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仙界种田苦-第200章 吴安的选择
更新时间:2020-11-22  作者: yx鱼鱼   本书关键词: 仙侠 | 仙侠奇缘 | 古典仙侠 | 我在仙界种田苦 | yx鱼鱼 | yx鱼鱼 | 我在仙界种田苦 
正文如下:
大黄从她这里拿走一千斤灵米时,心中还纳闷呢,它要这么多灵米去作甚?

当柳忆香得知大黄要了千斤灵米,只是拿去全部煮好放在储物袋里,饿了就吃时。

少女的嘴角抽了又抽,终是没忍住翻了个白眼,等大黄闭关出来,吃了千斤灵米的它,不会就胖得和个球一样去了吧?

到时连行走都费力,她不是很敢想象那等美妙的场景。

柳忆香很是怀疑大狗的饭量,这千来斤灵米,半个月应是吃不完吧?

若是吃完了,那大黄就和小猪崽子没有什么区别了。

柳忆香在准备着之后的内门考核一事,把在藏经阁新学到的法诀拿出来练了练。

整日基本上就是炼丹、种田、修炼法诀,日复一日重复着。

她以前种植的灵种,当灵植成熟时,所增加的灵气值已然达到了上限,再也无法更近一步。

上次完成收集任务攒下来的金币也只有二十一个,买些一品灵植尚可,若是想买二品灵植,根本都不可能买得到。

二品灵种最便宜的也要五十枚金币,罢了,再攒攒吧。

灵植商城里面的灵种都是她不太需要的,买来也没多大用处,灵气值又没法增加,还不如多攒些,攒够五十枚金币再买二品灵种。

柳忆香心念一动,系统面板浮现在眼前:

人物:柳忆香

地图:元界

农场等级:25

经验值(灵气值):1030/3000

灵泉:1

灵田:一品灵田,云梦

百宝探囊:3/3可使用

商城:灵植商城已解锁(可展开)

背包:25格,可展开——

“——未去壳灵穗×2036斤,赤月牛×1,木云兔×9,玉兰芝×1,乌灵草×789,玉竹×723,茯苓豆×871,朱果×578,天星藤×528,三叶莲×227,养气丹×149粒,辟谷丹×3293粒,下品灵石×1232枚,中品灵石×8枚,上品灵石×1枚,元界地图册×1,止血散×11,缕金百蝶穿花肚兜×1,防御阵盘×3,敛息阵盘×1,幽阴石精×40枚。”

赤月牛的存货挺足,木云兔还有九只,乌灵鸡早就被她和大黄吃完了。

想起炙烤乌灵鸡的滋味儿,柳忆香喉咙动了动。

大黄闭关了,嘴馋也只能自己做。

柳忆香以前觉得她厨艺还算尚可,但尝过大黄做的那么多灵食后,她的嘴早就被养刁了。

不管做什么,吃起来都感觉差那么点味儿,但她也不是骄奢的人,不好吃也吃了下去。

毕竟是自己煮的,而且这还是灵食,她自然做不到浪费。

炼制辟谷丹与养气丹的灵植,在系统背包里堆积了很多,就这,还是她这段时日练了些丹药后剩下来的。

饶是如此,这个数字也极为可观。

若不是怕冒冒失失惹人怀疑,柳忆香都想把这些灵植拿去换成灵石了。

想了想,少女只得作罢。

灵锄、乾坤玉壶、秋水剑,这三种灵器她都放在了灵田里面。

放在云梦中的灵器什么的,都随她心念取用,很是方便,柳忆香就没放在系统背包里面占位置。

只是灵田种植却不行,不能像收取灵器这般,只需心念一动,灵器就会出现在她手中。

必须得亲自进入灵田里面,亲力亲为,现在还多了沤肥这项任务,而沤肥,她又没有肥田的东西,就只能去收集灵兽粪便,光是想想就令人绝望。

对系统背包里的物品大致有数以后,柳忆香便开始着手修炼起了新学到的两门法诀。

——人阶上等敛息术与人阶上等赤焰拳法。

赤焰拳与火球术是完全不同的法诀,难度还是有的,直到现在她也只是知道了赤焰拳是怎么修炼的,还没法打出赤焰拳。

时间就这般枯燥的过去。

在闭关之中的吴安,也从打坐中醒来。

一出门,便听见到处都有修士在说着内门考核的事情。

惹得他满是迷茫,他打坐的时间难道已经过去了很久吗?

