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悍妻怎么破-第八百六十八章 追查(2)
更新时间:2019-05-15  作者: 六月浩雪   本书关键词: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代情缘 | 家有悍妻怎么破 | 六月浩雪 | 励志 | 家长里短 | 才女 | 独宠 | 重生 | 六月浩雪 | 家有悍妻怎么破 
正文如下:
清舒醒了,符景烯也能一心一意地去追查凶手了。

他出了国公府就去找了刘黑子:“怎么样?查到绑架童大钊孙子的人是谁吗?”

“查到了。老大,刀疤的下属大概一个月前不知道绑了个孩子。可惜那孩子半个月前发高烧,医治不及时已经没了。”

符景烯沉着脸说道:“对方不愿说出是谁指使的?”

刘黑子点头。

符景烯冷哼一声道:“不说?我会让他说的。”

干每一行都有规矩,那就是不能泄露雇主的信息。不过当刀架在脖子上时,就没什么是不能说的。

刀疤白着脸说道:“是一个叫李三的找上我,让我绑架四品斋掌柜的孙子。因为他们出价两千两,所以我们就干了。”

李三这名一听就知道是化名了。

符景烯问道:“长的什么样?”

刀疤脸仔细回忆了下,然后将那李三的身高胖瘦都说了一遍:“他当时脸上带着面具,样貌我看不到。”

“你就没有派人跟踪?”

听到刀疤说没有了,符景烯手里的剑往里刺了下,顿时流出血来:“再不说,你信不信我直接割破你的喉咙?”

听到这阴森森的声音,刀疤不敢在心存侥幸。也不知道哪冒出来的大佬,一个人就将他身边的制服了。

刀疤哭丧着脸道:“大哥,真没有。不过这人虽然穿的是粗布衣裳,但鞋子却是用的上等绸缎做的。而且他态度很倨傲,还有说话的口气,应该是大户人家或者高官家的仆从,且还是心腹那种。”

怕符景烯真下毒手,刀疤说道:“听那声音年龄应该在四十左右,还有此人带有点鲁皖那边的口音。”

“大哥,我知道的就这些了。”

符景烯问道:“就给两千两,难道不用再付尾款吗?”

刀疤摇头道:“原本说好等事情解决就将那孩子送回去,到时候再给我们两千两银子。谁料那孩子突然发高烧没了,这事我们没办好,也没脸要尾款了。”

做他们这行的,最重要的就是信用跟规矩。那孩子没了,他们没完成任务自不好在要钱了。

当然,也是刀疤知道对方不简单所以也不敢去要怕对方报复。却没想到,他不去找对方还是惹来了麻烦。

一行人回到一个屋子符景烯就将全身上下都洗了一遍,恢复成原本的样貌。

刘黑子问道:“老大,就这些线索不好找啊?”

若是刀疤说出样貌那还好找,可他提供的这些东西却是让人无从着手了。

符景烯说道:“不用着急,等我拿到刘恒生的卷宗再说。”

抄大臣家这种事一般都是飞鱼卫做的,就他现在这地位是要不到。所以,这事他拜托了封小瑜。

虽他跟刘勇毅关系匪浅,可他们的关系不想让人知道。而且刘勇毅现在是没事,可皇帝年岁大了,等皇帝老去新皇上位左右逃不脱一个死。

没办法,不管是谁任飞鱼卫的统领手上都沾满了鲜血,其中不乏无辜被冤的。这些含冤而去的亲人跟朋友,肯定是想方设法要报仇的。而这,也是飞鱼卫统领不得善终主要原因之一。

封小瑜去求了长公主。

正好长公主对这事恼火,她让莫琪亲自去飞鱼卫要卷宗。所以符景烯当日下午,就看到了这个案子卷宗。

当日抄没刘恒生家的是前两任的飞鱼卫统领,当时他带了六名百户到刘家查抄。那位飞鱼卫统领二十多年前就被皇帝处死了,所带的六位百户也只剩下两个了。

一般抄没家产,经手的人都会留下不少。其他的再送去户部外库。当然前朝也有被皇帝拿走的。

只是大明朝的几位皇帝私库都很丰厚,所以抄没得来的钱财都是送去户部外库的。当然,若是难得一见的稀世珍宝那自然都是要进献给皇帝的。

符景烯查看当时户部的官员的名单,然后看到一个格外熟悉的名字。巩锦宇,当时正巧是管着户部外库的主事。

经了那么多的事,符景烯从不会去信什么巧合。

这事若是巩锦宇做的,那清舒这次遭来的杀身之祸就是他引起的。他一直想要变强大保护清舒,结果清舒却因他差点没命。

符景烯的心一阵阵绞痛,若是清舒有个三长两短他死都没法偿还。

符景烯再回到国公府时,清舒身上的余毒已经都被逼出来了。不过扎完针以后,清舒就水果区了。

一觉醒来,她就看见符景烯蹲在床边。那内疚自责的模样,清舒看了不由诧异:“景烯,你怎么了?”

符景烯红着眼眶说道:“清舒,对不起,都是我害的你。”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一想到这场祸事是他带来的,符景烯就恨不能杀了自己。

清舒看他的样子就知道此事有内情:“怎么回事,你跟我说清楚?”

符景烯将自己的猜测说了:“对你下毒手的应该是巩锦宇了。我不愿娶他女儿,他觉得是你挡了路。只要除了你,我就会入赘他们家了。”

清舒惊得咳了起来。

咳了半天才平静下来,符景烯赶紧端了一杯水给她。

清舒喝了半杯水,靠在床头沉思了片刻后说道:“我觉得这事应该不是巩尚书做的。强扭的瓜不甜这么浅显的贩夫走卒都懂,我不觉得他会不知道。”

“景烯,我不是为他开脱。你想想,我不是无权无势任人宰割的普通民女,我有长公主做靠山又是镇国公的义女。他要杀了我,可不是随便遮挡下就能过去的,干娘跟长公主她们一定会追查到底的。”

以长公主的能耐一定能查出真相来,到时候巩尚书就会从云端跌落到尘埃。

世上的好男儿多着呢为了一个符景烯搭进自己的仕途与家族。这样巨大的代价只为让符景烯入赘,只有蠢人才会做这样的事。很显然,巩尚书不是蠢人。

符景烯皱了下眉头道:“这事我会查清楚的,不是他最好,若是他我必定要他狗命。”

清舒笑了下说道:“你一个六品小官出口就要正二品尚书的命,忒狂妄了。以后啊在外面要收敛着点,不然有的亏吃了。”

符景烯点头道:“嗯,都听你的。”

昨晚清舒昏迷这才破格让他留下,现在清舒醒符景烯就不好再留下守夜了。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

六月浩雪其他作品<<重生之温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