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晋有喜:四爷,宠上天!-第1290章 皇上不是忽悠臣妾的吧?
更新时间:2019-05-15  作者: 冰婶   本书关键词: 言情 | 古代言情频道 | 穿越奇情 | 福晋有喜:四爷 | 宠上天! | 冰婶 | 冰婶 | 福晋有喜:四爷 | 宠上天! 
正文如下:
四爷:“这件事还需要一点时间。”

“那皇上还是请回吧。”

“但朕可以将掌管后宫的权利交还到你手上。”

“怎么,皇上不是才升了毓贵妃为皇贵妃吗,这就把权利交回给臣妾?”

“她病了,管不了。”

“哦,原来是这样啊,我说皇上怎么这么爽快呢。”若音讥讽地道:“后宫不是还有熹妃和齐妃么,皇上可以暂时让她们管理呀。”

说完后,她心中却有些好奇。

从毓贵妃上次离开,这才多久。

居然就病得不能打理后宫了。

这是病得有多严重啊,难道真的到了不治将亡的地步?

四爷蹙眉,“最近发生的事情太多太乱,朕实在不想与你吵架。你说话也不必句句带刺,即便毓贵妃不病,朕也会这么做的。”

闻言,若音沉思片刻后,不再说风凉话,而是直言道:“既然这样,那臣妾也就不拐弯抹角了,我不是不可以跟皇上回去,但我有个要求。”

“说。”

“在提要求前,臣妾还想跟皇上确定一件时间。”

“说。”

“您说还臣妾清白,还需要一点时间,不是忽悠臣妾的吧?”

“朕何时忽悠过你?”男人反问。

若音转头,直勾勾地看向那双深邃的眸子,只见漆黑的墨瞳里一片坦荡。

平时除了私下里暧昧,他会偶尔忽悠她。

但正事上,他确实不曾忽悠过她。

否则上次他来时,就直接把她忽悠回去不就得了。

也不至于这么久才来,还清楚的告诉她需要一点时间。

“那好,大概需要多久的时间。”

“最迟半年以内。”

“半年......”若音转回头,眸光微转,“还算在臣妾能接受的范围内。”

而且他说了,最迟半年以内,这说明有可能提前。

四爷:“......”

“皇上,既然咱们把话说到这个份上,臣妾想说的是,我不想就这么偷偷摸摸的跟你回去,除非皇上下圣旨,昭告前朝和后宫。”

“你不说朕也会这么做,而且今儿早朝时,朕已经这么做了。”四爷看向她,“难道你不知道?”

“啊?”若音微微一僵,“臣妾在这太庙都出不去,怎会知道这些。”

她就说嘛,这太庙里消息太不灵通了。

加之现在才是上午,而他是在早朝昭告的,她当然不知道。

“朕已经对外声称孟氏对你怀恨在心,巧风被她收买后,故意推毓贵妃栽赃陷害你。”说着,男人顿了一下,“至于事实的真相,等朕忙过这一阵,就替你翻案,还你真正的清白。”

闻言,若音愣了一下。

适才她问他会还她清白吗,他说需要一点时间,并没有说这件事情。

所以,她还以为他只是昭告众人,将她带回紫禁城。

却不曾知,在真相大白之前,他已经为她铺好了路,让她暂时能安心些。

“皇上,既然掌管后宫的权利回到臣妾的手上,那么,臣妾跟你回紫禁城后,断然不会浪费这些权利,更不会放过那些伤害我的人,这些,我觉得有必要说清楚。不过皇上放心好了,在事情真相大白之前,臣妾不会让她们那么早就没命的,可要是她们不堪折磨,在这之前就没了命,那臣妾可一概不负责。”

如果四爷不信任她,她大可以背着他使那些招数。

可他信任她,只是暂时有隐情,那她就不必隐瞒什么了。

如此一来,彼此还能留有一丝余地。

要么一开始就把事情说清楚,再跟他回去。

届时她回永寿宫后,也好毫无顾忌地对付那些人。

省得一方面要报复她们,还要避着四爷。

要真是这样,她宁愿不回去。

而四爷既然说了半年之内会让真相大白,她也不急于一时。

可以先慢慢折磨对方,就像毓贵妃在太庙慢慢折磨她一样。

若是那么轻易的让她们死,岂不是太便宜她们了。

“知道,朕也没想放过那些人。”说着,他便起身,准备往外走。

成年人之间就是这样,即便彼此之间有了隔阂与裂痕,也不会声嘶力竭的去争吵,或者情绪崩溃。

而是一种心领神会的疏离。

就算彼此心中早已千军万马。

可表面上还是谈论着为各自谋取利益的事情。

语气淡然得仿佛只是在谈论着今天天气如何。

因为有些事,既无奈又无能为力。

见四爷说完话要走,若音便起身,准备送他。

然而,她跟在他后面的时候,男人却猛然回头。

若音被他突如其来地转身吓到。

下一刻,她的琼鼻就撞在了四爷结实的胸膛上。

若音皱了皱眉鼻子,柳眉微蹙。

“疼?”他抬起手,揉了揉她的鼻尖。

“有点。”她回。

“不知道走路要与人保持一段距离的?”接着,男人抬头扫了一圈屋里的简陋环境,“你这么傻,朕实在不放心你住在这里。”

若音:“......”