怎么突然就要内门考核了?

吴安感觉内门考核离他很遥远,此时听见到有种不真切的感觉。

连忙询问了同门修士,这才得知,离内门考核仅仅只有七日的时间了。

缥缈宗今年也不知是和缘故,竟会破例让炼气后期的修士参加,吴安满是震惊,不太敢信,又询问了许多修士,得到的回答都是一样的。

他才真的相信了。

得知炼气后期也能参加内门考核,吴安很是欣喜,颇有种馅饼砸到头上的感觉。

他半点都不带犹豫的,瞬间就决定下来要参加内门考核,就算是得不到奖励他也在参加。

这次内门考核,对他来说,其实也是一次不小的历练。

吴安灵根资质乃七成水灵根,资质还是不错的,再加上他在修炼上面下了很多心思,很是刻苦,心性也豁达,闭关以后,修炼速度飞快,现在已然晋升到了炼气后期。

而他会这么快晋升的原因,与柳忆香给他喝的灵泉水离不开关系。

吴安那时还处于凡人的界限中,饮下了带有微弱灵气的灵泉水,那丁点灵气,多多少少也为他净化了体内的一些杂质。

现在他距离筑基期,仅只有一步之遥。

但不知为何,他明明就感觉到自身快要触摸到那层界限了,但越是心急,便越是不得其法。

此次出关,正是想与宗门内的同门,交流一下心得,看看能不能对比一下别的修士,从而找出他的问题。

他之所以这么努力修炼,是想早日筑基,回一趟凡俗界,看望血亲。

爷爷和奶奶年龄也愈发大了,不知他们身体如何,他……有些想念奶奶做的腊鱼了。

吴安心知他再回去修炼也无济于事,在那层界限上面困了那么久,还是不得其法。

其实他心中有了些大致的猜想,或许就是因为他太心急,太想回临水村的那个家了,才会导致迟迟无法晋升。

修炼的确是没办法急于求成,与其回去闭关,不如出来走走,放松一下心情,把心中的紧张感散散,说不定哪天就水到渠成晋升筑基初期了呢?

也不知柳忆香有没有把强身健体的丹药带给爷爷?

吴安不禁有些担忧,听众多同门说修真界尔虞我诈,不知她能不能安全归来。

由于吴安出关的时候,并没有碰上谢非玄,不然可能会由此得出柳忆香应该也历练归来了。

虽说宗门规定历练的时间是半年,但超出一些时间也是可行的。

就算出门历练的修士,提前两个月启程,也不一定能在半年之内回来,因为修真界充满了不确定,会遇上各种各样的意外。

宗门规定的历练时间是半年,没有要求修士必须在半年内回来,所以说他并不能确定柳忆香何时能归来。

他和柳忆香是从同一个村子出来的,在路途上也曾打闹过,又有幼时喊她为姐姐的缘故在,自然比别的人要同她亲近几分。

想到他当初用着软软糯糯的嗓音,喊柳忆香姐姐的时候,吴安莫名觉得有些羞耻。

他离开父母、亲人,离开熟悉的家已经一年多了。

在这一年多的时间里,他什么都是靠的自己,心智成熟了许多,自然无法再喊出姐姐两个字。

想到自己有那么一段历史,他就忍不住有些羞耻。

少年经过修炼的缘故,身子在慢慢抽条,就是有些瘦弱。

柳忆香忽地松了口气,紧绷的身子放松下来。

敛息术且算是练成了,修炼敛息术时,必须得把全部心神都集中起来,万不能走神或者是失误。

不然日后使用敛息术时,不小心岔气了,气息就会被敌人察觉,很有可能导致丢了小命。

柳忆香对敛息术很是上心,毕竟出门历练,少不得要用到敛息术的。

虽说用敛息阵盘,但她没那个必要次次都用阵盘,还不如自己学会敛息术,既省下了灵石,还多学会了一门法诀。

万一哪天敛息阵盘准备得不够,又急需用敛息术收敛气息,而自身却不会,那怎么办?

