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宠冬官-第四百六十章 善心
更新时间:2020-11-22  作者: 绯我华年   本书关键词: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娇宠冬官 | 绯我华年 | 绯我华年 | 娇宠冬官 
正文如下:
这事顾晟心知肚明,之所以在袁宝儿跟前含糊,也是不想她因为这事劳心。

他深知袁宝儿心软,担心她知道后续,心里不舒服,所以才装作什么也没发现的样子。

奈何袁宝儿一味较真,哪怕是顾晟也遮掩不过去,只能明说。

“军营里人数众多,我去说的时候好多人都在。”

“你对营里的事情不是很清楚,还是我派人去查,”顾晟征询的说道。

袁宝儿也知道这点,当下就点头了。

“那我这就去查了?”

袁宝儿又点头。

顾晟这才离开。

出了大帐,他暗自吐气,神色郁郁的找到迟炳成。

迟炳成正在给伤口换药,见他进来,忙站起来。

顾晟把他按下来,示意军医,“继续,不用理我。”

军医小心而快速的把伤口处理妥当,悄无声息的退走了。

迟炳成赶忙起身,来到顾晟身旁。

顾晟又把他按坐下,温声道:“这次你辛苦了,袁大人能平安,都是你的功劳。”

顾晟对待手下,一贯以严厉为主,算起来,这还是顾晟头一次如此和颜悦色的对他说话,迟炳成有些受宠若惊。

“这是属下该做的。”

顾晟笑了笑,示意再次起身的他坐下来,“别紧张,我就是过来看看你。”

迟炳成点头,神态还是有些拘束。

顾晟见状也就不绕了,直接直奔主题,“这次的事大人有没有跟你说什么?”

迟炳成想了下,把当时袁宝儿的话原原本本的学了遍。

顾晟眉头微皱。

迟炳成一见,顿时忐忑:“大人,我是不是说错了什么?”

“没有你做得很对”顾晟微微一笑,拍了拍他肩膀“好好养伤等好了,还有事情等着你呢。”

他出了大帐往前走了一段,就是开阔的演武场此时兵士们正在那里训练。

之前的那场小胜很鼓舞士气大家演练的兴致都很高涨。

顾晟看了会儿,就把视线转移到看到周围,那里站着几个将领,都是他之前说事情时在场的。

他看着这些人心里却在想他们会不会暗地里出卖了袁宝儿。

众人感觉都不算迟钝,没多会儿就发现顾晟,几人忙走过来,给他见礼。

顾晟点了点头,问起兵士们的情况。

将领们心情极好笑呵呵的道:“大人宽仁,给他们的赏赐丰厚这些家伙都嚷嚷着再打两仗,好回去去娶娘子呢。”

“放心机会总有,让他们加紧训练把小命看顾好”顾晟笑着回应。

“大人这是还要继续打?”

其中一人发问、

顾晟挑眉,“怎么,你不想?”

发问的乃是顾晟亲信的弟弟,不过当年亲信为了传递消息,生生把命丢了,顾晟为了照顾他家里,又把他弟弟召进了布衣卫。

不过这个弟弟名字伶俐,脑子却不灵光,办事十分的憨傻,恨不得顾晟意。

好在布衣卫差事多,顾晟就把他随便扔了个地方,由得他发霉。

本来他都把这人给忘了,还是后来实在缺人,才把他叫过来。

刘伶虽傻,可看到顾晟表情不善,忙摆手,“我没有,我想着呢。”

顾晟转开视线,朝另外几个看过去。

大家忙拱手,顺便表决心。

顾晟又看回刘伶,他还傻愣愣的看着同僚,似乎没反应过来。

顾晟心里叹了口气,怎么也想不明白,那么激灵的亲信,怎么会有这么个傻弟弟。

“我知道你们的心意,放心,这机会不会太远。”

顾晟含糊的说了句,转头就走。

众人却被他的话勾起了心思,情绪开始浮动。

顾晟又折返回迟炳成的帐篷,交代他,“你有伤,要多休息,要是闷了,就出去走走,不必去太远,就跟兄弟们聊聊便是了。”

