娶悍妇-第四十一章 走水了
更新时间:2019-06-11  作者: 江心一羽   本书关键词: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娶悍妇 | 江心一羽 | 江心一羽 | 娶悍妇 
正文如下:
那婆子压在长思身上,伸手抓着他的衣裳放声大叫,

“来人啊!来人啊!抓贼啊!抓小贼啊!”

这么一叫嚷,这院子里便彻底惊动了,长思好不易自那胖婆子的身下挣脱出来,衣裳却被人死死抓着,无奈之下只得伸手解了腰带,身子一矮使了一招金蝉脱壳,将外头衣衫脱给了那婆子。

只是这一耽搁一大帮正在做活的丫头婆子顺手薅鸡毛掸子、顶门的杠子、扫地的条帚,有人还扯了一床被子……这厢都围了上来,

“小贼!你那儿来的……”

“小贼敢到这地儿来行窃,瞎了你的狗眼……”

“抓着他,别让他跑了!”

叫叫嚷嚷,骂骂咧咧闹成了一团,长思虽拳脚不错,但也自知好男不跟女斗,

“小道爷堂堂男儿汉,如何能动手打女人!”

虚晃了一招,却是一回头撞倒了挡路的婆子,往那灶间跑去,进去时回手又把门给栓死,外头人拍得那门山响,

“彭彭彭……小贼你跑不了了!”

长思一溜烟往那敞开的窗户跑去,踩在灶台上一脚踢开窗户,

“快!快绕到后头去……那小子要从后头跑……”

众人在外头发喊,脚步声凌乱,长思忙翻了出去,却不知慌急之中,将那灶台上放着的小炉子给打翻了,上头熬的药倒了,里头的细煤散了出来落到下头堆的柴上……

长思跳出窗户,外头便给人看见了,忙又叫又喊的追了过去,眼瞧着他两步便上了墙,要翻墙出去,忙又一窝蜂往那大门处涌去追他。

“快!跑外头去了!别让他跑了……”

外头池旁,长青听那院子里头喧哗,一大帮丫头婆子自门里涌出来,那墙上站得不是长思么?

他忙将手里的鱼扔了,前去接应,长思立在墙头冲他打了一个唿哨,

“兄弟风紧扯乎!”

两臂展开摇摇晃晃走了一段,这才跳了下来往长青面前跑,

“长思怎么了?”

长思嘿嘿傻笑,

“失手!失手!兄弟快跑啊!”

这厢却是拉着长青就跑,后头跟着来的丫头婆子也是没有瞧清两个小子到底什么样儿!见这两个青衣小帽,说不得是那前院当差的小子,吃了熊心豹子胆跑到后院来了!

“快!快绕到那边去,别让他们跑了!”

两面绕着这池子一包抄,却是将两个小子给堵着了,

“小贼,看你往那儿跑!”

那为首的婆子过来就要打,被长青上前一步一把抓了手里的顶门杠,这才瞧清楚人脸,当下就是一惊,吓得手里的杠子立时掉到了地上,

“小爷,怎得是您……”

长青与长思被一群丫头婆子围在当中,他不似长思在那道观之中,无事时便背着老道士祸害附近的山民,这样的事儿遇上也不是一回两回了,长思是一脸的不在乎,长青却是臊得有些脸红,当下眼睛一瞪却是装得凶恶,喝道,

“正是小爷!你们待怎样!”

那婆子见状却是一脸的苦笑,

“我的小爷爷,您要东西吩咐一声,我们自会送来,怎得还……还叫了人来偷啊!”

那婆子也不会说话,一个“偷”字出口却是惹得长青怒了,

“乱嚼什么舌头根子,这府上的东西什么不是小爷的,小爷用得着偷么!”

婆子忙陪笑,

“老婆子不会说话,这府上的东西自是随小爷处置的……”

这厢说话间,有人无意回头望了一眼,却见那院子里头升起一股子浓烟,隐隐有火光窜了起来,当下惊叫一声,

“走水了!走水了!”

众人这才回头去看,原来是那院子灶间起火了,那细煤点燃了柴火堆,柴火上火苗子顺着墙往上窜,便将这房梁点着了,再有这小风一吹,立时便一发不可收拾。

不过是发觉的片刻时间,众人观望之时那火光就渐渐升起半边天了,有人想起来尖叫一声道,

“夫人还在里头呢!”

众人一听脸都白了,急忙忙回去救火,此时也是无人顾那长青与长思了!

两人对视一眼却是都吐了吐舌头,长思一拉长青,

“我们快走吧!”

长青回头瞧了瞧那群惊慌失色的妇人们,拉着长思便往外头跑,一路跑一路叫,

“走水了!走水了!浣芳院走水了!”