紧接着,男人的指腹顺着她的鼻尖,划到了那张精致的脸蛋上。

跟着再到她的耳垂。

最后停留在她的秀发上。

若音微微躲了躲,像丝绸一样的青丝便泛起充满弹性的光泽,在她肩头飘动着。

“别动。”她的肩膀被男人摁住,“又剪头发了?”

满族是马背上的民族,因为要捕猎或者骑马射箭,男人们的前额如果留发,会挡住视线。

所以,倒是没有“身体发肤受之父母”的思想。

反而会剃掉前额的头发,后面编辫子,属于“半剃半留”。

不过,女人和男人大不一样,是不需要剃发或者修发的。

因为除了国丧,女人剃发表示出家,或者与丈夫断绝关系。

在四爷这里,皇后在潜邸的时候,就因为剃发被他训过好几回。

可她还不是那样我行我素,断断续续地修剪过好几次头发。

如今,他似乎早就习惯了这般不懂规矩的她。

加之修剪头发这种事情,与颜值还是成正比的。

若是修剪的不好,人也长得不好看,指定是要挨骂挨罚的。

可要是修剪的好,脸蛋漂亮,又与发型相符合,总归更容易令人接受。

若音淡淡地点了点头,回应着他,一头墨色微卷的头发也跟着轻轻地跳跃着。

四爷将那些跳跃着的秀发放在手心把玩着。

她的秀发看起来有些凌乱,好似一簇簇舒卷的轻云。

因为保养得当的原因,一头浓密的青丝光润而随意地披在肩头,一丝一缕都火辣得迷人。

他挑起其中一缕卷发,微微俯身。

闭着眸子将她的秀发放在鼻尖轻闻了一下。

顿时,一种淡淡的玫瑰清香窜入他的鼻尖。

由于他挨得比较近,若音能感受到他的呼吸呼在她的耳垂,痒痒的,麻麻的。

而他俊朗的脸颊,差一点就贴在她的侧脸。

男人闭着眼睛轻嗅着的神情,简直痞坏得令女人窒息,却又透着淡淡禁欲气息。

不过,他很快就松开了她。

“朕还有事,先回养心殿。”他的视线在她脸上扫了一眼,“你就不必送了,好好歇息,明早朕来接你回去。”

这是太庙,四爷还不至于在这种地方要了她。

既然打算光明正大地接她回去,当然要通知前朝和后宫。

那么,后宫那些人,要在永寿宫等她,迎接她的,这是规矩。

若音抿了抿唇,细弱蚊音的“嗯”了一声。

然后,四爷的视线在她身上停留了三秒,才带着奴才离开了院子。

若音就那么站在窗边,看着那抹挺拔的明黄色身影消失在院子里。

此时已经到了晌午,阳光透过窗户照在她的面上。

若音微微眯起眼睛,思绪渐远,眼神也有些放空。

既然四爷给了她台阶下,她便顺着台阶下呗。

与其在这太庙里蹉跎,倒不如早些回去。

她倒要看看,毓贵妃是真的病了,还是假装生病。

或者,又是在搞什么把戏。

要是真的病得那么严重,她还没报复,毓贵妃就那么没了,岂不是便宜了毓贵妃?

加之好几月没见孩子了,怪惦念的。

大阿哥的功课怎么样。

二阿哥那小调皮,最近有没有闯祸。

尤其是五阿哥,还那么小,真想看他是不是又长大了些。

而她除了回紫禁城,还能回哪里。

至于离开这,不是没有想过。

这里戒备森严,她根本就出不去。

即便出去了,也会牵连乌拉那拉家族。

要说原主娘家待她不好,她倒是可以不念人情。

偏偏娘家一直待她挺好的,只是进了紫禁城,联系的少了,想见一面都难。

那么,她就不能不管不顾的离开。

她是占着原主的身子,才得以活下去。

于情于理,都不能拿人家的身子做些白眼狼的事情。

还有她的孩子,她走了后,不管归谁抚养,都是便宜了她人。

而且,她身为皇后,要是真的走了,留下一堆烂摊子怎么办?

自打她被册封为皇后那一天起。

那沉甸甸的册宝交到她手上时,她就有了责任。

这种责任不仅仅因为她是他的皇后。

而是因为她是大清的皇后,她要对得起这个身份。

很多时候,人活在世上,都是为了这样那样的责任。

如果一个人光想着自己快活,却给身边的人惹来祸端和麻烦,心里不一定能得到快乐,也未必能活得快活。

反而剩下的时间,只会活在愧疚当中。

这一章多了1000字,共3000字。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

没有找到此作者的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