自己会这门术法,不比什么都强吗。

身子一放松下来,柳忆香难免就想吃点什么东西。

但是大黄去闭关了,她也实在是吃够了自己煮的灵食,想到灵食堂的灵食,少女的眼神一下子就变得晶亮晶亮的。

顺道正好去坊市一趟,把这些堆积下来的辟谷丹和那株玉兰芝给换成灵石。

一般来说,像他们这种低阶修士是极为需要用辟谷丹来饱腹的,因为无法做到真正辟谷不吃食物,所以说,辟谷丹是低阶修士的必需品。

也没有人会如柳忆香这般,拥有一片随身携带的灵田,带灵田也罢了,还拥有一只能为她做灵食的灵厨狗。

只有像她这样的人,才会认为辟谷丹是没多大用处的。

说来也是她所拥有的灵米很多,炼制辟谷丹的灵植又存了许多份,炼制一炉辟谷丹,也就是那么一会儿的事情,自然不愁吃喝。

她现在也是不差灵石的主了,一顿几百枚灵石的灵食,还是吃得起的。

更何况还找到了周瞿这样的移动宝库,大黄也考核了灵厨师,到时还能去灵食堂赚灵石,她也是有狗子养的人了,花起灵石来自然也不心疼。

当初她和大狗拮据的模样,一枚灵石都要掰成两半来花,简直是想起来都要落泪。

若是其他修士知道了,定要骂她一句:如果嫌弃这样拮据的修炼资源,不若把它让给我!

到灵食堂吃了三份灵食,花了一百二十枚下品灵石,柳忆香心满意足的去了坊市。

没多久,就以二十枚下品灵石的价格卖出了玉兰芝。

本来想再买些东西的,但在坊市晃悠了一圈,也没选到趁心意的东西。

不过倒是让她看见了她一直想找的人影,吴安。

吴安没法踏过那道门槛,整日便在坊市、藏经阁、任务堂来回走动,期望能放松一下心境。

倒是恰好碰上了柳忆香。

她先发现了吴安,慢悠悠接近了他,拍了怕比她矮了半个头少年的肩膀。

“吴安。”

少年听见有些熟悉的声音,猛然转过身,打量了少女,发现她的修为他没法看透。

心中有些惊奇,但仅仅是瞬间,吴安便急忙道:“师姐,我爷爷他们怎么样?身子骨可还健朗?我爹和娘近来怎么样?他们……有没有想我?”

柳忆香:“……”

问了半天,也没一句是关心她的,好歹也是同一个村出来的。

罢了,终究是她错付了。

少女面无表情道:“吴爷爷他们身子还算硬朗,强身健体的丹药也吃了,想你倒也是挺想的。就是……”

吴安心中一咯噔,忙道:“怎么了?”

“吴爷爷每天傍晚都会到村口坐会儿。”

吴安一听,几乎快落下泪来。

爷爷……是在等他吧?

少年看着她的神色有些莫名其妙,柳忆香这是怎么了?

她能站在这儿,说明在外界遇上的危险肯定都是克服了的,吴安心中的确是担忧过,但真要开口,他又不知道如何说,直男吴安便也没问。

得知家中一切安好,吴安一直紧绷着的心放了下来。

对柳忆香道谢后,便告别了。

没过两天,刚刚放下心,处于睡梦之中的吴安,阵阵心悸感传来,猛然从睡梦中惊醒。

少年大口喘着气,坐在窗沿。

他……做梦了。

梦里发生了很不好的事情。

梦境很模糊,是关于他爷爷的,好像是从那片山坡滚了下来。

山顶有一道长长得血色,蔓延到山脚。

吴安依稀觉得他不应该会做这样的梦,若只是梦还好,但一阵又一阵的心悸感传来,让他心中有了不好的预感。

爷爷,恐怕是出事了。

吴安心中

没过两天,刚刚放下心,处于睡梦之中的吴安,阵阵心悸感传来,猛然从睡梦中惊醒。

少年大口喘着气,坐在窗沿。

他……做梦了。

梦里发生了很不好的事情。

梦境很模糊,是关于他爷爷的,好像是从那片山坡滚了下来。

山顶有一道长长的血色,蔓延到山脚。

吴安依稀觉得他不应该会做这样的梦,若只是梦还好,但一阵又一阵的心悸感传来,让他心中有了不好的预感。

请记住本书域名:。笔趣阁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biquge9.cc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

没有找到此作者的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