梨落庭满园-第七十四章 真心假意 芙蓉美人面
更新时间:2019-10-08  作者: 长歌聆月   本书关键词: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梨落庭满园 | 长歌聆月 | 长歌聆月 | 梨落庭满园 
正文如下:
朝露回来的时候,天色有些渐晚,眼神中带着几丝惊慌,虽然被她强行掩饰,但还是被刘氏发现了。

刘氏忙担忧地问道:“怎么了,遇到什么事了?”

见朝露依然低头不语的样子,刘氏忙过去拉着手,轻轻拍着她说:“遇到什么事了?跟我说说看。”

朝露像是突然想到什么,泪珠悬在眼眶里,她低声泣道:“我给老爷送完饭后,出去转了一圈,碰到、碰到……”

“碰到谁?”刘氏的脸色也变了变,她心底知道,朝露家里的事情一直瞒着她,有些事情,她也不好勉强朝露说出来。

“看到我的仇人,长孙明了。”朝露眼泪直下,面带恨意。她甚至说起这个名字,咬牙切齿,当年,是长孙明怂恿着爹爹挪用公款,放高利贷,事发后,他挥挥衣袖就走人了,爹爹不仅被砍头,还蒙受了许多不该有的冤屈,成了此事最大的背黑锅的人。№Ⅰ№Ⅰ

“他看到你没有?”刘氏忙问道,长孙府虽说在朝中没有实权,但也是两代勋贵人家,曾经的名门望府,不是他们能招惹的。

朝露摇摇头,她心底知道刘氏在担心什么,忙回道:“夫人,是朝露不对,朝露让您担忧了,您如今最大的事情,就是养好胎,不管外面发生了多大的事情,都不要在意,千万别动了胎气。”

刘氏拉着朝露的手说道:“我们现在没有能力,跟别人对抗,你也不要逞强,要知道,恶人自有天收。”

朝露忙点点头。

聊了一会儿后,刘氏感到有些乏了,便回房休息了。

夜半时分,一个浑身穿满黑衣的人静悄悄地爬出了吴府,朝外面跑去,此人虽然看着没有什么轻功,但胜在步履轻快,行为敏捷。№Ⅰ№Ⅰ

此人正是朝露,傍晚时分,在她跟吴述在书房对抗完后,她跑出了吴府,想去外面街道上散散心,谁知就碰到长孙明了,她一眼就认出了他的马车,香车宝马,果不快哉!

她顺着人流,悄悄地跟了上去。只见马车走了几个街头后,在一家染坊门口停了下来,长孙明进去的时候,头上还戴了一顶帽子,将脸团团盖住,显然是怕被人发现,她悄悄躲在街对面的一个狮子后面,她身材矮小,不容易被发现。

长孙明进去后,门就被关了,看不见里面的情形,朝露想着晚上来看看,长孙明此人精明无比,此时如此鬼祟,定是在做不可告人的事情。朝露做梦都想将长孙明此人绳之以法,无奈此人过于狡猾。

朝露趁着深夜夜色来到这家染坊后,却发现外墙太高,她没有功夫,怎么样都爬不进去,等她再试的时候,突然听到了狗不停叫的声音,她急忙躲进草丛里,不敢发出任何地气息。№Ⅰ№Ⅰ

果然,紧接着就有几个人从院墙里跳了出来,显然是在找人影。

过了半天,那几个人没有看到人影,又重新翻墙了进去,朝露却不敢走,生怕这些人在墙头等着她,她只好在里面呆了好几个时辰,趁着天微微亮的时候,拼命地朝吴府跑去,从一个狗洞了钻进了自己的院子,万幸的是,她没有被发现。

江府,上午。

“她说了么?”梨落问玉竹道。

玉竹摇摇头道:“她依旧咬着牙,什么都不肯说。”

“喂她吃了吧。”江梨落突然下定决心道道,玉鼠和李青松危在旦夕,她不能有妇人之仁。

梨落心底也想过另外一个办法,就是放王小月出去,然后跟踪她,找到幕后之人,但这样做太冒险了,这个王小月精明的很,心底应该早想好了应对之法。她细细想了一遍,决定听从玉竹的建议,给这个王小月吃“颠笑散”。№Ⅰ№Ⅰ

