娘子万安-第三百三十三章 撑腰
更新时间:2020-11-21  作者: 云霓   本书关键词: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娘子万安 | 云霓 | 云霓 | 娘子万安 
正文如下:
昏暗的灯影晃动。

一个黑影将保儿小小的身子完全笼罩住。

保儿再也忍不住张开嘴大声呼喊,尖叫的声音还没有传出去,先被人捂住了嘴。

“唔唔唔”保儿奋力挣扎,顾不得脚上的伤,手脚并用想要从谭三爷手掌中挣脱,可他毕竟是个孩子,只挣扎了两下就被按住了脚,正当保儿无可奈何时,紧接着保儿就看到谭三爷伸手入怀。

保儿瞪大了眼睛,谭三爷定然是要拿杀他的利器,惊骇之中保儿几乎要吓得晕厥,就在这时门被撞开。

谭三爷听到声音不由地动作一滞,他转头向门口看去,只见几个衙差闯了进来。

谭三爷不禁怔在那里,趁着这个机会保儿张嘴狠狠地咬在谭三爷手上,谭三爷吃痛松开了手,保儿一边大喊一边向旁边躲去:“救命……救命,他……他要杀人……他……”

冯安平走到瑟瑟发抖的保儿面前:“来人,将此人拿下。”

谭三爷看看冯安平又看看吓得面色大变的保儿,神情有些茫然,显然没有料到会是这样的场面。

眨眼的功夫衙差就将谭三爷围起来。

谭三爷看着冯安平等人,尽量情绪平静:“你们是顺天府衙的人?我是府军后卫总旗谭子庚,今日跟着我叔父前来安济院帮忙,发现安济院中有人身故,这才让人知会顺天府衙,那具尸身不在这里,你们随我去后院吧!”

冯安平没有理会谭三爷,走上前几步看向保儿,低声问道:“方才发生什么事?有本官在这里,你直管说出实情。”

保儿鼻涕眼泪直流,神情仓皇,见到穿着官服的冯安平,立即扑过去:“大人……谭三爷……他想要杀我……”

谭三爷听得这话一脸诧异:“保儿是不是弄错了,我只是要问你两句话,你方才乱动,我怕你脚上的伤口裂开因此伸手制止怎么会杀你?”

保儿不敢去看谭子庚。

冯安平看一眼几个衙差:“搜检他身上可有利器。”

屋子里灯光晃动,昏黄的光照得谭子庚面色阴沉不定,眼见这衙差上前谭子庚立即皱眉道:“我看谁敢无礼就算是顺天府衙门也不该这样不分青红皂白上前搜身我也是朝廷官员,怎容你们这般放肆?”

说话间,焦仲端着刚刚熬好的粟米粥进了门眼前的景象让他愣在那里他离开的时候只有保儿躺在床上,怎么现在府衙来了人,而且……衙差还围上了谭三爷。

“这是怎么了啊?”焦仲道。

“爹爹。”保儿冲着焦仲喊叫。

焦仲放下手中的粟米粥快步走上前。

冯安平放开保儿这才向焦仲问道:“你去了何处?”

焦仲道:“我出去时遇到了谭家管事管事说大厨房熬了粟米粥让我去取一碗给保儿吃我去的之后粥还没有熬好于是耽搁了一会儿。”

焦仲说完就去问保儿:“保儿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不等保儿说话,冯安平看向谭三爷:“你家小儿说,有人要杀他。”

“谁?”老实巴交的焦仲紧张地挺直了脊背,“保儿,你说是谁?谁要……要杀你?”

保儿飞快地看了谭三爷一眼:“是他他杀了蓁姑还要杀我。”今晚遇到的变故太多到了这时候保儿再也支撑不住大声哭了起来。

焦仲震惊地看着谭三爷,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谭家人杀了蓁姑还要害保儿?这怎么可能?

“你再说一遍”冯安平道,“他杀了谁?”

