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偶天成-第六百零三章 请求
更新时间:2020-10-18  作者: 木嬴   本书关键词: 言情 | 古代言情 | 宫闱宅斗 | 嫁偶天成 | 木嬴 | 木嬴 | 嫁偶天成 
正文如下:
铁鹰说的事顺序略有出入,但都是事实。

再者他不是河间王府暗卫的身份已经暴露了,姜绾肯定会去找南玉轩求证,到时候撒谎罪加一等。

想到铁鹰打着河间王府的幌子潜伏在她身边,她竟然一点防备之心都没有,要不是她大哥,还不知道何年马月才能发现,得亏铁鹰对他们没有恶意,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你……。”

“世子妃……。”

姜绾和铁鹰同时开口,又一同停下。

“你先说吧,”姜绾道。

铁鹰便道,“我能不能求世子妃一件事?”

“你说,”姜绾道,

毕竟被她使唤了这么久,还帮她买下了南玉轩,只要所求之事不过分,她不会不应。

铁鹰尴尬道,“我不想回去雕刻玉石,更不想被二管事带去扛包,世子妃能不能留下我?”

姜绾,“……。”

齐墨远,“……。”

这请求已经卑微到一种境界了。

之前来卧底,被姜绾当小厮使唤,又是买药材又是买铺子,铁鹰觉得他是大材小用,杀鸡用牛刀,现在一想到回南玉轩,铁鹰觉得在南玉轩,他不是大材小用,完全是大才当废柴用。

靖安王世子和顺阳王关系不错,也深得皇上信任,将来玄铁卫谁掌握,他们和靖安王世子都不会交恶。

他暂时被靖安王世子世子妃使唤一下,没什么不可以的,他本来就是主动送上门的。

姜绾脑门上全是黑线。

铁鹰也觉得自己的请求很尴尬,但他也很无奈啊。

不说都没人知道有多少南玉轩的兄弟羡慕他能脱离雕玉石和扛包的苦海,他好不容易才脱离苦海,可不想再回去,除非南玉轩重回玄铁卫。

“世子妃刚刚要和我说什么?”铁鹰转移话题道。

她刚刚要说什么?

她刚刚是准备开口让他回南玉轩啊。

结果她没开口,人家求留下了,还说的那么惨,惨的姜绾都于心不忍。

罢了。

想留下就留下吧。

她会医术的事,铁鹰知道的一清二楚。

这些日子把铁鹰当成河间王府暗卫,使唤的毫无顾忌,要真走了,姜绾还有点不舍。

她看着铁鹰道,“你应该很清楚,你的正主是顺阳王,傅家大少爷。”

铁鹰点头,“我知道。”

“你确定不跟着他?”姜绾道。

铁鹰摇头,“玄铁卫将来何去何从,大掌柜都不知道,目前能做的只能确保世子妃您和玄铁扳指还有顺阳王安然无恙。”

齐墨远摩挲着大拇指上的扳指。

金儿瞅着铁鹰道,“你这话说的,要是我家姑爷出事,你们南玉轩就护我家姑爷一根手指头吗?”

铁鹰,“……。”

他没得罪这小丫鬟吧?

金儿臭了张脸。

欺骗她家姑娘不行,打着河间王府的幌子欺骗更不行!

尤其他还连累姑爷挨了大少爷一拳头,要不是王妃脾气好,喜欢她家姑娘,换做旁人,肯定恼她家姑娘了!

她能给他这个罪魁祸首好脸色看才怪了。

铁鹰没说话,一脸祈求的望着姜绾。

只要世子妃消气留下他,这小丫鬟自然不会针对他。

姜绾扶额道,“我就当不知道你是南玉轩的人吧。”

铁鹰连忙道谢。

姜绾脑门黑线止不住的往下掉。

要是个孤苦无依的小厮或者小丫鬟求收留,向她道谢很正常,铁鹰可是武功高强的暗卫,用不着仰仗他人。

铁鹰道谢完,准备回树上待着。

只是转身走了两步,又回过头来,差点忘了正事了。

他望着姜绾和齐墨远道,“大理寺卿对金簪一案束手无策,因为金玉阁,南玉轩也牵扯其中,大理寺卿知道南玉轩和世子爷世子妃关系不错,求到大掌柜跟前,大掌柜让我问问世子爷世子妃……。”

这案子确实不好查。

因为不用查就知道是谁干的。

一来证据不好找,二来谁也不能得罪。

大理寺卿实在是想不到两全其美的办法,这才求到南玉轩,拐着弯的找上她,某种程度上,可以说大理寺卿在他们和宿国公护国公,甚至太皇太后之间选择了他们。

姜绾笑道,“大掌柜是想让我帮大理寺卿?”

铁鹰点头,“大理寺卿为人不错,虽然做事看上去少了几分魄力,但观察入微,是个可造之材。”

换句话说,大理寺卿并非看上去的那么没有魄力,只是谨小慎微惯了,若是有得力的靠山,大理寺卿绝不是现在这样。

能让南玉轩大掌柜这么夸赞,大理寺卿必然有过人之处,南玉轩在京都多年,连护国公都不知道南玉轩的底细,大理寺卿却知道,足见一斑了。

金簪一案因安阳县主而起,一支小小金簪几乎把当朝所有权贵都卷了进来,大理寺卿得罪不起,要破此局,只能从安阳县主处着手。

只是安阳县主卧病在床,大理寺想查都无从着手,只能拐着弯的来拜托她这个和安阳县主同处一个屋檐下的了。

“大理寺卿想我怎么做?”姜绾问道。

“大理寺卿想审问下安阳县主身边的丫鬟,”铁鹰回道。

姜绾笑了笑,“这点小忙,我帮了。”

这对姜绾来说是小事一桩,对大理寺卿却是难比登天。

他不敢来要人。

他来了也要不了人。

吃过晚饭后,姜绾带着金儿去花园遛食。

金儿道,“后天就是大理寺卿立下的七日之约,今儿都第五天了,也没听说大理寺卿查到什么,他不会就这么放弃准备辞官还乡了吧?”

“十有八九是了,”姜绾叹气道。

“那怎么办?他一辞官,等新的大理寺卿上任又要耽搁好些天,还不一定能查出是谁往金簪里下毒栽赃姑娘你,”金儿道。

“到时候流言蜚语肯定指向你。”

姜绾冷道,“不是查不出真相,只是不敢说罢了!”

“大理寺不敢审,我自己审便是。”

金儿道,“没法审啊,安阳县主不肯招认,姑娘也没法对她用刑啊。”

“对安阳县主用不了刑,她身边的丫鬟也不行吗?”姜绾道。

“明天找个由头,把那丫鬟给我抓了。”

说完,姜绾就回柏景轩了。

等她和金儿走远,暗处一丫鬟出来,飞快的朝安阳县主的住处走去。

安阳县主的丫鬟一听是又气又急,安阳县主怒不可抑,“她敢!”

丫鬟急白了脸。

人家是靖安王世子妃,有什么不敢的啊。

“县主,要不奴婢还是回宿国公府躲两天吧?”丫鬟道。

安阳县主恼丫鬟没骨气,但还是让丫鬟走了,小心驶得万年船,万一姜绾真的有办法抓丫鬟呢,再万一丫鬟扛不住酷刑呢?

不赌才能不输。

夜深,姜绾站在观景楼上赏月。

金儿拿了披风过来,道,“姑娘,安阳县主的丫鬟出府了。”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

木嬴其他作品<<欢喜记事>> | <<以嫡为贵>> | <<盛世医香>> | <<嫁嫡>> | <<世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