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仙界种田苦-第255章 肉偿
更新时间:2021-01-14  作者: yx鱼鱼   本书关键词: 仙侠 | 仙侠奇缘 | 古典仙侠 | 我在仙界种田苦 | yx鱼鱼 | yx鱼鱼 | 我在仙界种田苦 
正文如下: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https:///最快更新!无广告!

大黄就好似少女肚子里的蛔虫一般,见她那副模样,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香香肯定是想到她干出来的“好事”了吧,说来这其中还有它的参与呢!

想想到时那人即将面临的遭遇,它就觉得开心得不得了,连吃饭都能多吃下几大碗!厽厼

柳忆香见大黄笑得花枝烂颤的模样,忍不住用手捏了捏它胖嘟嘟的花瓣。

“瞧瞧你自己,现在有多胖了?”

大黄费了老大劲才从少女的魔掌之下挣脱开来,浑身散发出一股幽怨的气息。

它真不胖,哪里胖了?身材分明就长得肥瘦均匀。

大黄理直气壮的挺直了胸脯,看起来像是是在反驳她的话。惹得柳忆香闷笑出声,明决的唇角也带上了一丝暖意。

有师姐陪着她做坏事,亦护着她,她也就放松了下来。

许久都没有像现在这般轻松过了,柳忆香难得和大黄打闹了起来。

本来不打算现在就清点宝贝的柳忆香,见识到明决的阵法之后,她立马就改变了主意。

记住网址m.luoq

她倒是忘了这茬了,剑阁那人那么在意,肯定是什么好东西。

她亲眼所见,上次明决布了阵法以后,有人从一旁走过,眼神都不稀得给她们,因为那人压根就没看不见阵法里面的她们。

倏然,柳忆香拍了拍她的脑袋,连忙从灵田里面取出了两团晶莹的光团。

不拘是从灵田里面拿出东西,还是从系统背包里拿出东西,同她在储物袋里拿出东西时的波动没有多大。

在外人看来,就只能看出她是从储物袋里拿出来的东西,倒是无法窥出端倪来。

这么久以来都没出过差错,她倒是很放心,丝毫不避讳着明决。

明决也没有发现柳忆香有什么异常,待见着少女手中的光团之后,她眼中闪过意外之色,顿了顿,才道:“是个好东西,师妹可得收好了,莫叫人抢了去。”

“幸亏我机智,不然这两块光团险些就被人抢走了。”

听见少女的话后,明决眼神变得凌厉起来,“是谁?”

柳忆香歪着脑袋想了想,才冲她比划了两下。

“那人吧……背着一把阔剑,他是剑阁的修士,只不过法衣好像与平常的修士不太一样,质量看起来要上乘一些。

个子挺好的,脸吧,怎么形容呢…反正就是长得挺漠然的,他周遭的气势几乎快化为实质了,看起来就很不一般。

少女这么一描述,明决倒是从她口中的话零零碎碎拼凑出一些东西来。

最后,一道人影在她心里变得清晰起来。

脸长得漠然这一点,且还是剑阁修士,背负着阔剑,那就只有一人。

——剑阁,单封。

明决身为缥缈宗的真传弟子,藏月峰第一人,另外几个宗门的天骄她哪一个没接触过?几乎同他们每人都战过。

那单封在她手下走不过十个回合,竟也敢抢她师妹的东西?

明决显然把柳忆香的后半截话给抛到了一边,虽然没被抢成,但是他起了心思。

那就不行。

柳忆香眼珠子骨碌一转,迫不及待把她做下的壮举讲了出来。

明决:“……”

明决极为诧异的转过身,盯着少女看了许久,猛然笑出了声。

想到剑阁的真传弟子,单封。被她这个小师妹泼了一身污秽之物的模样,她就止不住想笑。

“小师妹,做得不错,对待抢宝贝的人,合该如此!”

柳忆香羞涩的笑着,摸了摸后脑勺,将面部表情拿捏得死死的。

端的是清甜可爱,人蓄无害。

“那可不,谁还能从我手中讨到好处去不成。”

大黄简直被少女的这幅表情震得哑口无言,终究还是它不够厚脸皮啊。

做不到香香这般,明明自己做下了那等猥琐至极的事情,偏生还做出一副人蓄无害的模样。

香香她……变了。

随即,大黄又陷入了沉思。

暗自回想着少女的面部表情,最后兴奋起来。

学到了学到了。

它学到精髓了,就是“无辜”二字嘛,等下次恢复本来的身子后再练习练习。

它一定不会比香香演得差。

明决饶有兴致打量着少女,“说说吧,和你现在变出的这张脸,又是什么恩怨?瞧你不停栽赃嫁祸的模样……”

柳忆香眨眨眼,意味深长道:“怎么会呢?哪有什么恩怨。我与她哪儿来的恩怨,这不是送她一份大礼吗?想必她很喜欢罢。”

明决深深的看了她一眼,没恩怨才怪了呢,她这小师妹,心还真不是一般的黑啊。

但黑不黑的有什么关系,她自会护着。

柳忆香没再谈论曲粥的事情,反而爱不释手把玩着手中的两坨光团。

明决见柳忆香眼中满是好奇,一点也不着急的模样,顿时就看出柳忆香可能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

“师妹不知道这是什么吧?滴血认主试试。”

少女没着急,笑眯眯问道:“师姐这是什么呀?”

