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门旺女正当嫁-第七十九章 赏银 诊金
更新时间:2020-06-30  作者: 乖乖文文   本书关键词: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农门旺女正当嫁 | 乖乖文文 | 乖乖文文 | 农门旺女正当嫁 
正文如下:
“把这副药煎了,愉妃娘娘醒来让她立刻喝下去,然后每四个时辰再喝一次,不要间断。”

“另外,让愉妃娘娘每日最少喝五杯茶水,就是我说的那两种茶。”

“另外,需要忌口的东西和可以多吃的东西我都写下来了,你们按照上面的准备就好。我想剩下的事情胡大夫就能处理了。”

盛浅予对着满屋子王权贵族说完这几句,转头看向容逸,那意思是,赶紧让人把她送回去。

此时都快接近子时,不知道廷煊有没有睡,她真的很担心。

好在容逸看出了她的意思,眼底划过笑意,不等上位皇上开口,他先站出来了。

“皇祖母,皇伯伯,今日天色已晚,逸先派人送盛大夫回去,有什么事以后再说。”

“逸儿着什么急?本王妃问你,愉妃娘娘的毒素全都清理出来了吗?”

容王妃站出来拦住容逸,眼底带着几分厉色的询问盛浅予。

盛浅予对这个容王妃是真的不喜欢,嘴角轻扯,“愉妃娘娘体内还是残留了一些毒素。不过,绝对不会再有生命危险!我开的药方就是排毒的,按时喝药,不出七日就能全部清除。”

“七日后,胡大夫稍微开一副调理的方子再喝上三日基本就没问题了。”

“当然,愉妃娘娘中的毒虽然清除了,但身子毕竟受到了损害,怎么着也要仔细调养个半年才能完全恢复。”

盛浅予直接把调养过程说完,免得这些人再一点点的问,浪费时间。

“你这是什么态度?不懂规矩吗?你以为这屋子里都是什么人?由的你在这......”

“噗这位王妃娘娘,我本就是普通百姓,自然不懂宫中规矩!不知我现在能不能出宫了?”

盛浅予急着回去,更是不喜欢容王妃这副瞧不上她的样子。

她帮着把人救回来了,好像还是这位容王妃的亲姐妹,她不感谢就算了,竟还直接质问起她来。

盛浅予自觉并不比任何人低一等,大家同样是人,她帮着救人,就算这些人没有感激,也不至于把她看的很低。

若是如此,以后这皇宫的人她可一个都不救了。

什么王权贵族,她现在只想回去见儿子!

“母妃,您还是进去看看姨母如何,这边的事情儿子来解决。”容逸眼看着容王妃的脸色沉下,赶紧上前。

主位上坐着的太后和皇上此时看向盛浅予也多少生出些不喜。

他们是皇家人,身边围绕的人无不对他们恭恭敬敬,唯命是从。

还真没有见过像盛浅予这般好像不把他们看成尊贵无比的人上人。

不过,他们心中还是有些顾忌她有可能是缘笙谷的人。所以,只是脸色难看了几分,倒没说什么。

容王妃虽然生气,但感觉到容逸握着她胳膊的力道稍微增加,她也没说什么,轻哼一声,带着人直接进了里间去看愉妃。

盛浅予半垂着眸子,脸上神情淡淡,渐渐捏紧手里提着的包袱。

不是她不知分寸,实在是那容王妃有些没事找事。

既然人家看她不顺眼,她也不能站在这里白白的受人侮辱不是。

而且,她很确定,皇家这些人是不会把她如何的。

她刚救了人,若是这些人把她处置了,传出去,这皇家的脸还真是丢尽了。

“羽千,送盛大夫回去。”容逸扬声吩咐。

羽千从大殿外进来,“是。”

对上位的人行了礼,羽千才看向盛浅予,“盛大夫,请。”

盛浅予点头,然后没什么表情的看了容逸一眼,转身离开。

大殿里那些人对她如何评价她都无所谓了,她此时只想远离这个大牢笼。

随着羽千走出殿外不远,一个小公公捧着一个托盘走近,尖着嗓子道,“羽护卫,这是皇上赏给这位大夫的黄金。”

盛浅予转头,黄金?

