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若安年-226 邀请
更新时间:2019-05-18  作者: 酌颜   本书关键词: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锦若安年 | 酌颜 | 酌颜 | 锦若安年 
正文如下:
果然......皇家,就没有简单的人。

尤其是萧家的男人,有本事有抱负的,不管表面如何,只怕骨子里,都是心硬血冷。

徐蓁蓁背脊有些发麻,喉间更是紧涩,“我们……”

“太好了,遇见穆王殿下了!”边上的裴锦箬露出欣喜不已的笑,“我和蓁蓁方才在水边瞧见一只甚是好看的雀鸟,追着它一路过来了,谁知它飞走了,我和蓁蓁却是迷了路。”

徐蓁蓁扭头看了裴锦箬一眼,忙点头不迭,“是啊!那只鸟儿飞走了,倒是害我们迷了路。”

萧綦的目光,却是静而深地落在了裴锦箬的身上。

真是奇怪!他想。

方才有那么一瞬间,他总觉得眼前的一幕好似似曾相识一般。好似,不知在梦境,还是现实,他也曾撞见过这么一幕,有人不知死活地闯到了这里。

可是……瞄向那双镇定自若,不见半分闪烁的眼睛,却又不一样。明明是同一双琉璃色的眼儿,却又那么的不同。

恍惚觉得,那双眼睛该是羞怯又欢喜,忐忑而期待,控制不住往他身上瞄,像是一只惊怯的小鹿,而不是该如此刻一般,稳沉,却也疏离冷漠。

可是,那样的感觉,太过缥缈,抓不住。

萧綦心绪翻转,面上却是笑容不改,连带着目光也收敛了许多。

徐蓁蓁觉得身上的压力一松,终于悄悄舒了一口气。

“原来是走迷了路,那只鸟儿想必定是十分好看。”说罢,已是抬手一指道,“二位姑娘顺着夹道出去,左转,穿过假山,应该就能找见回去的路了。”

“多谢穆王殿下。”裴锦箬和徐蓁蓁蹲身敛衽,谢过萧綦,便是拉着手,忙不迭走了。

萧綦却在她们身后,望着她们的背影良久,嘴角的笑容早已消失不见,而眸色亦是不知何时,幽沉一如子夜。

回到外书房时,房内早已有人等着。

“方才跟在我身后的,可是裴家三姑娘?”半明半暗的阴影中,那道轮廓轻声问道。

萧綦微微一笑,“还有徐国公府的二姑娘。”

“那不一样。”暗处,那道影子的声音有些飘忽,“徐国公府的二姑娘可不认得我。”

“先生实在多虑了,不过一个小小女子,有什么打紧?”萧綦笑着到了八仙桌前,亲自倒了一杯茶,奉到了那人跟前。

“这个小小女子身后可是站着燕崇呢。”何况,那姑娘本身就有一种奇怪的机敏,明明算不得特别聪慧,可那一双眼睛,却又好似能洞察先机一般,他一向不会轻忽自己的直觉。

“燕崇往后,说不准便与你我是一路人,既是如此,早晚,先生也是要现于人前的,倒是无需太过介怀。”萧綦仍然是那一副闲看落花般的风轻云淡。

对面那人却是倏地一眯眼,不着痕迹在萧綦面上盯了盯,眸底似是极快地闪过了一缕幽光,却到底是闭了嘴,没再言语。

萧綦略顿了顿,笑着转了话题,“对了!先生擅丹青,不知可否帮楚风一事?”

从穆王府回来后,无论是徐蓁蓁,还是裴锦箬,都再未提过那日的事儿,哪怕半个字。

裴锦枫拿着一封帖子,笑意涔涔地进了竹露居,“阿姐呢?”刚走进院门,雪团便是冲了过来,摇着尾巴在裴锦枫周围打转。

裴锦枫有些无奈地笑了笑,从荷包里掏出两块儿糖块扔给它,雪团一口衔住,便是满足地享用起来。

裴锦枫有些好笑,真没见过狗居然爱吃甜食的。

回过头来,对着青螺那小丫头问道。

青螺抬手比了比侧间。

裴锦枫便是皱了皱眉,“又在书房练字呢?”

裴锦箬这几日练字练得勤,裴锦枫暗叹,他阿姐那手字已是了不得,中规中矩的簪花小楷倒也罢了,倒是那一手不能现于人前,他却有幸得见的字体,越发与燕二哥的如出一辙了。

阿姐这般用功,倒是让他这男儿有时都不免汗颜。回头只有更加鞭策自己的。

裴锦枫却不知道,裴锦箬还真不是为了练字而练字。她练字,是为静心,也是为思考。她本就不够聪明了,若是还不能仔细地思量,一个冲动,只怕如今好不容易走出来的局面又会被葬送。

说不准,又是一个重蹈覆辙,或是跌得更惨。

她这几日练字练的这般勤,只是因为她心里有些乱,也因为她心中,有难以决断之事。

好在,这几日的字也不是白练的,至少,她的心绪已经平稳下来,还有,也足够清醒,能看清自己的前路。

见着裴锦枫兴冲冲地来了,她也刚好写完一页纸,遂停了笔,一边将笔放进笔洗中,一边笑问道,“这个时候,怎么过来了?”

裴锦枫将手里的帖子拿上前道,“九巍兄提了翰林院修撰,在城东置了个小宅子,这便是要搬过去了,特下了帖子来请我们一道过去热闹热闹。”

“说是只请了我们几个相熟的,没有其他人,是以,阿姐也可以放心一道去。”

裴锦箬手下微微一顿,才又继续若无其事地洗笔,“我便不过去了吧?我如今定了亲,叶先生家里连个女眷也没有,再说……季岚庭怕是也会去……”

裴锦箬的话没有说完,可裴锦枫脸上原本兴冲冲的表情却是一点点冷却下来,虽然有些失望,却还是点了点头道,“还是阿姐你考虑得周全,都怪我,想着多久没有聚过了,那个时候……咱们聚在一起的时候,多好……一时又是感怀,又是高兴,竟是忘了这些……”

“你能理解我便好。”裴锦箬微微一笑,“只希望我没有扫你们的兴才好。不过……既然叶先生乔迁之喜,我人虽不能去,这礼却得到的。”

裴锦箬一边说着,一边已是喊了画屏。

画屏便是端了一盆清水来,服侍着裴锦箬净了手,裴锦箬挺有兴致地让画屏去管袁嬷嬷要来她小库房的钥匙,对裴锦枫道,“左右也无事,我们一道去看看,可有什么合适的,可以送给叶先生,以贺他乔迁晋升之喜。”

到得叶准宴客那一日,见着只有裴锦桓和裴锦枫兄弟二人来,他倒是神色如常,只是似是不经意一般瞥了边上神色有些灰暗的季舒玄一眼,便将几人引进了门。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

酌颜其他作品<<鸾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