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品灵仙-271 进入遗府
更新时间:2019-07-12  作者: 顾仁棉   本书关键词: 仙侠奇缘 | 古典仙侠 | 绝品灵仙 | 顾仁棉 | 顾仁棉 | 绝品灵仙 
正文如下:
“骆道友,从城主府出来时见你若有所思,可是有什么问题?”两人并肩回去时,晏十天传音问了句。

骆青离看他一眼,想了想道:“我这几天在城内四处搜集一些物品,并没有找到太合适的,而方才悠然散人给我的那枚玉简,却恰恰是我所需之物。”

晏十天微怔,明白了她的意思,“寿岳城既然存在黑市,其间修士必然鱼龙混杂,想要管辖维持偌大一个修仙城镇的秩序,没点耳目自是不行,只是通常情况下,这并不会对我们有什么影响,而且寿岳城只是个例,骆道友不必过于介怀。”

骆青离轻笑颔首。

她当然能想明白这个道理,何况若不是因为这个原因,她还弄不到这份地图。

至多就是以后到了一个新地方时多注意留心些就是了。

在寿岳城又待了几天,做足了准备之后,骆青离便与晏十天辞别,“这段时间多谢晏道友的招待。”

“小事一桩。”晏十天备了美酒,举杯送行,“祝道友一路顺风,来日若是有缘,晏某再与骆道友把酒言欢。”

“一言为定。”

离开寿岳城之后,骆青离便踏着白翎羽一路北行。

此去极北冰川路途漫漫,她中途借用了一座传送阵,又飞行了半月之后,终于到了北境地界。

行至此地,周遭已是草木伶仃,越是北上,越是严寒,狂风呼啸,冰山耸立,漫天飞雪之中,全然不知身在何方。

骆青离取出地图细细辨别一番。周围的每座山在她看来几乎都是一个样,若非有这张地图指引,迷路的概率只怕不小。

大致确定了自己所处的位置,骆青离再次踏空朝着一个方向飞去。

这里的严寒于她并无影响,然而越是深入,寒风便越是凛冽迅猛,一阵一阵仿佛刀刮在骨头上,即便骆青离专门有炼过体,时间长了也会觉得承受不住,而且逆风飞行耗费的灵力甚是可观,她中途便找了个山缝休息片刻。

山麓挡住了往来狂风,骆青离吃了两颗回气丹坐在原地调息,小五和阿狸在灵兽袋里大约是有些憋坏了,忍不住跑了出来。

她事先探查过周围并无危险,便只是交代它们不要走远。

妖兽的皮毛厚实抗冻,冰川的环境对小五和阿狸来说并没有多大影响,两只在雪地里追来赶去,等阿狸回来的时候,一身金色毛发都已经被雪染白。

阿狸抖了抖身体,甩去身上的白雪,小声抱怨:“这破地方环境恶劣,连灵气都这么匮乏,难怪人和妖兽都不爱来,简直一点生气都没有。”

骆青离笑道:“若这极北冰川是什么好地方,又怎么可能放任它成为一个三不管的地带?”

小五好奇地四下环望,“那主人要找的地方真的在这里吗?”

“嗯,在更深处,还得继续找下去。”骆青离站起身,放眼眺望。

天地苍茫,白雪皑皑,她置于这重重冰山之间,渺小若尘埃。

越是修行,越是能够发现,自己之于这世界,当真是不值一提,哪怕如未央真君那样的大能,足以有能力窥得天机,那也是之于眼前这片天地的强者。

天外还更有天,未来若是有机会,真想一一看过来。

骆青离将小五阿狸收回来,再次启程。

极北冰川十分广袤,悠然散人给的这份地图大约也是有些年头了,有不少地方都已经不对劲,她难免会走弯路,但配合着记忆里药王那份完整的遗府地图,她终是慢慢找上了正道。

在冰川中寻寻觅觅将近两个月,骆青离觉得自己似乎找到了遗府的真正位置。

眼前是一片连绵起伏的冰山,乍一看与之前走过的那些地方并无异处,可若是置于高空俯瞰,便可发现这里的冰川环绕,错落有致,隐隐呈现出游龙戏珠的地貌,只是时间过了太久了,这副地貌变得太多,若是不仔细看,基本瞧不出来。

而真正让骆青离确定下来的,却是阿狸说的话。

“骆骆,这里好像有一点不一样……”

骆青离将阿狸放出,它在山谷间来来回回跑了许久,带回了一个消息:“骆骆,这里可能会有一个灵脉,隐藏得很深,应该还有人修布置了阵法,把周围的气息都掩盖起来了,我都险些看走眼。”