“盛大夫......”羽千转头看盛浅予。

盛浅予看着托盘上十个大金元宝,眼底一亮,抬手,连着托盘上的布一包,“多谢,诊金我就收下了。”

你说是赏赐,在她看来是救命的诊金。

用这些金子换一条人命,真的不多。

那小太监听言,尬笑一下,看着盛浅予提着黄金离开,也转身回去复命。

羽千看了看身边走的有些费劲的盛浅予,“盛大夫,我帮你拿一个包袱吧?”

盛浅予挑了挑眉,“不用,我能拿的动。”

她这会儿心情好转了一些,主要是皇帝还挺大方。

这包袱里的黄金有十斤重,也就是一百两黄金。

她刚刚换算之后,发现这些金子能换一千两银子,瞬间觉得跑这一趟也值了。

虽然耗费了几个时辰,还被人瞧不起。

但,只要有银子,心情还是可以慢慢恢复的。

另外一个包袱里的药材对她来说也是宝贝,还是自己拿着吧。

羽千看着盛浅予的侧脸,微微扬眉,第一次发现盛姑娘还有这财迷的一面。

盛浅予提着东西走了很远才走到停马车的地方。

这回去和来的时候待遇真的不一样。

刚刚时间紧急,她直接坐着马车到了后宫。

现在靠着两条腿走了很远才能坐上马车。

好在一切顺利,盛浅予上了马车,车子很快出宫,然后回了院子。

盛浅予刚推开车门就听到院子里廷煊断断续续的哭声。

心立刻充斥着心疼,盛浅予跳下马车,小跑到门边推门。

啪啪啪......

“金子,快开门!我回来了......”

敲完门,听到里面主屋有开门声,盛浅予才转身对羽千摆手,“羽护卫快回去吧,谢谢你送我回来。”

“我看着盛大夫进去再回。”

盛浅予点头,也顾不得羽千了,在大门开了之后,立刻把手里的两个包袱扔给开门的牛亮,她则是快速朝屋子里跑。

羽千看此,驾着马车离开,牛亮也关了门跟着往回走。

盛浅予进屋之后就把自己身上的外衣脱了,快速的洗了手就去抱廷煊。

“宝贝,好了好了,不哭,不哭......”盛浅予抱着廷煊轻哄,眼底全是心疼。

“娘,娘......”

“哎哎哎,娘在呢,在呢,娘以后绝对不把你放在家里自己出门了。”

盛浅予轻轻拍着廷煊的后背哄他睡觉。

都这么晚了,这孩子还撑着不睡,她以后是真的不能随便把他放在家里了,尤其是晚上。

盛浅予哄了廷煊好一会儿才抬头,看金子眼圈红红的站在面前,“金子,你哭了?”

金子有些不好意思的吸了吸鼻子,扭捏着,“我,我没......”

“姑娘,他是看廷煊一直哭,又哄不好,自己也跟着哭了。”

牛亮把两个包袱放下,眼睛看着那个黄色布包,很想看看里面的东西是不是自己想的那个。

金子被牛亮揭底,用胳膊撞了撞牛亮。

牛亮不在意的一笑,走到不远处的椅子上坐下,“姑娘,我摸着那个包里面像银子,是不是皇上赏的?”

盛浅予轻轻摸了一下快要睡着的廷煊的脑门,“什么叫赏赐?那是皇上给的诊金。我救活他心爱的妃子,他付给我银子,这是天经地义的。”

盛浅予不喜欢赏赐这两个字,显得她是低人一等的。

虽然她心里很明白这个时代就是这样,但她就是反感。

当初第一次见到容逸的时候她没从容逸身上感受到那种轻视,所以,心里没有多少的排斥。

今日见到那满屋子高高在上,不可一世的尊贵人儿,她心里莫名的就开始抵触。

加上她本就有些不情愿进宫,还担心着廷煊,性子便有些急躁。

如今看到孩子,还得了那么多金子,她倒是有些觉得刚刚在大殿上不应该和容王妃那般说话。

不过,说都说了,现在后悔也无济于事,她以后还是少接触皇家人,然后尽快找到魏敬仪报仇,尽快离开京城这个满是权贵的是非之地。

“牛大哥自己看,这些金子出门带着也不方便,牛大哥明日找个地方全都换成银票吧。”

她不打算在京城久留,身边的东西能轻便的尽量简化。

那边牛亮打开包袱之后就愣住了,看着金元宝的眼珠子几乎瞪出来。

惊呼,“这,这么多!”

