娘子万安-第一百九十九章 忐忑
更新时间:2020-09-15  作者: 云霓   本书关键词: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娘子万安 | 云霓 | 云霓 | 娘子万安 
正文如下:
初九走进门来,看到三爷站在铜镜前不知在看些什么,他好奇地凑过头去。

“三爷,您在瞧什么?”

初九眨了眨眼睛,这府中最爱照镜子的就是二老爷,现在多了两撇胡子,只要看到屋子里有能照出影儿的物件儿,都要靠过去瞧瞧,三爷不会也被二老爷拐带坏了吧?

不过今晚三爷有些不同,好像嘴唇格外红似的,明明晚上没有饮酒,这抹红是从哪里来?

初九走进镜子,准备仔细查看一番。

镜子中多了一张初九的脸,魏元谌从思量中回过神。

“你在看什么?”魏元谌眉头微皱。

初九这才清了清嗓子:“我……我来给三爷送茶。”

魏元谌撩起长袍坐在椅子上,端起茶抿了一口,茶水清香而甘甜,他侧过头看向初九:“你是不是有件要紧的事没有做?”

初九不禁怔在那里,他跟着三爷从太原回来之后,一切都交待好了,哪里还有什么要紧的事?

魏元谌转头向院子看去:“小白何时能到京里?”

初九心头一亮,三爷果然察觉到了,院子里少了小鸡啄米,委实冷清得很。原来三爷在顾家人面前说喜欢五黑鸡是真的,这才几天不见,就如此想念。

三爷真是深藏不漏,在没有揭穿之前,他还当三爷半点看不上那只肥鸡。

初九立即道:“三爷,我这就带着人去迎。”

“不用单独抱回来。”魏元谌淡淡地道。

初九连连点头:“知道,知道……”不能让人知晓三爷喜欢一只大肥鸡,否则会引人笑话,特别是顾大小姐。

喜欢调琴、下棋多高雅,养肥鸡太掉份儿。就算再喜欢肥鸡,也得藏在心里,寻常时候不能说。

这世上最了解三爷的,也只有他初九了。

初九匆忙跑出去,差点撞到走进门的暮秋。

暮秋将手中的衣袍递到魏元谌面前。

幸好太夫人让人新做了两身袍衫,一件青色贴里,襟口、袖口都用暗花缎绣了云纹,看着很是漂亮,不过却又好像太过绚丽了些。

魏元谌从腰间的荷包中取出一只木匣子,打开之后拿出一颗蜜饯放在嘴里。

暮秋吞咽一口,这蜜饯子,席间还没吃够吗?现在喝茶也要往嘴里放,不嫌甜吗?

魏元谌重新整理好荷包,抬起头看向那衣袍,然后淡然地道:“可有氅衣?”

暮秋立即道:“没有……不过我可以去问问,太夫人原本吩咐人去做了,可能还没做好。”三爷可是从来不穿氅衣的啊,之前二老爷送来一件,如今还在箱子底下压着呢,三爷说过,穿氅衣太麻烦,如今就不嫌麻烦了吗?

“明日之前准备好。”魏元谌说着站起身走了出去。

暮秋看着魏元谌的身影除了院子,这才想起来应声,三爷到底在太原府遇到什么事?怎么忽然都变了。

天渐渐暗下来,怀远侯府依旧一片忙碌,管事让人送消息,明日侯爷、夫人和大小姐机会回到京中,府中上下定然都要安排妥当。

顾大小姐的闺房中,碧桃正在看桌子上的幔帐:“换这碧青色的好呢?还是换这桃红色的?”

碧桃有些拿不定主意,这两个颜色的幔帐都是府中新做好的,也不知道大小姐会想要先用哪一顶。

忽然一阵风吹开了窗子,碧桃忙去关窗,风来得快去得也快,仿佛片刻功夫就停了,碧桃将窗子拴好,又去看那幔帐,忽然就在碧青色的幔帐上看到了一块脏污,不知什么时候竟然溅上的泥点。

虽说拿去洗了不耽搁明天用处,不过或许也是天意,碧桃道:“就挂这桃红色的吧!”