骆青离闻言一喜。

极北冰川虽是一片穷山恶水,但也不能说这里完全没有灵脉,药王的遗府周围设有重重阵法,这么多年下来,若是没有灵脉为基,定然早就支持不下去了。

地势与药王留下的信息类似,阿狸又说此地有灵脉,那想来这个位置应该是八九不离十了。

她在空中看了看位置,踩着白翎羽降落在一处半山腰,手一招流光剑在手,扬手打出一道剑气。

砰——

山壁上的冰雪被剑气扫落,成片掉了下来,骆青离接二连三打下剑气,流光剑闪过道道剑芒,沉积了上千年的冰雪一层层剥落,逐渐露出其下原貌。

那儿竖立着一块大型石碑,石碑上既无花纹,也无文字,朴素无华,但这却是通往遗府的真正入口。

骆青离轻轻吐了口气,环望了一圈。

这座冰山周围设置有大阵,石碑算是大阵的一个阵点,然而至今为止,她并没有发现任何阵法痕迹,哪怕石碑现世,她都未能察觉到阵法所在。

药王阵道出神入化,伏冀真君亦是盛赞不已,这境界远非她能够企及。

骆青离双手结印,向石碑打下一道道指诀。

阵法入口处有特殊的禁制,只有按着正确的解禁破禁之法来方能进入,否则将要面临的便是重重杀阵。

破禁的方法药王都留在了那道传承印记里,数道指诀打下,石碑上开始出现一点亮光,随着越来越多指诀的流入,这点亮光越来越盛,到最后形成了一个一人高的通道,骆青离吸了口气步入通道之内。

当她消失在原地时,石碑上的光亮悉数褪去,山尖上的冰雪坠落,覆盖在原本石碑所在的位置上。

风雪依旧,无人知道这里曾经发生过什么。

骆青离眼前黑了片刻,一时天旋地转,待到终于脚踏实地之时,却发现自己正身处在一片青葱草地之间。

明明方才还是冰天雪地,就算是进入山腹,也不应该会是这样一副场景。

“这也是阵法?”

骆青离心生警惕,手握流光剑举步向前。

进入遗府后的事,药王再未提及只言片语,虽说她是按照药王留下的记载来的,可谁又知道他会不会留个什么大坑。

当年在迷瘴林秘地的事,骆青离可还记忆犹新。

好不容易迈过九层台阶,原以为自己应该会比别人拥有更大的优势或是其他什么好处,结果等着她的却是比旁人多了近一倍的工作量!

要不是她那时候刚好炼体,力气比别人大得多,那简直是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当时的药王也是冷眼旁观着他们这些进来的炼气修士们互相争抢手中的石料,就算这是他们自己的选择,但也能说是药王默认的。

他记得,那回死在秘地的炼气修士也有不少。

现在自己结成金丹,就算是得了他的传承信息,但只要一日未得真正传承,那便一日只是一个记名弟子。

对待记名弟子和对待传承之人,态度应该也是不尽相同的。

骆青离向前刚走了没两步,便见前方草地上凭空出现了一个身影。

小五被这突然出现的人吓了一跳,“主人,这里怎么还有别人!”

阿狸摇摇尾巴,“我怎么觉得这个不是人呢?”

骆青离抬眸扫了一眼,此人一身战甲,扛着一把重剑,看身形应当是个男子,面上带着面具,看不出真实容貌。

她没在这人身上察觉到人息,但他身上涌动的灵气波动,却有金丹初期左右的修为,应该是由阵法凝成的灵体,而且这灵体对她的态度似乎不太友善。

刚这么一想,战甲男子便举着重剑向她打来,骆青离抬手招架去。

千钧力道打在流光之上,撞出细碎火花,骆青离只觉得虎口微麻,被这股巨力打开,径自后退数步,而男子见状再次上前,提剑横扫。

她眯了眯眼,脚尖微点,腾挪起身,踩在重剑之上,借力跃起,流光剑身绽放星华,裹挟着浩瀚威势,直指男子天灵盖。

然而这一剑最终落在了空处,这男子竟是突然消失得无影无踪,片刻过后,又再次出现在她的身后。

骆青离反手取出虹光宝印,方印瞬间变大,浮于半空,一重重光影随之坠落,直面撞上重剑。

轰的一声巨响,男子被光影击退,骆青离趁胜追击,迅如闪电,然而当她袭至近前时,男子再度消失,数息之后又重回战场。

骆青离眉头叠起,小五看得也是火大,“要打就打,老这么躲算什么?主人,放我出来咬碎它!”

“不用。”

这摆明了就是药王设下的一处考验,交手了几个回合,关于怎么对付,她大概有了点眉目。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

顾仁棉其他作品<<采石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