连那边不好意思的金子也愣住了,“姑,姑娘,这些都是,都是......”

盛浅予刚刚已经激动了一路,现在很是淡然,“对,全都是诊金,我可是救了一个娘娘的性命,皇帝如果随便给点银子打发,传出去可就太小气了。”

她不知道是,皇上给她这么多金子,更多的原因是以为她有一个缘笙谷的神医做师傅,想要拉拢她。

“天哪!姑娘,咱们以后什么都不用做了,这辈子的吃喝都不用愁了。”

“金子,你可不能因为这些银子就偷懒,那医书你还是要好好的看,以后要凭自己的本事挣钱。”

听到金子这些话,盛浅予脸色严肃了几分。

她是很喜欢银子,但她不认为这些银子就够花一辈子了。

以后离开京城,他们还不知会在什么地方落脚,到时候种种意外加上各种开销,银子很不禁花的。

金子听言,立刻收敛了脸上的笑,“姑娘,我知道我知道,金子肯定不会偷懒的。姑娘挣的银子都是姑娘和廷煊的,金子不要。”

“好了,我就是提醒你一下,我挣的银子是咱们四个人的,不光是我自己的。最主要的是,你自己也要有本事才可以。”

“嗯嗯,我记着了姑娘。”

盛浅予点头,“牛大哥,这金子您先收起来,明日出去找个靠谱的银庄换成银票。要小心一些,别被人盯上了。”

“姑娘放心吧,我明日先出去转转,找到之后咱们一起去。”

“也可以,我来京城这么久还没出过门,明日上午休息,下午咱们一起出去转转。”

“恩。”

金子走到盛浅予身边的椅子上坐下,看到廷煊已经睡着,好奇的问道,“姑娘,皇宫长什么样子?里面好看吗?”

“这个......”盛浅予耸耸肩,“进去的时候太着急了,出来的时候又太激动了,我没注意。”

金子闻言,失望的啊了一声。

盛浅予噗嗤一笑,“就是房子多点,豪华一点,别的也没什么了。”

盛浅予觉得应该就跟现代的故宫之类的差不多。

“哎,有机会我真想去看看。”

“那就等以后吧,快去收拾一下休息,都子时末了,再不睡天都要亮了。”

金子站起身,“好,那我先去休息,姑娘也早点睡。”

“恩。”盛浅予应下,转头,“牛大哥也去吧,太晚了。”

“我先去厨房把给你留的饭菜端来,白日里你没怎么吃东西,吃点再休息。”牛亮起身,一边说话一边往外走。

“牛大哥一说我还真有点饿了。”

“等着,马上来。”

“好。”

翌日,盛浅予睡到快午十才起床。

可能是昨日盛浅予出去太久,廷煊说什么都不松开盛浅予,就让她抱着。

“宝贝,你让娘亲洗个脸啊。”

“啊!”廷煊声音拔高,紧紧抱住盛浅予的脖子。

“好好好,不洗不洗,娘亲就这样臭臭的抱着你,小坏蛋。”盛浅予只得顺着。

抱着廷煊踱步到大厅,把门打开。

院子里,金子在擦马车,牛亮在喂马。听到开门声,两人一起转头。

金子扔下手里的毛巾,小跑着朝这边跑来,“姑娘,我和牛大哥出去转了一圈了,我们打听了一家银庄,是属于朝廷的,大家都说他们是最好的,咱们吃完东西就去吧。”

“好,不着急,廷煊今日粘着我,等会儿再做饭。”

“姑娘,你不用做了,牛大哥煮了粥,热了包子,咱们吃包子,好不好?”

“好呀,那我去擦擦脸,你们端进来。”

“嗯嗯。”

金子活力十足,小跑着去了厨房。

盛浅予回房间,往盆子里倒了些热水,坐在椅子上给廷煊擦了擦脸和手,自己也简单洗漱。

弄好之后,牛亮和金子已经把饭菜摆好。四人围着圆桌就坐。

“姑娘,我们不会做菜,要不咱们请个婆子吧,这样姑娘还能稍微休息一下。”牛亮提议道。

他只会煮粥,就是把小米洗干净放在锅里小火煮,别的基本都不会。

“请婆子?”