“蓁姑,”保儿道,“我之前听到谭三爷说要杀了蓁姑,蓁姑吓得跪地求饶,后来谭三爷发现了我,我慌忙逃走时才从房顶跌了下来,刚刚谭三爷来问我,问我是不是偷听到了他和蓁姑说话。

他都知道了,蓁姑定是他杀的,现在他要杀了我。”

冯安平接着道:“你听到谭三爷与蓁姑说了些什么?你一字不差地说出来。”

保儿看着冯安平,紧张地舔了舔嘴唇:“谭三爷说,眼下京中四处捉拿买卖私货的商贾,若是让他听到有什么闲言碎语,他定然会杀了蓁姑。

蓁姑说,她就算死也不会说出任何对谭家不利的话,求谭三爷饶她一命。

谭三爷让蓁姑立即离开京城,再也不要回来,蓁姑不肯,谭三爷就一脚踹在了蓁姑肩膀上。”

谭三爷那狰狞的面孔,保儿现在还记得清清楚楚,与平日里一脸和蔼,前来嘘寒问暖的谭三爷判若两人。

谭三爷的脸色顿时变得铁青。

冯安平看向谭三爷:“这小儿说的是否属实?”

谭三爷目光深沉:“这些日子我一直未曾来过安济院,也没见过那蓁姑,这小儿只怕是看错了。”

“那你为何会来到这里?”冯安平再次逼问,“你方才说前来找这小儿问几句话,问的又是什么?”

谭三爷目光更是幽深,依旧不肯回答。

冯安平道:“小儿说你踹中了那蓁姑的肩膀,想必那蓁姑身上能够看到伤痕。”

冯安平说着吩咐衙差:“将谭总旗脚上穿的靴子留下印痕,拿去给仵作比对,谭总旗将这几日的行踪说清楚,我会带着人前去查证,谭总旗放心,顺天府办案一向公正,绝不会让谭总旗蒙冤,当然……若谭总旗果然有嫌疑,还要请谭总旗去衙门向知府大人禀明。”

冯安平觉得自己这几句话说的掷地有声,颇有几分师父他老人家的风采,他克制着不向窗外看去。

若是往常他哪里敢说这些话,只因为来到安济院的路上遇到了怀远侯爷,怀远侯爷吩咐他前来,答应会照应他。

冯安平第一次觉得自己如此的高大,就算天塌下来也不怕,有怀远侯爷为他顶着,他相信侯爷,虽然是八竿子打不着的亲戚,但总有一丝血脉相连,出了差错侯爷定不会丢下他不管。

只要屋子里有半点风吹草动,侯爷就会从窗口或是什么地方直接跃进来。

衙差取来纸张要给谭三爷拓靴印,即便这两日谭三爷换了靴子,但脚的尺寸不会变,这拓印必然有用处。

衙差蹲下要去抓谭三爷的腿,谭三爷却一脚将衙差踢开,其余的衙差见状立即上前,正当要打作一团之时,一声喝问传来:“你们在做什么?”

紧接着谭定方沉着脸走进屋子。

“叔父,”谭三爷道,“顺天府衙门的人要拿侄儿去问话。”

谭定方看向缩在焦仲怀中的保儿:“那小儿的话,我已经听到了,这两日你是否见过那蓁姑,说过那番话?”

谭三爷张开嘴,最终没有说出口。

“连我也不肯说?”谭定方皱起眉头。

谭三爷沉默片刻才道:“我没有杀人,还请叔父相信侄儿,侄儿无论如何也不会做出那样的事。”

“既然没有就去顺天府衙说清楚,”谭定方道,“你若做了有违律法之事,我谭家绝不会袒护。”

谭三爷吞咽一口,终于抬起头来:“今日之事,只怕是有人故意陷害我们谭家,这样的事已经不是第一次,侄儿可以去顺天府衙门,叔父一定要当心,不要中了那些人的圈套。”

谭三爷说完这话,冯安平生怕夜长梦多,吩咐衙差:“抬上尸身,带上院中管事和谭总旗回去衙门。”

冯安平带着人浩浩荡荡离开安济院,此时雨已经渐渐停了,趁着周围没有人注意,冯安平向黑暗中喊了两声:“侯爷……怀远侯爷……顾侯爷……舅舅……”

没有任何人回应冯安平。

冯安平心中一凉,难道侯爷根本没有在这里给他撑腰,侯爷是骗他的?

顾明珠梳洗干净躺在床上,今晚的事有些蹊跷。

好似一切都太过顺利了,具体到底哪里有问题她一时想不明白,只能等到天亮以后让柳苏去打听清楚。

有几个疑点要查清楚,蓁姑少了一只手如何自杀?蓁姑背后定然有秘密,否则不会这时被灭口。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

云霓其他作品<<齐欢>> | <<覆手繁华>> | <<掌家娘子>> | <<嫁冠天下>> | <<吉时医到>> | <<奉旨休夫>> | <<满朝文武爱上我>> | <<庶难从命>> | <<复贵盈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