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五零致富经-第904章前缘
更新时间:2019-03-15  作者: 黑鱼精   本书关键词: 言情 | 现代言情 | 婚恋情缘 | 重生五零致富经 | 黑鱼精 | 黑鱼精 | 重生五零致富经 
正文如下:
钟宏发这个半大小子,还在回味着他那没吃上的大鸡腿呢,没有感受到他哥的幽怨。

对他哥哥说:“还好没吃到,陆哥说了‘人做梦的时候梦到的鸡腿不能咬,梦中的鸡腿其实不是鸡腿,那是自己的鼻子,要是一口咬下去,睡梦中控制不好力道,容易把鼻子咬掉。’”

今天一上午,钟宏旺就听他一会一句“陆哥说什么了”,或是“陆哥怎么了”,都听了满耳朵都是了。

但是,这句怎么听着不对呐?咬自己鼻子?是这么说的吧?

“嘿哈哈哈哈嘿嘿。”一高兴,肚子饿的事也忘了。

钟宏发正想问他二哥笑什么呢,钟宏旺突然站起身:“大哥来了。”

两个人也顾不得闲聊了,跑下去跟大哥汇合。

得知两个人也没有吃饭,钟宏达赶紧带他们去吃饭。三个人都饿坏了,尤其是两个哥哥,从昨天晚上到现在,就喝了一碗粥。

手里没钱,估计有钱丢了弟弟也没有胃口吃饭。现在人找到了,可得吃顿饱的。

还是去的旁边大车店里的小吃店。

“大哥,他们家的馒头好吃,我们吃馒头吧?”钟宏发给他们推荐店里的馒头。“昨天陆哥就是带我吃的馒头。”

“哪个陆哥?”钟宏达问。不是刚刚在外头钟宏发把幸存的钱和一小袋白糖都交给了他,他都会联想是不是弟弟遇到了骗子。

这年月平白无故带人吃饭还吃馒头的,要么是大善人,要么是大恶人。至善至恶,没有中间选项。

倒不是钟宏达多心,而是他们这一行的,多有黑吃黑的情况发生。

小吃店的馒头是麦子面兑上少量的高粱面和白芋干面做成的。因为白面的比例高,所以吃着筋道,还有白芋干面的甜。

“提陆哥,不用粮票。”钟宏发说了一句就跑过去刷脸,留下钟宏旺给他大哥解释谁是陆哥。

“你怎么看?”钟宏达问钟宏旺。

“今天早上宏发起床之前。”钟宏旺把听来的关于梦到的鸡腿跟鼻子是孪生兄弟的说法说给大哥听。

钟宏达摸摸鼻子忍住笑。

三兄弟吃着饭,钟宏旺肚子里有了食物,也有心情拿弟弟开玩笑了。对钟宏发说:“你咬一下鼻子给我们看看。”

钟宏发想演示一下,然后反过省来,鼓着脸气呼呼的。

他的两个哥哥相视一笑。

在他们看来,陆拥军应该是没有恶意,只是萍水相逢的好心人。因为对方如果是骗子,只会刷好感对宏发哄着捧着,不会开这种玩笑得罪他。

钟宏旺:“你现在咬不着是因为你起床了,躺着的时候应该能咬到。”

“二哥你也骗人。”钟宏发更生气了。

如果钟宏发会同一个坑里掉进去两次,钟宏旺也不敢把他从老家带出来了。

钟家人的血液里就流淌做生意的因子,世世代代半农半商。家里孩子打小的玩具就是算盘,到了一定年龄就得出门历练。

只是这个时代,实在是没有生意人生存的空间。他们被当成灰老鼠一样被人撵来撵去,差点混到吃饭钱都没有了。

“吃了饭我们去找陆哥,得谢谢人家。”钟宏达说。

谢谢陆拥军只是其一。他们也要亲自会会他,毕竟不能只听宏发的一面之言。

“我知道在哪里能找到陆哥,他今天还会去市场办那边,如果市场办找不到他,晚上他也会回来这里,我知道他住的房间号。”

市场办对面老地方,钟氏兄弟跟陆拥军再次见到了。

陆拥军看到他们跟钟宏发一起,就知道他们是钟宏发的哥哥们了。

陆拥军:原来是这两个人,他们不是昨天下午就放出来了吗?

钟宏达看到是陆拥军,就放心了。

“你好陆哥我姓钟,我们家以前是开钟记估衣店的,我叫钟宏达,这两个是我弟弟钟宏旺、钟宏发。”

“钟记估衣店。”陆拥军在记忆里检索这个店铺。想起那年他被狼咬伤,他大哥借机抽回酱菜店投资的那件事。

“哦!你好,你好!”

还真是缘分。

陆拥军没有问他怎么认识自己。

钟宏达也没有说当年他们祖孙三代在去沪城的火车上演了一出失财的大戏以后不久,商界就开始公私合营。

他们也得以幸免被定性为资本家。

那之后,他爷爷专门带着他在清泉河对面冲着陆家的方向磕了头。他们遇到陆家大哥送穿着军装的陆拥军上了马车离开。

因为怕给陆家招惹麻烦,当时并没有上前相见。

“陆哥你这是?”钟宏达问。

陆拥军笑笑:“没什么大事。”

见陆拥军不想说,以为他是被市场办查扣了大宗货物不方便说,也就不再问了。

“既然来了去家里坐坐。”陆拥军准备招徕这人,招呼道。

正好这些天侦查到的消息也得跟家里汇报一下。

带着钟氏兄弟回到大车店。让陆玉昆给安排辆车送他们回去。

他们是天色黑下来才进的村。陆拥军要用他们,就不能让太多人知道他们之间有联系。所以特意这个时间回来。

“你们嫂子。”跟何小西介绍认识他们。

“他们家以前开钟记估衣店的,钟宏达、钟宏旺、钟宏发。”

“嫂子好。”

何小西没有问带他们回来干什么。这么晚回来就很能说明问题了。

“你们吃过饭了吗?”

“没有,弄点简单的就行。”陆拥军怕媳妇累着。

何小西差点忍不住拿眼睛瞪他:这种话也是能当着客人说的?也不怕客人认为主家怠慢他们。

钟氏兄弟:(x;)

不过换个角度想想,这也说明陆哥没拿他们当外人。

陆拥军:你们纯粹是想多了系列。

这么晚了,何小西就是想整几个碟子几个碗也没有。做了一锅面鱼给他们端端上来。

加了蛋黄的黄金面鱼,剩下的蛋白打在了汤里。这一锅面鱼,放到后世就相当于燕窝羹。

陆拥军还没把意图跟何小西通气,当然在饭桌上不好说其它的,只能叙叙前缘。

再说说这次偶遇的过程。

不过以他们之间的默契,何小西也基本猜到了陆拥军打的什么小九九。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

没有找到此作者的其他作品!