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仙瑶-第二百九十二章
更新时间:2020-01-14  作者: 一只小栗砸   本书关键词: 仙侠奇缘 | 古典仙侠 | 云仙瑶 | 一只小栗砸 | 免费 | 一只小栗砸 | 云仙瑶 
正文如下:
听到这,岑瑶大概听了个明白,这二人是来狩猎的,希望能寻到一两头生了妖骨的妖兽。二人脚步声离岑瑶越来越近,她干脆一抬腿走了出来。

对面不远处,果真是两个魁梧大汉,一身粗布麻衣,为首一个汉子身上还扛了个麻袋,麻袋已被鲜血染红了大半,还滴嗒嗒向下滴着血水。

那二人一见岑瑶也是愣住,三人大眼瞪小眼对视了半天,为首精壮汉子才开口道:“你...你怎么是从里边出来的?”

“你们两个是来狩猎的?”岑瑶向前两步,笑嘻嘻道:“我是不小心误入了这片密林,找了半天才找到出来的路。”

“一个女娃娃,没事乱跑什么。”扛着麻袋的汉子眉头一挑,道:“从这里一直向前,就能走出密林,那里还有很多人,你要去哪里可以问问他们。”

“两位大哥,我看你们修为并不算高,为何对妖骨如此执着?”岑瑶大概看了一眼,这两个人实力也就比自己高上那么一点,若是让他们二人对上那头虎形妖兽,估计连还手的机会都没有,就一命呜呼了。

本着想救他们的心,岑瑶劝道:“这林子里妖兽太过强大,不是你我能够对付的,我劝你们还是不要进去的好。”

本是一番好话,但在身后那人听来却变了味道,语气甚至都有些低沉的回复道:“这就不劳你费心了,能不能应付,是我们的事。”

抗麻袋的汉子欲言又止,眼睛在岑瑶脸上飘了好几次,目光带着一丝焦急。

估计他自己也知道,他们两个进去也做不了什么,如果运气不好遇到些强大妖兽,绝对就走不出来了。

岑瑶一看就知道,身后那个汉子才是刚才所说的“大哥”,自知劝不动他们,岑瑶只得一抱拳到了谢,慢悠悠朝前方走着。

刚经过二人身边,第二个汉子便是突然开口道:“想必...你已经与妖**过手了吧?”

岑瑶脚步一顿,回转过头,恰好对上他的双目。她一笑,反问道:“这话是什么意思?”

“你身上,有血腥味。”后者伸出舌头,下意识舔了舔嘴唇,嘿嘿笑道:“你在里边可是得到了什么宝物?”

“我这点修为,跑还来不及,哪里能得到宝物。”岑瑶不想与之纠缠,随口说了两句,转身还想朝林外走去。

没走两步,身旁黑影疾闪,那汉子居然拦在了自己身前。

“你这是什么意思?”岑瑶眉头一皱,向后退了半步,冷声问道。

“我说,你在里边...应当是得到了宝物的...”

“发现又如何,你觉得,他们能留得住你?或是我?”苍傲嘿嘿笑着,岑瑶总感觉他玩性大发,毕竟看起来,他也是一副少年模样。

也许...在他的族群中,真是一个少年也说不定!应了一声,二人穿过人群,缓缓向山洞内走去。

山洞里很冷,二人只是站在洞口处,便有阵阵阴风吹来,凉的岑瑶一阵哆嗦。

“这里边,好像有些奇怪。”苍傲的声音突然在心中响起,语气有一些怪异:“我能感觉到一股异样的气息,但究竟是什么,我也说不好。”

自从上次传授自己大通天诀后,苍傲就没有再说过话,如今居然因为山洞内的气息与自己说话,这让岑瑶有些奇怪,不由问道:“那,这附近,可是有什么强大妖兽?”

岑瑶清楚,只要是宝物,周围必定有强大妖兽镇守。

“没有感受到什么强大妖兽。”顿了顿,苍傲道:“进去看看吧,也许有不小的收获。”

应了一声,岑瑶抬腿走了进去。

穿过开始的一片漆黑,再往里走,石壁上多了一块块月光石,淡淡月芒洒在山洞内,照亮了前方的路。

平坦的路开始变换,一路向下延伸,月光石到这里也彻底消失了,莫半云高举禅杖,发出淡淡金芒,将前方道路照亮。

二人一路向下,不知道走了多久,前方豁然开朗,仿佛是一片广场般。

“这里...怎么这么宽敞?”岑瑶喃喃道:“照理说他们在挖东西,也不用挖出这么大的地方才对....”

