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粉-第291章 朝廷水深
更新时间:2019-12-02  作者: 青铜穗   本书关键词: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金粉 | 青铜穗 | 青铜穗 | 金粉 
正文如下:
果然不出李南风所料,也就小半日工夫,当今备受皇帝信任、同时为建立大宁立下汗毛功劳的太师卸下职权辞了官,这消息几乎把整个京城都快给震颤抖起来。

关键是李存睿还没藏着掖着,衙门里交接的时候大大方方跟诸同僚道了别,好像生怕别人不知道似的。

虽然还是太师,但有职权和没职权是不同的。

上晌各家各府还在观望着永王府一家进宫这档子事,胡太妃被赐死的消息刚刚炸开成烟花,立马太师又来了这么一出——当今天下谁不知道皇帝与太师靖王曾经肝胆相照,皇帝对二人也视作股肱?

突然之间这么样,这是君臣生嫌隙了?还是皇帝终于要对削减功臣势力了?

宫里宫外自然已经揣测重重,自然也有些人按捺不住那颗躁动的心。

李家自然受到的震动最大,李存睿自吏部交接完回到府里,当下就把李清扬李济善以及闻讯后早已赶来等他的李斯予兄弟召到正堂,把来龙去脉交代了个明明白白。

“辞官是我自己的决定,不跟阿敏相关,也非皇上不容于我,我们李家一向教育子弟知是非,有担当,挚哥儿母亲出这事,我也有责任。

“倘若我多关心她些,也不至于让她单打独斗对付胡氏和太皇太后,因此你们不要胡思乱想,此后还是好好当差。”

大伙方知这背后竟还有这么一层,回过神来之后的李济善就道:“那高家竟然如此卑劣,欺负一个小姑娘,我不怪二嫂,换成是我,我自然也是要为孩子们的娘出这个头的!”

李斯予等人点头:“如今看来,京城这些世家望族都不太平,只有我们李家尚且没有内斗,这是祖宗们有远见,也让我等有福。”

李清扬却凝眉:“辞官事小,只是永王府进宫这么一闹,前后这案情怕是捂不住了。”

谁说不是呢?

当日下晌胡氏被赐死,且褫夺一切封号并且草席裹尸葬入乱葬岗的消息就传出来。

接而又是永王降等为永郡王,怡郡王夺去爵位贬为庶民并一府圈禁二十年,以及锦阳郡主圈禁十年的旨意统统下发。

太皇太后自在胡氏话下气怒攻心,栽倒之后就一直都未苏醒。

这么一看,李夫人直接夺爵倒显得突兀起来……

但接下来的事情又令所有人恍然。

大理寺既然经办了织造局的案子,梳理出来了李夫人在当中伸手的痕迹,自然案情始末也流传了出来——

闹到开国才三年就对宗室近亲下手的地步,这种事情是没有办法瞒骗的,各家各府基本上都在议论风向。

议论李家只手遮天在朝中翻云覆雨的人便多不胜数了,更唾沫横飞地斥责李家活该。

李夫人报完了仇心里的确舒爽,但连累到了李存睿却很是难过:“怎么这么傻?你这么值得吗?

“皇上肯定就是气头上要治治我,又不是要杀我,这爵位不要就不要,不要我还是太师夫人呢,这又有什么呢?”

“你我夫妻,本该同心同德。不管皇上是真心还是假意,只要是罚你,我得让你知道,我都在呢。再说了,这朝廷里的事水深着呢,你别操心。”

李存睿气定神闲地安抚她。

李夫人简直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

不过原先她倒没料到胡宗元那案子会因为永王府而捅出来,如今街头巷尾的议论,也是出乎想象的。

靖王在天罡营坐镇,下衙后听到这消息,当即骂了句娘而后快马穿街到了李家!

“老李你搞什么名堂?!怎么能说辞官就辞官呢?眼下朝廷才刚起步,没有你李存睿怎么行?你赶紧给我进宫跟皇上说去!”

“躁什么?我如今是光拿俸禄不干活的太师,未蒙宣召可不得随意入宫。”

李存睿淡定地沏了杯茶给他。

靖王都快被他给气死了!“你辞了官,那手头一大堆的事情谁来干?你怎能如此不负责任!”

“没了我朝堂还是那个朝堂,再说这是皇上该操心的事,我哪那么大能耐。”

靖王简直无语:“你就不管你那些正在实施的法案了?吏部用人的事你不管了?咱们可是花那么多年时间帮着建立的大宁,你说放下就放下?你真有那么狠得下心?”

“男人大丈夫,做了选择就不后悔。”

靖王见他油盐不进,一跺脚一扭头,又跨马直奔宫中。

到了乾清宫问了皇帝,皇帝拿着本书,不咸不淡道:“太师为国效力多年,辞官养身朕也不能不准。”

靖王一口气横在喉咙口,要不是在场的礼部尚书梁赐拼命给他打眼色,他差点都要闹了!

等到出宫之后梁赐才说道:“王爷何必这么大火气?”

靖王眼里血丝都瞪出来了:“当年我和老李陪着皇上上刀山下火海,才有了今日这新朝廷,纵然我们功劳是没皇上大,可他又怎么能这么翻脸不认人呢?

“特别是老李,他一个文弱书生,也跟着刀枪箭雨的过来,累出了一身病,如今倒好,他说辞就真让人给辞了,也不留留!”

梁赐是当初替靖王去让李存睿答应让晏家三子登门求学的说客,也是李挚在衙门的上司,他闻言拢手笑起来:“王爷与延平侯情如兄弟,让人钦佩。不过,皇上若是要过河拆桥,打击李家,根本就用不着等到如今提这个事。”

靖王听不懂他卖什么关子,想问个究竟,他却已经上了轿。

这一日李家如何热闹就不必多说了,朝中李存睿的门生们,以及宋国公英国公荣国公并往来颇多文官,皆相继登门询问。

李存睿一概来者吃茶,要劝说的皆打断了话头,众人也不知道出了何事,见其云淡风轻不像是受了不公,也只好先回去。

晏衡是跟着他老子一道下的衙,自然也就是跟在他老子后头到的李家。

李南风学堂里跟他见的面,但也没有什么特别好说的,这是李存睿的决定,她不可能比他的脑子还想得远。

但是朝堂上很快有戏看,这是一定的了。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

青铜穗其他作品<<后福>> | <<富贵不能吟>> | <<锦庭娇>> | <<大妆>> | <<天字嫡一号>> | <<裙上之臣>> | <<上神来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