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零福妻好难追-第23章 滚
更新时间:2019-12-03  作者: 城市的阳光   本书关键词: 言情 | 现代言情 | 婚恋情缘 | 九零福妻好难追 | 城市的阳光 | 城市的阳光 | 九零福妻好难追 
正文如下:
大年初三,时长东开始走亲访友。他们家的亲戚不多,但时长东还是忙活了好几天,直到大年初五才闲下来。

大年初五破五节,这一天要迎财神。宁月萍一早就指挥着家里的两个男人,把家里里里外外打扫干净,然后焚香上供请财神。中午照例吃饺子。

对于这些习俗,时风今天特别积极,他说他今年要发财。时家剩下的三人保持沉默。

时长东和宁月萍,已经放弃了让时风上技校的想法。他们嘴皮都磨薄了,时风就是油盐不进,时长东恨不得狠狠的打他一顿。

中午包饺子的时候,时妙坚决反对往饺子里面包硬币,惹得大家又是笑。午饭刚吃了一半,家里就来人了——大伯娘吴翠芝。

“吃着呢?”吴翠芝一脸笑的自己坐了下来。

宁月萍放下筷子,“大嫂有事?”

宁月萍脸色淡淡的,跟吴翠芝做了多年妯娌,她对这个人了解的很。吴翠芝一直嫌弃他们家日子紧巴巴,但还相仿设法的撺掇时奶奶占他们家便宜。

这个大嫂,没事从来不来他们家,或者说,没什么让她占的便宜,她从不来他们家。

吴翠芝见宁月萍很不欢迎她的样子,脸上的笑也淡了,再看看时长东和两个孩子都闷头吃饭,没有理她的意思,火气差点压不住。

横什么横,一个穷教书的。

“天大的喜事,”吴翠芝压下心中的鄙薄,笑着跟宁月萍说:“妙妙大了,我来给妙妙说个好人家。”

她话一落,时长东和时风都不吃饭了,两人脸色都不是很好看,妙妙要上学,这吴翠芝给她说婆家啥意思?

时妙差点没噎着,这个大伯娘还真要给她说婆家呀?

吴翠芝见他们一家都不高兴的样子,哼了一声,心说要是你们知道了是谁家,不定多高兴呢。

“我说的不是别人,就是我大哥家的永强。你们也知道,我大哥家现在日子过的有多好,家里盖了两层小楼不说,就是县城里也买了房子。我大哥说了,县城的房子,就是给永强结婚用的,呵呵....我就说,我们家妙妙是有大福气的.....”

“滚!”时长东再也听不下去,一脸怒气的对着吴翠芝喊。

那个吴永强,别人不知道他还不知道?他曾经教过他。

吴永强初中一年级就退学了,后来在社会上胡混,听说还把女孩子的肚子搞大了。

这样的人,她竟敢说给他的宝贝闺女,她那哪来的脸?他们吴家哪来的脸?

真是有一点钱,就张狂的不知道东西南北了。

“老二,我好心来给妙妙说婆家,你看看你吹胡子瞪眼的,就你这样子,以后谁还敢给妙妙说婆家?我大哥家多好,多有钱啊,有的是女孩子想嫁过去,要不是妙妙长的好.....”

吴翠芝眼睛斜着时妙,好似嫁给吴永强,时妙占了很大便宜一样。

宁月萍再也忍不住了,拿起扫帚对吴翠芝说:“你滚不滚?”

吴翠芝看了眼宁月萍手中的扫帚,转身外走,她是真的害怕这扫帚搭在自己身上。

不过,她嘴里一点没饶人,“我家永强怎么了?配妙妙足足的...啊....”

宁月萍气的一扫帚打在吴翠芝身上,吴翠芝小跑着出了时家院子,她掐着腰对时长东和宁月萍说:“你们狗咬吕洞宾,我看以后谁还敢给妙妙说婆家,你们等着吧。”

“从此以后,你永远别进我家门,来一次我打一次。”宁月萍气的心口都疼了,她怎么摊上这样的妯娌?

吴翠芝见宁月萍几乎要发疯,连忙小跑着回家。

周围邻居见到妯娌两个这样,都围上来问宁月萍怎么回事?宁月萍含糊的应付了过去。

虽然这事儿是吴翠芝做的可恨,但关系到时妙的名声,她不想传的人尽皆知。但即使如此,也挡不住村里嘴碎的婆娘讨论。

“听吴翠芝说的意思,是给时妙说婆家了。”

“估计说的人家不咋地,不然怎么会被打出来。”

“时妙学习好,是要考大学的,时长东两口子心气儿高着呢!”

周围邻居议论纷纷,高玉玲站在不远处,听着这些议论,眼睛看着时家的院子,脸上带着诡异的笑朝吴翠芝家走去,她要看看吴翠芝给时妙说的什么人家。

陆青书和赵春芝也知道两人时家的动静,赵春芝看着自家儿子说:“要不我们也上门提亲?”

赵春芝危机感很重,要是时妙定了亲怎么办?一来他儿子肯定伤心,二来她的计划也会打水漂。

“妈,你不用管了。”陆青书迈步朝时家走。

他怎么忘了,吴翠芝那个不学无术,仗着有几个钱就胡作非为的侄子,就是在这个时候纠缠了时妙很长时间。

沉着脸出了家门,陆青书走到吴翠芝家门外,远远的就见吴翠芝正跟一个人说话。那人二十来岁,烫着一头羊毛卷,穿着喇叭裤,一看就不是什么正经人。

那人正是吴翠芝的侄子吴永强。

见到人后,陆青书没做停留就去了时家,时风正一脸不善的劈柴,那斧头劈下去的狠劲儿,吓人的很。

陆青书走过去跟他嘀咕了几句,两人就出了院门。到了村口,他们站在河边等,吴永强回家肯定是要经过这里的。

果然,没让他们等太长时间,吴永强骑着自行车过来了。时风从后面拽住他的自行车,陆青书一个麻袋套在他头上,然后就是一顿拳打脚踢。狠狠的出了口气,两人才走。

吴永强浑身无一处不疼的,嘴里喊着求饶:“好汉饶命,我有钱,你要多少?好汉饶命....”

喊了一会儿没人应,也没有人再打他了,他挣扎着摘头上的麻袋,但是胳膊腿都是疼的,他奋斗了很长时间也没摘下来。

这时,一个女孩儿声音传来:“你这是怎么了?”然后女孩儿就把他头上的麻袋摘了下来。

得到自由,他朝帮他的人看去,就见是一个十八九岁,面容清秀的女孩儿。

吴永强经常在女孩儿堆里拼打,这女孩虽没有时妙长的好看,但也算不错了,最起码比他现在的女朋友好看。

他咳了一声,拿出自认为风流倜傥的状态,说:“谢谢你啊,你是这个村子的吗?”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

城市的阳光其他作品<<重生八零管家媳>> | <<军少的神医甜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