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运娘子山里汉-第70章 狮子大开口
更新时间:2019-06-12  作者: 枝上槑   本书关键词: 言情 | 古代言情 | 经商种田 | 福运娘子山里汉 | 枝上槑 | 枝上槑 | 福运娘子山里汉 
正文如下:
谢寡妇和胡良直到傍晚才回来。

胡良把兑好的碎银角子给季妧,脸上并不见心愿达成的喜悦。

见季妧打量他,扯着嘴角开了个玩笑:“得亏着邺阳近来风化好,那些土匪强人都被军队派兵给收拾了,不然揣着这么多钱走路上,我还真怕被抢。”

他摆出一副笑模样,但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有多勉强。

谢寡妇脸色也不好看。

难道亲没提成?人家姑娘又不愿意了?

季妧心里七上八下的揣测着,当着几个小孩的面,又不好直接就问。

一家人闷头吃饭,饭桌上也没人说话。

临睡觉前,谢寡妇在地上铺了厚厚的旧毛毡毯子,才把两床棉被放上去分别卷成筒。

季妧把早已睡着的大宝先抱进去,自己才跟着躺进被窝。

看谢寡妇还坐在炕沿上出神,她小声问:“谢姨,是不是有啥为难事啊?”

谢寡妇憋了一天,也是憋的不轻。

见细妹和老娘都睡熟了,下炕到铺盖边坐下,叹了口气,想着季妧一直是个有注意的,也不瞒她。

乡下地方没三书六礼那些讲究,因而她和胡良从县城把礼备好,直接就去了曹家庄。

儿子的终生大事,一辈子就这一遭,谢寡妇咬牙下了血本。

光银簪子就抛出去一两多,又花六钱银子买了一匹绢,二钱银子配匹细布,还有各色糕点果酒,鸡鸭鱼肉。

曹家那边是提前知会过的,曹婆子一看他们拉了满车的东西来,以往没半点热乎气的脸,笑的牙花子都露出来了。

也不说先让人进屋坐下端杯茶,就招呼儿子儿媳赶快把东西搬到院里。

知道今天是她家闺女的过礼的日子,村里不少人都过来看,曹婆子别提多得意,完全忘了之前可没少抱怨死去的老公爹咋给定了这门穷亲。

曹婆子显摆够了,才把人领进屋。

姑娘家要脸面,今天又是重要日子,曹芸芸就一直躲在自己屋没露面,不过中午的饭菜是她一手张罗的,也显出对婆家的重视。

曹婆子把自家闺女的厨艺吹出了花,然而对于谢寡妇和胡良来说,其实也就那回事,毕竟吃过更好吃的。

不过这个场不能不捧,尤其胡良,他对曹芸芸哪都满意,便是六分的厨艺,在他看来也抵得上十分。

曹芸芸在灶房忙活最后一道汤,隐隐听见胡良的夸赞,悄悄羞红了脸。

虽然曹婆子嘴碎又烦人,但一顿饭勉强也算和和乐乐吃完了。

曹婆子和曹老汉对视一眼,曹婆子努了努嘴。

曹老汉咳了一声,就道:“咱们谈谈接下来的事吧。”

接下来还能有什么事,礼已经全乎了,就差聘银了。

关北这块不富庶,礼金也薄,尤其他们乡下地方,正常人家一二两银子已经算体面的了。

谢寡妇不是小气的人,再加上曹家闺女为良子拖了这些年,心里过意不去,就打算再添上几两,凑够五两。

她想着大方一回,却没想到人家胃口更大,一张嘴就要十五两!

谢寡妇的脸色立即就变了,恨不得当场走人,见儿子目露哀求的看着她,才硬忍一口气留下来。

她也想听曹婆子说说,她女儿是镶金还是镶银了,咋比人家镇上的姑娘还主贵!

曹婆子把母子俩的一番眉眼官司都看在眼里,刚才还有些怕谢寡妇翻脸,现下是彻底不担心了,还恨不得再要高一点。

反正只要胡良的心在芸芸身上,她谢寡妇再不愿意也得乖乖掏钱。

“亲家,不是我王婆卖瓜自卖自夸,我们芸芸你们也都是见过的,论模样身段,论女工厨饭,便是配个镇上的都绰绰有余。不瞒你说,这两年还真有不少人家上门……咳,不过我们也没同意就是了。主要芸芸那孩子死心眼啊,任是再有钱再俊气的后生她都看不上,就一心要嫁你家胡良,为此还闹过绝食……”

曹婆子说着,偷偷瞥了眼胡良,果然见他又是愧疚又是感动。

她继续添柴加火:“其实十五两不算高了,有户人家都出到了三十两,就冲着芸芸好生养。你说我们要是那贪财的,直接松了口把女儿一嫁……反正,当初公爹和良子他爹那也就是口头上定下的,没凭没据,真要不乐意,你们也没办法不是?不过我们老曹家重信义,不干那缺德事。”

屁的信义,你们是还没缺德到家!还好生养,再好生那还能生个龙蛋出来?

谢寡妇尽量压着火气,试图和他们讲道理。

“我们家的情况你们是知道的,自良子爹和他大哥走了后,一家子都是吃饭的嘴,没个能挣钱的人。这两年良子长成了才算好些,但我们只能拿五两出来,再多……就是在难为人了。你们也不是不懂行情的,尽可以到其他村子访一访问一问,看看有几家的礼金能超过这个数。”

“话也不能这么说。”曹芸芸的嫂子王氏把嘴一撇,“谁不知道你们家近来做起了生意,光我们村子去你家卖菜的就不老少,听说你们搞得那啥新玩意还是卖给军营的?那指定不少赚钱!你们闷声发大财,宁可带着外人,也想不起提携提携我们这些亲家,我们不也没说啥?礼金咋还恁小气,就给五两,五两不活丢你们人呢吗!以你们如今的家底,十五两还不是洒洒水的事。”

谢寡妇总算知道,曹家今天狮子大开口是为哪般了。

敢情是不知道从哪里听到他们赚钱了,心眼也跟着活泛了。

可不管多少钱,那也是他们辛苦赚来的,他曹家靠个闺女就想白抢,想得美!

谢寡妇当即起身,拽上胡良就走。

胡良也很恼火曹家的做派,没再说什么,跟在他娘后头出了堂屋。

一只脚刚跨出院门,就听到一声良子哥。

他回头,见曹芸芸从灶房露了半张湿漉漉的脸出来,显见是哭了。

胡良的心顿时一揪,那脚步就迈不动了。

谢寡妇也知道不关曹芸芸的事,但看曹家其他人一副吃定他们的样子,心里咽不下那口气,愣是把胡良拖走了。

听完前因后果,季妧也有些无语。

十五两的礼金,在有钱人家还真是洒洒水的事,但在庄户人家,五六年都不一定攒的下来。曹家祖辈也都是泥腿子,这些应该很清楚才是,真亏他们敢开这个口。

也难怪胡良今天回来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

谢寡妇气过了,又开始发愁。

“曹家这门亲我是真不想结了,但良子中意曹家那闺女,曹家那闺女也仁义,等了这些年……你说我们要是不娶了,她万一想不开……”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xszww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

没有找到此作者的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