迟炳成点头,心里却在犯嘀咕。

要知道顾晟可是个从来不管下属事情的人。

如此反常,实在让人心里有些不安。

顾晟只说了句,就走了,半点解释的意思都没有。

迟炳成心里再怎么嘀咕,也不敢拦顾晟,只能听从他交代,出去溜达,跟几个相熟的兄弟聊天。

兄弟们都知道他带队出事的事,见了面总要多问几句。

迟炳成拿不准顾晟让他过来说话的意思,只应付的说着。

一来二去,说得也就有些多。

他警惕心很高,立刻收住话头,以养伤为借口,回去帐篷。

本以为这事就次打住,不想没多会儿几个兄弟竟然跟了过来。

军营里不允许饮酒,他们就以茶代酒,闲话起了家常。

帐篷里,又都是自己人,迟炳成的警惕渐渐放松,不知不觉就把当时的情景说了出来。

众人早在之前就已经通过各方途径打听到一些,但听得这么详尽清楚,还是第一次。

众人沉默了会儿,刘伶道:“这事瞧着蹊跷,怕不是有人通风报信了吧?”

这话一出,全场安静。

刘伶还不觉得,还兀自的东看西看。

迟炳成心里也是这么想的,但是没有证据,他就不能真的说出口。

其他人也跟着沉默,谈话的气氛也跟着低落下来。

大家都很有眼色,识趣的告辞离开。

迟炳成送走众人,迟缓的回到榻上。

那时的情景又在眼前浮现,让他整个人都跟着抑郁。

主帐里,顾晟正在查看堪舆,袁宝儿睡了一觉起来,见天都黑了。

“怎么不叫醒我?”

她有些懒洋洋的过来。

顾晟抬起头,朝她笑了下,“难得你睡得好,多睡一会儿。”

这阵子,袁宝儿的睡眠质量十分的差,经常睡到夜半突然惊醒。

才几天功夫,她整个人都跟着憔悴了。

袁宝儿揉了下眼睛,走到案几后,见他面前的堪舆上标了好些红点。

“打算再打?”

“有这个想法,”顾晟随口说了句,拉着她过去侧间,扬声让兵士送来晚饭。

兵士端来的是两人份,袁宝儿惊讶,“你没吃?”

顾晟笑,“我等你。”

袁宝儿跟着坐下,略带责备的道:“到了饭点,你就吃,以后别这么等我了。”

她近来精神不是很足,时常睡不着,又经常惊醒,白天也没有什么精神,整个人都很蔫。

好在大营并不需要她真的劳心费神,倒也可以躲去一旁。

但顾晟不行,他是一军统帅,整个军营有无数的事情都等着他拍板,袁宝儿并不想因为自己的问题,耽误大事。

顾晟笑了笑,没有接话,只不停地给袁宝儿夹菜。

两人吃过饭,顾晟便陪着她去营地外散步。

因为怕浅滩给袁宝儿带来不好的回忆,他特特抽出时间去了就近的集市。

南地的集市跟北方和京都都不一样。

哪怕这里靠近战区,也是好不耽误他们的开心和热闹。

顾晟陪着袁宝儿走在热闹的人群当中,孩子们吃过晚饭,成群结队的在街市上戏耍。

灯火将街市点亮,孩子们可以寻个宽敞的角落,围成一圈,在那里做游戏。

不远处就是各色摊子,有卖吃喝的,还有卖各种小玩意儿的,叫卖之声不断。

袁宝儿之前也过来过,可那时她满心都在思量粮草一事,加上有心在各家族面前做出姿态,到了夜里基本连窗户都不开,何况是出门了。

顾晟陪着她吃了两个摊子,又买了好些好吃,这才带她去楼子里。

那里正在表演杂耍。

袁宝儿和顾晟凑着热闹,遥遥的似乎听到有人在唱戏。

袁宝儿生了兴致,寻着声音过去。

杂耍和叫好的声音淡去,唱戏的声音充斥在耳边。

哀婉幽怨的调子,哪怕是听不懂,而已让人觉得心酸。

袁宝儿心有所感,眼圈都有些发红。

顾晟对这些毫无兴趣,但见袁宝儿伤心不已,便看向台上。

台上的戏子正在甩水袖,眼见顾晟一脸煞气,吓得她差点没摔下来。

袁宝儿下意识的往前迈步,就见那戏子脚下一错,险而有险的站稳。

为了挽回失误,她故意摆了个高难的造型作为收尾。

人群叫着好,吆喝着让她再来。

但戏子只躬了躬身,便退了下去。

再上来的就是热热闹闹的打戏,袁宝儿对这个不感兴趣,便和顾晟出来。

玩了这一通,袁宝儿的心情明显好转。

这正是顾晟想要看到的。

他心情极好的带着袁宝儿回转,才走到一半,就听到一阵呼和和女人的哀叫。

那声音十分耳熟,袁宝儿立刻过去,果然看到了才刚的那个戏子。

此时,戏子身旁站着几个五大三粗的汉子,他们正揪着她头发,凶声恶气的跟她要钱。

戏子低声哀求,请求几人给她些时间。

“还给,知道多少天了吗?”

