誓欢-696 和美(大结局)
更新时间:2020-10-06  作者: 酌颜   本书关键词: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誓欢 | 酌颜 | 酌颜 | 誓欢 
正文如下:
天色大亮时,雪还在下,而且暂且没有停的架势。

沈忠匆匆而入,进得门来,见屋内只有沈钺和叶辛夷两人,便也没了顾忌,直接道,“大人,太太,找着朱景雩了。”

大雪纷飞中,迷乱人眼。

叶辛夷和沈钺撑着伞,并肩站在那两座并排的墓前,一时间,四周静谧,只余风雪呼啸的声响,还有雪落在伞上细密的沙沙声,天地间,恍惚只剩了他们一伞两人。

面前并排双墓,当中一座翻新,一座新起,却都是是在一夜之间出现的。

右边一座,换成了青石的墓碑之上,顾欢之墓四个大字笔走龙蛇,铁画银钩,叶辛夷识得,正是朱景雩的字迹。

而左边新起的那一座墓的墓碑之上“朱景雩之墓”五个大字,亦是出自同一人手笔。

只是,隔着纷飞的大雪,叶辛夷望着这两座并排的墓,神色却是一瞬恍惚。

长久的静穆中,沈钺不时转头睇望着她的侧颜,白净秀美,却也漠然冷凝。

良久,沈钺终于忍不住开口道,“若是不信,我让人来掘墓开棺,让你确定一下?”

“不用了。”叶辛夷却是轻轻摇了摇头,神色平静,不带半分的勉强,“是真是假那又如何?”

这么些时日,沈钺的人从来没有放弃过寻找朱景雩的下落,偌大的京城几乎快被翻了过来,可却没有找到他,可见他有那个本事,能藏得无影无踪,哪怕要找他的人是在找人这方面甚为擅长,手下还有不少能人的沈钺都是一样。

若眼前这个墓是假的,那他必然藏得更深了,说不得已经离开了京城,天高地广,要何处去寻他?

若这墓是真的,又何必再去找?

只是这墓若是真的,她想不通他为何要走上这一步,也不想去想。他那样执拗却又偏激的人,活下去,或不想活,都有他自己的理由,旁人未必清楚,更未必苟同。

本就不是一路人,又何苦非要理解他的所作所为?

如此......便算了吧!反正这世间从此以后,再也没有朱景雩这么一个人了。

沈钺转头,见她面上释然的笑,便知道她这是真的想通了,便也笑了起来。其实,朱景雩的心思,身为男人,他是有些明了的。只是苟同自是不可能,而身为叶辛夷的男人,那些心思,他却小心眼儿地希望叶辛夷永远不懂。

眼下这样也好,不管朱景雩是不是当真死了,就让这个男人,这个名字,都与旁边的顾欢一般,永远地深埋地下,留在过去吧!

于他们,则再无半分干系。

两人相视而笑间,好似天地间飘飞的大雪也带出了两分瑰丽缤纷的颜色。

沈钺朝着她伸出手去,她笑着将手递了过去,十指相扣,无需言语,他们一道转过了身,肩并着肩,躲在那一把伞下,缓缓朝着山下的方向走去。

雪,丝毫没有转小的意思,纷纷扬扬,遮天蔽日,那一抹红色的油纸伞和相携的一双俪影,在雪幕之中渐行渐远,却始终相依......

冬去春来,雪化河开。

京城好似在这春风之中醒转过来,处处都洋溢着盎然的春意,与这初升的大盛王朝一般,充满了生机,朝气勃勃。

年前的那一场动乱好似没有留下多少痕迹,坊间的百姓带着他们质朴的愿望,用他们勤劳的双手,为了生活而勤勤恳恳,脸上的笑容灿烂一如往昔。

经过了一场昏暗,如今的光明反倒让人愈发珍惜,也让人更加相信未来会比现在更美好。

食物的香味弥漫在街道之上,叫醒了晨光。三柳街街头那三棵老柳已经发了芽,矗立在道旁,垂下万条绿丝绦,随着和风轻摆,姿态婀娜。

“吱呀”一声,临街那家叶氏药铺的木板被人从外上紧,一身普通藏蓝色细布夹衫的昂藏男子回过头来,目光胶着在石阶下,正望着面前的药铺不知在想些什么的年轻妇人身上。一双漆眸轻轻闪动,便是无声走了过去,握住妇人的手,抬起头,与她一并抬头看着这间小小的铺子,还有铺子里头那处小小的院子,院子边上那棵枣树。

她在这院子里,成为了另外一个姑娘,收获了她从前未曾拥有过的亲情、友情还有爱情。

我很幸福,谢谢你。

想到那个早已离开多年的小姑娘,叶辛夷在心底无声地道了一句,一缕风却在这时从她发梢耳边掠过,好似带着一记银铃般的轻笑。

叶辛夷不觉莞尔,突然便觉得刚才莫名的伤感消失无踪了。她弯起唇角,紧了沈钺握住他的手,笑着抬眼望他道,“走吧!别让三哥等急了。”