“对呀。”

盛浅予想了想,随后摇头,“年前就先不请了,等春节后咱们买了院子再说,接下来我应该不会出门了。”

“行,都听姑娘的。”

“快吃,吃完饭咱们出门。”

“恩。”

咚咚咚......

“我去开。”听到敲门声,金子站起身,小跑着出去。

盛浅予用勺子一点点在喂廷煊粥,放下勺子给廷煊擦嘴之后,再抬头,容逸背着手进来了。

“世子爷?”盛浅予怀里抱着廷煊,看到容逸,微微拧了一下眉头,也没打算起身。

那边牛亮则是赶紧放下筷子行礼。

容逸不在意的摆摆手,让牛亮起来,他自己则是坐在盛浅予对面。

“羽千,把东西给盛大夫。”

盛浅予转头看向羽千递过来的一个信封,疑惑的看了容逸一眼,抬手接过。

打开信封,廷煊抬着小手去拿,盛浅予把信封里面的两张纸拿出来,信封给廷煊玩。

“银票?”

两张一百两的银票。

“这是丞相府的一点心意,谢谢你救了愉妃娘娘。”

盛浅予把银票放在桌子上,没说收也没说不收,看着容逸问道,“丞相府是你外祖家?”

昨日在皇宫,容逸说那个中毒的娘娘是他的姨母,如今又来一个丞相府,应该和那个愉妃娘娘有很亲密的关系。

“不错。愉妃是本世子的亲姨母,是我母妃的妹妹。丞相府是我外祖父家。”

盛浅予浅浅一笑,“我明白了。不过,昨日皇上已经给了我诊金,你们不需要再给我了。”

容逸眼底带着笑意,看了一眼玩的不亦乐乎的廷煊,眉眼不觉更加温和。

“没关系,你拿着吧,这本就是你应得的。另外,那百两黄金你应该想要换成银票,本世子直接给你带来了。”

容逸话落,羽千又拿出一个信封给盛浅予。

盛浅予眼帘微动,眼底神色幽幽,没有说话,也没有去接。

容逸柔和一笑,“你若是自己去换,会被银庄外很多人盯上,这个院子说不定也会有人过来。”

闻言,盛浅予接过羽千手里的信封,“牛大哥,将那包金子给世子爷。”

“好。”牛亮应声去拿。

盛浅予不说话,低头,拿勺子喂廷煊喝粥。

廷煊手上摆弄着信封,也乖乖的喝粥。容逸神色温柔的看着。

待牛亮拿着包袱递给羽千后,羽千朝牛亮递了个眼色。

牛亮犹豫了一下,走到金子跟前,拉着金子和羽千一起出了主屋。

盛浅予看着,蹙眉,视线落在容逸身上,“世子爷有话要说?”

“不错。”

盛浅予垂眸,“恩。”

“昨日,本世子的母妃说话有些不好听,你别放在心上。”

盛浅予惊讶抬头,而后轻轻一笑,“世子爷不必跟我说这些话,容王妃是高高在上的王妃,我只是一个普通的百姓,自然不敢放在心上。”

事实上,她也确实把昨晚的事情放下了。还担心了一下自己以后会不会有麻烦呢。

生活在这个时代,就要接受这个时代的规则,她很明白这一点。

“那就好。本世子的母妃就是性子有些急,心地其实很好。平常也习惯了下人的顺从,与百姓更是没有什么接触。”

盛浅予眼底情绪翻涌了一下,这是在解释?

眼帘微动,抬眸,盛浅予弯唇,“世子爷不需要多说,民女昨日做的也不对。”

容逸不在意一笑,话题一转,“盛大夫可愿留在京城,一直做本世子手下大夫。”

①精彩小说《》连载于看书堂免费小说网,更多关于《》内容,

请关注看书堂免费小说网。本站已开通手机()阅读功能,敬请通过手机访问《》最新情节!

②本站所收录精彩小说《》(作者:)及有关此小说《》

评论所代表观点,均属作者个人行为,并不代表本站立场。

③书友如发现本小说《》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希望您多多支持本站,非常感谢您的支持!

④《》是一本优秀小说,情节动人,为了让作者:能提供更多更好的作品,请您购买本书的VIP、或多多宣传本书和推荐,也是作者的一种另类支持!小说的未来,是需要您我共同的努力!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

没有找到此作者的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