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家媳妇-679 来人了
更新时间:2021-01-14  作者: 谢其零   本书关键词: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豆家媳妇 | 谢其零 | 谢其零 | 豆家媳妇 
正文如下: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最快更新!无广告!

焦珍见长公主对她态度和蔼,看向她眼神是温柔,心中温暖。

从小没有母亲,一直像男孩子似的跟着父亲长大,就不知道有母亲是什么感觉。

父亲给她说找了个干娘,等到以后父亲不在了,会有干娘家的兄弟姐妹照顾她。

听这话的时候她心里难受,这会明白为什么父亲非要提以前指腹为婚的事。

她和父亲吵过,说当初指腹为婚的又不是她,罗家都不知道有她这么个人,这会上门去提这话,这不是死皮赖脸吗?

更何况她已经有未婚夫,婚事还是父亲定的,让别人知道了,怎么说他们焦家父女?

可是父亲让她别管,说跟着他出去啥话也别说。

焦珍故意穿成那样跟着父亲出去,就让别人看看她是什么样,也给父亲表示我很生气。

原来父亲是为了她,不是想毁了和师哥的婚约让她抢别人丈夫。

后悔和父亲争吵了,以后要做个孝顺女儿。

看着长公主对她温和的笑,给别人说三月十五去将军府,她要认个干女儿。

看着长公主的大女儿贴着亲娘笑,母女俩是这样呀,焦珍羡慕。

建丰长公主说了十五将军府请客,在场的女眷们个个答应去赴宴。

付昔时也愿意焦珍当她干妹妹,总比当付老大的小三强吧。

对焦珍格外亲热,邀请她去豆家听戏。

就是去辽东的事又得往后推了。

付昔时留意看田卓的大姐,见她没有一点不开心的样子,和别人交谈自如,母亲都悄悄给她说,不愧是读书人家出身,谈吐大方。

钱叶氏心里再难受,面对外人她还知道怎么做。

哪怕是自己单独在屋里,她也做不出哭天抹泪、到处哭诉的怨妇。

从小所受的教育让她做不出来。

看着,羡慕。

以前就羡慕她这种困境中也能阳光对自己,阳光对别人的性格。

现在是更加羡慕。

小弟说了,他这个干姐姐说过,对媳妇好的男人才是最好的。

是呀,哪怕丈夫考中状元,对她来说又有什么用?

她宁愿夫妻一心一意,宁愿丈夫平庸,只要一家人守在一起,到老还是一家人。

当初外祖父说过,女子心气不要太高,不要觉得比丈夫强就瞧不起丈夫,钱家长子或许没有精才绝艳的文采,但是过日子不是靠那些纸上的无用东西,靠相处。

外祖父说,钱家是个大族,你公爹虽然有点古板,但是人很正,当初有一个指腹为婚的婚事,可是未婚妻没读过几年书,而且未来岳父家境败落。钱家想悔婚,你公爹说不做那背信弃义之人,有这个污点,哪怕将来做的尚书,也是一个卑鄙人,对不起祖宗对不起儿女。

不知外祖父知道这事会如何想,也会难过吧。

钱叶氏知道公爹来了肯定是教训丈夫,可是教训又有什么用,她的心已经伤了,以后怎么和丈夫同住一个屋檐下?

这样会让她窒息,但是孩子们怎么办?娘家父亲外祖父的名称,还有兄弟姐妹们、侄子侄女们。

她能只考虑自己,可是让她接受,她心里难受啊!

这会非常理解那些婚姻不幸的女子,为何郁郁而终。

今天出家门的时候看到丈夫,丈夫说他天天都在叶家附近,他说他想见孩子们,他说看在孩子的份上给他一次机会。

钱叶氏心想,为何没有早点考虑孩子,为什么没有看在孩子的份上给孩子一个完整的家。

一句话都不想给他说,心累。

从武安侯府回去的时候钱叶氏直接从后门进去,不想再面对丈夫。

晚上父亲回来,和她说说话。父亲再没提孩子爹的事,但每天,都会和他说说话说说外面的事情。

钱叶氏说了今天参加宴会时建丰长公主要在三月十五请客,也邀请了她,要认一个干女。

叶府尹笑了,说道:“我知道,是那个姓焦的闺女,她爹可是立了大功,就是不知道皇上会怎么安排。焦文雄是个人物,心狠手辣,不会讲情面。他闺女怎么样?田卓说小将军最近都不出门了,害怕被那个焦文雄堵上叫他女婿。”

