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年纪事-第四百三十八章 误会
更新时间:2020-01-14  作者: 迟迟未到   本书关键词: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陈年纪事 | 迟迟未到 | 迟迟未到 | 陈年纪事 
正文如下:
秦媛盯着谷雨那双交握在一起的手,看不到她手掌的模样,只能看到手指纤长,骨节突出,似是一双十分有力的手。

她再抬起头来看谷雨的面庞,见她仍旧一脸的笑意,神色没有半分的变化,呼吸也是细不可闻。

秦媛心中不由苦笑,兄长为了看住她倒的确是下了不少的心思,竟是连这样的高手都配在自己的身侧,是怕自己会逃走么?

她苦笑了一声,却是没有说话,只淡淡的应了一声,便转身径自梳洗起来。

这个谷雨倒也是个灵巧的,秦媛以为这样的高手怕是不会做什么丫头做的事情,却想不到她从帮自己梳头到伺候自己更衣,样样都做得十分妥帖。

梳洗完毕,秦媛这才起身往西次间而去。

沈慎早就已经等候多时了,他这会儿正坐在软榻上,手中随意的拿着本书看着。见秦媛过来,沈慎这才将手中的书册放下,轻笑着说道:“这一路回来许是累坏了罢,我昨夜亥时想要过来看看你睡没睡,却见房中漆黑一片。”他说着,站起身来,缓步走到秦媛的身前,“睡得这么早,起的却又这般的迟,倒不像是你的作为了。”

秦媛有些不自在的后退了两步,低声说道:“许是有些劳累了。”

沈慎见到她这动作,便也不再向前,而是转身又回了榻上坐了,低声吩咐一旁的谷雨道:“叫厨房摆膳罢。”

谷雨笑吟吟的应了一声,便转身退了出去。室内便只剩下了秦媛与沈慎二人,秦媛僵直的站在门口,一时间竟是不知道自己该进还是该退。

沈慎坐在榻上,看着秦媛垂着头绞着手指的模样,不觉好笑道:“怎的,如今换了个模样,竟是连性子都换了,你竟还有这般扭捏的时候。”

秦媛却是没有回话,仍是捏着手指站在门口。

沈慎还想说些什么,却听到院中传来一阵嘈杂的脚步声,连带着一阵熟悉的嚷嚷:“胡扯,这都什么时候了,我自己的妹子我还不知道么。”

听声音便知道,外头这人是苏信。秦媛有些惊喜的回过头去,却见半敞的窗扇外头,苏信被一个婆子扯着,正骂骂咧咧的往正房走来。

“伯爷,伯爷,老奴没有骗您,夫人的确还歇着呢。”那婆子不敢太过放肆,只得松松的扯着苏信的衣摆。可她哪里拦的住苏信。

苏信实在是被她缠的不耐烦了,一脚将那婆子踹倒了一边,冷声喝道:“你当我是傻的不成,这都什么时辰了还歇着。”

那婆子被一脚踹中了辛苦,痛叫一声便倒在了地上再也没了动静。

苏信却是毫不理会,大步往正房里走来。

进了正房,他一眼便看到了站在西次间门口的秦媛,脸上的怒意瞬间消散了大半。

他笑着走了过来,朗声说道:“我就说你不是那般懒散的性子,怎么会这个时辰了还没起身。”

秦媛被苏信这话说得脸色一红,低声嗔道:“你这么个莽撞性子也是该改一改了,怎的话说不了两句便就抬脚踹人的?”

苏信听了脸上又显出了不忿之色,正想再告那婆子一状,屋中的沈慎却是冷哼了一声,道:“伯爷倒是越发的本事了,竟跑到我这里来抖威风了。”

苏信这才看到坐在秦媛身后的沈慎,他脸上的神色立刻僵住,半晌才讷讷的回道:“兄长,兄长也在啊。”

沈慎似笑非笑的看着苏信,低声说道:“这是我的府上,我不在这里还能在哪里?”

苏信一噎,想了半晌才又继续开口说道:“我的意思是,兄长这个时候不是应该上朝去了么。”

苏信的声音越发的小了,说到最后,他竟是扭过头,求助一般的望向秦媛。

秦媛对于苏信的性子最是了解,从小他见到沈慎便如同老鼠见了猫一般。这会儿见苏信望向自己,她笑着问道:“大哥怎的这么早就过来了,可用过早膳了?”

苏信听秦媛这般问,这才稍稍有了些精神,笑着应道:“这都什么时辰了,哪里还会没有用过早膳……”

苏信的话还未说完,便见到一列丫头鱼贯而入,将早膳摆在了榻几上。

苏信有些不敢置信的瞪大了眼睛,转头看向身侧的秦媛,惊声道:“你莫不会是真的是才起身罢。”

秦媛被苏信看得有些不好意思,她一把推开苏信,大步走到榻几旁坐了,看也不看苏信,低声说道:“你若是用过了便做到一边等着。”

苏信看着秦媛那不自在的模样,又看了看一旁替秦媛添粥的沈慎,一时间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脸刷的一下便红透了。

他站在原地,颤巍巍的伸了手指指着面前的二人,却是半天没有吐出一个字来。

沈慎看着苏信的表情,自是明白苏信都想了些什么。不过他对于这样的误会倒是乐见其成,所以他也只是径自吃饭,没有理会一旁的苏信。

秦媛这会儿满脑子都是苏信那不敢置信的眼神,哪里还敢回头去看苏信,也是一味的垂着头吃饭。

至此,苏信便对自己的猜测深信不疑。

他见二人都不理会自己,这才一脸颓然的歪坐在一旁的圈椅中,兀自垂头思考人生去了。

这一餐早饭,室内三人心思各异,倒也还算是顺利。用过早饭,沈慎见苏信没有要离开的意思,这才起了身往外院去了。

苏信见沈慎离开,连忙跟着站了起来送到门口,直到沈慎出了院子再看不见了,他才松了口气,一路小跑了回来。

秦媛手中端着茶,看着苏信弓着身跑回来,不由得扑哧低笑一声,道:“怎么这么多年了,你还是这么怕兄长。”

苏信几步走到软榻另一侧坐了,这才长叹了一声,回道:“你都不觉得兄长一笑起来,就有人要倒霉了吗?”

秦媛听了他这个形容,脸上的笑容更盛了两分,可是苏信此刻却是沉了脸,细细的打量了秦媛一番,正色问道:“妹妹这便是已经决定了?就这么跟在兄长身侧了?”

请记住本书域名:。妙书屋手机版阅读网址:m.miaoshuwu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

没有找到此作者的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