桃红色的幔帐挂上,屋子里增添了几分喜庆。

碧桃看着十分满意,吹灭了屋子里的灯,带着人走出了院子,她们还要去夫人院子里收拾。

顾大小姐院子重新安静下来,一个人从院子里那棵桂花树上跃下,思量片刻走进了少女的闺房。

撩开帘子立即看到床边的桃红色幔帐,就像当年周如珺躲在角落里,偷吃红豆糕时脸上绽放的笑容,也像花船上,她果决跃进湖中的身影。

如初绽的桃花般嫣然,所以他替那丫鬟选了桃红色。

长案上放着几只妆奁,衣橱中的衣衫熨烫好,花斛里插着还未开放的蔷薇花,可以看出来怀远侯夫妻很是宠爱她。

魏元谌继续向内室里走去,在那拔步床前站定,脑海中那景象又清晰了几分。

似是他从前就站在这里,望着躺在床上的她。

焦急地等待着,盼着她从这里醒来。

“珠珠,珠珠,你回来吧!”

在这里醒来的不是顾明珠而是周如珺,这样的话一切就都有了合理的解释。

她自己调方子治病,用的是孙先生的药方,在人前装痴傻,人后用坊间人为张原伸冤,学会了严探花的机关术,更会弹奏七弦琴。

是了。

如珺死后,他曾梦到跟着如珺一直向前走去,也许那不是梦。

孙先生说,他那时可能得了离魂症,也许他的魂魄跟着如珺而去,一直到了顾家。

魏元谌脸上露出一抹笑容。

怀远侯和夫人唤她珠珠,掌珠,再也不是没有父母疼爱的孩子,再也不必人前被人约束。

这些年,她该是肆意又顺心。

这样就好,比如珺要更好,她可以依着自己的心意,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魏元谌在锦杌上坐下,望着屋子里的一切,他手微微收拢,当年在大牢之中,他心中渴盼的唯有她能活下来。

只要她能活下来,其余的他什么都可以不要。

可现在,魏元谌缓缓合眼又睁开,他却放不下手,不但要将这一切弄清楚,还想要留在她身边。

五年前,他没能留在她身边,五年后呢?他是否能让她欢喜?

他沉默了。

时间过去这么久,他已然有了变化,但面对同一个问题时,他还是如此慌张,不知所措。

万一她不肯呢。

她不肯承认就是如珺,不愿意接受他,那该怎么办?

如今的顾明珠比从前的周如珺更厉害,被逼迫的急了,或许在他面前永远做一个傻女,将坊间人都遣走,不肯再在他面前露出其他面孔,到时候他该如何寻她?

月光透过窗子落在魏元谌的脸上。

他不会逼迫她,他会等着,等她自己愿意承认,等她信任他,愿意揭开脸上的面纱。

也许会用些小手段,那也委实怪不得他,谁叫她那么聪明,一不小心就会不见了。

一大早,马车就走上了官路,用不了几个时辰就能赶到京城,所以车马都走得格外快。

顾明珠挑开车帘向外看去,心情说不出的愉悦,聂忱和柳苏提前一步到了京城,也不知道有没有找到合适的铺子和宅院。

她手中的银钱不多了,好在坊间人还有一笔银钱没有与魏大人结清,魏大人若是大方一点,或许她们手头就能宽裕些。

不行,她还是不能狮子大开口,魏大人一个不高兴,以后不肯与他们做生意,岂非亏大了?

“小姐,您看,有人来迎咱们了?”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

云霓其他作品<<齐欢>> | <<覆手繁华>> | <<掌家娘子>> | <<嫁冠天下>> | <<吉时医到>> | <<奉旨休夫>> | <<满朝文武爱上我>> | <<庶难从命>> | <<复贵盈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