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嫁-第四三一章 想歪
更新时间:2019-12-02  作者: 星辰微闪   本书关键词: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今嫁 | 星辰微闪 | 星辰微闪 | 今嫁 
正文如下:
吴忧很快回来,身后跟着两个醉仙楼的小二,一人提着一个红漆大食盒。

吴忧手里则搬着一张小桌子,大虎和文叔两个看到忙上前去帮忙,厢竹和青玉则接过了的食盒。

两个小二看这接食盒的小丫鬟衣着鲜亮,猜想吴家必然是来了位了不得的贵客,递出食盒后都是探头往屋里瞧。

吴存中上前挡住了他们探究的视线:“辛苦了,食盒我们会自己送过去的。”

两个小二讪讪的收回了视线,心里泛着嘀咕,出了吴家。

吴存中把吴忧借来的桌子与自家的并在一起,道:“凳子还不够。”

家道中落,日渐清贫,原本的亲友早已经没了来往,椅子多了也没人坐。

只是他们没想到今日姜零染会来,若早知,必然早早准备好这一切,不叫姜零染受委屈。

吴忧听了又出门去,不多时回来,手里拎着几张小板凳。

饭菜摆上桌,与简陋寒酸的桌椅碗筷形成鲜明的对比。

姜零染便觉得这餐饭需待好好的吃,他们的心意,她一点儿都不能浪费。

结果就是,她吃撑了。

厢竹看姜零染揉肚子,不免有些着急。

用膳时她就想提醒姜零染,别用这么急,也别用这么多。

出京这些日子,姜零染的胃口一直不好,日常用的也少,这会儿猛不丁的吃这么多,可不就要撑肚嘛!

却因不是在自己家中,她不好大咧咧的问,又想着今日可能要宿在这里,若任由姜零染撑着,岂能舒坦?

正纠结问是不问的时候,就听姜零染道:“姨母,我吃撑了。”

“...”厢竹眨了眨眼,她不好大咧咧问的话题,被姜零染大咧咧的说了出来。

孟月姑一听就皱起了眉:“撑了?难受吗?”

姜零染点头:“肚子有点胀。”说着又扭头问吴忧:“表哥,有山楂吗?”

吴忧一愕,旋即笑起来:“你这小丫头,打趣我呢?”

姜零染也笑:“哪敢啊。”

吴忧无奈失笑,转身出去了,不多时端着一碗山楂茶进来。

姜零染接过道谢,喝了一口,酸酸甜甜的,她眯眼笑道:“好喝。”

青玉看无事,便禀了姜零染,要与大虎一起去沁园。

孟月姑听她这意思,在江南是置了宅院的,便道:“既有宅院,你就搬过去住吧。”说着抿了抿唇,面色有些歉疚:“不是姨母撵你,实在是这里...你住不得。”

姜零染也不与她论住得住不得的问题,只是道:“那姨母和我一起去沁园吗?”

孟月姑摇头。

看着她温顺的眉眼,又笑着哄道:“姨母明日去看你。”

意思就是不去住。姜零染对这个答案也不意外:“可我想跟姨母住在一起。”说着让青玉和大虎去了。

孟月姑皱起了眉。

吴存中和吴忧对视了一眼,又看向文叔。

文叔对上兄弟二人的视线,揖手道:“今夜要打搅表少爷了。”

这院子里总共就两间寝房,素常里孟月姑住一间,兄弟二人住一间。

文叔若留下,只能和兄弟二人挤一挤了。

孟月姑觉得这样不妥,想了想道:“家中屋子太小,你俩带着文叔去隔壁二牛家借住一宿吧。”

吴存中点头称是。

晚膳后,文叔便跟着吴家两兄弟离开了。

出门之前叮嘱厢竹锁好门窗,晚间警醒着点。

厢竹谨慎应下了。

锁好院门,回去看姜零染盘膝坐在榻上,脸上挂着宁和的笑。

她笑着上前,把斗篷给她披上:“姑娘很开心吗?”

姜零染点头:“开心。”

厢竹看得出她是真的开心。

这种发自肺腑的笑,自出京后,今日是第一次见。

孟月姑抱着个汤婆子进来,汤婆子塞到姜零染脚底下:“晚间尚冷呢,别冻着了。”说着又看着厢竹道:“姑娘的也已经放好了。”

厢竹顿时有些惶恐:“姨太太折煞奴婢了。”

孟月姑笑着道:“在我这里别客气,快去睡吧。”

厢竹看了眼姜零染,见姜零染冲她点了点头,便退了下去。

孟月姑褪去鞋子坐在了床榻上。

被褥都是新换的,比之前铺的要干净整洁,也要松软。

但一定比不上姜零染在家中时的。

孟月姑心有歉疚:“委屈你了。”

姜零染笑着攥住她的手,往她身边凑了凑:“姨母别这么说,我住的可舒坦了。”

孟月姑闻言笑起来,给她掖着被角,温声道:“舒坦就多住些日子。”

姜零染点头应下,又道:“姨母之前说打算去京城的,现在还是这么打算的吗?”

孟月姑道:“要去的,等过段时日。”

姜霁的腿究竟是个什么情况,她没看见,心中便不安稳。

姜零染知道这个“等过段时日”是要攒银子的意思。

想了想又道:“那姨母进京是要定居在京城吗?”

孟月姑终于明白她的意思了,怔了会儿道:“今雪想让姨母住在京城?”

姜零染没说是也没说不是,道:“姨母想还是不想?”

孟月姑笑道:“在江南住惯了,不想挪地方了。”

这就是拒绝的意思了。姜零染默了片刻道:“江南挺好的,换我住了这么久,也是不愿意去京城的。”

说着又道“那姨母明日去沁园帮我看看屋子吧?”

孟月姑听她说一下船便来了这里,现下让青玉和大虎两个人去收拾,唯恐他们收拾不好,姜零染住着会不舒心。

闻言点头应下。

晚膳之前,人多,孟月姑不好问,这会子躺在床榻上,只她们两个人,她就想问一问和离的事情。

还没等张口,就听身旁的人呼吸浅浅,竟已经睡着了。

想着她舟车劳顿,孟月姑不忍吵醒她,熄了灯便睡下了。

次日一早众人刚醒,万景西便到了,谦逊的给孟月姑见礼。

孟月姑一听说是万家的,忙就道谢。

万景西不明白她这是谢的什么,有些懵的看向姜零染。

姜零染笑道:“姨母是谢二哥送我来江南和购置宅院的事情。”

万景西就笑了:“分所应当的事情,哪里担得起您道谢。”

孟月姑听他言语这般亲厚,再看他与姜零染年纪相仿,便有些想歪了。

吴存中和吴忧都没有去上工,而是和孟月姑一起去了沁园。

听姜零染说有意住个三五载再走,房子需待好好的看一看。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g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

没有找到此作者的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