“这应当是本来就有的。”苍傲缓缓言道:“那个东西的气息,就到这里。”

“就到这里?”岑瑶有些疑惑,目光看了看不远处通过去的道路,问道:“既然东西在这里,为什么他们还往前挖了?”

“因为他们感受不到这股气息。”苍傲嘿嘿一笑:“你真当谁都与我一样,有这样的修为不成?”

“是是是,还是您厉害。”岑瑶撇了撇嘴,言道:“那按照你说的,那股气息就在这里,我们应该如何把这东西寻出来?”

“这个.....”苍傲声音一顿,直接没了声音,半晌才继续言道:“你去找找看,这里应当有一盏烛灯。”

应了一声,岑瑶伸手将仙剑云隙祭出来,五色神芒瞬间照亮整个山洞,至此她才发现,脚下所踩的,好似一块很大的石板,石板上还有各种晦涩难懂的符号。

这是一处圆形广场,岑瑶迈着步子缓缓来到边缘的石壁处,仔细寻找着。莫半云不知道她在做什么,就这样满脸疑惑的跟在身后。

不多时,岑瑶停下脚步,望着眼前那露出一半的烛台。

“找到了!”

“我将灵力传给你,你用灵力燃成火焰将烛灯点燃。”

说罢,岑瑶只感觉体内传来一股无比强横的力量,一抬手,掌心处便燃起了一团赤色火焰。

将火焰向前递了递,一沾到烛台上的灯芯,“噗”的一道细微声响,火焰缓缓升腾而起。

也就是随着这团火焰的燃起,山洞开始剧烈摇晃起来。

岑瑶眉头紧皱,本能的将云隙横在身前,莫半云也是有些紧张的握紧禅杖,嘴上还问道:“师尊,这里可是有什么强横妖兽不成?”

“我也不知道。”

正说着,脚下大地开始疯狂抖了起来,旋赶忙就势跪在地上:“您怎么在这里呢?是不是在等人?诶呦您看我也不知道,这样,兄弟们,咱们退出去!”一边说着,他一边指挥那群随从转身离开巷子,可刚转过身来,就发现大方大圆两个黑胖子正满脸阴沉的堵在那里。

“诶呦,前辈您看……”光头小心翼翼向莫半云这边凑了凑:“您这是何意啊……”

不管什么地方,只要有茶馆,那绝对是消息最灵通的地方,尤其是那种很小的茶馆,大家离得也都不远,旁人在探讨什么,周围桌都能听得一清二楚。

说是建议,他们四个人中,莫半云现在是她的弟子,另外两个黑汉子就更别提了,连说话都不会,所以真正做决定的也就是岑瑶自己。

几人分别在脸上做了做手脚,便大摇大摆出了巷子,随便找了一间茶楼,抬腿走进去。

茶楼此刻已经坐满了人,店小二满脸堆笑就凑了上来,将几人让进了茶馆比较靠里的位子。

身形刚坐定,便听得隔壁桌茶客热火朝天的议论着,大多是一些东玄洲内发生的事。

“你听说没有,天方阁那边又举行宗门大比了。”一个较为胖一些的茶客言道。

“宗门大比?上次宗门大比不是几年前才举行过么?照理说这次宗门大比应当在十年后才对啊!”

“奇怪就奇怪在这里!”那胖子茶客嘿嘿笑着,卖了个关子,很是神秘的问道:“你知道为什么宗门大比提前了十年举行么?”

“别给我卖关子,你知道我对这些最好奇了!”另外一人催促道:“快说快说,晚上我请哥几个吃酒。”

“得嘞!”一听吃酒,那胖子顿时眉开眼笑,一咧嘴,便把原因给道了出来:“因为天放阁,得了一件太古宝物。”

“什么宝物?”

“九环勾!”那人嘿嘿一笑:“可能说九环勾你们不知道,但若是与你们说一说这九环勾曾经在谁手里使用....”

后面他说了什么,岑瑶却一个字都没有听进去,脑子里只回荡着“九环勾”这三个字。

她太熟悉不过了,因为这就是她先前所用的法器,最后还是她将这法器授给了太虚!”

“这么说,太古一役,太虚并没有死?”