呵呵的笑了一阵,钱叶氏微笑听着父亲说。

笑了一阵,叶府尹继续说道:“向阳祖父明天就到。”

钱叶氏惊讶了一下,怎么这么快?按理说父亲给的信还没有收到。

“向阳祖父总归是不放心,借着公差和你婆婆还有向阳二叔来这一趟。我接到信没给你说,已经派人去接了。”

钱叶氏没有出声。

“先听钱家怎么说,看钱家想怎么解决。他们要是向着他们儿子。我就把他们全部轰回广信府。怡珍,你先别考虑这么多,有什么父亲给你做主。”

钱叶氏点点头,说了句多谢父亲。

等父亲走后她又去看儿子们。

两个儿子已经大了,虽然没有人给他们说什么,但是他们能感觉到出了事。

俩人每次看她都是小心翼翼,开始还问父亲,后面就不再问了。

钱叶氏很想问儿子们,你们是想跟着娘还是跟着爹,可是她问不出口,无论是跟着娘还是跟着爹,孩子们都可怜。

大儿子在教小儿子写字,看到她进来两人放下笔,“娘。”

钱叶氏笑下,说:“你们想吃什么,娘去做。”

钱向阳摇摇头道:“啥也不想吃,娘不用辛苦。”

钱向荣看看哥哥没说话。

这时门外有脚步声,一听就是叶田卓。

“大姐,瞧,我买回来什么?”

他拎着几个食盒进来,放在桌上,拿出几个菜。

“我认得一个朋友,是广信府人,家里的厨子也都是那边带来的,我专门去他家带了几个菜回来。”

钱叶氏很感动。

这不是小弟的什么朋友,肯定是他专门去找的。

最近小弟想着法的从外面带些东西回来,而不是像之前会带着向阳兄弟出门玩。

带他们出去会遇见孩子爹,所以就从外面带回吃的玩的,还在院子里做了几个玩具,说是豆家院里就有这些,给三胞胎他们玩的。

小弟怕外甥们总呆着不出门,所以才想方设法做这些。

钱叶氏对娘家是感激又感激,小弟能够这样做,能够为他们着想,是父亲的姨娘教的好。

如果有个歪心思的亲娘,小弟不会长成这样心地坦荡热忱的一个人。

就算是有家乡的食物,也没能让钱向阳兄弟俩高兴起来。

但面上还是装的很高兴,说了感谢小舅舅。

厨房里的人又端来几个菜,叶田卓留在大姐这吃了晚饭。

饭后他和大姐坐在院子里,收起了平时嬉笑的表情,严肃说道:“大姐,明天钱家来人了,大姐交给父亲和我。绝对不会让大姐受委屈。”

他很想说,大姐要是不想和他过,我帮大姐解决。

但是父亲说了,你不要去替大你大姐做主,一切听你大姐的。事情太突然,得让你大姐有个考虑的过程。

钱叶氏明白父亲和小弟的话,虽然没有明说,意思都是一样如果她不想和孩子爹过,他们会想办法。

可是她自己不知道,不知道该怎么选择。

这一夜无法入眠,看着女儿熟睡的面孔,喃喃的叫着爹。

钱叶氏眼泪湿了枕头。

第二天早晨陪着孩子们吃饭,钱向阳看了看母亲说道:“娘,今天我看妹妹,娘再去睡一会。”

钱叶氏摸摸眼睛,肯定是她的眼圈发黑让儿子担心了。

她要是晚上睡不好,第二天早晨就会有黑眼圈。

钱叶氏说道:“不用,娘一会带妹妹去别人家做客。”

父亲昨天说过,借了朋友的一个空宅子安排钱家人。

钱叶氏不想自己待在屋里,太煎熬了。所以打算今天带着女儿去豆家。

钱判官带着夫人儿子来到应天府,亲家叶府尹派人接的他,他以为会接他们去叶家,谁知道另外安置他们。

因为一看这个门就知道不是叶府尹的家,进去后看着空荡荡的宅子,钱判官沉下脸。

亲家是怎么回事?高升了就瞧不起人了?

