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悍妻怎么破-第两千五百五十七章 劝说(1)
更新时间:2020-09-15  作者: 六月浩雪   本书关键词: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代情缘 | 家有悍妻怎么破 | 六月浩雪 | 励志 | 家长里短 | 才女 | 独宠 | 重生 | 六月浩雪 | 家有悍妻怎么破 
正文如下:
吃过晚饭月亮已经挂在半空了,符景烯还是拉着清舒在院子里走。

清舒知道他有话要说了,直截了当问道:“你也不赞同杀俘的事?”

这次符景烯没再避开话题了,说道:“我知道皇后娘娘对金人恨之入骨,所以她才会袒护仇全。但是你想过没有,这次仇全杀俘不处置,将来边城的将士会不会将屠刀举向手无寸铁的无辜牧民以及老弱妇孺。”

只是杀四万多俘虏说起来并不是多大的事,但不处置后果很严重。作为上位者处理事情不能感情用事,得考虑他的影响与后果。

清舒避重就轻地说道:“现在咱们是在说战俘的事,你扯到那些妇孺身上做什么?”

符景烯摇摇头说道:“战俘可杀,那些沦为羔羊的牧民以及老弱妇孺为何不能杀?而想要边城太平,不是要激化矛盾,而是让他们接受我们的教导成为我们的人。”

若是放任不管这些将士们失去了约束,很有可能跑到草原烧杀抢掠肆意妄为。当然,这只是他的猜测所以就没说。

清舒听到这话明白过来了,说道:“你也要我去劝皇后娘娘?”

符景烯点头说道:“除了你,没人能劝得动皇后娘娘。”

“可以找皇上?”

符景烯摇头说道:“皇上前两日受寒生病了,现在在吃药静养,没人敢去惊扰他。”

若是扰了皇帝让他病情加重,皇后还不得剥了他们的皮,没人敢冒这个风险的就是他也不敢。

清舒横了他一眼,说道:“你既觉得这样做不对,干嘛不自己去劝要我做这恶人。”

“你当我没劝啊,可我刚提这话就被她打断了。”

他又不是那些直臣以及御史,明知皇后不愿听哪还会讨嫌地继续说。再者就皇后这性子得顺着来,跟她对着干只会适得其反。而清舒对皇后最了解,她去劝说效果最好。

这是国事,所以他知道清舒不愿也得说。

见清舒不吱声,符景烯说道:“若下面的人将来真的滥杀无辜那皇后就是罪魁祸首了,你愿意让她背负这个污名?”

清舒说道:“你容我考虑考虑。”

符景烯嗯了一声说道:“我还有一些事要处理,先去书房晚些回来。”

“好。”

因为符景烯的话让清舒又烦躁起来了,她也静不下心来练字,想了下找了千面狐过来。

“陪我说说话吧!”

千面狐看她神色就猜到原因了,问道:“是为御史弹劾仇全的事?”

清舒没吱声,沉默其实就是认同了。

千面狐笑着说道:“夫人,三个臭皮匠抵得上一个诸葛亮,夫人有什么困惑可与我说一说。”

清舒沉默了下,说道:“皇后对金人恨之入骨,杀俘她只觉得解恨并没觉得不妥。但她现在不是邬家的姑娘,而是执掌朝政大权的一国之母。老爷担心她袒护仇全,这股风气不刹住以后边城的将士会滥杀无辜,到时候这一切罪责都要归在皇后的头上。”

“夫人,是老爷想你去劝皇后吗?”

清舒点头说道:“是,但他说的也有道理。作为上位者当以大局为重,私人感情要放在一边。”悠悠书盟

千面狐听到这话就明白了,说道:“夫人,既决定了就去做吧!你是真心为皇后娘娘着想的,我相信皇后娘娘都知道的。”

“我知道她不会怪罪我,只是从个人角度我不想去当这个说客。”

她出面劝说好像也不赞同易安似的,从感情来说她是不愿的。不过这不是家事而是国事,哪怕不愿也得去。

千面狐笑着说道:“夫人,你别想那么多了,早点休息明日进宫好好与皇后娘娘谈谈。”

清舒摇摇头,这事压在心头她今晚哪还睡得着。却不想这晚符景烯好像吃了药一般,一直缠着她闹到半夜才作罢。清舒到最后累得直接睡过去了,到天亮才醒来。

陪着孩子们吃过早饭,清舒回屋上妆然后才进了宫。

在外头等了几分钟就被请了进去,此时易安正在批阅奏折,看到她的妆容后就将手中的折子放下。

招呼清舒坐到塌上,易安笑着说道:“今日这身打扮很好看,以后进宫都得这样穿才好。”

她看着心情都能变好。

清舒摇头道:“上个妆至少得半个时辰,偶尔还行要日日这样我可受不了,有这时间我能干多少事啊!”

易安莞尔。这话都听了二十多年,一点都没变。

墨雪带着两个女官端了茶水跟新鲜水果上来,在她转身退出的时候易安说道:“我要跟清舒好好聊聊,谁来都别回禀。”

“是,皇后娘娘。”

退下以后,清舒看向易安笑着说道:“你现在越来越威严了,以后我是不敢再跟你这么坐着了。”

“想讨打是不?”

清舒笑了下说道:“今日说不准还真逃不过一顿打呢!”

一听这话易安脸上的笑容就没有了,她拿起一颗葡萄剥了皮放嘴里后才慢悠悠地说道:“我没想到你竟会给他们当说客。”

“昨日鲁尚书让我来劝你,我拒绝了,但晚上景烯与我说了一席话让我改变了想法。”

易安漫不经心地说道:“说了什么?”

“这次不降罪仇全,下面的将士就会以金人为荣。易安,你想想这会造成什么样的后果?”

不等易安开口,清舒就说道:“虽然咱们打了大胜仗,但草原上的人是杀不完的,而且这也太残暴了。”

“要咱们的将士滥杀无辜这仇就会越积越深,边城就不可能真正太平,过个二三十年他们又会卷土重来。”

易安嗤笑一声说道:“咱们有神兵利器,要他们再敢来犯,我让他们都死在桐城的城墙之下。”

清舒也没说什么大义,而是说道:“等犒赏完有功之臣再将抚恤金发下去,国库又得空了。这次的军费有王子崧从江南收缴的盐税顶着,下次呢?下次可再没盐税来填补这个巨大的空缺了。”

易安没问道:“你也要我降罪三哥跟仇全?”

清舒摇头说道:“这事初犯,口头申斥一顿就行了。不过一定要道旨不许将士们滥杀无辜,否则以军法处置。

听到这话易安神色稍缓,让她降罪邬正啸跟仇全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不过口头申斥倒可以接受,都是皮糙肉厚的爷们骂两句又不会掉一块肉。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

六月浩雪其他作品<<重生之温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