他出去立时将外头的护院管事们叫了进来,众人见状忙提了桶取水救火,此时火势已由灶间蔓延到正房,也是夏明媛倒霉,因着燕韫淓的冷落她却是积忧在心,在床上躺了几日。

偏偏前头院子里闹得凶,水仙也跟着出来瞧动静,一时之间她跟着没人,那灶间的火来的凶猛,浓烟冲进正屋里,她那内室里又关了窗,待到觉着不对时忙起身来瞧,走到门口打开被立时被火苗混着浓烟给卷了回来!

“咳咳咳咳咳咳……来人啊……来人啊……”

夏明媛退了回来,使了桌上的茶壶往外泼,这那能够?

回身去内室开窗,内室里一片灰茫茫,早辩不清方向,只得一路退一路叫,

“来人啊!来人啊!快救人啊……”

这时节怎么叫也没人来,没有几下烟进了喉咙里,便是叫也叫不出来,冲也冲不出去,正此时叫天不应叫地不灵,又是吓又是熏,流了一脸的泪,只当自己便要死在这处了。

却正这时有人叱喝着,

“救人!快救人!”

外头人提了桶水冲进来,往夏明媛向上一泼,这厢再用那湿被子将夏明媛一裹,人就救了出去,

“夫人!夫人无事吧?”

水仙吓得哭都哭不出来了,上去扶了人,掀开被子夏明媛瞧了一眼自家的贴身丫头便双眼一翻昏了过去……

“夫人……夫人……”

有了这一出,燕韫淓那有不知晓的道理,待得火灭完这浣芳院也是住不得人了,这厢只得安排了夏氏住到一旁的随风阁去,叫了下头人来问走火的缘故,竟是那两个小子惹得祸,当下沉了脸,

“去把长青和长思叫过来!”

下头人应道,

“回爷的话,小爷在外头候着呢!”

“叫进来!”

两个小子进来互看了一眼,都扑嗵一声跪了下去,

“爹,这事儿是我的错,您要打要罚便冲我吧!”

长青一口将事儿揽了过来,心中暗想,

“长思是客,这事儿怎也不能让他背了,我自家认下来就是了!”

他也是仗着燕韫淓宠他,至多罚一罚便过去了!

长思却是不肯让他一人背了,忙对燕韫淓道,

“李爷,您别罚长青,是我要去那院子里偷盐,打翻了人家的炉子,这才引出火来的!不干长青的事儿!”

“哼!”

燕韫淓冷哼一声,心下却是宽慰不少,

他原以为长青是家中独子,自来又是被他和小崔氏宠惯了,在临安时与那些叔伯兄弟们也没少打架闹事,也没见他怕过谁,护过谁。

没想到这一回倒是有情有义有担当,房子烧了不打紧,这孩子能有担当,便是烧上一百间房,燕韫淓也不会心疼,只是心里欢喜面上却是不能给那小子寻到破绽,绷着脸怒道,

“长青、长思,你们可是知错?”

两人对视一眼,忙伏下身去,

“我们知错了!”

“嗯!那便罚你们闭门思过三日不许出门,大字一百篇……可服气?”

“一百篇!”

两人都苦了脸,

“嗯……怎得……不服么?”

两人忙摇头,

“不敢!我们愿受罚!”

当下便乖乖回去,老实关在房中提笔练字不说。

事儿却是没过,待到第二日有人来报给燕大,

“大管事,夫人那头有人来报,说是夫人前头本就病着,昨日又受惊受凉,夜里发起高热来了,前头身边伺候的人也不敢说,现下实在病得重了这才来报!”

燕大闻言叱喝道,

“还不快快去大夫!”

这新妇刚入门便病倒,传出总是这蒲国公府的颜面不好看!

想了想还是进去将这事儿报给了燕韫淓,燕韫淓闻言点了点头,

“知道了!”

却是没有再言语,只是隔了没多久,那外头突然传来喧哗之声,燕韫淓沉声问,

“什么事?”

外头清风进来应道,

“爷……”

“什么事?”

“新夫人身边的贴身丫头闯进来,说是……说是……新夫人不行了!”

燕韫淓一愣,

“怎么就不行了,前头不是说只是忧思过重么?”

“小的也不知晓,那丫头在外头跪着哭,说是新夫人怕是撑不过去了,如今病危弥留只求爷能去见她一面!”

燕韫淓眉头皱了起来,

“胡闹!”

却是一撩袍子出去了,到外头果然见夏明媛的丫头水仙跪在那处,头上都叩得破了皮,见了燕韫淓出来又是梆梆梆叩了下去,

“爷……爷求求你,去见我们四娘子一面吧!”

燕韫淓吩咐道,

“把人给我扶起来!”

左右过来两个膀大腰圆的婆子将水仙架起来,水仙头上滴了血下来哭得十分狼狈,

“爷,求您见一见我们四娘子吧!”

燕韫淓见状叹了一口气,摆手道,

“罢!罢!你们带她下去!”

这厢带了清风往那随风阁去。

请记住本书域名:。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艳gguiweihuo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

江心一羽其他作品<<嫁恶夫>> | <<嫁痞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