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春泽-063 由六娘
更新时间:2019-05-15  作者: 万莲生香   本书关键词: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庆春泽 | 万莲生香 | 吃货 | 正剧 | 万莲生香 | 庆春泽 
正文如下:
“我看你是魔怔了。”鲁遗将棋子丢进棋篓里,“这么多年过去。从前的那些老人儿调职的调职,致仕的致仕,哪还有你能使唤的动的?再一个,上头那位一直盯着我们呐。稍有行差踏错,一家老小都得跟着遭殃!”

唐若茹极为不屑的嘁一声,“你怎么变得这样胆小?活到现在,年纪一大把了,反倒贪生怕死了?”

鲁遗默然以对。

唐若茹语调柔缓,又道:“我还不是为了你们着想?难道你不愿意权势滔天,富贵荣华?你我夫妻同心,定能如愿以偿。”

鲁遗吐了口浊气,“可别弄到最后,落得个鸡飞蛋打的下场。且那魏无伤又是邪门歪道,他可不是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玩物,沾上了,想甩可没那么容易。就算你能如愿坐上高位,紧跟而来的麻烦事必定接踵不断。有钱有权却不能逍遥自在,又有什么意思?还不如目下,你我有了空闲,下棋赏景,岂不悠哉?”

唐若茹目光渐渐阴沉,“说来说去,你就是不想与我共同进退。”

鲁遗眼角睨到唐若茹神色,忙道:“你这话好没道理。夫妻本就是一体,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你若真的打定主意,我自当竭尽全力协助。”

闻言,唐若茹唇角微弯,道:“你既诚心待我,我也必定知恩图报。绝不会亏待你就是。”

鲁遗面露笑容,心里暗暗发苦。

功名利禄谁都想要,可也得有命享才行啊!鲁遗并不觉得自己有那么大的福分。今上又是个扮猪吃虎的明白人。细想想当年那些事,怎么就会将许多巧合凑在一起?说不定那些都是今上使的计谋。

鲁遗偏头望望胸有成竹的唐若茹。

这话他说了不是一遭两遭,唐若茹却听不入耳。她只当今上是不懂事的毛头小子。

大长公主轻敌又自大,到头来跟着遭殃的还不是他这个枕边人?鲁遗左右权衡,终是一筹莫展。

威宁侯的十娘子没了,紧跟着吏部尚书由展文的孙女由六娘也病倒了。

两人皆是小拙诗社的社员。

一霎时,坊间传闻甚嚣尘上。

“女孩子太有才了不好,把福气都拖累没了。”

“这就叫红颜多薄命!”

“别人家的小娘子都好好的,一连两个小拙诗社的社员出事。要我说,怨就怨小拙诗社流年不利!”

“嘘——快别说了。”

“嘘什么嘘?茶馆里说说碍着谁了?”扭头一看,白捕头带着俩捕快走了进来。说话那位赶紧缩缩脖子装鹌鹑。

茶博士迎上前,“三位来了哈。”说着,递上热腾腾的手巾板儿。

“照旧,神泉小团,花生瓜子拼一盘。”白捕头道。

“好叻,您三位稍等。”

等不多时,茶和花生瓜子上了桌。

“头儿,我听说杨太医去尚书府为由娘子看诊呢。”捕快小马压低声音,“据说病势凶险,大为不妙啊。”抬起头向四周看去,前后左右凑过来的耳朵们忙不迭的躲开。

捕快小牛也道:“威宁侯家的十娘子咱们还没查明白呢,这又来一个……”

白捕头面沉似水,“行了,外面人多口杂,公事回去再说。”

甄仵作已经验明,杜家十娘是中毒死的。白捕头有心去向杨太医询问由六娘的情况,可杨太医那人是出了名的古怪,不大好说话。白捕头也有自知之明。他性子直,又是个粗人,要是哪句话说的不得当,犯了杨太医的忌讳,反倒耽误了救人。

白捕头衡量再三,觉着这事由蓝府尹出面比较稳妥。毕竟都是书堆里泡大的,总能说得到一块去。

回到衙署,蓝府尹正在等他。白捕头松口气,暗自琢磨着该怎么跟蓝府尹商议。

“白头儿,威宁侯家的案子有进展了吗?”蓝府尹满面焦灼,“我可是给侯爷打了包票的,要不然,他哪肯将爱女尸身开膛破肚。”

威宁侯杜信也觉得十娘子死的蹊跷。原本欢蹦乱跳的孩子,哪能说没就没了。杜信并非食古不化,可要说把十娘子交给仵作查验,他也是别扭了好大一阵,才做下的决定。

蓝府尹也跟他拍胸脯保证,定能找出真凶,还十娘子一个公道。杜信便把心一横,同意了。杜信舍得,侯夫人不舍得。他又好多唇舌,说动侯夫人。

白捕头眉头紧蹙,道:“此事的确不简单。”他将蓝府尹让到上座,“甄仵作已经验明杜十娘不是死于病疫,而是中了毒。”

“啊?”蓝府尹大吃一惊,“十娘子年仅十三,素日里没有仇家,也没听说她与人结怨。怎么会有人想要取她性命?”想了想,恍然大悟,“该不会是威宁侯府的内宅不干净?”

我的天!若果真如此,这不是接了个烫手的山芋,甩都甩不掉了?要真是威宁侯府的人做的,坊间还不知得宣扬成什么样。

蓝府尹欲哭无泪。

白捕头赶紧给他宽心,“不是内宅。侯爷又不是傻子。他将十娘子交给官府之前,肯定彻查过自己人。”

蓝府尹擦擦额角汗珠,连声道:“那就好,那就好。”

白捕头却是连连摇头,“不好,不好啊!”

蓝府尹的心又悬了起来,“怎么不好了?”

“您没听说嘛,由尚书的孙女也得了急病,特特请了杨太医前去问诊。”

蓝府尹大为不解,“这……杜十娘跟由尚书有什么关系?”

“若属下猜得不错,有人刻意针对小拙诗社的社员。所以……有关系。”

蓝府尹蓦地一惊,“那……赶紧想想办法吧,总不能眼睁睁看着再死一个。”

白捕头面露难色,“老甄只知是毒,出处或是来历尚无头绪。杨太医医术高明,听听脉也能诊个八九不离十。再一个,医者有医者的规矩,我们外行人跑去指手画脚的,不太好吧。”

蓝府尹不爱听了,“这都什么时候了,还讲什么规矩。他要是万一断错了症,耽误的可是人命。这事你甭管了,我这就去找杨太医。”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

没有找到此作者的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