侧妃转正有点难-第120章 虚实
更新时间:2019-10-09  作者: 卿如忘忧   本书关键词: 言情 | 古代言情 | 穿越奇情 | 侧妃转正有点难 | 卿如忘忧 | 傲娇 | 帝王 | 欢喜冤家 | 爆笑 | 魂穿 | 卿如忘忧 | 侧妃转正有点难 
正文如下:
孟世端正经问话时,十分细心,并不遗漏任何可疑之处。看来这个蜀王并不是传说中的草包。

陆瑰云对他多了几分尊重,从容答道:“我师从木樨先生学武,是他告诉我,王爷在桃园练兵。”

这话引得徐胜一惊,因为陆瑰云从始至终从未向他提过此事。如果他知道陆瑰云是木樨先生的徒弟,一定直接将她引荐给王爷,无需设置这么多考验。

“你是木樨兄的徒弟?”徐胜急急打断,“怎么不同我早说?”

陆瑰云本来不想提师父的名号,是因为知道徐胜与师父是至交好友,不想因此而获得什么特权。她要看看,全凭自己如今的实力,到底能不能谋得将军一职。

直到蜀王开口问细节,她怕被怀疑,这才据实以告。

“不好意思,军师,我之所以不说,是怕给师父丢脸。”陆瑰云讪讪一笑,对徐胜拱手作礼,“其实来之前,师父还托我问候您来着。”

木樨先生的名号响亮,就连远在蜀地的孟世端都有所耳闻。

徐胜拍了拍陆瑰云的肩膀,顿时摆出一副欣慰之态:“既然是木樨兄的高徒,那我就更放心了!他肯放你出山,必有把握!”

外面有士兵来报,说朝廷已发兵来蜀地平定“流寇”之乱。

所谓流寇,不过是蜀兵自导自演的一出戏罢了。这还是陆瑰云和徐胜一同出的主意。

眼看计划得逞,徐胜笑着对蜀王道:“王爷,是时候了。正好,咱们现在,也有了新的将军。”

于是蜀兵趁着“流寇”作乱,浩浩荡荡地出发了。

陆瑰云如愿以偿地当上了将军,并来不及高兴,而是更加的提心吊胆。因为她明白,身为一军之将要担当的责任,要比士兵重得多。

行军匆忙,且条件艰苦,不过陆瑰云并不在乎,渐渐适应了这样的节奏。就连尊贵的蜀王都一改纨绔之风,与士兵们同吃同住。

一日夜里,陆瑰云辗转反侧睡不着觉,披衣起身,出了营帐,坐在树下看月亮。

她很想念小爷,也很想念孩子。

这场仗一旦打起来,若是输了,他们就再无扭转乾坤的机宋,若是赢了,她还担心宋志到时候狗急跳墙,把刀架在小爷头上,拿他当人质怎么办?

想的事情一多,心里就再也无法安宁。

突然,有人从背后拍了她一下。陆瑰云回头一看,竟是蜀王孟世端。

“都这个点了,王爷还没睡吗?”陆瑰云要起身行礼,却被孟世端按了回去。

孟世端在她身旁的一块石头上坐下,看看四周苍茫的山谷,叹了口气:“都这个点了,你怎么也没睡?”

陆瑰云不知如何同他解释,沉默了一会,才问:“王爷,咱们真的能救出皇上吗?”

结果换来了对方的嘲笑:“你不是吵着闹着要当将军吗?怎么,对自己没信心?”

“我不是没信心,是担心皇上……”陆瑰云说到这里停住,顿了顿道,“担心皇上的安危。”

“你个小姑娘倒挺忧国忧民的嘛。”孟世端笑了,用一贯的不着调的语气,“皇上关你什么事?难道你想嫁给他?”

这语气像极了小爷。以前,小爷混账时,也会说些不着调的混话,当时她气得不行,现在想来,却很想念那份轻松自在。

眼里不觉盈了闪闪的泪光,她连忙昂起头,四十度角望着天空,将那不曾落下的泪生生憋了回去。

“怎么了?本王说到你的什么伤心事了?”孟世端没想到她反应这么大,有些不知所措。

“没有,没有。”陆瑰云连忙否认,“方才沙子糊到眼睛了。”

两人没再说话,并肩看天上的星星。在这无人的野外,星辰异常闪烁,一颗又一颗的小星星,眨着眼睛放着光芒。

星星原本该有许多浪漫的含义,可是现在在陆瑰云眼里,它却代表着尘世的烦恼,无穷无尽。

过了良久,她听见一旁的孟世端叹了口气。

“王爷何故叹气?”

蜀王的眼睛一瞬不瞬地盯着星星,缓缓回道:“其实本王担心的事,与你一样。”

“王爷也担心皇上的安危?”陆瑰云试探地问,“王爷是皇室嫡系,如果灭了宋志立功,是否想要取而代……”

“你说这话就该杀头。”孟世端一脸严肃地打断她,“太上皇才是皇家正统,皇上继位也是天理应当。本王是去护驾,不是夺位。”

陆瑰云见他动了真格,连忙将先前的怀疑打消。看来他是真心护驾,并无夺位之心,倒是她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是是是,王爷忠心可鉴,小的只是随口一说罢了。”

提起小爷,孟世端陷入往日的回忆:“皇家这些个子弟,其实我最喜欢皇上。孟池羽那小子小时候可淘了,骑在我脖子上爬树掏鸟窝……”

看样子,这个三叔和小爷感情还是不错的。而且蜀王也不似传闻中那般不学无术,而是与之相反,表面看起来嘻嘻哈哈,办起正事来半点也不含糊。

人世间许多事情也许都是如此,并不像表面所显现的那样。只有等到黑夜褪尽,白昼到来时,才能看得分明。

如果孟世端当年想要皇位,恐怕现在像傀儡一样关在笼子里的就是他了。藏拙未必不是一种人生智慧。

“万一宋志狗急跳墙,王爷又会如何处置?”陆瑰云问出了她现在最想知道的问题。

孟世端思考片刻后道:“其实皇上机灵得很,虽然是困兽,却不会任人宰割。小时候这小子就总给我惊喜……说不定这次也能化险为夷。”

可是还未发生的事,谁也不敢说句准话。一切,都是猜测罢了。

“多思无益,与其担心这些不一定的事情,还不如想想怎么把眼下的路走好。”孟世端拍了拍陆瑰云的肩膀,“你早些回去安置吧,明天一早还要赶路呢。”

“是。”陆瑰云听他一番话后,释然不少,站起身来,拍拍身上的尘土,“王爷明早见。”

请记住本书域名:。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xwxguan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

没有找到此作者的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