以和胡荣一决高下的。

“那当然可以,只是有些话我要说明白,因为感情上我不想耽搁别人,也不想别人耽搁我。

这段时间我来回奔波并不是想和你比翼双飞,我只是不想让事情变得更糟糕,甚至是我自己想早点离开这个世界。”

云落说得非常认真,甚至有些口干抓起桌上的咖啡一饮而尽。

但温热的咖啡入肚后,忽然觉得眼皮沉重有些抬不起来了。

大佬脑海中飞快的闪出各种可能,但最大的可能就是咖啡不正常,给人动了手脚。

因为实在是太困了,几乎倒头就要睡去了。

云落看着眼前的奉公子出现了模模糊糊的重影,她终于还是坚持不下去了,

等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云落所处的环境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此处是一个道观。

“狗子原剧情里不是奉公子家给灭门了我才来修行么?为什么我一杯咖啡下肚就给按了快进键?”

小落落,这个世界我窥探不出任何的天机,你照顾好自己。碎神号说了句毫无营养的话。

忽然一个白须老人出现在云落面前:“世间一切皆为虚妄,当你心里没有了虚妄离大道就只有一步之遥了。”

云落皱起了眉头。

不懂也不想懂。

修行她可不乐衷,天天清汤寡水的,她要给饿瘦的。

“哦,那道长你得道成仙了吗?!”云落捏捏口袋,那个冰冷的鸡腿也一并过来了。

好开心哦。

那道长气得吹胡子瞪眼:“真是孺子不可教也和之前来的那个一模一样,冥顽不灵。”

“哦,之前谁来了?奉公子吗?”云落抓住重点。

“你·······不是,他姓胡。”仙风道骨的老头拂袖而去。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

没有找到此作者的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