梨落跟着父亲办过不少案子,自然也知道这种药的妙用,普通人吃了之后,精神会变得非常高亢,笑得停不下来,一般人不到一个时辰就会崩溃。

这种药的后遗症较少,吃了解药就会恢复过来,事关人命,江梨落只能下此狠招。

果然,不出一个时辰,王小月便说要见她。

“没想到你一个堂堂闺阁小姐,居然也会这种下三滥的招数!”王小月对着梨落的方向狠狠地吐了一口痰,脸色不善。

“你算什么东西?居然敢说我们家小姐。”玉竹大声训道,“你骗取我们的同情心,勾结外人出卖我们家小姐,还让玉鼠受难。我告诉你,他们两个要是出了什么事情,我绝对不会放过你。”玉竹毕竟是练过武的,说起话来,显得十分威严。№Ⅰ№Ⅰ

王小月听完,不敢吭声,只狠狠瞪着他们。

梨落不动声色地观察着她,突然冷声问道:“你真名叫王小月?”

王小月听到此话之后,眼神显得有几分慌,神情有些找不着北。

梨落将这些收入眼底,她淡淡说道:“我猜跟你同行的,应该还有一位姑娘,她的名字才叫王小月吧。”

听到此话之后叫王小月的女子心底更为惊慌,她抬头看了看梨落的表情,想知道梨落是不是在诈她。她仔细回想第一次来江府自己的措辞,回想自己是不是有什么漏洞,被江梨落发现了。

梨落轻笑道:“别想了,你的话的确没有什么漏洞,是那群黑衣人教你的吧?领头的黑衣女子十分厉害?”看了看王小月的表情,梨落知道自己没有猜错,她果然是那名黑衣女子派来的。№Ⅰ№Ⅰ

“你说你叫王小月,但是在相处的这些日子,有时候别人唤你,你根本就没有反应过来,王小月不是你的名字,这一点我没说错吧?”

梨落说完给自己倒了一杯茶,继续不紧不慢地说道:“把你知道的说出来,免得再受癫笑散之苦,我对于说谎的人,可是绝对不留任何情面的。”梨落的表情微微发狠,让王小月有一股不怒自威的害怕之感。

王小月突然偏过头去,眼神里带着一丝玩味:“你想知道什么?”

梨落表情严肃地问道:“玉鼠和李青松被关在哪里去了?”

“我不知道。”这个王小月眼神里充满倔强。

玉竹听到此话后,恨不得上去给她两个耳光。

梨落阻止了她,对着王小月说道:“那说说你知道的吧!”

王小月盯着梨落的眼睛问道:“你会把我送到大理寺?”她的身子满是防备,似乎很忌惮这个地方。

梨落的眼神毫不退让,她说道:“看你表现,我知道你以为我爹爹目前不在京师,我就不敢拿你是问了。我要是有想处置你,有的是法子,不然我也不会这么快知道,是你背叛了我,并且是一名黑衣女子抓走了玉鼠。”

王小月听到后点下头,凝神想了一会儿,抬头慢慢说道:“我从海边过来的时候,我们村子里三面环海,是靠大海生活的渔村。来京师的时候,我、我们其实是两个人。她叫王小月,我叫林娥,是她收到了京师的她姑姑的来信,让她去京师做事情。她把这件事情跟我说了之后,是我怂恿她来京师。她们家虽然很穷,但是日子过得还算安稳,我们家不一样。我们家是后娘把持着一切,她早就看我不顺眼,想把我打发给一个快六十岁的老头子,就为五两银子。”说着这些事情,林娥脸上依旧不平淡,带着几分恨意。№Ⅰ№Ⅰ

梨落看了看她的表情,继续问道:“那你为什么要装成王小月?”

“王小月的姑姑是长孙府的管家夫人,她已经有十几年没有见过王小月,我装成她,是想在京师有个投奔之处。”林娥低头回道。

“你说的你娘的首饰也是王小月的?”梨落紧紧地盯着王小月,生怕错过一点信息。

她点点头:“没错,那个首饰是她娘给她的,她为了我们一起去京师,把那个当了。”

“那王小月呢,被你杀了?”梨落的表情看着十分不善。

“我没有。”林娥突然站起来辩解道,“那天傍晚眼看要下雷阵雨了,我们躲进一间破庙里,来了一群劫匪,我们两个一起跑,是她自己跑摔了,被那群坏蛋抓走的。我想回去救她。但是如果我回去的话,就是跟她一起死。”№Ⅰ№Ⅰ

玉竹听到此话后恨得牙痒痒,她愤然说道:“你怂恿她跟你一起出去,人家姑娘还为了路费卖了自己母亲给她的嫁妆,遇到劫匪你居然一个人先跑了,你做人还有没有良心?”

