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有所求-第四百七十六章 如此艰难
更新时间:2020-11-22  作者: 寒冬无漫雪   本书关键词: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代情缘 | 吾有所求 | 寒冬无漫雪 | 寒冬无漫雪 | 吾有所求 
正文如下:
实在是不清楚,自己要做的到底是有多少的不一样的感觉。唯一觉得还不错的就是现在的环境。

怎么说都是差不多的样子。具体来说,寻思多久,也不过就是相差无几的样子。

如今的环境或者是其他的东西,怎么看都是没有多少特别的感觉。

此时听见炊事班的将军死了,这个小兵自然是感觉到浑身的不舒坦,整个人都是处于一种极度悲伤的状态。

或许他悲伤的不是别人,而是自己罢了。

但是话音刚落,立马就有人过来禀告了,“主子!不行了!炊事班的将军死了……”

果真出了问题!这下子大家都慌了!果真是粮草除了问题!

“确实是……喝上了,我们之前没有禀告就去做了。做了之后,我们炊事班的将军才让我过来知会一声。”

他说到这里的时候就是真的已经在这里瑟瑟发抖了,。整个人都是一种说不出来的恐惧感。

要知道,在外面打仗,虽然说实力也很重要,但是吃饱饭才是更加重要的。不然这个年代,饿死的将士们还是有的!

这话一出来,简直就是全场哗然。大家都是一脸懵逼,实在是不知道该说什么!

陆尘宣找到重点了,道,“你说要吵百姓们征求水,现在是已经喝上了吗?”

具体的环境怎么看都是没有多少的感觉。具体的事情好像也都是没有感觉到什么特别的。

唯一觉得还不错的就是现在了,毕竟情况就摆在这里,瞧着远方的那些东西都是这般的。

具体的情况也都是无可奈何地。

莫小婉实在是不太清楚自己到底是能够做多少的事情,也不知道自己现在到底是怎么了。

就是觉得自己要做的事情也都是差不多的感觉。具体的情况也都是这般了!

“这水真的是百姓给的!我们也不知道……应该是没有问题的。”这个将士好像是在告诉陆尘宣。

但是又好像是在对着自己说的。

陆尘宣觉得这心里实在是有一种难耐之感,终究是让这些杂碎,直接给自己钻孔了!

想到这里,他整个人就是真的觉得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具体的情况,怎么看都是差不多的样子、

或者说,从某种角度来说,在莫小婉自己的眼中,这里的感觉或者是其他的环境,也都是没有多少特别的东西在我门自己的眼中,到底是有什么不妥当的地方。

莫小婉现在确实是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了。

就是觉得要我们看来,也都是相差无几的样子。

至于其他的东西,如今倒是没有多少的感觉了。“宣王殿下,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水……一定有问题!”

“什么时候运来的?”

“今天早上。所一也就是一些将士们过来这里打水的时候喝了一些。”这人老老实实的说道。

“把这里的水,直接抬过来这里,让我瞧瞧!”他说到这里之后,便什么话都没有说了。

“一号,你找人道附近可以自由出水的地方找一点水,然后让大家发现那地。靠谱之后,就让炊事班去那里弄。”

“二号,把苏姑娘叫过来战场上。”二号先是怔楞了一下,整个人都是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陆尘宣。

然后就是十分认真的点了点头,说了一句,“好。”

之后……便没有然后了,其他的人依旧是眼观鼻鼻观心的看着地上。

一下子就是不知道该做什么的样子了。陆尘宣也不是一个拖泥带水的人,现在这里出了事情,那么就是一定要想办法解决的,

至于其他的感觉,现在想起来,也都是差不多的事情,在我们自己的眼中,想的那些东西无非也就是这样了。

感觉到了如今环境或者是其他地方的不妥当之处。

就是觉得自己想要的感觉也都是差不多的样子,环境或者是其他的感觉,就是觉得自己想要的好像都是这么一回事了。

苏墨染确实是没有多少的感觉,至于环境还有就是其他的东西,怎么看,。怎么想,也不过就是这般了。

不得不说,现在的情况,真的是有点说不好。

“至于其他的那些已经喝过水的,先统计下来。吧跟没有喝过水的分开。”柳年竹笑着说道。

这话音刚毕,瞧着陆尘宣欲言又止的样子,他说道,“我们是想到一块去了。”

“这仗还是要一鼓作气!不希望苏墨染来的时候,我们这里还是一团乱遭。”他笑呵呵的说道。

确实是这样的,不希望发生这样的事情,但是能有什么办法呢?这种情况又不是一次两次了。

这是很多次了!

这个了柳年竹跟陆尘宣两个人唯一的话题,就是谈论莫小婉了。也不知道这到底是哪里来的勇气。

着实觉得有点头秃了啊!

莫小婉实在是不清楚现在的环境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就是莫名的觉得自己想要的感觉也都是差不多的样子。

具体的环境好像都是这般的。莫小婉确实是没有多少想说的,也没有觉得自己有什么不好的。

但是现在的自己唯一可以做的,也就是这种事情了。她实在是无奈的点了点头,觉得有些无语。

但是自己的感觉也都是这般了,既然没有什么想法,那么最终的结果也没有什么不好的感觉。

“陆尘宣,只要你一天不和她结婚,那么我就是一天都还有机会!”柳年竹作为一个很努力的人,十分开心的说道,整个人都是一脸振奋的表情。

“……”陆尘宣直接给了他一个非常鄙视的神情,但是现在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了,就是可以感觉到自己现在的情况也都是差不多的样子。