汉子里有人怒声喝道。

戏子微微点头,头皮被扯得生疼,他忍不住咧嘴,“我已经尽力了,可是老板捏着不肯给,我也没有法子。”

“你糊弄谁呢,你可是丽花园的台柱子,你要是走了,你们那个草台班子就得喝风。”

“你老板会不给你钱?”

“是真的,”戏子低声道:“不信你们就去要,我的钱都在他那里,我已经大半个月都没领到钱。”

“实不相瞒,我明天的饭都还没有着落。”

这确实有点惨。

才刚袁宝儿可是看见了,那么多人都往台上扔铜钱和银子,论理他也该衣食无忧才对。

汉子们对视一眼,似乎被说动了。

几人警告戏子一通,扬长而去。

戏子坐在地上,呆了好一会儿,才挣扎着起来。

出了巷子,就看到袁宝儿和顾晟。

他冷淡又不失礼貌的点了下头,便往远处去。

袁宝儿迟疑了下,拿不定主意。

“走吧,”顾晟忽然开口。

袁宝儿抬眼,顾晟笑了笑,“你不是很想知道他的情况?”

“不急着回去?”

袁宝儿固然想要看看这人是不是真的正经人,如果是她也不介意帮上一帮。

顾晟一看她表情,就知道她想法,半点也不意外的看她听了这话,立刻跟上去。

他摇了下脑袋,金跟着袁宝儿一道。

两人随着戏子一路来到城北的矮棚区。

这里的条件简陋,每一家都是用木板搭成的低矮棚子。

木板本身堆叠就不是很稳定,为了避免坍塌,他们就把房子建得格外的密,以此来稳定木板。

只是这样一来,棚户的屋子都不打,且低矮没有光线,周围的路也特别的宅,若是胖一点,人可能都要进不去。

袁宝儿和顾晟都是身强力壮的,两人很轻易的就跟上戏子,来到一处大院子。

戏子一进门,就见里面的大门开了,冲出十几个大大小小的孩子。

孩子们见到戏子,十分高兴。

他们唧唧喳喳的说着几天发生的事情。

戏子始终很耐心的听着,哪怕听一遍两遍,也还人认真的听着。

孩子们簇拥着戏子进去屋里。

袁宝儿跟着过去窗边,就听到戏子跟众人说,“今天大家可能要饿肚子了。”

他的钱都被那些人拿走了。

孩子们十分乐观,立刻表示不太饿,同时给他展示今天的成果。

几个孩子寻到了个地方,能从那里捡到好些只吃一两口,或者根本没有动的吃食。

“这些足够我们吃到明天了,”孩子们声音稚嫩,却带着乐天的知足。

几乎是瞬间,袁宝儿就对这些孩子生出好感。

她拉了拉顾晟,悄然退了出去。

“我想买鞋东西送过来。”

袁宝儿低声道。

“你才刚看见了吗,他们的衣裳?”

顾晟点头。

才刚迎出来的孩子们,他们的衣裳全都是补丁叠补丁,一看就是不知道补了多少遍的。

但就这样,他们也很仔细,抬脚的时候还故意抬得高一些。

“我想买些布料过来。”

袁宝儿与女红完全不擅长,她很有自知之明,绝不去碰这些。

“还是买成衣吧,”顾晟道:“这样也方便,还快。”

袁宝儿深以为然,当下去购置。、

她没有去裁缝铺,而是去了不远得典当行。

从那里买了十几身大大小小的衣裳。

袁宝儿担心不够,还特特又定了些。

回到院子,戏子和孩子们正在院子里说话,见到袁宝儿,戏子愣了下。

“两位找人?”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

绯我华年其他作品<<福谋>> | <<琪花玉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