钱夫人更加不喜,钱宜民的二弟钱宜善有点尴尬。

怎么没见大哥?叶家看不起人,大哥不出面是啥意思?

难道大哥考得不好,让大哥的岳父觉得没面子?

钱判官问接他们的人:“你家大人呢?”

一问三不知,只是让他们先歇着。

钱夫人拉着脸说道:“老大哪?还有老大媳妇哪?这是想干啥?”

“你少说两句,你们先呆着,我去找一下向阳外祖父。”

钱判官说完转身出屋往外走,还没走到门口,就见叶府尹和他的那个庶子进来了。

钱判官一扫刚才的不悦,微笑着拱手道:“亲家,我正想去找你,益民哪?”

叶府尹也供供手:“一会儿叫他来,我们先进屋说。”

叶田卓行礼叫了声:“钱叔父。”

钱判官看他黑着脸,和在广信府看到的一点不一样。在广信府叶家庶子能说会道,天天笑呵呵。

而现在他黑着一张脸,钱判官又看向看叶府尹,他表情严肃。

钱判官暗道不好,这是出事了,肯定是儿子出什么事了。

几人进屋,有个下人进来倒了茶,钱夫人顾不上喝茶,直接问:“我儿子孙子在哪?”

叶府尹说道:“向阳兄妹三人都在我家,至于你儿子在哪,我不知道。”

话还没说完,钱家人吓一跳。钱夫人马上站起说道:“他去哪了?你们怎么不知道?向阳他娘呢?”

叶府尹说道:“我闺女在我家,你们放心,孩子也在我家。我当外祖父的不会亏了孩子。至于孩子他爹在哪,我小儿子知道,让他来给你们说。”

叶田卓对着钱判官说道:“钱叔父,这个事要从我到了广信府说起。我不知道你们知不知道,但是我是希望你们不知道这事,不然就是一家子欺负我叶家了。”

他就从到了广信府的头天晚上说起,说看到一个走路一颠一颠的斯文人,从一个小宅子里出来,送他出来的是个年轻女子。没想到在钱家看到的大姐夫就是那个斯文人。

钱判官惊愕,钱夫人又站起来说道:“不可能,你看错人了,不可能是我儿子。”

叶田卓也不接她的话,还是对着钱判官说道:“我也希望是看错人了。可我一个人看错我们去的四个人难道都看错了吗?就当我们四个人都看错,我们还是要确定一下。第二天我们又去了那个地方,你们能想到吗?给我大姐说去给朋友送书的我的大姐夫又出现在那个宅子里。”

钱夫人喃喃的说道:“不可能,我儿子不可能做这样的事。”

钱判官一脸怒气,脸色发青,钱宜善瞪大了双眼,一副不可置信的表情。

叶田卓继续说道:“我没有给我大姐说,我大姐一直说大姐夫很好,对家好对孩子好对她好,可是,在我大姐心里,这么好的丈夫却在外面有外室。我为了大姐,为了外甥外甥女,我就想着如果大姐一家去应天府,大姐夫会解决外面的事吧。他得为钱家考虑,他得为孩子们考虑,他也得为他的前程考虑。钱叔父,你说我说的对不对?”

钱家人没有一个人说话,全部都在震惊当中。

“如果来了应天府,大姐夫能改过自新,当个好父亲好丈夫。这个事烂在肚子里我也不会说。因为我得为我大姐考虑,我的得为外甥们考虑。”

他没有说后来的事,钱判官已经猜到,不然叶家庶子不会说出来。

他一拍桌子骂道:“这个孽障!”

钱夫人哭了说道:“我会说益民,让他不要再惦记以前的事,来了应天府就好好过日子。”

叶田卓说道:“是啊,我也是这么想的。可是他不愿意好好过日子。”

然后就说了他怎么发现钱宜民又把之前的外室安排在应天府,并且生了个儿子,而且还哄骗妻子去庙里,安排妻子去捡了这个孩子回来当养子。”

叶田卓把偷听钱宜民给外室说的话说了。

钱判官眼前一黑,他摸着额头闭眼。

闭着眼睛,眼前都是满天星一样的闪闪,脑袋嗡嗡的。

一只手使劲的抓着椅子扶手。

“这个畜生!这个畜生!”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

谢其零其他作品<<卿本贤妻>> | <<福星高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