小师妹软软糯糯的喊了一声师姐,可算是甜到她心里去了。

她不自觉就放柔了声线,同她娓娓道来。

原来泥沙兽叫旻浆。

她倒是没猜错,那些晶莹的土黄色晶片就是宝贝,只不过得收集到一定的数量以后才能成。

原来这两坨光团就是剑阁那人口中所说的“甲胄”呀!

穿上它,便能抵御金丹修士的攻击。

甲胄具体的极限在哪里,还得看穿戴它的主人,修为在哪里。

以柳忆香现在的修为,若是同甲胄缔结血契的话,差不多能接下金丹中期修士的攻击。

倒还真是不可多得的防御宝贝,若是穿上它,那她岂不是在这片五行秘境中都能无敌了?

柳忆香心神微动,便把心中的问题问了出来。阅笔趣yuebiqu厺厽

明决笑了笑,“它能替师妹抵挡金丹以上的攻击力不假,但有个前提,那就是别人也没有穿戴这个甲胄,不然当甲胄感受到同类时,便会失去防御的效果。

若是遇上甲胄的克制之物匠心,它也会失去效用。

甲胄虽好,但却需要提前用灵气充能,不然也只相当于是普通的护身法衣罢了。

理论上说是可以,前提是师妹必须要有足够的时间以及灵气,来给甲胄充能。”

得知到这个结果以后,柳忆香也不丧气,反正她有的是时间。

甲胄的条条框框虽然比较多,但仍然不能否定它是不可多得的宝贝。

因为土灵晶片在外界,是极为罕见的,只有在这种土灵气充裕的地方,才会生成这些。

不收集到一定的数量,那些晶片压根就没有多大的作用。厽厼

相较于没收集到足够多土灵气晶片的修士,在这片秘地里面,她已经处于无敌的状态了。

柳忆香凝聚出一道灵气,割破了指尖,白皙的手指上顿时溢出血珠。

将血珠滴到了稍大一些的光团上边,光团霎时就生出了变化。

光团分散开来,又回到了最初拾到它的模样,呈一片一片的状态。

晶莹剔透的光甲无风自动,紧紧贴着她的身体,自动调整成适合她身量大小的甲胄。

她用心神感知了一下,不由露出惊奇的神色来。

因为她发现这光甲竟还能由她心念变化而动,想把甲胄调整到什么程度就能调整到什么程度。

最后,甲胄隐到了里衣里面,紧贴着她的肉身。

看着手心里的另一块小些的光团,柳忆香不禁对明决生起了一丝歉意。

这个光团,她打算拿给大黄用。

罢了,想来师姐也不差这样的宝物,不如还是多做些灵食来补偿她吧。

但有些话还是要说清楚的,不是她不看重师姐,在这段时间的相处里,她早已把人当成了她的师姐。

在土灵气晶片糅合成两个光团时,柳忆香心中就有了个猜想,当时还没遇上明决,她的本意就是她一个,大黄一个。

少女的神色中带了一丝认真,一板一眼道:“师姐,对不起,这块光团我还有别的用处。”

见到少女愧疚的神色,明决只觉得她更可爱了。

“师姐我还差这点子东西?若是真觉得不能给我而感到太内疚的话……不如就肉偿吧?”

柳忆香点点头,“但凡师姐想吃什么灵兽的肉,我就是不会做也必须会做!”

“好”

把另一块小些的光团给了大黄,不过片刻时间,花瓣也套上了一层甲胄。

在接下来的时间里,明决、柳忆香连同大黄,在月色到来的时候,三人便一起打坐修炼着。

待到了早上时,便继续往深处行走,寻找着秘境里面的灵植。

在木灵气充足的这片秘地里面,生长着外界许多比较珍贵的灵植,便是能入明决眼的,也被两人找到了一些。

明决什么宝贝没见过,能入她眼的,必然是一些极为珍贵的灵植。

这次柳忆香就没再要了,反而一脸坚决,推给了明决。

师姐本来就对她极好了,一路上有什么不管遇上好东西都给了她,她再要就说不过去了。

她有一亩随身携带的灵田,还有一眼灵泉水,有这样的宝物,什么东西她种不出来呀。

在明决把灵植挖起来的那一刻,柳忆香悄悄咪咪从土里弄出了一截残余的根须,不动声色送到了灵田里面。

而那株灵植的根须没甚作用,比较珍贵的是它的枝叶,有根须的话,才能更好的将它的药性精华保留下来。笔趣阁flyncool厺厽

只是失去了一点子根须罢了,无关紧要的。

何况这根须可不是她故意给截断了,是她在土里面找到的,柳忆香倒是半点不心虚。

柳忆香弄出来的小动作,明决倒是没有在意,她只是以为柳忆香好奇罢了。

杀掉灵植身旁的守护灵兽,取走那株珍惜的灵植后,两人一花儿又继续上路了。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

没有找到此作者的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