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毒下堂妻-第八十六章 登门道谢
更新时间:2019-10-08  作者: 兔子歪歪   本书关键词: 言情 | 古代言情 | 女尊王朝 | 恶毒下堂妻 | 兔子歪歪 | 兔子歪歪 | 恶毒下堂妻 
正文如下:
韩九知道的并不多,他努力地回忆着:“……宓夫人过世的那一日,阿娘留在院里当差,得了消息赶出去的时候就看见宓夫人被抬了回来,已经是不省人事了,府里请了太医官,说是犯了急症,用了汤药也没见好。”

“到了晚间便不成了,阿娘哭得不成样子,还是世子说要阿娘帮着打点夫人的身后事,阿娘才强撑着身子奔波,那几日阿娘都不曾回来,只是让人带了话给我,说是要忙着夫人的身后事,让我在书院里不必回去了。”他慢慢说着,“只是办完了丧事,阿娘回来时脸色不大好,说是病了却又不让我去请郎中,我问阿娘怎么了。”

“阿娘说夫人的病有些怪,说是就算是急症,也不至于无端端发病便没了,还说……”他皱了皱眉,“还说夫人的后事准备得太过顺利,倒不像是事急从权的样子。”

萧容悦阖上了眼,嘴唇紧紧绷着,一言不发听他继续说着:“原本阿娘还说要去问问那一日随夫人出去的雪玉,可是还没等她去寻雪玉,世子便打发人来唤了阿娘过去,之后就……”

他猛然抬起头来,盯着那扇屏风:“我阿娘不是自缢的,她说宓夫人死的蹊跷,还没弄个明白会去死,何况还有雪玉、斗彩她们也都莫名其妙不见了,定然是这里面有什么!”

他噗通一下跪倒:“我不知道娘子是谁,但若能给我阿娘还有雪玉他们讨一个公道,我愿意生生世世为奴报答你!”

他说着,咬牙向着屏风后磕了三个响亮的头。

“你起来,”萧容悦沉默了一会,才开了口,“你是读书人,你阿娘也教过你,好儿郎跪天地君亲,宁折不辱!”

“你阿娘当年从宫中出来便脱了奴籍,是自愿跟在宓夫人身边的,你不是奴生子,是堂堂正正的良家儿郎。你阿娘说过,今年你要下场考秋闱,眼下怕是已经错过了,不过也无妨,明日我让人再给你寻一处书院,你安心课业的事,别的不必过问了。”

韩九不敢相信,瞪大眼望着那屏风:“你是说我,我能再去书院,可我如今……”

萧容悦心酸难抑,转过脸去不再看他:“宓夫人于我有恩,薛妈妈与我也是旧相识,日后你就留在这边吧,若是不嫌弃,日后这里就是你的安身之处。”

韩九呆呆站在那里,好一会却是抬起头抹了泪,向着屏风后面深深作揖。

让人带了韩九下去安顿,萧容悦坐在榻席上如同泥胎木塑,许久都没有动弹,郑妈妈只怕她又像前一日那般,慌忙要让人去请郎中。

“妈妈,让人备车,明日随我去玉清观。”她唤住了郑妈妈。

郑妈妈却是为难,又要去上香,前一日上香闹出了这许多事来,病还未大好,这还没过两日又要去上香,她心都悬着呢。

她见萧容悦已经打定了主意,只好下去吩咐山茶与三七,让她们跟着过去,无论如何不能再让娘子出事了。

“胜业坊萧宅,郎君就是这里了!”从文抬头看着萧宅的牌匾,欢天喜地地招呼着程瑜,他可是费了不少功夫才打听到这里。

程瑜翻身下了马,抬头看着还簇新的字,院墙里伸出来的高高的竹叶,脸上不禁露出笑容来,还真像那位萧大娘子的性子,不管在哪里都让自己舒舒服服的。

他整了整衣袍,微笑着上前,从文提着一溜的提盒,赶忙跟上去,他们可是来送谢礼的,手里这些都是夫人吩咐的,务必要让萧大娘子满意。

小婢禀报进来的时候,萧容悦刚躺下,郑妈妈皱着眉头:“程大郎?哪一位程大郎?”

竹苓进来了:“就是那一日在运河上惹了祸事,险些连累了咱们的程大郎,说是专程登门向娘子道谢的。”

郑妈妈叹口气:“娘子刚歇下,昨儿半夜就醒了,这会子才睡,怎么也不能吵醒了。”

她想了想:“我去见他们吧,早些打发走了,别扰了娘子歇息。”

程瑜原本想好了许多要与萧容悦说的话,想问问她在长安可还习惯,有没有什么他能帮德上的,还想说那一夜多谢她,若不是她,只怕自己和从文从武他们难保不会重伤丢了性命,又想说说长安的风土人情,怕她不知道长安哪一处的小菜做得好,哪一处的景致格外好,这会子胡僧的大秦寺里木槿开得好,鲜艳又大朵,也不知道她愿不愿意过去瞧瞧。

她若去了,一定会有更多新鲜的主意。

他还在想着,出来的却是郑妈妈,给他端端正正行了个礼,脸色不大好看:“郎君来的不巧,娘子刚歇下,昨儿请了郎中瞧过,说是初到长安有些水土不宜,所以今日怕是不便见郎君了。”

程瑜脸上的笑容没了,拧紧了眉头:“萧大娘子病了?请的是哪一家的郎中?可说了脉象如何?”

郑妈妈有些惊讶,嘴上却是恭敬地回话:“百草堂的郎中说是养上些时日就会好起来,今日已经好许多了,多谢郎君挂怀。”

从文在旁边嘴都快撇到耳根后面了,自己家的郎君也不知道是聪明还是傻,平日里遇见事都是聪明过人的,怎么遇到了这位萧大娘子之后好似糊涂了,哪有这样去追问别人一位大娘子的病情的,何况还是位非亲非故的,也不怕人家把他当成轻薄登徒子打出去。

没能见到萧容悦,程瑜只好放下谢礼,向郑妈妈告辞了出来,神色郁郁地上了马,与从文道:“让人拿了我的帖子去请蒋太医,请他来给萧大娘子看诊。”

蒋太医是告老的太医官,平日并不出诊,只是得了相熟府邸的帖子才会给人看诊。

可是,人家萧大娘子并没有拜托郎君替她寻郎中呀,这贸贸然让蒋太医登门,也不怕吓着人家!

从文心里哀叹,只好答应着吩咐下去。

等程瑜一行人从胜业坊离开,巷曲的角落里转出个人影来,看了几眼他们走远的方向,这才转身往市坊口大步出去了。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

没有找到此作者的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