莫小婉具体也没有什么好说的,这种事情在我们的眼中,确实是差不多可以理解的东西。

如今的情况或者是其他的感觉也都是没有多少的无奈。至于其他的感觉,毕竟在我们自己的想法中。

最终也是没有多少的念想,时间久了,最终也都是差不多的样子。

“我管你!回去我就娶她,你没有机会了!”、

“呵呵。不过你硬是要在这里做什么乱七八糟的跳梁小丑,那么也是没有办法。”她说到这里的时候,整个人都是说不出来的感觉,毕竟情况就在这里。

我们自己来说,确实是没有多少可以寻思的事情,至于现在的事情,在我们看来,也没有多少特别不好的感觉。

也不知道自己现在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整个人都有些无奈了。

时间久了,最终的结果也都是没有多少的差异。

柳年竹也就是笑了笑,什么话都没有说,其实陆尘宣这话,已经在有意无意间,说了好多次了。

但是柳年竹一直都当做是耳边风。

“你一直都说是一个早上就可以打赢的。所以希望你现在说话算数。”陆尘宣十分严肃的说道。

“知道,你怎么就像是一个老妈子一样,这么烦躁呢!”说到这里的时候,整个人都是处于一种极度不爽的状态。

现在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还能做什么不好的事情,如今的感觉怎么看都是相差无几的样子。

至于在我们自己的眼中,也不知道自己最终的结果到底是怎么回事。

在我们的想法中,如今的这事情也都是相差无几的样子。

毕竟在我们的想法中,最终也都是差不多的样子,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

就是觉得在我们的感觉中,最终也都是差不多的寻思的。

“行了!走了!我去看看这水,你可不要屁大点事,就把我们家染染带到这里来,她身体不好,你可不要害她。”

这话一出。陆尘宣直接就青筋暴起,整个人都是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具体的情况好像也都是这样了。

、不过在我们自己的眼中,最终的行为差异都是没有多少特备的。就是觉得不管自己做什么,最终的事情也都是没有多少的感觉的。

具体的情况,还有就是其他的东西,在他们自己看来也不过是这般。

苏墨染在这边自然也是棘手的。陆尘宣那边的消息还没有传过来,她就在为了这座城市付出自己所有的努力了。

这个时候肚饿阿影都成为了她的助力了。就连这些身怀绝技的暗影,都是在肃考,自己到底是一个采药的小人儿,还是一个打仗的男人。

现在在想这话题的时候,整个人都是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如今的情况倒是不知道到底是该做点什么。

反正在苏墨染自己的眼中,最终的结果也都是差不多的样子。

我们具体的想法,最终也不过是这般索然无味。

苏墨染现在确实是觉得自己没有多少的感觉。

也不知道在我们的眼中,到底是有多少特别的差异在哪里,具体的情况看似没有多少特别的东西。

但是现在唯一觉得还不错的就是现在了。

苏墨染自己都没有多少的东西,但是在我们的眼中,最终的情况也都是会变成这样。

毕竟情况这些就是摆在这里,整个人也不知道到底是出了什么事情。

唯一觉得还不错的东西就是现在了。

“再试试这个!”这已经是苏墨染今天熬出来的第几弯药也不知道了。

她现在真的就是单纯的知道,这些情况跟自己是脱不了干系的,具体的情况好像也都是差不多的样子。

也不知道自己现在的情况是怎么一个事情。

但是莫小婉可以确定的就是,在我们自己的眼中,这些东西最终都会变成自己喜欢的事情.

最终的情况,是怎样的谁都不知道,唯一知道的就是现在都在坚持,具体到底是怎么坚持的。

谁也不清楚。

苏墨染现在是真的觉得累了,但是具体的情况也没有多少的感觉,也不知道自己能做一点什么。就是可以感觉到,自己其实不知不觉得倒像是寻思良久的事情了。

苏墨染本来就是可以多多找机会的。但是现在的她,就是这么轴,医书上的所有东西都是在努力地做的。

现在的感觉也都是没啥差异,如今的感觉,也不过就是这般差异。

或者对于我们自己来说,并未觉得自己有什么不好的东西。

具体的感觉也不过就是这般了。情况还有就是其他的事情,想想,倒也没有多少其他的感觉。

至于自己的情况,苏墨染从未想过。

她现在突然想起自己的师傅,也就是那个教受自己医术的老头,这心里总是觉得暖暖的。

不得不说,这个老头子人还是真的很不错的。

毕竟在莫小婉的眼中,这人还是很能理解的。寻思着可能是有太多的事情可以做了。

也可能是自己想要得那些东西没有多少的感觉。

如今的情况在我们自己看来,也不过就是这样的,环境或这是其他的感觉也就是觉得这一切的想法也都是差不多的样子。

苏墨染点了点头,如今才可以体会到自己的这种特别的情况。实在是不知道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这么艰难了……

“粮草到底是出了什么问题?”陆尘宣仔细的瞧着那个进来禀告的人。

这个人一下子也是真的不知所措了,如今也是一脸的茫然,摇了摇头,道,“我也是听我们炊事班的将军说,这里的东西不够了,叫我们问百姓要一些。”

陆尘宣现在确实是觉得不对劲儿。

而且这种事情总是有一种特别的感觉,莫名的觉得现在的这些想法都是差不多的感觉。

具体的事情好像也都是没有多少特别的。

粮草这东西确实是没有什么特别的,特别是自从陆尘宣来了之后,就是特别注意吃得喝的。

反正无论如何,是一定不会让大家饿肚子的,毕竟现在的情况也都是这样的感觉,并没有多少特别的差异。

“所以具体的我这个小人也不知道啊!”他说道这里的时候,确实是一脸迷茫。

这眼神也不是装出来的,陆尘宣点了点头,说道,“那么把你们主子照过来吧!”

他现在这话也是很言简意害了。

阅读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

没有找到此作者的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