那日,他们将冷长如和相思从朱景雩的别庄中带出来之后,冷长如便只身离开了,没有见夏延风一面。过后,他们还是将冷长如出现在京城,以及帮他们的事儿告诉了夏延风,夏延风听说之后,也只是抿着唇,什么话也没说,过后也没有再提起冷长如半个字。

只是,后来却是向崇文帝请命,要回成都府去,继续镇守西南。

崇文帝思虑良久,终于在年关过后,册封他为蜀王,允准他回封地驻守。

沈钺与叶辛夷商量之后,也向崇文帝请辞,要一道回成都府去。崇文帝自然是百般挽留,这夫妻二人却是铁了心。崇文帝见没有法子,也只得准了,不过却无论如何封了沈钺一个世袭的平宁侯爵位,叶辛夷则是名正言顺的清平郡主。

若是不受,崇文帝怕是不会放他们离开,他们也只得领受了。

今日正好是他们要启程南下回蜀中的日子,只是,叶辛夷心中有些放不下,所以,沈钺特意陪她回这小院儿中住了一夜。

沈钺方才见她那模样,还有些担心,这会儿见她笑得灿烂,说走时也没有半分的勉强,总算放了心,牵着她,小心翼翼迈开了步子,走了两步,觉得不妥当,干脆将手扶在了她腰上,手下微微使着劲儿,几乎将她半抱了起来。

叶辛夷受不了了,“沈侯爷,你能不能别这样?你好歹如今也是个一品军侯了,这样让旁人看见,不觉得太跌份儿了吗?难不成,往后的八个月你都要这样?”

“那怎么能一样呢?”沈钺却是一脸正色,“都说这头三个月最是要紧,千万得小心着些,我这好不容易老来得子,哪儿容得下半点儿闪失?不行,你这样走动着我还是觉得不放心,我干脆抱着你好了。”说着,已是不由分说就要伸手将她拦腰抱起,却是被叶辛夷一记眼刀扫了过来,硬生生顿住了动作。

片刻后,才干巴巴地一扯嘴角道,“早知道就该让他们将马车赶过来了,你非说想散步.....欸!欢欢儿,你慢着点儿,小心脚下!”

叶辛夷瞪他一眼,动作间却没有半点儿大意,这孩子来得晚了些,却也来得正好,也不是只有他一个人心疼,她也紧张着呢。

两人相携走着,神色随着步子和缓下来。

走了几步,前头不远处一家杂货铺子的门打了开来,年轻的老板正在开门板,忙了一会儿,里头一个粗布衣裳,大腹便便的妇人走了出来,一手端着一碗水,递给了那老板。

老板一只手接过水,另外一只手则扶住了妇人,两人一边说着话,他一边低头啜着碗里的水,妇人抬起头看他,眼里满满的笑意温柔,抬起帕子擦拭着男人额角的汗。

那景象,寻常却又让人想到岁月静好。

沈钺和叶辛夷不由驻了足,看了片刻。

“不过去看看他们吗?”过了良久,沈钺有些迟疑地望向叶辛夷道。

叶辛夷笑着摇了摇头,“不了!大家都过得很是幸福,又何必再见呢?走吧!”说着,竟是牵着沈钺先转了身。

沈钺自然没有不乐意,连忙追了上去,“不见也好,往后说不得也再见不着了,此时见了不也平添伤心?”

“那可不一定。我跟你说,阿申很是会做生意,他如今这一个杂货铺子,说不得过上几年,就能成了全国都有分号的大商号。蜀中富庶,你怎么知道他哪天不会将生意铺排到成都府去?我和阿申怎么说也是自小的交情,到时候,咱们自然是要尽尽地主之谊的。”叶辛夷却是应得理所当然,全然没有瞧见沈钺一瞬间严肃的脸。

那对夫妻正是梁申和他的妻子冯云意。

当年,冯集贤出事,牵连了梁申和冯云意,纪衡为救外甥,也算有情有义,四处奔走,散去不少家财。沈钺暗中斡旋,费了不少力,这才保住他们夫妻二人的性命。

如今看来,经了一遭难,也没什么不好。

那夫妻二人如今看着,倒是一副和美的模样。

梁申更好似长大了许多,比从前有担当多了,往后,这日子自然是越过越好的。

叶辛夷弯起眼睛笑着,沈钺心里却是泛起了苦,他怎么就突然有些后悔当初那么尽心尽力地救他梁申了呢?