这样想着,她再想去听得时候,几人却换了话题,没有再提半个关乎宗门大比的事,岑瑶也是无比着急,忍了好几次想要上前询问。

“还有一件事,我听闻....仙门之地,又出了煞星?”那胖子突然开口道。

“煞星”二字一出口,桌上其他几人顿时面露惊色,赶忙一伸手:“这话可不能瞎说,煞星....不是闹着玩的!”

“我既然说了,自然有一定的依据。”岑瑶也支起耳朵,仔细听着:“我有个师兄一直在西华洲,前几日他突然给我飞鸽传书,说煞星一路逃遁到了我们东玄洲来。”

“什么?逃到了东玄洲?”一人惊道:“煞星一出,我们这东玄洲....可还能存留?”

“现在还没有到那个地步。”胖子嘿嘿笑道:“我那师兄说,这煞星此刻修为很低,还不到结丹期,若是被我们撞上了,说不定还能直接将其击杀也说不好!”

“既然是煞星,我们还是不要掉以轻心为好,既然你师兄早早便发现了煞星,为何还让他逃来东玄洲呢?”

“这...也许是攻击不备,才给他逃了出来。”胖子还想嘴硬,不过见几人没有信他的意思,也只好悻悻叹了口气,没有说话。

“大哥,我们还是不要再深入了吧....”为首一个听起来很是粗犷的声音率先说道。

“不行。”那个被称为大哥的人当即就拒绝:“来都来了,不去林子深处怎么行!你是要等那群人看我们笑话么?”

“可是这里妖兽太过凶悍,就怕我们兄弟二人应付不了。”

“凶险是必然的,否则我们怎么才能得到妖骨?”

听到这,岑瑶大概听了个明白,这二人是来狩猎的,希望能寻到一两头生了妖骨的妖兽。

二人脚步声离岑瑶越来越近,她干脆一抬腿走了出来。

对面不远处,果真是两个魁梧大汉,一身粗布麻衣,为首一个汉子身上还扛了个麻袋,麻袋已被鲜血染红了大半,还滴嗒嗒向下滴着血水。

那二人一见岑瑶也是愣住,三人大眼瞪小眼对视了半天,为首精壮汉子才开口道:“你...你怎么是从里边出来的?”

“你们两个是来狩猎的?”岑瑶向前两步,笑嘻嘻道:“我是不小心误入了这片密林,找了半天才找到出来的路。”

“一个女娃娃,没事乱跑什么。”扛着麻袋的汉子眉头一挑,道:“从这里一直向前,就能走出密林,那里还有很多人,你要去哪里可以问问他们。”

“两位大哥,我看你们修为并不算高,为何对妖骨如此执着?”岑瑶大概看了一眼,这两个人实力也就比自己高上那么一点,若是让他们二人对上那头虎形妖兽,估计连还手的机会都没有,就一命呜呼了。

本着想救他们的心,岑瑶劝道:“这林子里妖兽太过强大,不是你我能够对付的,我劝你们还是不要进去的好。”

本是一番好话,但在身后那人听来却变了味道,语气甚至都有些低沉的回复道:“这就不劳你费心了,能不能应付,是我们的事。”

抗麻袋的汉子欲言又止,眼睛在岑瑶脸上飘了好几次,目光带着一丝焦急。

估计他自己也知道,他们两个进去也做不了什么,如果运气不好遇到些强大妖兽,绝对就走不出来了。

岑瑶一看就知道,身后那个汉子才是刚才所说的“大哥”,自知劝不动他们,岑瑶只得一抱拳到了谢,慢悠悠朝前方走着。

刚经过二人身边,第二个汉子便是突然开“嗯,西华洲那么多人把我当做煞星,光靠大长老等人肯定不行,自己身边怎么样也要有一些强者才好。”岑瑶回应着。这番话也同样是她心中所想,除去苍傲的原因,现在五洲之内已经有西华洲和东玄洲修士开始追杀自己,再之后更保不齐其他三大洲会不会有修士参与其中,在自己修为尚低的时候,总不能到哪里都要长老们跟随着,这也同样凸显出人手的重要性。

“也好,这和尚慧根还算不错,可惜六尘不净,在佛法上终究难有存进,到时候我授你一些修炼法门,你也好传授给他。”

请记住本书域名:。妙书屋手机版阅读网址:m.miaoshuwu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

没有找到此作者的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