林娥突然激动地说道:“所以我就遭报应了。我每天晚上都碰都梦见她从我的床底里爬出来,一脸鲜血的对着我说道,为什么要抛弃我?为什么要抛弃我?”

“那你怎么会碰见那个黑衣女子,她让你做什么?”梨落想把谈话的内容引到破案的事情上来,至于王小月那件事情,她会写信禀告给爹爹,让爹爹去处理。

“我到了京师后,去找了长孙府的管家夫人孙氏,她是王小月的姑姑,她收到信后,一开始对我特别好,还让我跟着她去不同的铺子里收钱,有绣坊、有染坊,我从来没有做过这种事情,觉得特别威风,一群人都看着你,眼神特别怕你,那是我最风光的时候。”林娥嘴角扬起地说道。№Ⅰ№Ⅰ

“只是没过了多久,孙氏就发现了我的异常之处,应该是某一次我睡觉的时候把王小月的名字喊了出来,她就彻底的确定了我不是她的侄女。她二话不说就把我送给了那个黑衣女子,想让那个黑衣女子狠狠地惩罚我。”林娥眼底不自觉闪现一丝恨意。

她继续说道:“孙氏千算万算,没有算到,黑衣女子看见我就很喜欢我,她不仅没有杀我,反而时常来找我谈心,教我武功。她说她没有朋友,在跟着公子做一些大事。要想把这个大事做好的话,就必须先抓住一个叫爱管闲事的人,他名字叫玉鼠,是我主动提出来做饵的。”

梨落轻笑道:“就是为了不被抛弃?”

林娥说:“差不多吧,这种感觉你这种人怎么会懂!”№Ⅰ№Ⅰ

梨落问:“你确定你去的地方是长孙府?你说的公子不会就是长孙明吧?”

“我是找了路人反复确认,才知道那一家大户人家姓长孙,她们当家的人是一个叫长孙明的年轻男人。黑衣女子虽然没说,但我知道,她指的公子就是长孙明。”林娥回道。

“你把你去过的染坊、绣纺所有的地方都标出来,你要是不知道地方在哪儿,让玉竹和小豆子驾着马车带着你去挨家挨户地确认。”说完梨落便转身离开,她现在心里很乱。林娥提供了线索虽然有用,但让她依然无法判断玉鼠他们被关在哪里。

正当她打算离开之时,林娥突然大声问道:“你为什么要这么辛苦的查案?你明明可以养尊处优,每天开心地过你大小姐的生活,根本就不用体会我们这种小人物的艰辛。”№Ⅰ№Ⅰ

“你没有办法去评判别人的生活,就像我也没有办法你评判做的事情是对是错。王小月是因为你死的,你更应该好好地活下去,而不是助纣为虐。”梨落说完就走了,她要把这些东西写信告诉宁翊,她也知道,宁翊这两天在集中查信件的事情。

林娥听到此话后垂下脑袋,似乎想起了什么事情,她嘀喃道:“我不是故意的,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只是知道,回去之后我也会死,我也会死。”

下午梨落收到标注的地方后,急忙赶去了刘府,找到了刘子誉,她对刘子誉简单的说明了一下事件的原委,说她发现了京师失踪少女的线索,希望能够借刘子誉的兵力一用。

刘子誉急忙点点头,他从小就知道,梨落特别的聪慧,她绝对不会做没有根据的事情。№Ⅰ№Ⅰ

两人找了个隐蔽的茶楼,一起看地图,几乎可以确定,林娥标注的这几个地方都是属于长孙府的产业。虽说有些店名义上不是长孙明的,但他都以一定的方式迫使这些店主将店的一部分权利转移给他,为了就是低价获取长孙府的放贷。

刘子誉对京师的各户人家多有了解,他介绍道,长孙明是一个极其精明的生意人,他利用放贷控制了不少的店铺和产业,之前那一间贞元年间的店也是他通过低价贷款的方式弄过来的。可以说,他为了赚钱可以不择手段。

刘子誉还说道,由于长孙明将长孙府打理地井井有条,现在长孙府的主人长孙钰对这个义子长孙明极其信任,几乎府里的大小琐事都交由他打理,长孙钰的亲生儿子长孙年在睢阳书院读书。

梨落听完后,想起上次她哥哥江淞明的话,长孙年此人专好营巧之术。看来应该是跟这个长孙明有较量的意思。

两人讨论如何跟踪长孙明讨论道傍晚,二人一起吃完晚饭后,便各自回家了,刘子誉回去布置人手。

搜狗阅读网址: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

没有找到此作者的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