什么自小的交情......一个朱景雩是顾欢的青梅竹马,还有一个梁申,是她叶辛夷的青梅竹马。认识的早了不起啊,最后还不是他这个认识得晚的才把人娶回了家,这眼看着还要给他生儿育女了呢。

这么一想着,沈钺握住她的手又是一紧。

叶辛夷奇怪地看了看他,这才瞧见他过于严肃的脸,微微一愣后,反应过来,却是有些忍俊不禁地笑弯了眉眼。

沈钺被她那副看穿了一切的笑脸弄得不自在极了,咳咳了两声道,“我突然想到,琳琅怕是也要来送你的吧,咱们还是快些。送了你,她还要启程去南京的,总不能耽搁了人家。”

琳琅自然还是那个琳琅,朱征和朱景雩都死了之后,她心中的仇恨好似也终于可以放下了。虽然她嘴上还是从未承认过叶辛夷,可与叶辛夷之间,却始终是那种说不清道不明的,亲近却又刻意疏离的状态。

叶辛夷和沈钺决定回成都府时,叶辛夷曾去邀过她一起,可她拒绝了。

她也决定离开京城,却不打算与他们一起,而是要去南京,重新开始。

那个地方,她也生活过几年,她喜欢那里的温婉柔腻。

每个人有每个人的选择,何况,叶辛夷也隐约明白琳琅的顾虑。琳琅心中有过沈钺,或许一直都有,可于她而言,却也有她的骄傲与底线。

所以,叶辛夷没有挽留,而是尊重了她的选择。

琳琅选在这一日与他们一起离京,先送走他们,再独自启程去南京。

沈钺和叶辛夷到底不放心,左思右想,正不知该怎么办的时候,从前派去上儿胡同的那个毕三儿却是笑呵呵来毛遂自荐。说他老家本来就是南京的,如今,诸事太平,沈钺身边也用不到那么多人了,他正好想要请辞,回到家乡去过些平淡的生活,可以与琳琅姑娘同路,一路上能有个照应,就是回了南京,也可以互相帮衬着。

沈钺和叶辛夷从这个目光清澈,笑容明亮的年轻汉子眼中隐约看出了什么,却是乐见其成,便很是爽快地应了。

告知了琳琅,她也只是低低“嗯”了一声,不置可否。

往后如何,却还要看各自的缘法了。

想到如今册封了皇后之位,却青灯古佛,好似看透了红尘,再不见半分争斗之心,执念尽散的余氏,叶辛夷真是庆幸,她,还有她身边的人,都没有沉溺在仇恨之中,无法自拔,终至万劫不复。

想到这儿,心下又是一阵唏嘘,她不由将他的手握得更紧了些。

沈钺心有所感,抬起头来看她,见她朝着自己,微微一笑,眉眼弯弯,笑旋隐隐,灿若春花。

他心里也在一瞬间敞亮了起来。

“前些时日,菘蓝来信了,说已经看好了铺子,咱们回去之后算个好日子,霓裳阁就可以开张了。”叶菘蓝喜欢女红,这些时日研究蜀锦和蜀绣,更是乐在其中,叶辛夷考虑了一番,想着左右无事,便决定在成都府开一间成衣铺子,由着妹妹去折腾,还叫霓裳阁。

“这个倒是其次,你回去后,怕是要先应付应付那些媒婆才是。”这回叶川柏随着夏长河从成都府一路到京城,居然立了不少战功。夏长河虽有意留他在身边,他却请缨要回成都府去,夏长河便也只能由着他了。

如今,却已经是个游击将军了。想想,十几岁的年轻将军,又有一个当侯爷的姐夫,一个当郡主的姐姐,前途无量啊,也难怪这成都府的媒婆都快要踏平他们俞家巷宅子的门槛了。

“这个不怕,回去只管说咱们家川柏要到二十才打算婚事,自然就好了。”叶辛夷冷静得很。

“二十?这会不会太晚了些?”都说成家立业,这叶川柏少年得意,已经算有些成就了,眼下娶亲也没什么不可以的,叶家就这么一根独苗,早日开枝散叶也是正经事。

理是这个理,话刚说完,却觉得后颈一阵生凉,侧目一看,便见得他家太太正眯眼看着他笑呢,笑得他浑身发毛。

“沈侯爷二十五才娶亲,是不是觉得太晚了,一直深感遗憾?”

“不晚,不遗憾!”沈侯爷头摇成了拨浪鼓,铿锵正色,一点儿犹豫也没有地道,“正正好,否则哪儿遇得见夫人呢?夫人才是我的命中注定,我与夫人天作之合,等多少年,都不晚。”

“哼!”这还差不多。

“回去后咱们真得找间大点儿的宅子了,还得给祖母备上一间,时不时接她来住。”

“还有咱们家的孩子,得多备几间屋子。”

“你种的那棵枣树到底能不能结出枣子来?”

“能,怎么不能?我都能老来得子,它还能不结枣子了?”

“它若不结,我就多给它种几棵,独木不成林,等到这枣树也成了枣林,我还不信没有一棵树结枣的。”

“你对枣子倒是执着!”

“这枣不是寓意好吗?”

“什么寓意?”

“早生贵子,多好!”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

酌颜其他作品<<春临雪意迟>> | <<锦若安年>> | <<鸾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