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妻狠大牌:别闹,执行长!-第2195章 放过你也不是我想要的
更新时间:2020-11-22  作者: 楠楠李   本书关键词: 言情 | 现代言情频道 | 豪门世家 | 娇妻狠大牌:别闹 | 执行长! | 楠楠李 | 楠楠李 | 娇妻狠大牌:别闹 | 执行长! 
正文如下:
“放过你,不等于放过我。没人会放过我。”

叶清秋指间颤了颤,“你觉得这样有意思?”

“嗯。”

“可我觉得没有意思,厉庭深,这不是我我想要的生活?”

厉庭深缓缓站起身,抬手摸上她滑嫩的脸颊。

“你觉得没意思,不是你想要的生活……可放过你也不是我想要的生活。”

叶清秋只觉得心头一刺,满身满心的无力感涌了上来。

只要他不放她,她就只能在他的眼皮子底下活着。

活在悬崖边的城堡里,过着最好最奢侈的生活,然后打开门,四周的悬崖下,是沸腾翻滚的岩浆,但凡跨出一步,就是尸骨无存的下场。

“所以呢?这些话听起来真觉得你对我有多情深意切,可实际上,拿这三年来说,没有我,你并非过的很差。”

香车美人,人生赢家。

关于凉絮儿这个存在,她并不想跟他提及。

看起来像个吃醋的怨妇。

她的话说完,房间又沉默了一会儿。

“……可是我想过的更好。”

叶清秋冷笑,抬手挥掉他的胳膊,“所以我就得成为你更好的生活中的陪葬品吗?”

厉庭深抿了抿唇,被她打开的手自然收回垂在身侧。

“我去叫人给你擦身体。”

叶清秋闭了闭眼睛。

谈判失败。

厉庭深叫了王妈来,叶清秋没有拒绝,但是房门关起来,擦身体的事情大多还是她自己来的。

除了后背实在够不到的地方,也几乎是王妈强行坚持帮忙擦的。

看她自己擦身体,王妈的心一直提着。

叶清秋身上的伤算不上有多轻,但也算不上严重,一些简单的日常生活也不是不能自理。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只要这事放到叶清秋身上,一切显得有多矫情娇气的事情,都会显得那么理所当然。

叶清秋全程一直沉默着不说话,有时候牵扯到伤口,她也只是皱皱眉,顿一下继续擦。

一开始只觉得叶小姐长的漂亮,身段好,放在整个平城都是绝对的美人。

厉先生什么样的人物,有钱有权,高高在上,不养是养,养就养这样一个美人胚子在身边,也是完全能理解的事情。

这社会,男人要什么有什么,有绝对的条件,年纪轻轻正是玩心最重的时候,不荒唐一回,足以算得上浪费资本了。

可是,养的是个绝对的美人,也绝对是尊活菩萨。

这不是养来让自己开心的,是养来给自己找不痛快的。

照顾着叶清秋上床休息后,王妈下楼,厉庭深自己一个人在厨房里准备晚餐。

佣人们躲在角落里窃窃私语,不可思议。

估计那位众所周知的女朋友凉絮儿都没有过这种待遇。

好几个菜,都是叶清秋喜欢吃的。

王妈曾经去过厨房,告诉他他身上也有伤,不能着干锅气,还是让她们来,结果被厉庭深轻描淡写地拒绝。

厉庭深自己一个人在厨房忙了一个多小时。

菜炒好后,他码在托盘里,端着上了楼。

叶清秋还在睡,厉庭深看了看外边已经彻底暗下来的天色,将托盘放下,走到床边,弯身坐在了靠近叶清秋的床边。

屋里的空调调的有些低,她喜欢在夏天盖着被子在空调屋里睡觉。

头发散在枕头上,一张熟睡的脸恬淡安静。

原来见到他就往他怀里钻,如今自己一个人居然也会睡的这么好。

“好女怕缠郎,女人都吃软不吃硬,你天天好话哄着,对人好点儿温柔点儿,她总有一天会招架不住的。你看薄哥,你以为我们嫂子是怎么来的?更何况,她又不是不爱你。”

殷睿爵敢说,厉庭深敢听。

实际上对于一个已经走到绝路,几乎要被围困死的厉庭深来说,任何获得一丝生还希望的可能他都愿意尝试。

厉庭深身上有厨房油烟的味道,没多久,叶清秋便蹙起了眉,睫毛动了动,掀开眸子,看到厉庭深,她心口突然窒了一下。

“吃饭了。”

厉庭深有些遗憾,他本想着摸一摸她的脸。

叶清秋抿了抿唇,却是翻了身,“我现在不饿。”

厉庭深沉默了一会儿,声音紧绷,“醒了就起来吃。”

“……我还没睡好,不舒服,没有胃口,把房间里的饭菜端出去,那味道熏的我恶心。”

厉庭深脸上维稳的温和渐渐冷却,漆黑的目光盯着叶清秋白皙漂亮的侧脸,深深沉沉看不透情绪。

似乎只有他们两个在一起的时候,大多时候不是针锋相对,剑拔弩张,就是像现在这样的僵持。

良久,他缓缓站起身,将托盘拿起。

“我让人给你重新熬粥。”

并没有得到回应,厉庭深出了卧室。

王妈看着托盘上动都没动的晚餐,瞬间不知道说些什么。

本以为厉先生亲自做的晚餐,叶小姐怎么也得感动一番,结果却连动都没动。

这……

实际上,她不仅没有动,还说恶心。

厉庭深眉目之中藏着几分隐忍的阴霾,再开口,声音却是淡淡的波澜不惊。

“重新煮一份粥,给她送上去。”

王妈只能说是。

厉庭深再次看了看那份分毫未动的晚餐,抵在桌面上的手紧紧握成了拳。

白骨森森。

胸腔里有什么东西一直在翻滚,然后一点点膨胀,他想上去将那个没心没肺的女人揪起来,问问她到底想要怎么样?

到底怎么做她才肯满意?

可她就只会给他一个答案,要她放他走。

不可能。

王妈这个时候从厨房里出来,问,“厉先生,是煮白粥还是海鲜或者……”

“白粥。”

厉庭深声音甩下冷硬的两个字,裹挟着一身冷气,抄起钥匙跨步走向了门口。

再不离开,他怕他真的会忍不住将她提起来,然后又让他们两个人陷入一个死局。

“诶先生,您去哪儿?”

回应她的只有一声重重的关门声。

王妈被吓得缩了缩肩膀。

看起来稳重自持,从来都是一副斯文冷漠,之外再没有任何显山露水的情绪的男人,只要牵扯到那位叶小姐,情绪总会显露的一览无遗。

王妈摇摇头,进厨房按着吩咐熬了粥,准备了两个清淡的小菜送了上去。

预计会虐?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

没有找到此作者的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